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凌天沒想到,靈符武道修鍊者的地位,竟如此尊貴!

(天津) 在不久前,蛇尾蝠就曾跟他說過,靈符武道修鍊者在元蒼大陸里身份比其他武道都要尊貴。

當時的凌天並未將其當回事,直到此時,凌天才徹底明白過來,好像是自己低估了!

靈符武道修鍊者,尤其符皇修為的靈符武道修鍊者,在蒼月平原的尊貴程度,遠遠超乎他的預料之外。

許多人為能與符皇修為的強者交好,甚至不惜一切代價,非常瘋狂。

當然眼前藍鐵城的王濤,他見凌天如此,便直接道出心中想法。

王濤很清楚,每一個靈符武道修鍊者,尤其修為越強的人,性格越發古怪,眼前黑髮青年的性格讓他琢磨不透。

雖不知黑髮青年心理到底在想什麼,不過見到黑髮青年問出此番話,王濤不敢怠慢。

凌天問什麼,他便回答什麼,只有這樣順著黑髮青年,才有可能博取此人的好感。

凌天聽聞王濤說出此番話,他心中很意外,臉上卻表現出平靜神色。

在注視向周圍其他那些六重皇級,七重皇級的強者們,只見那些人,臉上都露出善意的笑容,目光很尊敬。

看來真如蛇尾蝠所說,我還是低估靈符武道的尊貴程度,在自己沒釋放出蛇尾蝠時,這些人根本就沒打算出手。

而是要眼睜睜看著我被殺死,得知我是符皇,態度大逆轉。

凌天強忍著身體上的舉動,站起身,他感覺到體內能量,彷彿受到一股阻力的限制,自己有些使不上來。

這還是凌天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眼前的八重刀皇王濤,靜站在那裡。

感覺到自身體內好像有一股阻力,讓他使不出力道,凌天抬頭,看向眼前的八重刀皇王濤,平靜問道。

「王濤,我有一事不明,為何我感覺,渾身能量,彷彿受到一股限制?」

聽聞凌天問出此話,在場眾人都不由得皺起眉頭,就連八重刀皇王濤也不例外,眼中滿是疑惑不解。

凌天所問的此問題,好像應該不是問題才對,他可是符皇修為的人啊。

凡是符皇修為的人,想必都很清楚,凡皇級修為以上的強者,在激烈戰鬥時,最怕的就是靈魂受創。

肉身受創在怎麼嚴重,都能慢慢恢復過來,唯獨靈魂受創,永遠無法自愈。

靈魂受創只有依靠中品靈魂重鑄符,中品靈魂重鑄符太過於珍貴,想要獲得談何容易。

即便對皇級強者來說,中品靈魂重鑄符也極其珍貴,若不是靈魂受創崩潰,都捨不得用。

王濤注視著凌天,他發現眼前黑髮青年,好像一本正經的問出此話。

他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還是如實回答道。

「閣下,您是不是靈魂受創,才會無法施展出全力?」

聽聞王濤說出此番話,凌天不由得一愣,難道這就是靈魂受創?

靈魂受創對自身影響居然這麼大,凌天體內能量龐大,可他總感覺有一股阻力,在牽制著他,使其使不出力道。

記得之前到北果城時,那唐家的老爺子,雖說是二重皇級修為,卻因靈魂受創。

接近靈魂崩潰毀滅的邊緣,他修為雖高,可實際戰鬥能力,卻連比他低修為的皇級強者都不如。

之前凌天一直不明白,靈魂受創到底有什麼可怕,現在自己親身體會到,才意識到事情嚴重性。

在場的皇級修為強者們,以及王濤,見到眼前黑髮青年,一會皺眉,一會點頭…

見黑髮青年如此怪異之舉,在場眾人都不敢多言,只是站在一旁等待著他,同時心中暗暗叫苦。

果然靈符武道修鍊者,性格都異於常人,其實他們又怎知道,凌天是真的不懂。

凌天雖身為符皇修為,還是一名三重符皇,但對靈符之類的事,他懂的非常有限。

若不是現在他自己也靈魂受創,根本不知靈魂受創是怎麼回事,打定主意,只見凌天一翻手。

手中一張中品靈魂重鑄符,不遠處那些圍觀看熱鬧的人們,見到凌天此番舉動,都頓時一愣,眼孔一縮。

滿是不敢置信的盯著凌天手裡的那張靈符,心中驚道,他想幹什麼!

那可是中品靈魂重鑄符,若是換一個人,直接將一張靈魂重鑄符拿出來,相信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懷好意。

甚至一些人會心生歹念,加害擁有中品靈魂重鑄符的人,佔為己有!

當然這也得分人,得看手持中品靈魂重鑄符的人是誰,是其他武道的人,或許有很多皇級修為的強者們,會有這樣的想法。

現在手持中品靈魂重鑄符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凌天。

凌天是什麼武道,他們都很清楚,敢從一名如此年輕,將來有可能成為符帝強者的靈符武道修鍊者手中搶奪靈符?

那簡直就是自掘墳墓,也不用跟隨此人的一些強者出手。

恐怕單憑這裡的皇級修為強者們,也不會袖手旁觀,只要真有人敢不知好歹。

絕對會被在場的皇級強者殺死,還是毫不猶豫的那種,因為他們,正愁著沒討好此人的機會。

這黑髮青年果然是符皇修為,而且還是五重符皇左右,只有五重符皇以上的修為,才能煉製出中品靈魂重鑄符。

四重符皇修為以下的符皇,根本煉製不出中品靈魂重鑄符。

眾人正疑惑著,這位閣下,他到底想幹什麼,拿出一張中品靈魂重鑄符,難道是要證明什麼嗎?

正當眾人不理解時,只見凌天沒有絲毫猶豫,將手裡中品靈魂重鑄符拋出去。

只聽凌天一聲輕喝,一股龐大能量釋放,在見中品靈魂重鑄符漂浮到凌天頭頂上,釋放一股純白色氣體。

純白色氣體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從凌天從頂之上照耀下來,籠罩住他。

站在遠處的那些皇級修為強者們,以及八重刀皇王濤,見到凌天此番之舉,都不由得愣在原地。

一臉茫然,震驚,呆愣,注視著凌天的方向,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他竟然…

見過奢侈的人,但如此奢侈,還是頭一回見到,許多人有些想衝上去的衝動。

不過想到衝上去的後果,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這時只見中品靈魂重鑄符,不斷釋放出白光。

凌天站在白色光芒的照射下,只感覺到渾身一股暖意,不斷遍布全身。

他體內那股阻力能量不斷驅散,短短不到十秒,體內的那股莫名能量,已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凌天感覺到體內那股阻力消失時,只見空中的中頻靈魂重鑄符,也化作變色氣體散去。

在場的皇級修為強者們,眼中滿是狂熱神色,眼睜睜看著中品靈魂重鑄符化作氣體。

至於為何那些皇級修為強者們,將凌天此番之舉當作奢侈的浪費。

相信在場任何皇級修為強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靈魂受創,隨便拉出一個人,都比凌天的靈魂受創嚴重!

並不是說在場的皇級修為強者們儲存戒里沒中品靈魂重鑄符。

在場許多皇級修為強者的儲存戒里,都有一張,或兩張中品靈魂重鑄符,但他們明白中品靈魂重鑄符的珍貴。

在場有些皇級強者,靈魂受創的程度遠遠超出預料之外,都沒捨得使用中品靈魂重鑄符。

等到靈魂受創接近崩潰的邊緣,迫不得已才使用,此黑髮青年簡直就是暴遣天物!

眾皇級修為強者雖覺得可惜,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倒是凌天,並未注意到周圍那些人,用茫然與驚愕的目光注視著他。

他感覺到體內阻力能量完全消失,拉開架勢,揮舞幾拳。

感覺到雙手上的力道,已完全能使用出來,凌天看著自己的雙手,一臉不以為然點點頭,說道。

「呃,看來的確是完全恢復了,方才靈魂受創,給我的感覺帶來許多不適。」

聽聞凌天說出此話,在場眾人臉色顯得格外難看,人比人氣死人。

黑髮青年的此番之舉,能把他們所有人氣得吐血,在他們眼裡是寶貝的東西,在眼前此人的眼裡一文不值。

凌天緩過神來,注意到周圍眾人都看向他,而且臉上神色似乎有些不對勁。

一副羨慕嫉妒的模樣,又參雜著一絲苦澀的模樣,凌天微微皺眉,問道。

「怎麼?有什麼不對?」

見到凌天皺著眉頭,好像一臉不悅的模樣,在場那些皇級修為強者們,急忙將腦袋搖得跟楞鼓似的。

在場的人們,誰敢對凌天有任何不滿?眾人的反應,讓凌天有些無奈。

不過凌天倒也沒有繼續為難眼前這些人,凌天轉頭看向八重刀皇王濤,對著王濤彎腰行禮,正準備道謝。

見到凌天此番之舉,八重刀皇王濤急忙身形一閃,來到其跟前。

還沒等八重刀皇王濤將凌天扶住,只見凌天一翻手,從儲存戒里取出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直接彎腰雙手奉上,嚴肅道。

「王濤,你救我們三人的性命,務必收下三張靈符。」

見到凌天一下拿出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所有皇級強者們,眼孔一縮。

儘管知道黑髮青年是符皇,他們眼中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一絲貪婪,不過他們還是沒敢對凌天出手。

如果凌天不是靈符武道修鍊者,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出手,搶奪走凌天手裡的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

那可是中品靈魂重鑄符,還是三張!

他一出手,就直接送出三張!

就連站在面前,準備扶起凌天的王濤,見到凌天此番舉動,都一下愣在原地。

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對他來說,也具有極大的誘惑,他也很意外,此年輕人出手如此豁達。

在場其他皇級修為強者,更加後悔不已,只不過擊殺一名六重弓皇修為而已,竟能被此人給予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當作答謝。

天大的便宜,竟被這傢伙撿了,為什麼不是我!

眾人有些眼紅,不過也沒人敢亂來。

凌天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表面上看起來,凌天不拿中品靈魂重鑄符當回事,可凌天自身是符皇,他很清楚,中品靈魂重鑄符的珍貴。

凌天這麼做,自有他的原因,他並不打算多在此久留。

榮光顧傭兵團已全部被殺,沒有任何威脅,但在場許多皇級修為強者,都不是等閑之輩,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之前凌天那一系列舉動,看似很隨意,都是他經過一番思考,才專門做給這些人看。

凌天是打算要離開,青青的傷勢不能耽誤,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這裡。

在遺迹裡面,獲得許多中品靈魂重鑄符,一下拿出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對凌天來說,還在他能承受的範圍之內。

更何況,凌天認為王濤所做的這些,值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

王濤若不出手,他們三人都可能死在六重弓皇男子手裡,莫說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就算送在多,凌天也捨得送出去。

只是他不能那麼做,因為在場太多人在看著。

若送出手太多,反而可能給自己引來不不要的麻煩。

凌天本想著,將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送給王濤,他便隨便找個借口離開此地。

卻沒想到,王濤的做法,出乎凌天預料之外。

(天津) 在場的皇級修為強者們,見到黑髮青年,竟直接將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贈與王濤,當作謝禮,其他人都看得眼紅,可讓在場所有人沒想到,王濤做出的決定,出乎凌天預料。

不僅凌天沒有料到,就連其他皇級修為強者們,都始料未及,王濤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拱手道,「凌天,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之前我說過,我是一心一意想結識你這朋友。」

此話一出,在場的皇級修為強者,都不由得一愣,臉上滿是驚愕神色,這,這怎麼可能,面對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他沒心動?這可不是初品的靈魂重鑄符!而是中品的!

換做在場任何一人,面對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的誘惑,都會抵擋不住,其實王濤心裡也是很糾結,那可是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即便對八重刀皇的他來說,也異常珍貴。

不過王濤他很清楚,自己現在此舉為的是什麼,凌天微微皺眉,感到意外,沒想到他有如此克制力,不過其他皇級修為強者們,卻感到迷茫,為什麼?王濤為何不要這些?

見過有想法的人,想法目標如此明確的人,凌天還是頭一回見,他注視著王濤,一翻手,將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收入儲存戒里,平靜道,「告訴我,心裡到底是何想法。」

注視著眼前的黑髮青年,見到凌天微皺著眉頭,一臉嚴肅認真的模樣,王濤不敢怠慢,說道,「凌天,說實話,我覺得,能與一名符皇交好,比三張靈魂重鑄符更加難得。」

「尤其還是跟你這樣,年紀輕輕,卻已是符皇修為的靈符武道修鍊者,將來你有可能達到符帝境界,換做任何人都會毫不猶豫,選擇跟這樣有潛力的靈符武道修鍊者結交。」

聽聞王濤說出此番話,其他皇級修為強者們,心中無不感慨,方才他們只是見到黑髮青年一下送出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一下就都將注意力聚集在那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上。

根本沒有人考慮到這問題,當他們見到眼前王濤說出此番話,才一下陷入思考,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固然珍貴,不過三張中品靈魂重鑄符,跟黑髮青年比起來,簡直一文不值!

能跟有可能成為符帝修為的人交好,真正結交上此人,今後誰還敢輕易招惹他,甚至一些帝級修為的強者,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得罪符帝,這傢伙果然反應速度驚人。

在所有人都還貪婪看著中品靈魂重鑄符時,他將事情分析得比任何人都要通透,不得不說此人非常有遠見,不過他這般直白說出此話,恐怕不是什麼明智之舉,所有人看過去。

當他們以為,王濤說出此番話,會引來黑髮青年不悅,卻沒想,凌天嘴角上揚,露出難得的笑容,他已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聰明人,這八重刀皇王濤心裡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正式認識一下,王濤兄,我叫凌天,來自一個遙遠偏僻的地方,很高興能與王濤兄認識,今日仗義出手相救,凌天感激不盡,今後若有什麼需要幫助,定會義不容遲!」

在場眾皇級修為強者們,見到凌天對著王濤拱手說出此番話,他們頓時臉色變得難看,這,這傢伙竟然成功了,他真的跟眼前黑髮青年結交,藍鐵城,王濤,看來今後得少惹。

王濤見到凌天此舉,也是有些意外,沒想到凌天是如此爽快之人,拱手道,「凌天兄弟,你太客氣,王濤不過舉手之勞罷了,今後在蒼月平原遇到麻煩,可來藍鐵城找我。」

「哦?一定要遇到麻煩才能去藍鐵城找你?若沒什麼事,我就不能到藍鐵城找王濤兄小飲幾杯?」凌天一臉笑道,倒是對面的王濤,有些發愣,沒想到凌天如此好說話。

lixiangguo

而紫曦一聽春梅的話,也瞬間被點醒,她剛才著實是憤怒過頭,忘記了思考這其中的厲害了。

Previous article

「小兄弟我這有個寶貝要不要看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