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芷嵐那裡更是直接就迎上了那龍世子,還有那兩名年輕女子也都同樣聯手龍世子向周芷嵐攻擊過去。她們也是因為嫉妒周芷嵐,所以才選擇對周芷嵐出手的。因為在她們出手的過程中,可以直接對周芷嵐下重手,最好就是毀掉了周芷嵐的容貌,毀掉她的身段。

至於另外五名青年,他們倒並沒有全部向洛凡殺來,只是其中的一名青年向洛凡殺來了而已,另外幾人則是站在一邊看戲,同時也在防著洛凡和周芷嵐逃脫。

實在是洛凡這裡的修為如果的薄弱了,只有二絕聚魂境,他們這一行人修為可全部都在七絕聚魂境以上的修為啊!對付一個二絕聚魂境,那還不是綽綽有餘?

只是,那向洛凡斬殺而來的青年剛靠近了洛凡,並且想要下手的時候。突然間,他的眼前一陣黑影閃過。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咚的一聲,他的胸口就已經被扎紮實實的轟了一拳。而且那拳頭堅硬無比!

「噗嗤!」那青年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而且直接就倒飛向了下方那座島嶼!

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快了,另外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倒飛出去的青年就像是一顆炮彈一般狠狠地砸落到了下方的島嶼上。只是剛砸落到島嶼上,瞬間就有一頭兇惡的妖獸撲出來,一口將重傷的青年給叼走了!. 剛才那一幕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其餘的幾名青年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的同伴就這麼沒有了。而且此刻他們還能夠聽到下邊的島嶼上傳來一陣他們同伴的凄厲的慘叫聲。

「小子,你在找死!」那另外四名青年見狀其中有兩名青年直接就衝下了那島嶼,想要看看他們的同伴到底還有沒有的救。而另外兩名青年則是直接就殺向了洛凡,一人是應對著那傀儡,而還有一人則是直斬洛凡而來。

「哼!」可是洛凡卻冷哼一聲,同時也快速地出手,唐橫刀出現在他的手中。劍聲嘯林的武技也直接就施展了出來。

洛凡倒也並沒有急著將另外一尊傀儡召喚出來,因為他也想要看看自己現在二絕聚魂境的實力,與這些七絕聚魂境相比還差多遠。

「轟轟轟……」瞬息間,洛凡就與那名迎頭而來的青年戰在了一起。只不過剛開始過招,他這裡就已經處於下風了。

不過洛凡這裡也並沒有心急,鬼影、無上道經、陽龍傳承以及徽章印記接二連三的施展開來,使得他這裡的戰鬥力得到一步步的增強,更是將局面穩定了下來。

雖說在施展了所有的力量手段之後,他這裡依舊還是處於一個下風的狀態,可是至少他已經不至於那麼的狼狽。

而那名與洛凡交手的青年看到洛凡施展出一個又一個手段,實力更是一步步攀升上來,直接就與他形成了一個僵局,這也是讓他心驚不已。要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子只不過是二絕聚魂境而已啊!

而另一邊卻恰恰相反,那與傀儡戰鬥在一起的青年卻是節節敗退!十分的狼狽,甚至眼看著都無法支撐得住了。

實在是那尊傀儡太過的強大了,戰鬥力絕對在七絕聚魂境巔峰的地步!而起傀儡的材質也十分的特殊,爆發出來的力量強大,而且勿論你怎麼打它,都無法損壞其分毫!

因此那青年也是打的十分的鬱悶。

不過片刻之後,那飛掠到下方島嶼的兩名青年終於返回了,而在他的手中卻是只有幾塊屍體的殘肢。而且殘肢還是他們斬殺了那尊叼走了他們同伴的妖獸,從其嘴裡搶回來的的。這實在是太過的凄慘了。

誰都沒有想到回事這樣的局面。

不過那兩名青年回來之後,在看到了戰場上的局面之後,更是被震驚到了。他們覺得先前他們的同伴之所以會栽了跟斗,完全是因為小看了洛凡這裡,一時大意了,這才給洛凡打了個措手不及。

可是在知道了洛凡的傀儡手段之後,他們的同伴依舊還是抵抗的那麼的艱難。此刻他們那對抗著傀儡的同伴更是被那傀儡一拳轟中,噗嗤一聲,嘴裡噴出了鮮血。

而另外一名同伴竟然與洛凡那裡交手的不相上下,雖說佔據了一點上風,可卻沒有一點兒鎮壓的局勢。

當即那回來的兩名青年也是立即加入到了戰場之中,直接就向那傀儡對抗了過去。實在是如果他們現在不阻擋了這傀儡的話,他們的同伴就會再次被這傀儡重傷甚至斬殺掉!

可是,他們顧及到了洛凡這裡的戰場,卻沒有注意到另外一邊的戰場。

在另外一邊,周芷嵐雖說是在一敵三,可是她並沒有處於下風,反而是完全的處於上風!

「嗤!」此時,周芷嵐更是抓住了一個機會,直接就一劍斬在了其中一名女子的身上,竟是直接將那女子的一條手臂給斬斷了!這完全是因為那兩名女子的實力雖然修為在七絕聚魂境,可戰鬥力以及戰鬥經驗卻相當的缺乏。可以說有這兩人的加入,反倒是拖了那龍世子的後退。這才使得他們即便是聯合三人之力在周芷嵐手中還是處於下風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

那龍世子也是非常的鬱悶,他現在可以說有一身力氣卻不知道怎麼發揮出來,實在是他的兩名女伴將他的節奏都擾亂了。

「你們兩個給我滾開!」龍世子將一位女伴的手臂被斬斷之後,也怒吼一聲。他真的很氣惱。

那兩名女子也是感覺到了,她們的加入好像並沒有能夠將周芷嵐壓制,反而是讓周芷嵐處處牽制到龍世子那裡。所以在龍世子的一聲怒吼之下,她們立即紛紛退出了戰場。

「你以為沒有她們,你就能夠戰勝我?」可是周芷嵐卻淺淺一笑,道。手中的劍招與劍勢更是陡然一變,從先前的從容不迫瞬間就變得猶如懸崖峭壁般兇險無比,每一劍的斬出,都使得龍世子那裡驚險萬分。

只是不到十招,那龍世子的身上就留下了兩道劍傷。這也由不得讓他心中震驚萬分。

「西川夕下!」

周芷嵐口中嬌喝一聲,手中的長劍再次斬出。唰的一劍,劍鋒直取龍世子的命門。

不過那龍世子還是有著一定的實力的。看著驚險無比的劍氣斬來,他的身形一變,急忙閃躲。

可是,當他剛要躲避開那劍氣的時候,那劍氣的趨勢卻驟然一變,竟然直接就改變了方向,直接就斬在了他的命門上。

「嘭!」那龍世子的身上一聲悶響傳出,而他腰間的一塊玉佩更是瞬間崩碎掉。那是他的保命的寶貝,是他父親天龍侯送給他的。剛才如果不是那玉佩的話,或許他已經死在了周芷嵐的劍下了。

「停!」龍世子心神駭然,口中急忙喊了一聲停。他現在真的是心有餘悸,就在剛才他與死神擦肩而過!他這一生幾乎都沒有與死神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過。

同時讓他震驚的還有周芷嵐剛才的劍招,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西川夕下」這一招完全就是天國帝師清軒聖者的招牌劍招,可是現在卻是被眼前這個女子給施展出來了!

周芷嵐也果然停下了手中長劍,看向龍世子,笑著說道:「怎麼?怕了吧?」

龍世子鬱悶的想吐血,眼前這女子看上去好像年齡比他還要小些,可是無論是修為還是戰鬥力,都更勝他一籌,不,是很多籌!. 而更讓他忌憚的,還是周芷嵐方才施展出的那一招西川夕下,那可是帝師清軒聖者的成名絕技,所雖不是不傳,但所傳之人並不多,而且每一個都身份高貴天賦凜然!

只不過,他還沒有聽說過清軒聖者有眼前這麼一位女弟子。

「你真的是清軒聖者的徒弟?」所以,此時龍世子也急忙開口詢問。

「那還有假嗎?」周芷嵐淡淡地說道,「還是我的西川夕下是假的?」

那龍世子聞言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們也給我停下來!」隨後他看向了洛凡那邊的戰場,雖說剛才他們的一名同伴被洛凡的傀儡重傷被落入荒島殞命,可是現在他也沒有在意這些了。因為如果周芷嵐真的是帝師之徒的話,那麼別說是殺了他的一個同伴,即便是殺了他,他父親也不敢吭一聲。更別說這事兒還是他們先挑起的。

因為,帝師清軒聖者之徒,那也就代表著,當朝的天國君王就是眼前這個女子的師兄啊!泥煤啊,這背景到底是有多大啊?想想都讓龍世子感到恐懼。

那另外幾名青年雖然也是非常的不服氣,也很是憋屈,可是龍世子那裡已經發話了,他們也不得不停下手來。

「那他,真的是帝師清軒聖者的……私生子?我怎麼只聽聞清軒聖者只有一個女兒,卻沒聽說過他還以個兒子?」龍世子有些遲疑地問道。

「你這人怎麼這麼笨呢?既然是私生子,那自然不可能讓外人知道的咯。」周芷嵐一副看白痴模樣。

聞言那龍世子也覺得自己白痴了,這種事情自然是不可能讓外人知道的了,何況是他。所以他也是點了點頭。但卻又覺得好像不太對勁,可他一時間也沒有想到哪裡不對了。

「好了,少羅嗦,其他的我就懶得跟你廢話了,我們也不追究那麼多了。既然你也知道了我們的身份,那還不趕緊給我到下邊的島嶼探路?我們公子可是想要幾十隻四階妖獸的獸魂呢。如果你們辦事讓我們公子滿意了,自然也就不會再為難你們的了。」周芷嵐揮了揮手,很是淡定地說道。

洛凡此時也是靠近了過來,但卻沒有說話,只是任由了周芷嵐去胡編瞎扯。

那龍世子也是有些為難了,可是他看了看周芷嵐那一副淡漠以及洛凡那裡一臉的平靜,最後他也是一咬牙。因為實在是帝師清軒聖者那裡他們真的得罪不起啊。別說他們天龍侯了,就算是一些王爵都得罪不起帝師啊!

「好吧!我們儘力。」最終龍世子也是一咬牙,然後帶著他那幾名不甘願的同伴向那島嶼而去,不過倒是留下了另外兩名女子。而且實在是洛凡和周芷嵐他們這裡他們打也打不過,這就更加讓他尷尬了。

對於留下了那另外兩名女子,周芷嵐和洛凡都沒有在意。

洛凡與周芷嵐對視了一眼,也都在後邊跟上了,洛凡對於周芷嵐這裡也實在是非常的佩服,只是打了一架,然後三言兩語的,竟然就將他們對手給忽悠的替他們去衝鋒陷陣了。這一點真的讓洛凡對周芷嵐刮目相看。至於那什麼帝師,什麼私生子,全都是胡扯,畢竟他們都是天靈真宗的弟子。

龍世子和他的同伴,剛落到了那島嶼上,立即就引來了不少的凶獸圍攻。

龍世子等人也絕非等閑之輩,立即紛紛出手,各種強大的武技不斷地轟向了那些凶獸。只是片刻,竟然就已經斬殺了兩頭四階妖獸。不過也只是四階初期而已。

但是洛凡對於妖獸的獸魂到也沒有太大的挑剔,只要是四階的妖獸就可以了。

所以周芷嵐和洛凡兩人就遠遠的吊在龍世子他們的身後,洛凡則是專門的收取那些妖獸的獸魂。

周芷嵐也是有些好奇,洛凡要這些獸魂做什麼。一般需要獸魂的多是一些煉器師。因為煉器師在鑄造強大的法寶之時都會需要品階極高的妖晶,以及獸魂。因為有了獸魂,就可以將那獸魂煉化成器靈,然後也可以更好的提升法寶的威力!

但是,據周芷嵐所知,洛凡這裡根本就不懂得煉器,就連玄陣的布置與刻畫也只不過是半桶水,甚至連半桶水都算不上!

洛凡這裡,在得到了獸魂之後,直接就吞噬掉,讓武魂那裡好好的去煉化。而且他的武魂煉化獸魂也是很有一手,速度快的很。

所以看著洛凡接連的吞噬煉化了幾隻武魂之後,周芷嵐也只是知道洛凡想要吞噬那些武魂。可她並沒有看到洛凡身上有何變化。而且她也猜測不到。

事實上,洛凡煉化獸魂並非是沒有變化,他的實力也都在提升著。只不過這提升並沒有表現在洛凡的氣息與現有的靈力上。而是表現在了洛凡的靈力融合與整合上,這就是他的武魂煉化了獸魂之後的好處!

「轟隆隆……」正在這時,前邊一陣轟鳴傳來。

洛凡和周芷嵐都抬起頭看向了前方,他們看到了那龍世子等人也是遇到了麻煩,此時他們幾人正被七頭四階妖獸給包圍了起來!而那龍世子等人更是節節敗退!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甚至有可能被這些妖獸給吃掉。

「那個,你們能不能上來幫下忙?」那龍世子也是叫了一身給,因為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而且他也不願意就這麼地看著自己的同伴死去。因此才出口向洛凡他們求救。

聞聲,洛凡和周芷嵐對視了一眼,然後又埋下頭繼續干他們的活兒,將那些妖獸的妖晶給取走!

「如果我們死了,你們也絕對不會輕鬆的。而且,如果我們死了,你們也別想要獲得更多的獸魂。」那龍世子真的是急了,所以此時又一次出言求救。

「好像,他說的有那麼一丁點的道理啊。」洛凡感嘆一句,然後看向了周芷嵐。

「嗯,好像也是那麼一回事。」周芷嵐點了點頭。然後兩人都將目光看向了那龍世子。. 而另一邊的龍世子也是聽到了洛凡與周芷嵐兩人的嘀咕,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時,洛凡和周芷嵐才磨磨唧唧的走了過來,對,他們是走過去的,明明可以快速地飛行,可他們偏偏要用走的……

可是龍世子那裡也不敢多說什麼,眼看著他們已經被數頭強力的妖獸給包圍起來了。

不過洛凡雖然墨跡了片刻,可旋即他也驟然加快了速度,直接就出現在了那幾頭妖獸跟前。並非是洛凡真心的想要幫這龍世子等人,畢竟周芷嵐那裡滿嘴扯大炮的,顯然對於這幾人也不是那麼的在意。

洛凡之所以衝殺上來,主要還是想要磨練一下自己的實力。畢竟他才剛剛突破二絕聚魂境。

衝到了那些妖獸跟前,洛凡手中的唐刀握在手中,唰唰唰的,刀氣縱橫,頃刻間竟是將一頭妖獸給擊退了。當然,那妖獸的境界也只不過是四階初期而已,與二三絕聚魂境的強者差不了多少。

可是二三絕聚魂境的強者在洛凡的面前完全可以被他給碾壓的。故此洛凡能夠碾壓這頭妖獸也是正常的事情。

片刻之後,周芷嵐也同樣加入了進來。雖說周芷嵐沒有盡全力,可有了他們兩人的加入,那龍世子等人壓力也是瞬間減小了不少。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洛凡等人就已經解決了那五六頭妖獸。

洛凡則是再次磨磨唧唧地開始提煉那些獸魂,然後直接開始煉化。周芷嵐則是對於那些妖晶非常的感興趣,畢竟是一個小財迷。

而那龍世子等人則是七歪八扭的趟坐在一邊休息起來,實在是他們在這一場戰鬥裡邊也是受了不少的傷。況且先前與洛凡他們一戰就已經對他們產生了一定的消耗,而且還有受傷的。

不過,在這裡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整座島嶼上其他的妖獸自然也都察覺到了,此時正在向他們這邊趕來。

只是洛凡他們都很是好奇,為何這座島嶼上會有這麼多的妖獸?而且每一頭妖獸實力都非常的強大。

難道這個島上的妖獸是被人圈養的?這個想法出現在洛凡的心頭,也出現在了其他人的心頭。這個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只是,如果是有人圈養的話,那麼,現在這座島嶼上應該沒有別的人了吧?那麼這些妖獸都吃些什麼呢?難道是相互殘殺吃其他的妖獸?可即便是這樣,那它們也不可能存活的這麼久才對。畢竟從這座監獄的破壞到如今已經過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了。

看著那些快速地向他們這邊趕來的妖獸,洛凡等人也都感到有些頭皮發麻。至少此時出現在他們視野之中的妖獸就足足有十數頭!而且每一頭都是四階以上的!

「那個,姑娘,我們還是撤退吧?」那龍世子看著那些妖獸,也是心臟都在顫抖了起來,如果再剛的話,估計他們都得留在這裡了。

「我們撤吧。」周芷嵐看了看,也是搖了搖頭,也並沒有將他們置於死地的想法。

洛凡這裡也沒有什麼意見,現在他已經收穫了七八頭妖獸的獸魂,獸魂已經不錯了。現在就等著武魂那裡消化就好了。雖然他也想要收集到更多的獸魂,可終究那樣去做太過危險了。

所以最後在那些妖獸到來之前,他們直接就退出了島嶼。

不過在退出了那島嶼之後,洛凡也是有些好奇,像之前那座島嶼就好像有人專門種植靈藥,而這一座島嶼就好像有人專門的圈養妖獸。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這裡的每一座島嶼都像是一個工廠一樣。

這一點也是不由得讓洛凡那深思起來,如果其他的島嶼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裡邊就有著一個大問題了,到底是以前那些上古監獄的犯人弄出來的還是後來有人為之?

「你們趕緊滾吧,別再讓我看見了。」離開了那島嶼之後,周芷嵐也是很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將那龍世子等人打發走。

聽得周芷嵐的話,那龍世子也是如蒙大赦,立即稱是,然後帶著他的隊伍就離開了。

「我說,你有沒有看出來?」看著龍世子他們離開之後,洛凡開口說道。

「看出來了啊,那傢伙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哼哼,敢打本姑娘的注意,他還沒那個條件!」周芷嵐哼哼道,「本姑娘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傾國傾城,哼哼,他一個小小的世子豈能配得上我?」

洛凡:「……」

是的,洛凡同意周芷嵐跨她自己的詞語,她確實很漂亮。可是,哪有人這樣跨自己的?當真是臉皮夠厚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洛凡所指的並非是那龍世子啊。

「我說大小姐,你這黃婆賣瓜也有點過了,我也不管你亂扯那什麼帝師的事情,現在我跟你說的是這座島嶼的問題,以及之前他們遇到的那一座島嶼,你就沒有發現點什麼?」

「呃……你說這個啊?你怎麼不早說呢?你早說啊。不過我還是最漂亮的。」周芷嵐卻沒有一點兒的羞恥之心,「不過,你說這兩座島嶼有什麼?我沒看出有什麼啊?就是都挺危險的呢。」

洛凡的腦門冒出了無數的黑線,他不認為周芷嵐會看不出來,這個女人比誰都精。

「算了算了,算我輸了,走吧走吧。」洛凡無奈地揮了揮手。

隨後兩人再次飛行在這片茫茫的海域之上,接下來他們也都遇到了一些島嶼,也遇到了一下人類武修,不過卻也沒有發生點什麼事情,而且那些島嶼大多是比較破敗不堪的,有的甚至千瘡百孔的。這不由得讓洛凡有些懷疑起自己先前的猜測來。

「海市蜃樓?真的有這個東西嗎?」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洛凡和周芷嵐得到了一個消息,有一處海市蜃樓已經在無窮海上出現了。

周芷嵐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道:「有的,以前我們天靈真宗的前輩們也曾來到過無窮海,也確實見到過那海市蜃樓。傳聞中,海市蜃樓其實是真實存在的!」 「怎麼說呢,那海市蜃樓其實就相當於一處非常隱秘的存在,只有在一定的條件之下才會出現。而只要有修飾碰見了那海市蜃樓,就可以直接進入到裡邊。

傳聞,海市蜃樓裡邊有著許多的寶貝,還有這一些強大的傳承。這一點,很多曾經有修士進入過這座上古監獄的門派都有記載的。」

周芷嵐接著說。

如此看來的話,洛凡倒是有些興趣了。

「那我們也去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的到。」洛凡建議道。

「正有此意!」周芷嵐笑了笑。

只是想要在這茫茫的無窮海上尋找那海市蜃樓,可謂是難點有些大啊。即便是有人傳出了消息說海市蜃樓出現了。可也只是一些傳聞而已,準確的位置也沒有人知道。

更為重要的是,海市蜃樓出現也是有著一定的時間限制的。一旦到了一定的時間之後,它就會重新的消失去。所以,想要尋找那海市蜃樓還是需要儘快的。

不得不說,周芷嵐和洛凡的運氣還算不錯的。直到五天之後,他們就已經獲得了更多關於海市蜃樓的消息,而且他們也都進入到了宗門給他們的地圖上有標註的無窮海的一片海域。也就是說他們手頭的地圖終於起到了作用,如此一來的話,他們按照著那得來的信息,竟然很快就找到了那已經出現了的海市蜃樓。

不過,他們在找到了海市蜃樓的時候,也有著更多的人找到了海市蜃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們也都不可能獲得更多的信息了。

此時此刻,洛凡和周芷嵐遠遠的站在海面上,看著那遠處浮現在虛空之上的一片宮殿群。而那宮殿群就好像是一片天宮一樣,比洛凡施展的創造過後的天闕三重浪所浮現出來的宮闕都要氣勢磅礴的多!因為洛凡那浮現出來的只是一座宮殿,而現在他們看到的那卻是一片宮殿群!

而且,他們還看到有著一道道人影正在快速地飛向那宮殿,有的甚至還在從這個宮殿飛到另外一座宮殿上去!

「這就是海市蜃樓了吧?」洛凡看著都有些獃滯了,實在是不能太美了。他從來都沒有見識過這般宮殿。即便是前世自己看過的許多與神話有關的電視劇電影乃至動漫,也都沒有能夠將天宮的視覺效果做的如此之美。

「應該是了。我們快些過去吧,也不知道這海市蜃樓還有多久就會消失。」周芷嵐說道。

畢竟海市蜃樓出現時有著時間限制的,如果時間一到,海市蜃樓就直接消失了,到時候他們想要再去也都沒有機會了。

「嗯嗯,好!」洛凡也是想要更近距離地去看看這海市蜃樓。同時也想要看看自己有沒有什麼機緣,能夠在這海市蜃樓里獲得些什麼。

當即兩人就快速地向那海市蜃樓飛掠而去。

lixiangguo

現在倒好,還得是靠他來救人。

Previous article

到了樓上之後,談話開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