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司機帶吳天昊出去有事情,吳綿念剛好要去公司,劉宛芝就說先讓吳綿念帶她們去商場,等到司機回來了再去商場接她們。

反正吳綿念不趕時間,張妙秋也習慣坐吳綿念開的車,吃了午飯之後,她們去一起去商場。

雖然已經到秋天了,但是這一天的天氣還是有些悶熱,車子還打著冷空調。

車子到了商場的地下停車場之後,停了下來,劉宛芝先下車,她特意在後備箱里放了一個小的推車,想著等會買了東西之後可以直接推。

但是也不知道怎麼的,車子卡住了,一時拿不出來,吳綿念下車去幫忙,張妙秋就坐在車子等他們。

剛好這個時候,手機震動了起來。–23215+dsuaahhh+25696570–> 張妙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包,她的手機沒有震動,她就四處看了一下,在駕駛座上看到了吳綿念的手機。,最新章節訪問:.。

應該只是簡訊,電話震動了兩下之後就沒有聲音了,剛開始張妙秋也沒有想要看他的手機。

但是很快的,手機又震了一下。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張妙秋湊了過去,想要拿手機看看是什麼內容。

恰好這個時候又另外一條簡訊進來,屏幕亮了起來,她剛湊過去看就看到三條簡訊:

我是真心愛你,你為什麼不能誠實的回答我?

我在老地方等你,你不來,我會一直等!

綿念,你會來的是嗎?

張妙秋看著這三條簡訊,瞬間人就呆住了,就像是遭到了晴天霹靂,那一顆,她連怎麼呼吸都忘記了。

瘋狂跳動的心跳聲在她的耳邊迴響著,手腳瞬間就冰涼了,整個人突然之間冒出了冷汗,她就像是剛從冷水裡撈出來一樣,連目光都冷的獃滯了。

之後,她覺得有一隻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難受的她連胃都要吐出來了,心,跟著一陣,一陣刺痛著,腦袋裡嗡嗡作響。

她想馬上下車質問吳綿念,但是她發現她連抬『腿』的力氣都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

誰來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發錯簡訊?

那為什麼那個人連吳綿念的名字都知道!

朋友之間的玩笑?

他的朋友現在誰不知道她張妙秋懷孕了,不能隨便開玩笑!

那……真的是其他的『女』人嗎?

張妙秋死死的咬著嘴『唇』,鼻子很酸很酸,血液在身體里翻湧著,真到了這個份上,她連怎麼開口說話都忘記了。

手機的屏幕這個時候已經黑掉了,好像根本就沒有簡訊進來一樣。

張媽目光獃滯的看著窗外,一動不動的坐著,眼裡毫無生機。

她好像聽到劉宛芝說車子終於拿下來了,她趕緊從包里拿出耳線戴在耳朵上,她才放下手,就看到吳綿念打開了她的車『門』,叫她:「老婆,已經好了,下來吧。」

張妙秋故意當做沒有聽到,吳綿念伸手將她的耳塞拿了下來,有些不滿的說道:「老婆,你的音量不能開的太大聲了,對耳朵不好。」

張媽扯了扯嘴『唇』,下車:「知道了……」

吳綿念下意識的就覺得張妙秋有問題,但是剛才她的心情不是還好好的嗎?

劉宛芝沒有看到張妙秋的臉『色』,直接拉住她的手,說道:「走吧,我們去裡面逛逛,今天,一定要大豐收才行!」

張妙秋點了點頭,機械的跟著她走,甚至都沒有回頭看吳綿念一眼。

「老婆,你的錢包。」吳綿念追上她,將她的錢包給她,然後看著她擔心的問道,「老婆,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臉『色』不太好……」

張妙秋搖頭,氣息有些不平的說道:「我想去上廁所,不和你多說了。」

吳綿念聽到她那麼說,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綿念,你趕緊去公司吧,我帶妙秋去衛生間就行了,走吧,走吧,晚上早點回來。」劉宛芝瞭然的笑著,然後將張妙秋往衛生間帶過去。–23215+dsuaahhh+25696571–> 「好……,那我先走了,你們自己小心點,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吳綿念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看著張妙秋。

但是張妙秋的視線根本就沒有落在他的身上,好像真的很著急去衛生間。

他也不再說什麼,開車走了。

在商場里,劉宛芝買了很多東西,等到超市裡的東西都買齊了之後,她拉著張妙秋去逛了服裝店,一路上,張妙秋都沒有怎麼說話,臉『色』似乎也不太對勁。

劉宛芝已經問了她好幾遍了,但是每次張妙秋都說沒事,到最後,劉宛芝也不放心再逛下去了,決定先回家。

她打電話過去讓司機過來,但是司機說商場外面的那條街上堵住了,一時半會開不過來,劉宛芝和張妙秋說了之後,張妙秋直接說那她們走出去好了。

「你真的可以嗎?不然我們去坐著等等?」劉宛芝看著張妙秋的樣子,說什麼都不放心。

「媽,我沒事,這裡出去也沒有多遠,走一走吧。」張妙秋搖了搖頭,咬牙往前走。

「好吧,那我們先走,但是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就一定要說,知道嗎???」

張妙秋點頭,一手撐著腰,一手拉著劉宛芝的手往前。

沒走多遠,司機的車就過來了,他趕緊下車給她們開『門』:「打完電話沒多久,路就通了,我就趕緊過來了。」

劉宛芝先扶著張妙秋上車,之後,她才自己上車。

「老張,你慢點開,妙秋可能不太舒服。」劉宛芝上車就囑咐司機。

「好的太太,我知道了。」司機點了點頭,然後專註的開他的車,車速一點都不快,車子很穩。

上車了之後,張妙秋就一直閉著眼睛休息。

劉宛芝也沒有再說什麼,不過車子經過一家月餅店的時候,她還是讓司機停了下來:「我下去買點月餅,你們等我一下。」

「媽,……我和你一起去吧。」張妙秋睜開了眼睛,然後推『門』要下去,「車裡有點悶,我想下去走走。」

「好,那你小心一點……」劉宛芝先下車,之後走到張妙秋這邊扶著她下車。

月餅店在街對面,她們要過馬路,人行道就在前面一點,兩個人手扶著手往前走,準備過馬路去店裡。

就在她們經過一家酒店的『門』口的時候,恰好看到吳綿念擁著一個『女』人從裡面出來。

剎那間,場面一下子就凍結住了。

所有人都顯得那麼的意外,吳綿念在看到張妙秋的那一刻,臉上的淡然不復存在,全都是慌『亂』。

「老婆,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這樣,我可以解釋!」吳綿念急忙鬆開了那個『女』人的手,快步走到張妙秋的面前。

張妙秋什麼都沒有說,她只覺得肚子上一陣『抽』痛,痛的她呼吸馬上就『亂』了。

劉宛芝看了一眼吳綿念還有他旁邊的那個『女』人,一下子就火了:「吳綿念,你到底做了什麼?你怎麼能那麼對妙秋呢,在這個時候做對不起她的事情,你還是男人嗎!」–23215+dsuaahhh+25701120–> 「媽,你別火上澆油了,事情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這樣,我和她什麼都沒有做。,最新章節訪問:.。」吳綿念想要去抓張妙秋的手,但是被她躲過去了。

「什麼都沒有做?就你們剛才那個樣子,你覺得我會相信嗎?你媽我有眼睛,現在還沒瞎,我看的到!」劉宛芝惱火的看著吳綿念罵著。

「老婆,你別生氣,我真的可以解釋,你聽我解釋好不好?我說過,永遠都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說著,吳綿念再次伸手想要拉著她。

「別碰我!」張妙秋歇斯底里的吼著。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連吳綿念的手也一下子頓了下來,沒有再動。

就在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張妙秋甩開了劉宛芝的手,然後大步往前走,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吳綿念馬上追了上去:「老婆,你冷靜一點,等等我!別再走了,老婆!」

「妙秋,妙秋,你慢一點,別走那麼快,慢一點!」劉宛芝看著這驚險的一幕,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嚇的臉都白了。

張妙秋一股腦兒的盯著前面的路,眼淚不停的砸落在地上,看到前面有路口,她就直接沖了過去,想要跑到馬路對面去。

「吱」,尖銳的剎車聲猛的讓張妙秋收住了腳步,在鬼『門』關上走過的那一瞬間,她的理智終於回來了。

「老婆!」吳綿念驚恐的大叫,沙啞的叫喊聲聽著讓人揪心。

劉宛芝看著張妙秋差一點被車撞了,心跟著漏跳了一拍,之後,『腿』一軟,差一點就跌坐在地上,還要不容易才踉蹌著重新站穩,她咬牙,拼儘力氣往張妙秋那邊走,想要將她拉住。

吳綿念擋住了張妙秋的去路,異常嚴肅的看著她說道:「老婆,你先跟我回家,這件事情我慢慢解釋給你聽。」

「滾!我……不想再見到你,走開!」張妙秋髮了瘋一樣的喊著,就在她大聲喊著的同時,肚子里的『抽』痛更加的明顯了,那種痛,就像是刀割著她的肚皮一樣。

「老婆,你別這樣,我和晨晨真的什麼都沒有,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不要聽!不要聽!」張妙秋捂著耳朵大聲的吼著。

吳綿念看到她那麼『激』動又不敢貿然走上去,只能盡量心平氣和的看著張妙秋說話。

「老婆,你要我說什麼才願意相信?我讓晨晨過來向你解釋好不好?」

「滾,滾,我不想見到你們!你們兩個人太噁心了,走,都給我走……」張妙秋捂著肚子,痛苦的叫著,簡直是歇斯底里,劉宛芝在一邊聽著心裡都痛的很。

張妙秋捂著肚子,痛苦的喊著,那樣子,很快就引來了很多人的目光。

在人群中,張妙秋的身影顯得異常的渺小,也特別的無助,看著,讓人揪心的通。

「老婆,我……」

「滾!」張妙秋用盡全力吼著,突然的,肚子一陣『抽』痛,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很快,她就只能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到後來,她甚至連蹲都蹲不住了,一下子就倒在地上。–23215+dsuaahhh+25701126–> 「老婆!」吳綿念大叫著,兩步跑到了她的面前,將她抱在懷裡,「老婆,你醒醒,醒醒!」

張妙秋臉『色』蒼白,倒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的,雙手無力的垂在身側。-

「綿念,快,快去醫院啊!」劉宛芝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起,直接跑到他們的身邊,然後大叫著。

「好!醫院!醫院!」吳綿念急的團團轉,直接將張妙秋抱了起來,然後就想跑。

走了兩步之後他突然想起來要開車,馬上又抱著她往回走,直接將張妙秋放到了車子。

劉宛芝也以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讓吳綿念將張妙秋放在她的懷裡,然後吳綿念以最快的速度往醫院開過去。

「媽,她怎麼樣?」吳綿念一邊開的車,一邊又不放心回頭看張妙秋。

「你開車就行了,妙秋我會看著!」劉宛芝生怕出什麼意外,趕緊對吳綿念說道。

「媽,妙秋,她不會有什麼事情吧?」吳綿念這次,徹底的心慌了,一想起張妙秋蒼白的臉,他的心就徹底瘋了一樣。

「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綿念,你給我打起『精』神來,好好開車,只要到醫院,就沒事了,聽到了嗎!」劉宛芝緊緊的抓著張妙秋的手,強忍住顫抖,堅定的說著。

吳綿念點頭,然後又將車開快了一些。

一路上,吳綿念根本就沒有再管什麼紅綠燈,反正只要能開過去,他就會想盡辦法過去,就算不能開,他也直接想辦法擠過去,很快,他們的車就引起了『騷』、『亂』。

但是他們現在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只想著儘快到醫院。

還好,醫院離的不是很遠,吳綿念直接將車子以最快的速度開到了急診的大『門』口,然後,一邊將車子停了下來,一邊大聲的吼著:「醫生!醫生呢!醫生……」

劉宛芝剛將車『門』打開,吳綿念就衝過去,將張妙秋抱了起來,然後快步往裡面走。

醫生和護士聽到了他的叫喊聲,馬上就過來幫忙。

很快,張妙秋就被送進了裡面的急診室,而吳綿念則被攔在了外面,吳綿念這個時候才覺得他的雙『腿』徹底的軟了,等到確定張妙秋已經有醫生照看著的時候,他重重的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劉宛芝隨後趕了過去,她也被嚇的夠嗆,整個人的臉『色』也不好,連腳步也都是輕一腳重一腳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包,即便是這樣,手還是忍不住顫抖著。

「醫生進去了?」劉宛芝走到吳綿念的身邊,也跟著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聲音因為緊張顯得很輕很輕。

吳綿念無力的點了點頭。

劉宛芝靠在椅子上,在心裡不停的祈禱著,那顆心七上八下的,即使坐著,她也覺得整個世界在不停的轉圈圈。

沉默,凝重的沉默,此時兩個人什麼都沒有說,眼前似乎一下子看不到任何東西了,只覺得空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醫生終於從裡面出來,對著吳綿念問道:「你們是病人的家屬?」–23215+dsuaahhh+25701130–> 吳綿念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點頭:「我是張妙秋的老公!我老婆怎麼樣了?」

劉宛芝也跟著站了起來,直直的盯著醫生看。-

「她之前動了胎氣,很有可能會導致胎兒早產,雖然孩子已經不小了,但是這個時候生,怎麼說還都是早了一點,並不是真正的瓜熟蒂落,目前,我們已經給她做了保胎,先看看情況,如果不行,就要剖腹了,不然,孩子和大人都會有危險。」醫生的臉『色』也有些凝重。

「早產?」吳綿念的眉頭猛的收緊,「那現在呢,她會不會怎麼樣?」

「經過我們的搶救,暫時是沒有什麼危險,但是還要再觀察,這段時間,我們必須要特別小心,還有病人的情緒也要特別的注意。等一會,我們就會安排病人住院,你先去幫她辦理住院手續吧。」醫生看著吳綿念說道。

吳綿念點了點頭,眼睛卻依然直直的看著裡面。

劉宛芝走到醫生的面前,不放心的問道:「醫生,妙秋她真的還好吧?」

「現在有些出血的情況,說實話,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她早產的可能『性』還是蠻高的,你們家屬要做好準備,還有,病人現在需要絕對的靜養,千萬不能再有什麼事情刺『激』到她了,你們千萬要記住!」醫生特別提醒。

「好,好,我們知道了,醫生,我們妙秋就『交』給你了,一定不能讓她有事啊!」劉宛芝只差沒有拉著醫生的手了。

醫生瞭然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你們不放心,等到病人的情況穩定一點,你們也可以轉院,但是病人的情況有些特殊,很有可能在轉院的途中發生意外,所以,你們還要慎重考慮。」

「不要轉院!」劉宛芝直接說道,「我相信你們,我也相信妙秋她不會有事的。」

醫生點了點頭:「那你們在外面先等一下,病人現在還不適合移動,等到情況穩定一些,再送她去病房。」

「好,麻煩你了。」劉宛芝看著醫生說道。

「沒什麼,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先走了。」醫生說著,就轉身離開了。

劉宛芝從『門』的玻璃上往裡面看了一眼,卻什麼都沒有看到,病『床』被隔開了,外面根本就看不到裡面。

她只能先坐在了椅子上,吳綿念已經去辦手續了,劉宛芝想起的醫生的話,有些后怕的拿出手機給吳天昊打電話。

lixiangguo

是小型核電站啊我的親哥!

Previous article

此時,田爾耕、許顯純、劉志選正在中軍帳內等候探子能否獲取真實情報,而左顧右盼,一副焦急不堪的樣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