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現在……

當看著唐浩身後那一副圖卷的時候,看著上面那些面容猙獰和痛苦的執法隊強者,卻是如同畫卷一般被懸挂在牆壁之上。

至於始作俑者的唐浩,卻是在靜靜的品嘗著美味的靈茶,一臉的淡然好從容。

四十五皇都感覺有種由衷的寒意!

轟!

修羅皇眼中爆發出一道冷光,將面前的那一杯靈茶連杯帶茶轟成了煙塵,他的額頭青筋跳動著,帶著森然的殺意。

雪雲乃是他麾下悍將,這在整個帝皇閣內眾所周知。

不良寵妃 然而唐浩卻是將他斬殺,更是封禁在虛空圖卷之中,這無異於是在打臉啊!

修羅皇臉色陣青陣白,陰雲密布,冷冷開口:「唐浩,你可知罪?」

「諾蘭副會長,這一泡茶已經沒味道了,換茶葉吧!」唐浩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隨後笑著看向站在身旁的諾蘭天,淡笑著說道。

諾蘭天面對著修羅皇的眸光凝視,早已經是嚇得魂不附體,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唐浩面帶微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股暖流湧入他的體內,讓得諾蘭天恢復了過來。腦海中出現了唐浩先前所說的話,下意識便是在替換茶葉,沖泡了一壺嶄新的靈茶,為唐浩斟滿。

從始至終……

他都不曾回應修羅皇。

此刻的修羅皇臉色已經是黑如鍋底,一雙白色的眼珠布滿了血絲,怒氣衝天,凝視著唐浩,幾乎是要忍不住出手將其斬殺!

唐浩似有所感,朝著修羅皇看去:「大師兄,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唐!浩!」

修羅皇一字一頓叫出唐浩的名字,「你可知罪!」

「知罪?我知什麼罪?」唐浩一臉疑惑和無辜的看著修羅皇。

修羅皇眼角抽搐著,怒吼道:「你不但是無故殺害了帝皇商會會長修傑,在執法隊前來調查的時候,你更是殘忍的出手,屠滅了雪雲那一支執法隊。現在人證物證聚在,你難道還想要狡辯嗎?」

「等等,人證物證?我不知道大師兄指的是什麼?」唐浩一臉困惑,似在看小丑一把的目光,緊盯著修羅皇。

修羅皇雙拳緊握著,周身有著怒焰衝天。

他雙眸凝視著唐浩,指向唐浩背後的畫卷,還有地上修傑的屍體:「這些難道還不足夠嗎?修傑的屍體,雪雲和他麾下執法隊強者全部被你殘忍殺害,封禁在虛空圖卷之中。這些都是鐵證如山的證據,已經足夠讓本座以最嚴厲的刑罰將你制裁!」

「唐浩,你今天犯的錯誤太大太大。已經觸及到了帝皇閣的規矩和底線,殘害同門,更是以下犯上攻擊執法隊強者。這已經是公然挑釁執法堂的威嚴,即便師尊在此也無話可說,不能阻止本座對付你!」修羅皇陰沉的笑道,得意洋洋。

在他的心中,修傑和雪雲之死,甚至連引起他心境波瀾都辦不到。

這些不過是成為他對付唐浩的借口而已!

修羅皇朝著一旁的冰皇看去:「冰皇,由你來告訴我這位小師弟,殘害同門,以下犯上屠殺執法隊,到底是要接受怎樣的懲罰吧!」

「好的!」

冰皇一頭水藍色的長發披在身後,渾身的皮膚好像是寒冰一般,散發出冰冷的寒氣,而且通透透明,似能看見血液在血管之中流淌,「殘害同門,將以廢除修為,斬斷四肢,逐出帝皇閣為懲戒。以下犯上,屠殺執法隊,將剝奪神魂,囚禁於天火牢籠之中,由天火焚噬神魂萬年,最終煙消雲散而死!」

聽得這些懲罰,哪怕是如刀皇等人都是皺了皺眉。

那諾蘭天更是嚇得兩腿發軟。

廢除修為。

這對於武者而言,已經是比死還痛苦的懲罰!

斬斷四肢,囚禁神魂,以天火焚噬,這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場。

這已經是帝皇閣最為嚴厲的懲罰!

修羅皇一臉獰笑:「哈哈哈,我的小師弟,這次即便是師尊也幫不了你啊!」

劍皇搖頭嘆息:「本是我帝皇閣棟樑,怎麼就鬧成這個樣子呢?」

「哎,唐浩啊唐浩,你太衝動了!」刀皇道。

棍皇眼珠一轉,朝著修羅皇看了一眼,道:「修羅皇,諸位……本座倒是覺得不要用那麼嚴厲的刑罰,法理不外乎人情嘛!唐浩的行為雖然罪不容恕,但念在他年輕氣盛,又是初犯的情況下,本座覺得我們還是從輕發落吧!」

「棍皇,你這是什麼意思? 穿書之撒嬌媳婦最好命 從輕發落,你覺得他這等行為,除了這般嚴懲之外,還能怎麼從輕發落?」修羅皇面紅脖子粗,大吼道。

極為憤怒!

棍皇卻是不以為意,淡淡道:「他是犯了不可饒恕的罪責,可本座覺得,他畢竟是閣主大人的關門弟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本座覺得,可以給他一點優待。比如,讓他拿出一些寶物之類的,抵消自己的罪責,我帝皇閣內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先例!」

「我覺得這個辦法可以!」

「不行,這樣的話,以後執法堂還怎麼執行法規?」

「其他人不行,唐浩應該有優待的……」

眾人紛紛開口,議論紛紛。

不遠處的唐浩眯著雙眼,冷眼旁觀,看著這一切,嘴角一揚,心中冷笑:「怪不得我說自己與棍皇沒有任何交集,他為何突然出面幫自己說話。寶物……原來這才是你們的真正目的!」 圖窮匕見!

等到修羅皇等人一唱一和,終於是說出了他們此行的目的!

不管是《九界圖》還是虛皇塔,這些都是至高無上的寶貝,尤其是《九界圖》,其中蘊含著的秘密甚至於讓唐浩感覺到比之虛皇塔更加的強大,更加的深不可測。

以唐浩現在對於《九界圖》的了解,他目前的修為已經是達到了涅槃境的巔峰,但萬劫通神路上卻是完成了超過五千次的劫難。每一次都是生死劫難,如今,他想要成功突破,達到六千次劫難層次,必須要藉助著《大破滅輪迴經》才能夠完成。

但是《大破滅輪迴經》需要更多的虛空神晶。

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得到那麼多的神晶!

所以……

唐浩才是將計就計,藉助著修傑找麻煩的事情,將事情鬧大。

等到最後的時候,再借題發揮,趁機索要更多的虛空神晶。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都需要修羅皇等人出現,並且,執法堂能夠加入其中,針對,壓迫自己。只有這樣,才能夠絕地反擊!

如今一切都是按照著自己的計劃進行,只需要等到的修羅皇等人的壓迫更加的強烈,自己便是可以反擊!

至於現在,顯然修羅皇他們的壓迫還不夠!

唐浩嘴角一揚,淡然笑道:「諸位,不好意思!我並不知道你們所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將功補過?」

「呃……」

刀皇臉色一僵,雙眸微微閃爍,露出怒容。

他扮演著幫助唐浩的角色,在諸皇之中唯有他出面,幫助唐浩。

在刀皇看來,唐浩應該是對自己心懷感激,然後詢問自己應該如何處置,接著自己再將如何將功補過的條件一一交代給他。從而讓唐浩交出虛皇塔和《九界圖》,這樣一切都變得完美!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唐浩不按常理出牌啊!

刀皇朝著修羅皇看去,臉上露出苦笑,傳音道:「修羅皇,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我知道!」

修羅皇冷哼一聲,雙眸當中有著冷光吞吐,凝視著唐浩,索性不再遮遮掩掩,開門見山。

「唐浩,你殺了修傑……從公而講,他是帝皇商會的會長,地位不比一般的長老王差,你殘害同門,理應廢除你的修為,將你的神魂囚禁在天火囚籠之中。與私,修傑乃是我的侄子,我更應該斬你!但是……」

頓了頓,修羅皇繼續道:「你也是的修羅的小師弟,念在師尊的面子上,我也不可能不念絲毫情誼。所以,我決定給你一條活路!」

「哦?怎麼個活路?」

唐浩挑了挑眉,虛眯著眼睛,用眼角餘光打量著修羅皇。

他臉上的笑容淡淡,給人一種嘲諷的意味!

似乎在嘲笑著他一般!

修羅皇感覺在唐浩的面前,自己好想是一個小丑一般,正在自言自語,自說自話,無比的尷尬。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怒容,怒喝道:「唐浩,我已經給足了你面子,既然你自己不知道珍惜,那就不要怪我了!」

嗡!

修羅皇手中懸浮一方黑色大印!

我只能穿越一半 這黑色大印有著九條黑龍盤旋,拱衛著中央那一座漆黑的山峰。

「九龍困岳!」

「修羅,你瘋了嗎?怎麼把這東西給祭出來了?」

刀皇等人神色都是一變,露出驚容,紛紛開口。

他們只是想要逼迫唐浩交出虛皇塔和《九界圖》這類至寶,並沒有想要真正將姜辰置於死地,畢竟姜辰的背後乃是夜帝,若是真的制裁唐浩無異於是得罪了夜帝,這可不是他們所願意看到的結果。

甚至於其中不少人只是想要虛皇的四大絕技,真正想要《九界圖》的只是修羅皇。

故而……

在看到修羅皇祭出九龍困岳印之後,他們都是露出了驚容。刀皇沉聲道:「修羅,這可萬萬使不得。一旦動用九龍困岳,你跟唐浩可就再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了!」

劍皇也是沉聲道:「修羅,三思啊!」

眾皇紛紛開口勸阻。

九龍困岳印,這是執法堂的至寶,由執法堂堂主執掌。

此印乃是由九條萬壽境的黑暗魔龍身軀,以及一座延綿上萬公里的山脈,煉製而成。將九天黑暗魔龍跟山脈熔煉在一起。最終形成了這一方九龍困岳印,一旦催動起來,九條黑暗魔龍將帶著那巍峨山脈出現,形成一座巨大牢籠,將目標束縛在其中。

而且……

黑暗魔龍自身帶有吞噬和毀滅的屬性力量,一旦被九條黑暗魔龍困住,將會吞噬被困者的一切!

生命、生機、靈魂、血脈、乃至於天賦!

毫不誇張的說……

若是唐浩被困在其中,那麼,只要一天時間,他的天賦、靈魂和血脈力量都會遭到沉重打擊。甚至於影響到未來的武道之路!

這修羅皇手段何其歹毒!

一旦他真的對唐浩動用九龍困岳印,那麼一切將不可挽回!

修羅皇冷哼一聲,朝著唐浩看去,惡狠狠道:「唐浩,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次機會。是交出虛皇塔和《九界圖》,將功折罪,還是逼我動用九龍困岳印將你擒拿,帶回執法隊嚴懲?如何抉擇,你自己拿捏主意吧!」

刀皇朝著唐浩擠眉弄眼,連道;「唐浩,你要想清楚啊!」

「別衝動,那些畢竟只是外物,可若是天賦和神魂受損,你可就慘了!」劍皇也是說道。

然而……

面對眾皇的勸說,唐浩僅僅是淡淡一笑,微昂起下巴朝修羅皇看去:「不好意思,我的大師兄。你想要的這些東西,我都沒有一樣捨得交給你。當然,如果你好言好語的求我的話,也許我還會同意施捨一點給你。」

「混賬,唐浩,這是你逼我的!」

修羅皇周身爆發出一團恐怖氣浪,一道修羅血影懸浮在他的身後。

雙手拍動,催動手中九龍困岳印。

九條黑暗魔龍如同蘇醒了一般,發出了「昂昂」的恐怖龍吟,騰空而起,化作九條漆黑鎖鏈,朝著唐浩飛了過來。

巨大的山嶽,化作囚牢。

九條黑色鎖鏈,想要纏繞唐浩,將他束縛,抓回山嶽牢籠之中。

面對著這強橫無比的九龍困岳印,唐浩沒有任何的畏懼,他只是徐徐抬手…… 唐浩舉起手掌,他並沒有發動任何的攻擊。

從他的長袖之中陡然飆射而出幾十顆通體晶瑩,散發出淡淡紫色光芒,如同核桃大小的晶石。

這些晶石雖是同時飛了出來,但卻是有著各自不同的軌跡。

在唐浩的身體周圍懸浮著,輕輕飄動,如同有著各自的思維和生命力一般。這些晶石轉動的軌跡非常的奇妙,它們轉動的速度明明不快,但卻給人一種恍惚的感覺,似乎即便是聚精會神都難以捕捉到它的軌跡。

唰唰唰!

一顆顆晶石落到了特定的位置。

每一顆晶石上都是爆發出溫和的紫色光芒,相互串聯,組成了一個六芒星的形狀,浮現在唐浩的腳下!

六芒星猛地一動,唐浩周圍的虛空都震動起來。

直接化作了一個獨立的虛空,將唐浩包裹在其中,這赫然是一個虛空法陣!

唐浩的身體被包裹在獨立虛空裡面,他冷冷的看了一眼修羅皇,絲毫不理會那九龍困岳印的恐怖威勢,盤膝座下,閉目養神,開始修鍊。

嘩啦啦!

九條黑暗魔龍化作的鎖鏈,攪動著恐怖的威壓,纏上了唐浩。

但是……

它並沒能夠直接束縛唐浩,在即將靠近唐浩的時候,便是被那虛空法陣給擋住了!

lixiangguo

她催動著身體里的靈力,拉著南宮問天升上了半空,頂著背上愈發變大的壓力,低頭看著下面已經聚集在一起的蟲子們。

Previous article

嚶嚶瞪著大眼睛,眨了兩下,搖了搖頭,「不是,元者體內有足夠的屍元,則不需要食用獸血也可存活,反之則需要獸血維持生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