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問題是,如果他們這麼簡單粗暴就把責任歸於雲千幽的身上,然後全心對付她,那若是背後還有一個神秘的敵人,那可怎麼辦?

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雲千幽的身上,然後背後受敵,這不傻嗎!

要動手,怎麼也得找到正確的敵人,不能白費力氣。

但這更讓他們頭疼。

到底哪個才是他們的敵人?

徐天朗更怕他們店鋪的生意受到影響。

若是其他人都知道他們長順堂發生過這種事情的話,誰還敢到他們店裡買東西?

但他的擔心很快就消失了,因為第二天,他們就來了一個大客人!

看著眼前沉穩的男子,還有他身上淡淡的藥味,徐天朗的心也跟著穩了下來。

「請問你需要什麼東西?」

「我想跟你談一筆生意。」

來人自我介紹叫卓緒林,是藥材商人,想從他這裡購買一批藥材,然後運送到其他地方去。

「你需要什麼要藥材呢?」

「我想要一萬株魄離花。」

「一萬株魄離花?」徐天朗驚訝地瞪大眼睛,「你確定?」

魄離花是黃級靈植,一千兩一株。

他要一萬株魄離花,這可是大數目啊!

徐天朗很激動,沒想到這就來了一筆大生意。

但是,激動過後,他很快冷靜下來。

「你確定是要一萬株?」

「確定。」卓緒林點頭,然後掏出了一把銀票。

「這是定金。如果你能拿出一萬株的話,我現在就下定。」

徐天朗心頭狂跳。

這麼大一筆生意,就算是他也無法抗拒啊!

「但是,一萬株魄離花……這也太多了,我無法立刻答應你。」

「沒事,我還會在這裡待半個月,只要你能夠在半個月內提供一萬株魄離花,錢我是不會少你的。」卓緒林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

「當然,如果你不能準時提供足夠的魄離花的話,就算違約,到時候你要賠我十倍定金。」

十倍定金?

徐天朗的表情僵住了。

卓緒林拿出來的這些錢,足足是整個訂單一半的金額!

也就是說,如果他無法完成約定的話,他需要賠五千萬兩!

這個數額他倒不是承受不起,只不過若是給出那麼多錢的話,他也絕對元氣大傷!

當然,這種事情不用考慮那麼多,他肯定是能夠拿出那麼多魄離花的,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如果你吃不下的話,那就算了,我去找其他藥鋪。」卓緒林看他半晌沒反應,於是這麼說道。

「這……」

徐天朗還是很猶豫,他若是接下了這份訂單,那該怎麼辦?若是有點風險什麼的……

「好吧,看來徐老爺是無法下決心了,那我換另一家吧。聽說最近開了一家新店,叫……潤清堂?他們應該能夠吃得下……」

他的話還沒說完,徐天朗立刻點頭了,「我接下了!」

要不是他提到了潤清堂,他也不會那麼快就答應下來。

但是,要是讓雲千幽賺那麼多錢的話,他會氣死的!

他一直都想著要將雲千幽和張杭擠垮,哪裡可能將到嘴邊的肥肉送出去,然後讓他們發展起來呢?

於是,他立刻點頭答應下來。

「那行,咱們簽訂合約吧。」

卓緒林也很乾脆,直接拿出了一張合約紙。

既然答應了,徐天朗自然不會再猶豫。

看清楚上面的內容沒有問題之後,他便乾脆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作愉快。」

簽好自己的名字之後,卓緒林朝他拱手。

「合作愉快。」

送走卓緒林之後,徐天朗心裡很激動,好久沒做過那麼大的生意了。

現在最重要的,當然是讓其他人把魄離花送過來。

還好卓緒林給的時間很充足,半個月的時間,足夠他的手下將魄離花送過來了。

而在他想著要如何運送魄離花的時候,卓緒林已經回到了雲家。

「小姐,幸不辱命。」

之後,他拿出那張合約紙。

看著上面簽下的名字和手指印,雲千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若是徐天朗腦子轉得快一點的話,他會想起,這件事情非常熟悉,因為他之前曾經用過這樣的手段,就為了對付張杭。

——可惜之後被雲千幽給破壞了。

而這次,雲千幽就將他之前的做法還回去了。

不過,雲千幽是不會讓自己的計劃失敗的! 讓人盯著徐天朗那邊之後,雲千幽便把心思放在了比賽上面。

因為,學院的比賽要開始了!

比賽當天,雲千幽剛到學校,陸柔柔就沖了過來。

「糟了糟了!」

她急匆匆地衝到雲千幽的跟前,一臉著急慌亂。

「怎麼了?有話好好說,別著急。」

雲千幽抓住她的肩膀,讓她冷靜下來。

「該死的!他們太陰險了!」

陸柔柔喘了幾口氣,很是憤怒,臉色都漲紅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雲千幽再問。

「他們那些人竟然使用靈獸!」

雲千幽愣了一下,「誰?」

「宋藝玲他們!」

宋藝玲?

聽到這個很久沒聽過的名字,雲千幽也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她到底是什麼人物。

宋藝玲現在是二年級的學生,所以,團體戰的時候,雙方是有可能對上的。

「能帶靈獸上場的嗎?」雲千幽很是疑惑。

「當然可以!」

陸柔柔點頭,然後給她解釋。

學校的規定是,不可能使用武器,但可以帶上靈獸。

學校的解釋是,契約的靈獸是武者的同伴,可以一起上場。不過,得是靈魂契約的靈獸才能夠帶上去。普通契約的靈獸那是不能帶上去的。

當然,這種事情比較少見,因為大家很難找到合適的靈獸。

不過,若是馴獸師的話,也可以選擇帶靈獸一起上場。

因為大家都知道,馴獸師的武力值一般比較低,他們需要靈獸的保護。那是一個整體。

「他們一個團隊的人都有靈獸嗎?」

雲千幽問道。

「這倒不是。」陸柔柔搖頭,「好像就宋藝玲和邱心雅有靈獸,其他人沒有契約靈獸。」

「她們之前也有契約靈獸嗎?」

「沒有啊,所以我才說她們陰險啊!」

陸柔柔憤憤不平。

之前她們都沒有靈獸,可現在快要比賽了,才突然冒出靈獸,這不說明問題了嗎!

肯定是為了這次的比賽,所以才契約的靈獸!這也太狡詐了!

「哦。」

面對陸柔柔的憤怒,雲千幽只是點點頭。

「哦?你就哦?!」

陸柔柔快被氣炸了,直跳腳。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只是哦一聲?這也太不將這件事情放心上了吧!

若是普通的比賽,單純的對陣的話,她對他們的隊伍還是很有信心的——尤其對雲千幽有信心。

但是,現在那邊多了兩隻靈獸!

而且她還聽說了,一隻是二級靈獸,而另一隻卻是四級靈獸!

四級靈獸啊!

邱心雅不愧是邱龍蒙的孫女,竟然能夠契約四級靈獸!

果然,背靠大樹好乘涼啊!

他們陸家雖然也不差,可要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找到合適的契約靈獸,還真的不容易啊!

而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陸家和邱家的實力差距了。

而這個如此危急的時刻,雲千幽竟然半點不著急!

怎麼就只有她自己急得跳腳啊!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皇帝不急太監急?

啊呸!她才不是太監呢!

「她們有契約靈獸,咱們也有啊。」雲千幽說道。

「啊?」

陸柔柔都懵了,他們也有?

她在開玩笑吧?

「咱們什麼時候有契約靈獸了?」

她自己是肯定沒有契約靈獸的,其他人應該也沒有,不然的話,她總會見到的。之前訓練的時候也會見到。

「你沒有,但我有啊。」雲千幽很淡定。

「哪裡?我可從來沒見過!」

娉娉說道:「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哦!」

「就是啊!我們小姐可是有好幾隻靈獸呢!」

被姐妹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回來,陸柔柔更懵了。

「好幾隻?」陸柔柔目瞪口呆,以為自己聽錯了。

lixiangguo

周森突然襲來,雙手像是鍍上了一層火,整個人身上發散著詭異的熱量,變得模糊起來,隱約一分為三,虛虛實實攻向林決。

Previous article

諾柳見德平情緒快要平復,眼看時機成熟,她滿是誠懇的對德平柔聲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