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同時摟着小喬、周子瑜她倆,三人共處一床(沙發),李哲心裏滿是得意,兩女共侍成就達成。

沙發上多擠了一個人,小喬頓時被驚醒了,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到周子瑜先是很不爽,然後忍不住也笑了。

「狐狸精!」小喬笑着說。

她笑的很是得意。

周子瑜頓時意識到,自己臉上是有什麼,伸手摸了摸。

看着手指上的紅色顏料,她輕笑了下,看了小喬一眼,明白肯定是她乾的。

李哲有點好笑的看着小喬,「是你畫的?」

周子瑜的臉上被人用口紅畫了一隻狐狸,卡通版的,畫的還挺可愛的。

「才不是我呢,誰知道誰畫的?沒準是她自己畫的呢!」小喬笑着狡辯說。

「不是你,還能有誰?」李哲笑着在她的小屁股上輕拍了一下。

這麼幼稚的事也只有小喬幹得出來。

「老公,我們起來吧,今天還有課呢!」感覺到李哲的手越來越不老實,周子瑜一邊無力的抵抗,一邊說。

「不去了!」

這個點上課時間早過了,等開車回到學校都該吃午飯了。

再說這麼難得的機會,李哲哪會輕易放過她倆。

三人在沙發上鬧了好一會兒。

一直到了10點多,快11點,李哲才依依不捨的放過了小喬、周子瑜她倆。

雖然沒能夠真正得逞,但他也占足了便宜。

「要不我們再玩一天,明天再回去吧?」李哲對小喬、周子瑜她倆說。

得寸就想進尺,剛占完便宜,他就想着更近一步了,真正體驗一下兩女共侍。

正在穿衣服的小喬、周子瑜兩人一聽,同時白了李哲一眼。

她倆哪會猜不到他那點歪心思,都堅決要回學校。

在這件事上,她倆難得十分齊心,就是給李哲點甜頭可以,但絕不能讓他輕易得逞。

穿好衣服,洗漱完,李哲帶着小喬、周子瑜她倆去酒店餐廳吃了點東西,就退了房,開車回學校了。

7017k玉姝說罷,對著薛松之盈盈一笑,然後轉身就走。

薛松之卻被她的話氣得七竅生煙。

他想起自己落魄后受到的譏笑嘲諷,又想起在國子監被人羞辱,新仇加舊恨疊在一起,竟一時頭腦發熱,兇狠的朝著玉姝背影沖了過去。

慶平就跟在玉姝身邊,在她還未反應過來之時,……

《鳳臨朝》第189章就你這樣的,算個什麼東西? 察覺遠處動靜,何清清抬起頭,用力朝他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過去。

陸安和阿夏踩着野草往前,沒有走太近,也沒有太遠,地上那個頓時讓他們看清了,確實是個『人』,只是趴在那裏,後背長著倒刺,落在外面的一隻手更像蹼。

「這是什麼?」

「怪物啊,它喜歡藏在水邊,等你們來這裏打水的時候就砰一下冒出來,把你們拖進水裏淹死再吃掉。」

何清清的指甲戳在那東西的屁股上,頓時一道鮮血流出,它努力想掙扎走,卻只能微微仰身,像條擱淺在岸上的魚。

「水猴子?」

「它又沒長毛。」何清清視線落到趙華身上,「他才更像猴子吧,你們養的?」

「……」

「……」

「這是我們的同伴,只是……胳膊比較長。」陸安瞧瞧趙華,這傢伙還沒洗臉,臟不啦嘰的全身,兩條長胳膊,站在乾乾淨淨的兩人旁邊,是有點像猴子。

趙華出發時摩拳擦掌準備撿魚的模樣早已經消失無蹤,落後半步,慫慫地看着地上那個屁股冒血的傢伙,再偷偷瞧瞧何清清的柰,頓時更覺得陸安和阿夏兩個人不一般。

和這種傢伙做朋友,牛逼。

「這個是蜂蜜水,給你嘗嘗!」阿夏把手裏的大瓶子扔過去,「你要是喜歡再給你。」

「還有這種好東西?」

何清清伸手接住,拿手握了一下瓶身,抬頭道:「涼了。」

「你一個美人魚喝什麼熱的?」陸安道。

「哈哈,也是。」

何清清被美人魚的稱呼叫得高興,打開瓶子噸噸喝幾口。

趙華一屁股坐到地上,胳膊垂落,揪著旁邊的雜草,他想要魚,但不敢說。

阿夏把酒扔過去,何清清只是抿了一口,整張臉便皺起來,陳年老酒她還喝不慣,以前只喝過啤酒,不過並沒有扔回來給他們,而是在河岸挖了一個小坑埋進去,當一個存儲地。

「小猴子你叫什麼名字?到姐姐這兒來。」她朝趙華揮揮手。

「……我不是猴子,我叫趙華。」

「哦,過來我看看,怎麼這麼臟,看他倆乾乾淨淨,來這邊洗洗。」

「免了,一會兒上去也能洗。」趙華悄默聲地往後挪挪屁股。

如果不說的話還好,主動叫他過去肯定沒好事,打死也不去。

「不要故意嚇人。」陸安沒好氣兒道,何清清纖細的手指上還帶着血跡,就這樣招手故意叫人過去,傻子也不敢。

「那你過來?」何清清挑眉。

「……」

陸安嘆了口氣,「你這樣會沒朋友的。」

「膽小鬼。」

滔滔河水不時掀起浪花,原本陰沉的天空漸漸晴了,陽光冒出頭,灑落河邊。

何清清整個人從河裏鑽出來,沐浴陽光,尾巴擺動間,很像文藝作品裏的美人魚。

只是尾巴的力量非常強,陸安看到她那樣輕輕一甩,就把地上的怪物抽出很遠,漸漸沒了聲息。

歌聲在河岸響起。

末世后第十二年,四個形態各異的人聚在這個河邊,三個人站在遠處,聽何清清用略微沙啞的嗓音唱歌。

她很執著於歌唱,如果是生在正常社會,即使不參加演藝,應該也是麥霸一類的存在,陸安這樣覺得。

而在這個環境,這只是排解孤單的一種方式。

趙華最終也沒敢開口獻醜,聽陸安說人魚很友好,但是那尖利的指甲劃破怪物皮膚的兇殘,讓他懷疑陸安嘴裏『友好』是不是有另一種解釋。

聽着何清清的歌聲解決完午飯,他們拍拍身上的泥土,回去山上繼續挖渠,魚這個東西何清清喜歡撈就撈,不喜歡他也不開口要。

相比於要一大堆魚,然後何清清覺得煩獨自順着河離開,就算沒有魚,能讓她留在這裏偶爾說說話,聽聽歌,開開玩笑更好,環境已經很惡劣了,多個人,就多一份熱鬧,少一份孤單。

如果真的遇到緊急情況再試着求助比較好,陸安心裏清楚,不管末世還是現代,從來都是救急不救窮,一切都要靠自己,很顯然,當初準備離開城市尋找太陽的時候,是救急,所以何清清讓他站在那裏當作靶子,用魚打了一場另類的羽毛球。

這應該是種默契,何清清也是同樣的想法,陸安有這感覺。

生活有條不紊地改善著,在小白菜收穫第一茬的時候,他們把菜圃擴大,趙華的紅薯和阿夏的豆子小麥都一起種下去,很細心地照顧著,這是他們的希望,阿夏還留了一點其他種子,現在並不適合種。

趙華拿着小鋤頭把土壤做成壠,這樣更有利於紅薯生長,他一個人擦著汗,為自己的生活而勞動,覺得很開心。

望望山坡那邊,在看不見的地方,陸安還在繼續拓寬水道,努力把水引下來,他們在山坡上已經挖了三個坑,各個高度不同,坑裏都蓄滿了水,不僅他們可以存儲著用,還能方便一些動物——如果只留一個水源地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動物所佔據,每次打水都要承擔危險,那並不是他們希望看見的,只有三個人,很難和山裏的各種野獸對抗

阿夏拎着刀幫忙警戒,陸安的鋤頭已經用斷一根,每天露天勞動,讓他的膚色變得有些深,看起來很像一個猛男。

只有阿夏和趙華知道,其實他怕蛇,怕老鼠,怕各種長相別緻的小動物……

掃過周圍一片區域,沒有發現野獸的痕迹,阿夏提着刀回來,隨着愈挖愈遠,他們也越來越安全。

望望鎮子的方向,她從坑裏掬了一把水,側了側頭道:「趙華應該在鎮子裏挖地吧?」

「應該吧,不然他還能去哪。」陸安呼哧呼哧鑿坑,這片地方碎石很多,挖起來比較費勁。

「哦……」

阿夏想了一下,站起來脫掉外衣,來野外不管多熱,他們都是長衣長褲,扎進袖口腿腳,此時頓覺清爽,她把雙臂伸到水裏,感受溪水的清涼。

每次見到何清清她都是羨慕的,羨慕那條美人魚可以每天泡在水裏乾乾淨淨。

陸安沒說話,女孩子不管在什麼時候,只要有條件,一般都會愛乾淨。

之前沒有條件而已,生存遠比乾淨重要。

只是掄著掄著鋤頭,阿夏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他漸漸停下動作,怔怔地看着連褲子都脫了,兩條勻稱的腿浸在水裏,穿短褲坐在水坑旁的阿夏。

「再過幾天,這水裏肯定會有很多蟲子,現在還是新水,你也洗一下。」

「哦……」

「你哦什麼,拿刀去周圍看看,有沒有野獸什麼的,等下我幫你看。」 輸掉了上一把的長槍局,現在的navi經濟依然不多了,只能進行一回合的eco。

看著眾人的經濟,nafany估算了一下,讓大家進行最多就是起一把半甲沙鷹。

蘇醒打開tab看了一眼經濟,將一把沙鷹丟給了s1mple。

s1mple的經濟差的有點多了,所有為了調整經濟,將隊內的經濟統一到同一個水平線,最好還是讓s1mple不要購買任何東西。

「謝了兄弟。」s1mple笑了笑,也沒有拒絕。

「來和我共享沙鷹吧。」

「我發沙鷹是為了和你共享的?」蘇醒笑道,也沒有再起一把了。

因為s1mple他說這話,代表著他想要做一些危險的操作。

況且這一回合眾人對於翻盤的想法本來就不是很大,更多地就是向著怎麼下對方的槍。

找機會利用沙鷹來創造和對方1v1的機會,這樣才能有機會逆轉局勢。

s1mple拿著沙鷹沖向了a大門的方向,身位不錯的他很快就來到了a門處。

他並沒有進去,而是在a門的出口位置直直地架著槍。

沒過一秒,一名拿著燃燒彈的ct正從拐角處走出。

砰!

槍口冒出橙黃色的火焰,彈殼從槍管出飛出,子彈旋轉著在空中劃過,最終打在了這名正在往a大坑位置走去的ct腦袋上。

一瞬間血花四濺,肝腦塗地。

s1mple使用沙漠之鷹爆頭擊殺了aerial

aerial使用燃燒彈擊殺了s1mple

「雙方在a大打成了一個一換一,但是navi絕對是血賺不虧的,無甲沙鷹換全甲ak,這波買賣簡直不要太賺,s1mple也因為站在火上強行輸出,被火給燙死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沒有購買護甲,火焰對他造成的傷害實在是太高了,xseven還要去反清a大嗎?

他沒有,他丟了一顆閃光就將a大給放棄了。」

蘇醒等人也並沒有說就被一顆閃光嚇怕,蘇醒將沙鷹吸過來,丟給了購買了半甲準備共享nafany沙鷹的火男。

過了一會之後,他小心地在a大晃身,發現沒有人之後才慢慢去進行推進。

玩機器看到蘇醒在a大不停地往大坑裡面看,就知道蘇醒在想什麼了:「這個xseven簡直不要太細,隊友掉槍之後他甚至將槍給處理了,蘇醒這邊也奇怪,找了半天沒有找到掉給他們的槍。」

好在是撿到了一顆煙霧,也不能算是空手而歸。

這邊有點收穫,在b區的電子哥卻被人給抓了個timing。

他預瞄架了半天,都沒有發現有人,正要轉頭,一個人影就出現在剛才的預瞄點上。

想要還手,但已經沒有機會了。

這一下navi又陷入人數劣勢中了。

「現在navi開始抱團來到了a小,兩把半甲沙鷹加上一把格洛克,這一波能夠再換掉一個就是賺的,換掉兩個就是血賺,能夠下包,ence虧得褲衩子都要沒了。」

「就看三人組的發揮如何了。」

「ence這邊在a區是靠著a小的一個站位,電梯位站了一個,忍者位站了一個,a小站了一個,是一個三a的穩健防守,這三人想要過點真的是有點困難。」

三人貼著牆慢慢摸到了近點,蘇醒才拋出了手上唯一的一顆煙霧彈,為他們撐起一堵有點縫隙的煙牆,提供短暫的保護。

三人迅速過點。

lixiangguo

靈汐也並沒有想聽到安婷的回答,因為她問完就自己來了句,「可能是因為傻吧,不然怎麼會被陳渣渣騙呢。」靈汐給陳程取了個外號,因為她覺得那個名字又難聽又難念。

Previous article

風嘯天安靜的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拔罐結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