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史成臉色變了,怒問:「那你怎樣才能給我?」

「看你的表現。」林不凡轉頭道:「舒老師,咱們走吧。」

舒雅點了點頭,看向林不凡的目光中充滿了一種女人對男人才有的濃濃情意。

這一雙美目太過嫵媚,林不凡都不敢看她,趕緊快步往外面走去。

史成看著兩人離開,眼中充滿了憤恨,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怒道:「林不凡,你給我等著。」

出來之後,舒雅一臉感動說:「林不凡,這次又多虧你了。」

她發現,自己每一次遇到麻煩,林不凡就像腳踏七色雲彩的英雄一般,準時出現救了她。

「應該的,本就是我惹的禍。」林不凡說到這,提醒道:「舒老師,雖然我找人刪除了網上以及大家存的照片。但傳出去的消息無法堵住,你可能要擔待一下了。」

一鍵清除並不能清除大腦的東西,所以該傳播的信息還會繼續傳播。尤其是人的散播能力很強,一個傳一個,越傳越神。

舒雅聽到這話,笑著說:「只要學校不會處罰,這些都不是事。」

她根本就不在乎,因為她本來就是喜歡林不凡,人家沒傳錯啊。只是那些什麼懷孕之類的,太難聽了。

女配重生后更作了 「這個你放心,肯定不會。」林不凡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以他如今實力,影響一個學校還是很容易的。

舒雅不知林不凡哪來的信心,可不由自主地相信他,點頭道:「那就好,不過你要小心史成,他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他不會有這機會的。」林不凡眼中閃過一道冷意,他當然看出了史成的不甘心,豈會給對方報復的機會。

舒雅眼中閃過一道驚訝,但她越來越相信林不凡的本事,並沒有多問。

「現在是上課時間,我得去上課了。」林不凡不敢一直跟舒雅呆在一起。

「嗯,那今天下了晚自習,我帶你去我住的地方吧。」舒雅說完,臉上不由閃過一抹羞意。

帶我去你住的地方?

林不凡無奈,這舒老師是不是太大膽了,剛經歷這個事情,就不能收斂點啊,萬一又被人拍到。

想到一萬聲望的利息,心疼啊。

「你別誤會啊,我是想讓你下面給我吃。」舒雅說。

「下面啊,以後再說吧。」

「別啊,你下的麵條真的好好吃,人家今晚就很想吃嘛。」舒雅嗔了一句,這話聽著有一點撒嬌的味道。

舒雅撒起嬌來,哪裡有男人能夠無動於衷,林不凡都差點答應晚上就去,不過還好意志力不錯。

「這個,要不還是等考完試吧。」林不凡意志堅定,考完試就不用太擔心流言蜚語了。

「好吧。」舒雅雖然不願意,也只能應下。

看著快步走開的林不凡,她只覺命運是如此神奇。看來陳半仙說的沒錯,自己來這裡真是來對了。

而且她暗暗下定決心,必須要儘早跟林不凡睡。

也只有這樣,自己的厄運才會離開,最主要是能得到喜歡的男人。

因為她有一種預感,神秘厲害的林不凡一定會招來更多優秀女孩的喜歡,自己必須先拔得頭籌,才能佔有他。

林不凡很快到了教室門口,這一節是李老頭的課,他趕緊喊了一聲報告。

「進來吧。」李老頭秉持著只要林不凡不影響別人就不管他的信念,不聞不問。

林不凡坐下之後,看了眼蘇雨菲,沒看出什麼異樣。看來菲菲應該不知道帖子的事,不知道也好。

其實剛剛下課張娜找過蘇雨菲,告知了帖子的事。

只是還沒等給蘇雨菲看內容,竟然就全被刪了,甚至連照片都完全沒了。

這下子,還害得蘇雨菲怪張娜亂說。

當然了,蘇雨菲通過自己觀察,心中是有點信的。但是她沒有問林不凡,如果自己註定無法跟他在一起,舒老師或許也不錯。

雖然接觸只有不到一學期,但也可見舒老師的優秀善良。有她照料,林不凡一定會變得越來越優秀。

不過,內心還是有著醋意,暗罵壞蛋林不凡。

時間慢慢過去,晚上六點半的樣子,曹澤夫妻兩人特意過來玩。竟然還帶來了一瓶好酒,以及幾箱東西,說是單位發的,自己也用不完。

楊慧兩人開始不肯要,但架不住人家非得要給。而且林長風確實喜歡喝兩口,最後只能收下來。

林不凡回到家正好看到,他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 柬埔寨離越南非常近,而越南又是一個極小的國家,呈現長條形包住柬埔寨,另一面圍繞南海,海岸線長達3260多公里。下龍灣位於北部灣西部,是越南北方廣寧省的一個海灣。巨大的石島裏面蘊藏着許多美麗,迷人的巖洞,洞里布滿了千姿百態的鐘乳石。

不出2個小時,直升機就順利地到達了下龍灣附近,不過可惜的是,油表幾乎已經接近於零。

李錚慢慢地把直升機降落在下龍灣附近的一處建築物的屋頂:“都下來吧。”

“這麼晚了,不如我們明天再出發。”月亮應了一聲:“也比較安全。”

李錚點點頭,率先跳下直升機。

我站起來,腦海中依舊一片空白。周圍的說話聲好像都不怎麼清晰,一時間感覺自己非常的疲憊,對這一切都產生了厭倦。只是小雪靠了過來,什麼都沒有說,輕輕地牽起我的手。

我看着她,最終還是跟上了這個殘缺的隊伍。現在只剩下五個人了。但卻不是最初的五個人,這是多麼的諷刺。

這是一家很小的醫院頂樓,看到那個大大的紅十字,我們都後悔起來。醫院意味着傷病員和死者,自然也就代表了危險。但此時直升機已經沒油了,除了硬着頭皮下去冒險,或是呆在空蕩蕩的屋頂上渡過一晚,沒有別的選擇。

“我們還是在直升機裏睡一覺算了。”月亮嘆了口氣,顯得非常沮喪:“這麼晚了,下去殺喪屍,暗地裏竄出來咬你的多得是。”

月亮話音未落,旭子已經嚇得直接跳上了直升機,重重地拉上了門。

“恩。”李錚表示贊同:“確實不安全。直升機上湊合湊合吧。”

夜色已經很深,天空濃的像一團化不開的霧,毫不留情地把我們全部吞噬進去。喪屍的嘶吼隱隱約約地從樓下傳來,更是給這裏增添了一絲詭異的氣氛。看來明天將又是一場惡戰。

“莫魂,我想和你聊聊。”就在我打算拉着小雪回直升機上的時候,月亮一把拉住我:“小雪你先上去吧,我們聊聊就好。”

“聊什麼?”我疑惑地看着他。月亮一直把我帶到屋頂的另一端,離開直升機大約有二十幾米的距離才停下:“坐吧。”

“莫魂,剛纔屋頂上的事,不要放在心上了。”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我還沒發問,月亮就開口了:“我沒有拉住他,對不起。”

這麼一說,我心裏一緊,急忙挨着他坐了下來:“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

月亮擡頭看着直升機的方向,過了片刻,才語調沉重地解釋道:“你走之後,李錚就想殺死神了。之前都是由於你在,他下不了手。”

我一愣:“什麼意思?”

“包括少校和屠蘇,我覺得都是他殺的。”月亮緊接着說,不給我開口的機會:“屠蘇死的時候,李錚在現場,少校被怪物纏住,也是他第一時間跟下去,說明了什麼?”

“不可能,李錚不會做那種事….”

“他要殺死神,是你親眼看到的吧?”月亮緊緊地盯着我的眼睛:“如果你沒有回來,他早就下手了。”

我一下子愣在那裏,太多的信息來不及消化,也不明白月亮說這些有什麼用意,只是傻傻地看着月亮的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好好想想,莫魂。”月亮又轉頭看向直升機:“李錚本來就是個僱傭兵,身手好,城府自然也深。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幫你,他做的一切都有目的。據我推測,他殺屠蘇,應該就是爲了取代屠蘇的位置,而少校可能無意間知道了真相,他又找了個機會把少校殺死,嫁禍給所謂的觸手怪。”

“不可能,李錚之前拼死救過我,他不會是那樣的人。屠蘇和少校的死,李錚在現場只是巧合罷了。”我連連搖頭:“我相信李錚。”

“他在利用你啊。”月亮奇怪地看着我:“你怎麼這麼傻?從熱帶雨林到現在,你都沒有思考過這一切嗎?”

“我不相信….”

“別欺騙自己了,我很清楚你怎麼想。莫魂。”月亮拍了拍我的肩膀:“在他們中,我是第一個認識你的,你連我都不相信?我覺得李錚有問題,並且他做的一切都有目的,你也是他利用的人之一罷了,沒有價值了,就會和屠蘇他們一樣的下場。”

“我有什麼價值?”

“屠蘇的價值,在於他的身手和推測能力。他掌握了熱帶雨林那個盒子底部的圖案,如果沒有他,我們就不會知道下一站是下龍灣。而少校和李錚是隊友,身手是少校的最大利用價值。但當少校發現李錚的詭計之後,自然也就沒有價值了。”月亮撐住下巴好像在沉思:“死神的出現打亂了李錚的計劃,雖然我不知道他有什麼計劃。所以死神必須死,並且這一切都要瞞着你。”

“不可能…少校之前被蜘蛛怪纏住的時候,李錚出來救….”

“別傻了!”月亮再次打斷我:“這都是在給你做樣子,你看不出來嗎?”

我盯着月亮的臉,一時沒了對策。這或許只是他的推斷,沒有任何的證據,而此時也不可能去找證據。只是恍惚間覺得月亮的話突然點亮了我一直渾渾噩噩的思路和始終不願意再去面對的那些事實,他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而李錚身手如此之好,殺人自然也易如反掌。當時在民房屋頂,他對於那三個女人的見死不救我也真真切切地看在眼裏。只是…..

“只是我願意相信李錚。”我看着月亮,嘆了口氣:“我不知道。”

“說實話,李錚也試圖殺過我。”月亮低下頭,一副不願意多說的表情:“不過你願意相信他,是你的事。我也只是推斷罷了。”他扯出一絲苦笑:“就當我一派胡言。”

說着,他站起身,朝直升機走了過去。

走出幾步,又轉回身來:“記得保護好小雪。”

我看着月亮的背影,一時感到身後颳起一陣陰風。腦子很亂,亂的我根本無法思考究竟誰好誰壞。所有發生的一切像一團亂麻束縛我的手腳,讓我根本透不過氣來。李錚是在利用我嗎?利用我的什麼?而月亮的話可信嗎?保護好小雪,意思是李錚也會對小雪下手?想到這裏,我呼吸猛地急促起來,快步朝直升機跑去。

所幸,平安無事,幾個人都在熟睡。我抱過小雪,靠在艙門上,想到屠蘇死亡時候李錚的迅速出現,想到少校遇難時李錚迫不及待的神情,一時間腦海中好像又抓住了什麼關鍵,只是下一秒,我就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強烈推薦: 曹澤再見林不凡,想到他在酒席上無限風光的樣子,不由地拘束起來,一下子他倒像是晚輩了。

倒是楊瓊還跟以前一樣,在她眼中,林不凡就是她的外甥。

楊慧突然想到了曹琴,笑著問:「二姐,就你們倆啊,小琴今天不是也從學校回來了嗎?」

「那丫頭,說到就氣死我了。下午剛回來,就說晚上什麼老同學聚會,非得亂跑。」楊瓊鬱悶說。

「老同學聚會,這不是正常嘛。」

「什麼正常,你知道小琴有個好友的男朋友叫周剛。這周剛以前就整天在外面混,不是什麼好東西,我都擔心他有什麼目的。」

「這樣啊。」楊慧想到人家送了這麼多東西,就說道:「要不,讓小凡過去陪著。畢竟小凡是男的,應該安全多了。」

楊瓊一聽,想到老公說林不凡身手非常好,自然非常贊同。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凡剛幫了自己家這麼大忙,現在女兒的事情又找他。

林不凡正好無事,這麼晚也不適合去找柳依依,就笑說:「二姨,要不讓我去看下?」

「好,太好了,有你去我就安心了。」楊瓊高興道,她可不就希望林不凡去。

「一般都沒事的,看看也好,她在哪裡聚會啊?」林不凡問。

「這我還真不確定,等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啊。」楊瓊立刻拿出手機,掛了后說:「她在王朝酒吧,308包廂。」

「行,我現在就過去。」林不凡點頭,王朝酒吧雖然沒去過。但別的酒吧早去過,甚至打過工。

「好的,辛苦你了。」楊瓊說。

「小凡,注意安全啊。」楊慧實在是跟二姐特別親,二姐又這麼好,否則恐怕不會開這個口。

「沒事的!」林不凡應了下來,就抬步往外走去。能幫到二姨家,他還是非常樂意的,要不然總覺得欠二姨家太多。

為了早點趕到酒吧,他特意打了一輛計程車。畢竟酒吧那種地方,龍蛇混雜,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下了計程車他立刻往酒吧裡面走去,很快找到308包廂,敲了敲門。門沒鎖,就打開看了過去。

裡面一共三男三女,有個漂亮女孩正在唱歌。唱得不錯,聲音也好聽,比明星都差不了多少。

這時一個身著白色襯衣,牛仔短裙的妖嬈女孩上前,惱火地說:「你這服務員怎麼幹活的,不是說了沒事別打擾我們嗎?」

林不凡低頭掃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看起來真有點服務員味道,搖頭道:「我不是服務員!」

「黃莉,他是我表弟!」裡面一個女孩站起來說。

女孩一襲從上到下的黑色包臀裙,讓整個人都顯得異常得體又曼妙。再搭上黑色絲襪,把雙腿襯托的更加動人。

正是林不凡那個學習成績好,又愛打扮的漂亮表姐曹琴。

曹琴只比林不凡大一個月,都是十九歲。但人家現在已經在華夏十大名牌之一的天海大學讀大一。

「這是你表弟,也太寒酸了吧。」黃莉皺起眉頭,有些嫌棄。

「他家庭條件不太好,小凡,你自己在旁邊坐著吧。」曹琴早聽說這表弟學習成績差,沒什麼出息,本就沒什麼好感。

現在又丟了自己面子,更是有些不高興。早知道,就不答應媽媽的要求讓他過來。

「行!」林不凡根據曹琴指的位置,走過去在沙發最邊上坐下,眼中並沒有不滿。

裡面雖然有六個人,但大家都把林不凡當成空氣,沒有任何人招呼他一下。

換一般人,這種情況定然會感到特別尷尬難受,林不凡卻一臉無所謂悠閑地閉目靠在那。

通過簡單的話語林不凡了解了點情況,三個男的看起來只有兩個是以前同學。

另外一個叫烈哥,聽起來很牛逼。

不但手下兄弟不少,而且說了好幾次跟陳雄特別熟,讓大家驚羨不已,紛紛恭維。

可林不凡根據腦海中陳雄最近二十年的記憶,貌似並不認識這烈哥。

時間悄然過去一小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動聽悅耳的聲音:「渴了嗎,要不要喝點啤酒?」

林不凡掃了過去,正是之前唱歌的女孩。這女孩不但身材相當傲人,而且小臉蛋清純靚麗,看不出絲毫化妝跡象。

這份容貌氣質,比表姐都強上一點。

「不用了,謝謝!」林不凡微笑拒絕。

「哦,我叫雲蘿,認識一下。」女孩竟然伸出了她潔白的右手,眼神中閃過一抹靈動。

她其實早注意到林不凡,見他足足快一個小時一直淡定悠然地坐在那,頗為奇特。

林不凡楞了一下,他總感覺這女孩有點不尋常。

黃莉見到開口喊:「雲蘿,過來唱歌啊,跟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窮小子有什麼好聊的。」

「沒錯,你看我家開地產公司的,莉莉的爸爸黃爺威震四方,王磊曹琴父親當官的,烈哥更是絕對的一方大佬。咱都是上層人物,跟這個鄉巴佬有什麼好說的。」周剛邊說,邊炫耀了一下他們的陣容。

其實就他這樣,離上層人物還差十萬八千里。比如曹琴,父親不就是一個普通科員。

「你們啊,不要這麼勢利。曹琴,快介紹一下你表弟,免得冷落了他。」烈哥笑說,眼神陰冷地掃過林不凡。

雲蘿對他一直不咸不淡,竟然主動去接觸這麼一個窮小子,這讓他很不爽。

曹琴無奈,只好介紹一下:「他叫林不凡,是我表弟。」

「哦,做什麼的啊?」

「現在還是學生,讀高三。」

「原來是小屁孩啊!」周剛一聽哈哈大笑,說道:「曹琴,你也真是的,怎麼把小屁孩都拉來了。咦,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啊。」

「我想起來了,你表弟是桃李學校的嗎?」

「是的!」曹琴鬱悶地點頭。

「那就對了,我妹妹也在那讀。你這表弟厲害啊,應該是拿了全年級第一吧。」這話讓眾人有些驚訝,不過周剛立刻補充:「倒數第一!」

曹琴一聽,更是滿臉尷尬,感覺有些丟臉。真是好後悔,怎麼就同意讓他過來。 林不凡眉頭皺起,沒想到在這裡還會被人知道自己的成績,自己還真是名動四方啊。

「周剛,幹什麼呢,不就是倒數第一,不就是又窮又沒本事,有什麼大不了的。」烈哥看似訓斥,其實明顯是數落。

接著還對林不凡說:「小朋友,別理他們。等你讀書出來,儘管來找我,一千塊的保安工作還是沒問題的,夠你吃用了。」

小朋友稱呼,給工作,甚至訓斥都明顯都是有意羞辱林不凡,還大義凜然的。

林不凡一開始只想守護好表姐,現在不由神色一冷,淡淡道:「我倒是想,就怕等我畢業的時候,烈哥你早已完蛋。」

面對親戚,面對喜歡女友的父母,他都忍了。

但你們這些人,算特么老幾啊。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全都有了變化。

周剛第一時間站了起來,怒道:「小子,你說什麼,你知道烈哥是誰嗎,敢這麼詛咒烈哥?」

「真是無知者無畏,死了估計都不知道是為什麼。」黃莉一直看林不凡不順眼。

「不好意思,我還真不知道烈哥是誰。」林不凡淡淡而且不屑,雄哥都得喊他一聲凡哥,烈哥算老幾?

曹琴雖然不喜歡錶弟,但也沒想要讓他丟命,聽到這話急了,忙說:「那個,烈哥,我這表弟…」

lixiangguo

這次的任務只是殺掉法拉第,切斷指向黑勇士組織的情報線索,其他的事情,由高層自己決定後派更強大的精英來執行獵殺任務。

Previous article

“不可,主公。”所有的將士都是以頭搶地,苦苦勸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