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讓源與紀墨單獨相處,她又心有不安,萬一紀墨又對他下手怎麼辦!雖然源體內的仙氣已被釋放,可暫護他仙體無恙,用神識查探,也會發現,他不再是凡人之身,但畢竟不能使用法力,若紀墨真下手,風險還是極大。 索性避開這個問題,尹靈兒道,「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我面說?」

「男人之間的話。」紀墨回的也乾脆。

她狠狠瞪了紀墨一眼,紀墨回了一個溫柔的笑意。


……身邊的源臉色又冷了幾分,側頭,俯身,源在她唇邊落下淺淺一吻,以宣誓所有權。

那一吻落下,紀墨面上的笑意瞬間收的乾乾淨淨。

柒妖女面有怒意,身後兩個男子亦散發出火氣。

一親芳澤的源,無視幾人反應,對尹靈兒柔聲道,「你到外殿等我。」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他親吻,尹靈兒面上爆紅,聲音輕淺道,「可是源哥哥……」

「放心。」

「嗯?」

他湊近她耳邊,用幾近於無的聲音道,「他用過分身術。」

分身術極耗法力,使用一次,兩個時辰之內,不可再用法力,源的弦外之音是,如今的紀墨也不能使用法力,不能拿他怎樣。

可她還是不放心,若有人藏在暗處對他動手呢。


見她眸中憂色未收,他的手指輕輕滑過她臉頰,又淺語了一句,「信我。」

縱使尹靈兒有千萬個不願,聽了這兩字,也只得無奈點頭。

尹靈兒和柒妖女還有那兩個男子,一起退出了殿內。

出了內殿,尹靈兒便倚在入殿的門框上,抱著雙臂,透過透明度不高的屏風,全身心關注著殿內的情況。

「尹姑娘不若到偏殿稍作歇息?」柒妖女提議道。

「不用。」

「那我等在此陪姑娘。」

尹靈兒瞥了他們一眼,沒理會。

「姑娘可還記得我等?」須臾,右手邊紅袍男子開口道。

「不記得。」尹靈兒沒有看他一眼,直接道。

紅袍男子面上閃過一絲惱,似開口想說什麼,被柒妖女搖頭制止。


左手邊的藍袍男子開口道,「姑娘不記得也無妨,我等再說一次,想來,姑娘應會有所印象,我乃尊主座下大長老鬼嘯,他乃二長老陰蒼。」

鬼嘯說的認真,尹靈兒卻是左耳進右耳出,並沒放心上。

見尹靈兒不咸不淡的態度,鬼嘯又道,「姑娘莫非還沒記起有關尊主的記憶?」

尹靈兒沒回答。

「記起來是遲早的事,只怕到時姑娘會後悔今生對尊主的所作所為。」陰蒼開口,語氣中的滿是斥責意味。

「陰蒼!」柒妖女喝了一聲,顯然是覺得陰蒼語氣太過。

「她都對尊主這樣了!難道還要我對她恭恭敬敬!」陰蒼怒道。

「你忘了尊主的話!」柒妖女又道。

「老子看不過去!尊主對她哪裡不好,這些年,尊主是怎麼過來的,你們也知道,為了她,尊主屈身……」

「閉嘴!」鬼嘯也出聲喝了一聲。

「剛才你們也都看到了!當著尊主的面,她跟那男人……!」似說不下去,陰蒼憤怒的背過身,一拳打在牆上。

無盡的憤怒,讓陰蒼熄了言。

鬼嘯和柒妖女面色自然也不算好,不過尹靈兒並沒理會,一雙眼睛依然關注著殿內。

俄頃,柒妖女嘆了一聲,「其實,尊主對姑娘真的極好,為了姑娘,尊主連命都可以不要,姑娘這般傷害尊主,心中可有愧疚?」

雙眸半掩,她不是不知,柒妖女此話無疑是在提醒她,靈界飛升那日,紀墨對她的付出,愧疚,肯定有,但她又能如何呢?

「我只有一顆心,只能裝下一個人。」尹靈兒淡淡開口。

「為何裝下的人不能是尊主?」鬼嘯問。

「在他之前,我的心已住了人。」

「那就把先住下的那人踢出去!」陰蒼蠻橫道。

「辦不到!」

「呵!忘恩負義!」陰蒼冷哼。

都說到這份上,完全沒有再繼續交談的必要。

恰巧這時,源也從內殿出來。

尹靈兒兩步迎上去,看了眼殿內,紀墨的目光正對過來,格外的深邃和落寞,心中五味陳雜,收回視線,她對源問道,「可以走了?」

源沒有應聲,不過用行動回答了她。

出門之際,柒妖女等人似乎想攔,不過被紀墨喝止住了。

殿外,天色已漸漸泛白,紀墨和柒妖女等人立在殿門前,看著漸漸遠行的兩人,幾人面上各異。

「尊主,就這麼讓他們走了?」柒妖女問道。


「不然呢?」

「為何不殺了他?」陰蒼不甘道。

「你有把握?」

「尊主不是說他法力盡失……」鬼嘯也接了一句。

紀墨搖了搖頭,「有靈兒在,她絕不會讓他出事,而且,他法力是否已失,我不確定,之前我貿然出過一次手,已讓靈兒對我……」說到此,他眸中閃過黯然,「若讓你們再出手,只怕是,靈兒今生,再也不會看我一眼。」

「可是尊主,殺他,一直以來不都是你的心愿?」陰蒼道。

「殺他,不急一時,我更希望是在靈兒想起所有記憶之後,殺他,而不是在她朦朧不知的時候。」他的語氣略淡,卻潛藏了諸多三人不懂的情緒在裡面。

柒妖女三人護望一眼,各自默嘆了口氣。

尊主,算是栽在那丫頭身上了。

……

尹靈兒兩人出了宮殿後,沒有急著離開,想到自己答應了梓淑,要帶七公主離開妖魔之地,兩人開始在魔宮尋找七公主和梓淑的落居之所。

魔宮樓宇不多,很快便找到梓淑和七公主住的房間,反正紀墨已知曉她的身份,尹靈兒心想,帶一個人走和帶兩個人走也無甚區別,若紀墨因為梓淑兩人與她翻臉,大不了闖出去便是,她出言讓梓淑和他們一起離開,聽了尹靈兒之意,梓淑怕拖累他們,原本不願離開,然,將七公主這麼個小女孩帶出妖魔界后,她之後的去處和安排卻是問題,說明了裡面的利弊,外加一番勸解,梓淑才勉強答應與他們同行,但卻提出,若遇上魔宮之人阻攔,先帶七公主離開,不用管她。

本以為帶走七公主和梓淑會有些麻煩,不想卻出乎意料的順利,或許是紀墨有意放行,幾人不僅順利的走出了魔宮,從妖魔境域出來也是一路暢通,沒受到任何阻攔。

妖魔之地位於東方,延綿沙漠之後,便是一片不見邊際的海洋,海洋另一端連接天東境域,入妖魔境域時,需找到玄機陣陣眼才能進去,故而所用時間稍久,出妖魔境域卻簡單許多,幾人從妖魔境域出來,直接被送至沙漠和海洋連接處,省了再次穿越沙漠之苦。

尹靈兒幾人重新踏上天東境域,已是三個時辰后。

入了天東境域,梓淑和七公主好一番感激后,便自覺和尹靈兒兩人分道而行,尹靈兒也沒有挽留,畢竟她和源還有麻煩在身,讓梓淑兩人跟在身邊也有不妥,她沒有過問梓淑兩人的去處,出了妖魔之地,想來梓淑應該也有自己的打算,此次一別,他們日後怕是很難再相見了,都是重生之人,她只望她們日後能過的舒心無憂,別再受坎坷折磨便好。

……

午後的陽光有些燥,表層的參天大樹所受陽光面積最大,似抵抗不了陽光的暴晒,耷下枝芽,顯得有氣無力,大樹遮掩,承載灼熱陽光后,部分光線穿過枝芽灑落在參天大樹之下的灌木叢中,過濾后的陽光溫煦不少,溫度,濕氣皆適宜時,低矮植物顯得生機盎然。

大樹遮陰,尹靈兒兩人在道旁的樹下停下暫歇。

將手中裝有五彩靈泉的水壺遞給源,示意他喝幾口,尹靈兒開口道,「源哥哥跟他聊了些什麼?」

「發兵仙界的事。」喝了幾口水,源淡淡說道。

聞言,尹靈兒訝異,「他要發兵仙界?」

源嗯了一聲。

「源哥哥怎會知道?」

「我法力提前消失,與他有關。」源說出一句毫不相關的話。

尹靈兒莫名,不過還是接道,「依源哥哥的意思,凡靈兩界的人出現的異狀,是他的手筆?」

源星眸微涼,雖沒回答,但尹靈兒從他的反應上看到了肯定答案。

「那他豈不是知道源哥哥的來歷?源哥哥不是說,只有鴻運老祖知道你的來歷,他怎會知道?」

「他與鴻運老祖有合作。」

尹靈兒瞭然,近來發生的事連成一條線,此時此刻,她也明了,背後要對付兩人的人是誰了。

如所料不錯,要對付他們的必是鴻運老祖!

據她所知,鴻運老祖的地位僅次於源,而源曾說過,鴻運老祖熱衷於權利,長期以來,地位被源壓制,加之他野心極大,有掌控三界之心,對源心生恨意是必然。

雖不知他是從何處得到源法力盡失的消息,但無疑,此時是殺源的最好時機,得到消息的他又怎可能放棄這等良機,想來青帝所出的通緝令和祝融對兩人下殺手,定然也是他授意。

青帝和祝融皆聽命於鴻運老祖,又聯想到英顰等人去仙宮向炎帝揭發祝融惡行,結果祝融惡行沒被揭發,反而給瞿如族惹來屠族危機,如此看來,炎帝和祝融乃一丘之貉,應該和青帝祝融一樣,也聽命於鴻運老祖,換而言之,天東和天南已被鴻運老祖控制。

難怪,源說天東和天南關係甚密,被同一個人掌控著,能不親密!

至於這場追殺中,紀墨是否有參與,從妖魔境域此行來看,鴻運老祖應該沒有將源法力盡失的消息透露給紀墨,而且,如果紀墨真的要對付他們,不可能輕易讓他們離開,所以,她猜測紀墨應該沒有參與其中,如此看來,要置他們於死地的,一直以來,都是鴻運老祖。

尹靈兒將自己的種種猜測說給源聽。

聽后,源面上微暖,道,「靈兒甚是聰慧。」

見源淡定的模樣,她道,「源哥哥早就知道天東和天南已被鴻運老祖掌控?」

「嗯。」

「我有些疑惑,既然紀墨和鴻運老祖有合作,為何還要發兵仙界?」

「再密切的合作,皆有分裂之時。」

「他們鬧翻了?」

「鴻運老祖沒有告知他我法力盡失之事,便說明對他有了防範,以他心智,豈會沒有覺察。」源無甚表情,又道,「他要對付我,還需掌控仙界。」這個他,自然指的是紀墨。

「所以,妖魔定然會再對仙界發兵。」尹靈兒接道,轉念想到另一個憂心的事,「若他真的掌控了仙界,那對源哥哥豈不是很不利。」

「即便他掌控了仙界,對我也無妨。」

「可是……如果像操控凡靈兩界那樣,他也對仙人下手,控制了他們的意念,又豈會對你沒有妨礙!」

源淺淺一笑,道,「仙界仙人與凡靈界之人不同,仙人之軀,意念頑強,實難掌控,縱使他窮極一生用盡手段,想掌控仙人意念亦是不可能之事。」

聽了這話,尹靈兒才放下了擔憂,頓了頓,她再問道,「不過,源哥哥怎會主動與他談起發兵之事?」

「我們要去戰場。」

「去戰場做什麼?」

「汲取意念。」

聽了他的回答,尹靈兒腦中一閃,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前,她還在琢磨,怎樣才能將仙界的仙人聚集在一起,又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的意念加重,智商超高的大神直接給了她答案。

戰爭,是最好的方式,無論是彙集人群還是增加人們的意念,只要是戰場,匯聚的人絕對不可能少於十萬,而在戰場之中,人們的意念之重,絕非其他可以比,如求生意念,求勝意念,屠殺意念……種種意念皆會被人們不自覺的推到頂峰。

無疑,戰場是源汲取意念的最佳場所。

只是,她沒想到,源會主動與紀墨提及發兵仙界的事,她記得,天北戰事時,源可是主動出手,滅殺了三十萬妖魔。

「源哥哥跟他提及此事,他什麼反應?」頓了頓,尹靈兒問道。

「他說十日後發兵。」

「此話可信?」

「不可信。」

「……那源哥哥還問。」

「我並非想知道答案,不過是讓他明白,此次,我不會插手。」

「他沒有疑慮?」


「有。」

「那源哥哥怎麼回的?」

「隨他。」

「……就這樣?」




lixiangguo

話語剛落,易雲便感覺到一陣威壓襲來,接著便看到了對方手上的戒指。

Previous article

既然沒有吃過蘑菇,毒蘑菇更無從談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