未分類

“呵呵,成老兒,都一大把的年紀了,怎地還如此的和一衆晚輩置氣,你也不怕別人笑話!”

那股無可匹敵的強大之威,正要將柳宗神等人席捲而進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響徹出來,而隨着聲音的響徹,席捲向柳宗神等人的強大威力,憑空的消失不見。

“什麼人?”

成自在老眼微微一縮,能夠將他的攻擊,無聲無息中化解,這人的實力,只怕還在他之上。

自空間中,一位老者,緩緩的踏出,他剛一出現,那由成自在所營造出來的時空亂流,便是遭遇到了另外一股,同樣強大的威勢所阻擋下來,如此便叫人知道,這老者,也是位天玄高手。

除卻四大勢力的人與龍族的高手除外,其餘的所有人,心神皆是重顫了一下。

在這世間,天玄高手,乃是金字塔中,最爲頂尖那一層存在,如此的高手,向來都是神龍見不見尾,平常的高手,一生之中,都不見得會遇到一人,想不到,今天在這裏,居然同時見到了倆大天玄高手。

“三祖!”柳宗神頓時大喜,忙恭敬喊道。

“見過柳老!”帝靖等人,也是恭敬的抱拳。

“柳朝陽!”

成自在老眉微微舒展開來,淡淡道:“一個夜盟,想不到,居然也驚動了你這個老不死的。”

聞言,那柳朝陽呵呵一笑,道:“夜盟的出現,怎會驚擾到老夫,只是湊巧有些事情要外出,路過了這裏,如此而已。”

有着一甘聖玄高手存在的夜盟,加上如今的孤山老叟成自在,自可算得上世間最爲強大之一的勢力,成自在這樣說,乃是自謙,而柳朝陽這樣說,卻是言下之意在告訴別人,夜盟,依舊還差了許多。

當然,比起四大級勢力中,每一大勢力,都擁有着數位天玄高手相比,自然是要差了好一些,但,這只是現在。

“這個湊巧,未免來的也太及時了一些。”成自在旋即冷冷喝道:“夜盟不歡迎不客氣的人,所以,滾吧你們!”

“成自在”仗着族內的天玄高手出現,柳宗神頓時變得又活靈活現了起來,當即忍不住的便是呵斥道。

以他的身份與心性,當也不至於如此的幼稚,只是在天玄高手的威壓之下,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做出一些大違平常的舉動來。

“宗神!”

柳朝陽輕輕一喝,旋即看向成自在,笑道:“成老兒,叫你見笑了。”

話落,不待成自在說什麼,柳朝陽便是繼續說道:“老夫的確是湊巧路過,但既然來了,有些事情,就自然不能不做。成老兒,你有面子,夜盟從此後,老夫代表柳之一族,不會有任何的干涉,只是在此之前,呵呵,你老兒以老欺小,卻要給老夫一個交代,不然的話,老夫回去後,不好和其他人說話,尤其面對天之一族幾個老傢伙,老夫更加不好說了。”

“以老欺小?”

成自在不由譏笑道:“柳老頭,你柳之一族的人,是怎樣的德性,你不會不知道吧?老夫若是以老欺小,那麼,這幾個傢伙在我夜盟的放肆,那又算什麼?”

柳朝陽擺擺手,淡淡道:“成老兒,你也是這世間最爲頂尖的高手之一,怎還不明白,弱肉強食,強者爲尊的道理?”

“夜盟弱,所以我柳之一族給你們一個教訓,讓你們知道,生存在這世間,並非是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哈哈,說的好!”

成自在大笑了一聲,喝道:“在老夫眼中,這些傢伙便是弱者,那麼老夫給他們一個教訓,自也是應當。”

“當然是應該的。”柳朝陽含笑道:“所以老夫出現了,要爲他們找回一個公道,剛纔你出現,何嘗不也是這個意思?”

聽到這裏,成自在失聲笑道:“柳老頭,你想試試老夫的實力便直說,何必拐彎抹角,難怪你們柳之一族,越來越囂張霸道,要戰,便來一戰,廢話少說!”

柳朝陽微微點了點頭,旋即看向柳宗神等人,道:“老夫將要與成老兒交交手,過過手癮,至於你們,想怎樣做,就儘管去做,沒人會干預的。”

話落之時,淡然的目光,如箭般掠至天閒等人身上,頓時間,他們猶若被zhēncì中心臟般。

“是,三祖!”

“柳老放心,我們會辦好事的!”柳宗神和天元大喜,齊聲的應道。

成自在雙眼爲之一寒,沉默片刻,道:“你們想怎麼做,可以儘管做,老夫只說一句,這裏的任何一個人,若有絲毫的損傷,柳朝陽,老夫可以告訴你,孤山老叟,將會重現世間!”

柳朝陽神色同樣一沉,冷冷道:“孤山老叟的確偌大聲名,老夫自認不如,但我柳之一族,加上天之一族,老夫相信,你孤山老叟,還奈何不得。而且你也別想威脅老夫,老夫既然今天來了,便沒有將你的威脅放在心中,我柳之一族,不懼任何挑戰!”

“說的好,這番話,倒有一倆分四大級勢力的氣度。”

成自在一笑,轉而也是看向天閒等人,道:“四大級勢力很強大,今天過後,或許夜盟,將不得不隱忍下來,不過放心,只要有老夫在,夜盟短時間中不會倒。所以,他們要做什麼,你們儘管的接着就是。殺人而已,你們應該都不陌生。”

“成自在!”

“如何?”

成自在冷冷道:“老夫給你面子,不代表怕了你,你若不要臉,那老夫自然要將之給揭了。”

“成自在!”

即便是柳朝陽,此刻,忍不住大怒:“你這是在逼我柳之一族血洗你夜盟了!”

“你柳之一族不懼挑戰,我夜盟,同樣不懼任何挑戰!”成自在傲然道,當此之際,倆大天玄對峙,他若有絲毫的軟弱,接下來,必將面對着柳之一族,如潮水般的進攻。

“你?”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一股滔天的氣勢,頓時自柳朝陽體內暴涌而出,整個空間中的時間彷彿倒流,一場毀天滅地的景象,在這虛空之中,盡情的迴盪開來。

“成自在,若今天你輸了,老夫必將血洗夜盟!”

“就怕你做不到!”

成自在心中,亦是怒意滔天,然而,他卻說不出同樣的話來,今天一戰,只爲給柳之一族和天之一族一個震懾,僅此而已。

若殺了他們這些人,來日,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天地之大,也將沒有場中這些人的容身之處。

“血洗夜盟?本座給你們一個機會!”

倆大天玄高手的對峙之間,那方虛空,已經盡數的破裂,虛空中的一切,都已成爲了虛無,以成自在與柳朝陽爲中心,整個廣場的這片空間籠罩中,均已成爲禁地,入之即死!

然而,一道身影,卻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成自在的身邊,看着柳朝陽,淡然說道。

柳朝陽目光不由的爲之一緊,那一抹雪白之色,顯然讓人極爲吃驚,可是,擁有雪白之的那道身影,讓他也忍不住心中浮掠出一絲絲的忌憚來。

“盟主!”

成自在亦是驚了一驚,當着外人的面,這一聲盟主,是擡高紫萱的身份,可即便知道後者的修爲,她現在所展現出來的,成自在無法不吃驚。

二人所籠罩着的氣場下,居然,紫萱能夠安然的進入。

“成前輩,多謝!”

紫萱輕聲道了一句後,旋即看着柳朝陽,淡淡道:“本座給你們一個血洗的機會,就看你們,能否抓的住!”

“你什麼意思?”盯着紫萱,柳朝陽心中,沒來由的咯噔了一下,成自在能感應到的,他自然也是感應的到。

紫萱漠然一笑,道:“你柳朝陽沒出現,成前輩也沒出現的話,本座猜想,柳宗神和天元就會對本座出手,逼着本座解散夜盟,或者讓夜盟效忠你們倆族。而今,既然你們倆位勢均力敵,那就當你們不存在,本座給柳宗神和天元一個滅我夜盟的機會。”

紫萱之心,固然已死,可她始終牢牢記着,接下來,她要做的是什麼。

今天若是讓成自在與柳朝陽一場大戰,那麼,勢必會引來更大的反彈,雖說紫萱並不畏懼來自倆大級勢力的挑戰,可現在,夜盟還沒有完全的整合一處,燕山老人和天閒等人並未真正歸心,紫萱不能拿整個夜盟開玩笑。

柳朝陽死死盯了紫萱片刻,旋即袖袍一揮,道:“宗神,天元,既然這夜盟盟主如此的大氣,你們倆人,也就別讓她失望了。”

“便讓老夫看看,如此年輕的夜盟之主,究竟有怎樣的手段,可以讓衆多高手爲之效力。宗神,天元,你們也別讓老夫失望啊!”

“三祖放心!”

“柳老放心!”

柳宗神與天元同聲應道,神色中,陡然一片猙獰!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衆目睽睽之下,一聲淇兒,叫的鐘淇俏臉不由的爲之一紅

即使她知道,這是辰夜的小手段故意爲之的,她也是忍不住的有害羞的情緒在徐徐的出現

望着眼前的少年人,雖然長的並不是太英俊,可那張臉龐中,卻充斥着常人所沒有的異常堅毅,正是這股堅毅,讓得這張棱角分明的臉,比之太多貌如潘安之人,都要來的有吸引力。

“嘿嘿,鍾姑娘,既然你捨不得,就不要按照你父親的意思去辦了,這樣多好。”

鍾淇黛眉兒輕挑,道:“他是我父親,父親的意思,身爲女兒的,怎好拒絕?”

“是嗎?”

辰夜頓時嗤嗤道:“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拒絕你父親,怕不是一次倆次了,所以,再多加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辰夜,你的心思,果然敏銳之極!”

鍾淇的臉色,再度冷肅了下來,她漠然道:“以往的,我可以拒絕,但這件事情上,我一定會遵從的。”

“那好吧,就讓我試試你讀心攝魂術的厲害,反正我也是期待已久了。”辰夜無奈的擺了擺手,自言自語道:“只可惜了,想要鴛鴦雙雙飛的念頭,落空了。”

“哦,是這樣嗎?”

鍾淇媚眼如絲,玉手輕指着海面上那道紫色的身影,柔聲道:“那她在你心目中,是個怎樣的位置呢?”

“紫萱啊!”辰夜道:“她在我心中很重要,無可取代。”

鍾淇笑問:“那你是什麼意思,想左擁右抱嗎?”

“是啊,不行嗎?每一個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的,有什麼問題?”辰夜含笑道。

聞言,鍾淇冷冷道:“我這輩子,最恨的,便是男人多情”

辰夜搖頭笑道:“既然你如此之恨,爲什麼,你會與蕭無魘在一起呢?鍾姑娘,你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吧?”

“原來辰公子的點,設在這裏啊!”

鍾淇神色瞬間恢復如故,看着他,淡淡道:“怎麼,想利用蕭無魘來cìjī我的心神,從而讓我無法保持冷靜麼?”

辰夜不可置否一笑,道:“對了,爭奪進入衆神之墓的那天,我的事情生後,蕭無魘還與紫萱爭奪過,他失敗離開的時候,紫萱讓他今天也過來的,怎麼沒見他?”

“辰公子,你到底什麼意思?”鍾淇頓時沉聲問道。

辰夜嘴角一曬,淡淡道:“你不是擁有讀心攝魂術嗎,什麼意思,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看來,我們之間,是沒什麼話好談的了,辰夜,你好自爲之,如果我父親勝的話,屆時,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擊殺。”

說完,鍾淇快的轉過了身子,不在看他一眼。

辰夜卻是並沒有走開,而是壓低了聲音說道:“鍾姑娘,我們幾次的碰面,我都對你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其實,並不是我真心的迷上了你,而是故意這樣爲了cìjī那蕭無魘罷了。這你應該明白的,所以不會生氣的,對吧?”

鍾淇身子,輕輕的一顫辰夜再道:“我還有一句話要告訴你,這句話是我的真心話,你可以記在心中的。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自我知道,你父鍾嘯,是害得紫萱母女嚐遍了世間所有痛苦的罪魁禍之後,我讓風大哥等人幫忙查過,當年的鐘家與嘯雷宗之間,沒有任何的仇怨,你與紫萱之間,也不過是名聲並列而已。”

“雙方無怨無仇,爲什麼鍾嘯會襲擊紫萱,並那麼歹毒,給未出生的孩子種下了先天之毒,鍾姑娘,你知道原因嗎?”

辰夜繼續說道:“所以我相信,鍾嘯這麼做,必定不是爲了他自己,也不是爲了鍾家,因爲一旦惹的嘯雷宗大怒,雙方開戰,固然都討不到什麼好處,可倆敗俱傷總是難免的,這會給鍾家帶來滅頂之災,身爲一家之主,鍾嘯怎麼可能想不到這一點?”

“因此有理由相信,鍾嘯這麼做的背後,一定有人在指使着他。”

辰夜殘忍一笑,道:“我並不知道這個指使的人究竟目的何在,但千萬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否則的話,我會向對蕭無魘一樣的對待這個人,我會將屬於這個人的東西,一點一點的拿掉,讓這個人生不如死!”

鍾淇的一雙美眸,頓有着無盡寒芒在涌動着,一會後,她輕聲道:“我相信,如果真有這麼一個人的話,那麼,以她的手段,必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是嗎,呵呵,鍾姑娘對這個人,好大的自信啊!也好,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究竟是我做到了,還是那個人,真如你所說的,那般可怕!”

話落,辰夜轉身就走,毫不停頓。

這時,鍾淇才微微的側身回來,眼瞳裏面,一抹寒光中,卻夾雜着一絲絲無法形容的複雜!

“蕭無魘不算,你又想利用我自己來cìjī我?辰夜,你可真讓人無法預知,還從來沒有想過,這世間中的少年,竟還有你這樣一號人物。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後所面臨着的挑戰,會更加的大呢?”

“呵呵,辰夜,你應該不知道,已經很多年了,我的戰意一直不曾出現過。想不到,竟會被一少年人給激了出來。”

“辰夜,很謝謝你,但願你不要太久,不然,卻是1ang費了我好不容易纔有的戰意!”

“只是你又這麼的令人又愛又恨,我怕自己到最後,會不忍心殺你”

算起來,這已經是紫萱與鍾嘯的第三次交手,固然前倆次,或是紫萱不知道鍾嘯,或是鍾嘯不知道紫萱,但這種情況,卻並不妨礙,在大戰開始之後,二人對彼此的一種另類瞭解。

正是這份瞭解,讓得他們的大戰,沒有了其他高手的那般好看,唯有激烈!

因爲,不曾有試探,一開始,雙方便是手段各出,近乎滔天的氣勢,猶若風暴一般,不停歇的在海面上空出現,猶如lóngjuànfēng一樣,讓下方的大海,捲起一陣又一陣足達數十米之高的海1ang來。

如今的紫萱,經過煉化吸收了衆神之墓鑰匙中的能量,已然是達到了力玄七重境界,雖然與鍾嘯的地玄二重天之間,還有着一定的距離,不過,紫萱的手段,卻是足以彌補的過來。

神兵雷擎滅世槍在手,先天靈寶七彩幻靈衣穿在身上,倆大不凡之物襄助下,即便是硬碰硬的攻擊,也並未讓紫萱落入下風。

這樣的一幕幕在衆人眼中出現後,那些並不十分了解紫萱的人,此刻,終於是有所驚歎了出來。

而看大戰開始到現在,紫萱從來都不曾退卻過,拼命與殺戮之心,猶如這大海海1ang般滔滔不絕,反觀鍾嘯,似乎因爲某些事情,並不能真真正正的全力以赴。

倆者若是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鍾嘯就會陷入下風,繼而,以紫萱所展現出來的霸道與可怕,他就真的危險了。

辰夜知道鍾嘯的遲疑是因爲什麼,他不由凜然的笑了笑,想要讓鍾淇殺了自己與零兒,然後給予紫萱最大的打擊,以此來獲取大戰的最終勝利。

鍾嘯這算盤打的很好,而且鍾淇似乎也有理由去反對,畢竟,那可是殺弟之仇!

然而,相比起鍾嘯,辰夜對鍾淇更加的有自信!

父女倆個那裏會有隔夜仇,可在鍾嘯與鍾淇身上,體現出來的,可不僅僅是恨怨這麼簡單。

由此,辰夜心中很明白,某些事情,鍾淇一定不會聽鍾嘯的話。

但殺弟之仇,辰夜也是不敢保證!

所幸,方纔那一番話,故意要亂鍾淇心神的同時,辰夜也在試探着後者,情況很不錯,在鍾淇的心中,所謂的殺弟之仇,並不是那麼要緊。

這樣就很好,固然辰夜並不懼怕鍾淇的出手,可有些事情還沒有弄明白之前,尤其紫萱與鍾嘯的大戰還未分出勝負的時候,他還不想與鍾淇交手。

因爲只有這樣一來,鍾嘯的戰意,纔不會全盛,而在他落敗的時候,他的心神,也會因爲鍾淇的沒有舉動,而有所瘋狂。

也只有這樣,到那個時候,辰夜纔有可能,從鍾嘯口中,問出他十分想知道的答案!

半空之上,在一陣恐怖的玄氣能量包裹之中,轟然一聲,猶若驚雷般劇烈的bàozhà了開來,片刻之後,倆道身影,如離弦之箭的各自向着不同方向倒退而回。

衆人清晰的看見,他們在後退之時,空間,都是被帶出一條漆黑的痕跡來,如此便可看出,大戰的激烈程度。

持槍在前,紫萱淡然道:“鍾嘯,你還是專心大戰吧,否則到最後,死得一定會是你!不要在看鐘淇了,她一定不會按照着你的意思去做,就算會做,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所以,消去你心中的想法吧。”

“jiànrén!”

霸道總裁深深寵 鍾嘯聞言,不由惡狠狠的怒罵了聲,也不知道是在罵紫萱,還是罵鍾淇,或許倆者都有。

而在他的罵聲中,一股強烈的殺意,開始緩緩的涌現出來“開始認真了嗎?”辰夜眉頭略是一皺,旋即舒展開來,這怪不得紫萱,她是想要,在鍾嘯最巔峯的時候將他擊敗,這樣,才能消她心中多年的複雜!

眼望着現在的鐘嘯,紫萱美眸中,也是漂浮出一抹淡淡的瘋狂,旋即,厲喝:“鍾嘯,我們便一招,分個勝負吧!”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轟!”

龐大的灰褐色光柱,自天際之上轟下,狠狠的衝撞在了那道由柳宗神與天元共同設置的屏障之上

砰!砰!砰!

低沉的轟鳴之聲,不斷的在高空傳開,伴隨着灰褐色的轟擊,那看似無可摧毀的玄氣光罩,竟然也是泛起了急促的漣漪波動。

而在這般漣漪的波動之中,一陣喘急的哀鳴聲音,也是自那玄氣光罩中傳了出來,那顯然,是那倆件神兵,已經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

在那屏障之中,柳宗神與天元倆人,體內不停的有着玄氣暴涌而出,加固着玄氣屏障的防禦,他們很清楚,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比試,他們已經輸了。

但如果,能夠將這一擊給破掉,至少他們輸的就不會太難看,多少還保留了一些面子,否則的話,以後將會成爲永遠被嘲笑的對象,畢竟,以他們的身份,居然以二敵一,還輸的如此狼狽。

如此的念頭之下,倆人體內玄氣涌出的度,更加的快捷!

然而,不管柳宗神與天元如何的加固玄氣屏障的防禦,在那灰褐色光柱的轟擊之下,玄氣光罩上浮動出來的漣漪,越加的急促起來,不經意間,一道破裂聲響起,光罩之中的倆道光芒,頓時消失不見。

那是倆件神兵不堪負重而碎裂所出來的聲音與動靜!

煉化的神兵被硬生生的轟成虛無,柳宗神和天元倆人忍不住吐了口鮮血,臉色瞬間煞白了下來。

就在這片刻之後,那龐大的光柱上,俏生生的人影,白飛揚,掠出一抹森冷之色,而後,其腳掌一踏,那光柱再度的一沉!

“轟!”

龐大的光柱,猛地向下一壓,旋即,柳宗神與天元所聯手構造出來的玄氣光罩,終於是達到了承受的極限,只聽得刺耳的聲音響起,那光罩上,一道道可怕的裂縫,瘋狂的蔓延開來。

光罩之中的倆個人,再度的吐出一口鮮血,身形更是忍不住的,在那灰褐色光柱的衝擊之下,不斷的墜落下去。

可那道光柱的度更快,而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毫不懷疑,現在的柳宗神和天元若是被光柱所劈中,柳之一族和天之一族,將會失去倆大聖玄高手,而這樣的損失,即便是倆大級勢力,都難以承受的。

lixiangguo

正在她焦頭爛額之時,屋子被打開的聲響吸引了她的注意,緊接着是不斷慢慢朝她走來的腳步聲,隱隱約約好像還有什麼但是一時間她確定不下來……

Previous article

此刻見秦眉欲要尋短見,一羣人忙上去又勸又拉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