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以說一場拍賣會之中,金色傳說和至尊鑽石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黑色玄鐵和不朽神木。

「這聽起來不就是鑽石,黃金,白銀,黑鐵還有木頭這幾個段位嗎?」

許曜聽到了雷吉諾德所說的等級制度后,心中也不由得想起了moba遊戲的段點陣圖。

「其實就算真的有金色傳說以及至尊鑽石這兩個地位的貴客來到拍賣行,他們也會下意識的隱藏自己的身份,畢竟這是地下拍賣會,並不是能夠見到光的地方。所以他們會要求將自己的標示降低,這樣就能夠讓自己變得低調一些。」

雷吉諾德說著,便讓許曜上去進行身份檢測。

許曜上前報上了自己的身份后,還出示了自己的銀行卡,過了一會以後,那服務員先是付在許曜的耳邊耳語了一陣后,許曜對他點了點頭。

「先生,這是你的身份卡,請你好好保管。」

那站在門口的服務員,用托盤托著一塊木牌,遞到了許曜的面前。

雷吉諾德一看,許曜的身份果然被評價為不朽神木,也不由得笑了笑:「我就猜到你的身份是這樣的。」

「這個地方有這非常嚴格的等級制度,不過你是我帶來的,所以你可以跟我享有同樣等級的服務。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雷吉諾德帶著許曜和東雲,朝著前方走去,而小黑則是被服務員帶走,說是會將小黑帶到一所舒適的環境進行休息,等到拍賣會結束後會將小黑歸還。

傲世丹神 「白銀地位的貴族,來到這海鮮自助餐廳里,是可以免費享用各種食物,而白銀往下的黑鐵和神木,則是必須要交納一筆費用,而且還被規定了,不能享用這裡的名酒。當然,有我在你們可以享有跟我同樣的權利,也就是說你們可以直接在這裡免費的想用各種各樣的食物,而不需要繳納任何費用。」

雷吉諾德又一次炫耀著自己的身份,無時無刻不透露著他那貴族的自豪。

「這太好了,沒想到這自助餐還能免費吃喝。」

許曜一聽說這菜白吃白喝不用給錢,心中立刻就樂開了花。

他可是在美眾國的時候,差點吃倒閉了兩家自助餐的超級王者,被稱之為自助餐殺手,如今他人已不在美眾國,但是他的傳說仍舊在美眾國流傳,在美眾國的新都市傳說中,就有這自助餐暴食者的傳說,一度讓眾多自助餐的老闆們聽著聞風喪膽。

好在,就在許曜要大發神威的時候,卻被東雲一把扯住了衣服:「夫君……別忘了我們還有正事要辦……收斂一些。」

聽到了這番話后,許曜才收起了自己的刷新,而是裝模作樣的倒了一杯紅酒,坐在餐桌上,小口的吃著碗里的牛排。

「雷吉諾德先生,沒想到在這裡能夠看得到你,聽說你最近流年不順,投資的好幾家企業都出現了問題啊。」

這時另一位身上掛著白銀令牌的貴族也走了過來,他面色不善的來到了雷吉諾德的身旁,先是用著輕微的目光掃了一眼正在吃飯的許曜和東雲,忍不住的冷笑一聲。

「沒想到你居然墮落到要與這種人為伍,連貴族最基本的禮儀都不會,就連手拿的是刀還是叉,都分不清楚,這種下人你還留在身邊?不怕侮辱了你們家族留下來的名譽嗎?」

玄天龍尊 一位金黃色頭髮的年輕貴族,用著極具挑釁的意味看著許曜。

他所說的左右手不分,就是因為許曜用餐的姿勢並不規範。

雷吉諾德看到作為貴族公子,也是忍不住眉頭一皺,沒想到在這裡會遇到這麼難纏的對手。

眼前的諾蘭特公子,是自己敵對企業的大公子,平日里就經常喜歡與自己作對,在很多場合里都不顧裡面的,要跟自己撕破臉皮。

本來還以為這次的拍賣會不會遇到這位諾蘭特,沒想到還是被他著了上來。

而自己這次帶了兩個華朝的平民,許曜和東雲都不是本國人,而且也不是自己的家臣,自然不知道貴族的禮儀。

但這諾蘭特就是抓著這一點不放,上來就揪著許曜,對著自己進行口角攻擊。

但很快,諾蘭特的目光就轉移到了東雲的身上,心中的輕蔑,逐漸化為激動。

「這種絕世美人,放在雷吉諾德的手中,實在是太可惜了!」

【咱書是免費的,別的啥也不求,就求個投票,讓我爆更吧!多謝各位看官們了!】 第二日鄉里的領導弄了一臺吉普2121拉着我們仨去參觀古城遺蹟,眼睛所能看到之處皆是黃沙。在漢唐時期,陽關軍士即藉以此水而生息,原本也是一片綠洲,西土溝平時上游乾涸,下游有泉水匯成水溪北流,時有山洪暴發。洪峯過後,溝岸紛紛塌落,河牀加寬,大量泥沙順流而下,遂在下游沉積。隨着泥沙在西北風吹揚搬運下,形成條條沙壟,陽關古城送逐漸被水毀沙埋。

大約到了隋唐時期,這裏逐漸就開始蕭條,曾經有多少文人騷客來到這陽關嘆上一句:流沙湮沒三百里,不知陽關戰鼓鳴。

古河道邊還有幾棵柳樹的殘骸,就光一個腐爛中空的樹墩子都有幾人合抱粗,可想而知當年這裏是如何的繁華。有一條還算寬敞的馬路,馬路的兩邊可以看見也許民房的遺蹟,半人高的圍牆,拴馬的石柱,偶爾還能見到保存完整的三間房。

那許姓鄉長操着口味濃重的甘肅口音對着車窗外介紹道:“這裏以前就是陽關村,朱老闆的奶奶興許就是這兒的人了。再往前就是龍首山,那兒有個豁口叫做紅山口,那便是古陽關城的遺址所在。”

下了車走在這片荒涼的戈壁上,歷史厚重的滄桑感頓時撲面而來,一望無際的隔壁和那偶爾可見的殘壁斷磚形成了震撼無比的美景。尤其是那座龍首山,說它是山真是擡舉了,其實就是一道小丘陵,不知是何地質,山體通紅,就和傳說中的火焰山似得,特別扎眼。它就孤零零的橫臥在這片古老的遺蹟之上,彷彿靜靜的在等待着那個西出的故人再次響起悅耳的駝鈴重新歸來。

我俯下身去用手輕輕扒拉了兩下,果然這沙土下面依然出現了瓦片,那許鄉長笑道:“我們這有句老話叫作:進了古董灘,空手不歸還啊,早些年這裏的出土的文物都是當地農民用馬車拉回去,很多都被當做破爛處理掉了,有價值的不多。”

我相信如果這地方讓胖子來一趟,他定會流口水,這簡直就是一座寶庫,我見這裏也沒半個守衛巡邏啥的,便問道:“就這樣散落着?”

“不是不管,是沒法管,條件差,鄉里就這一部車。接到報信到派人來,尋寶的人也早就溜了,鄉里也沒資金請人了,據說上頭要搞個保護區,誰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搞成。這年頭,沒錢光喊口號頂個屁用。”

我聽這鄉長也是個實在人,說話倒也直爽,便對朱子豪瞄了幾眼,他立刻心領神會地說道:“我來這裏就是特地考察這古城的,我想投資個旅遊景點,這樣有旅客進來就有收入,然後再把收入拿來保護古城,也算是對家鄉人民做點貢獻。”

這小子吹起來那可就沒完沒了了,他又說道:“我還打算在這裏建一座陽關古城博物館,這座博物館是公益性質,要讓後人牢記這段歷史,也好讓這些暴露在地表的文物有個歸處。”

“哎呀。”那許鄉長一聽頓時老淚縱橫啊,他一把握住朱子豪的手不停的握道:“終於盼到這一天了,朱老闆真是個有理想的愛國主義企業家啊,不愧是我們陽關人的驕傲,我回去之後立馬上報縣裏,這事兒要能成,我讓縣裏給你在這古城上立座雕像,好紀念您今日的豐功偉績啊!”

這倆貨這一唱一和,我聽得是想找個地方去笑,這也太能扯了……

回到鄉里,那鄉長還要繼續喝酒卻被我們擋住,說是想到處走走,只是問他借了車鑰匙,想四處看看這隔壁荒野的美景。

我提議道:“早聽說這戈壁灘上的夜景是無敵的美麗,我這位朋友恰好懂點天文,難得來一次,所以今晚就不住這兒了,許鄉長要是方便替我們找個一頂帳篷是最好不過了。”

“要的,這個方便,我們這兒牧民多。”說着他便差下面人去給我們收拾,這傢伙還挺貼心的爲我們準備了烤架和炭火,還有一整隻羊腿,另外還有一杆獵槍。

“烤肉最是舒坦,年輕的時候我也喜歡去露營,不過這一代狼多,帶着防身。”

夜晚的隔壁一改白天的荒涼,火堆,帳篷,烤肉,一下子讓我覺得又回到了知青年代。喝一口當地的白酒,有些嗆人,晝夜溫差極大,我對一向少沾酒的查文斌道:“來兩口。”

他微微笑了一下,接過酒瓶子也灌了一口,嘶了一下貌似不太適應這酒精的刺激卻也不把瓶子還給我,依舊捏在手裏,他撥弄着地上的火堆,火星飛舞。他把酒往自己跟前的地上倒了一點,然後又拿着瓶子舉過頭頂,我知道他那是在和胖子乾杯。

“龍爺那有消息沒?”

查文斌垂着頭回道:“又差人去找過,沒有半點消息,葉秋也是,他和胖子就那樣人間蒸發了。”他又在把玩着那塊玉環了,那塊被他說是不是玉的玉,那東西一直系在他的腰間,他說那是胖子留給他最後的東西。

我安慰他道:“別想那麼多了,或許那小子正在哪裏好着呢,就他那脾氣到哪都不會吃虧的。”

“你相信人有前世嘛?”他突然問我這個問題,而且還問的是一本正經的。一個道士問一個無產階級信仰的新青年,這個答案我自然是回答道:“不信,若是有前世,他一定不會讓我繼續投胎在這破地方的。”

他也笑了,拍打我道:“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窮,哪有你這麼說話的。”

“得了,怎麼,你信?”“我信,我在想那幅畫是不是胖子的前世。”

我突然腦子裏一陣激靈想起了一件事,有一種非常緊張的感覺涌了上來,我對他說道:“對哦,文斌,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你還記得咱們知青那會兒在野人屯的山谷裏也發現了一幅畫嘛,那幅畫的人可是跟袁小白長的一模一樣的,難道這是巧合?”

查文斌猛地一擡頭問我道:“小白呢?”

“去美國了啊。”我心想道你難道會不知道。

查文斌說道:“明天去縣裏打個電話問問近況,我這心裏也有些堵着慌,好不容易找到了陽關這條線索我就是爲了搞清楚那幅畫的來歷。一早我就覺得這兩件事看似不相干卻又相干,不可能會那麼巧合的,所以陽關姜家先祖的事情尤爲重要。”

我起身看着四周道:“這都一片荒涼了還找什麼。”

“找不到也得找,這大戶人家不會說一點東西都不留的,起碼祖墳得還在這一代。”

“你想……”我頓時明白了查文斌得意思,活人是沒了,那死人總還在的,幹這個,我回頭瞅了瞅裏面睡的朱子豪心想這小子才無所謂呢,對他來說這裏沒有半點感情。

“這地方有個故事。”查文斌頓了頓繼續說道:“相傳在大唐的時候太宗爲了和西域于闐國保持友好和睦關係,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于闐國王,以求換來邊境和平和安寧。

那支送親的隊伍帶着嫁妝,經長途跋涉,來到了陽關,便在此地歇息休整,做好出關準備。不料,夜裏狂風大作,黃沙四起,天黑地暗。這風一直颳了七天七夜。待風停沙住之後,城鎮、村莊、田園、送親的隊伍和嫁妝全部埋在沙丘下,從此,這裏便荒蕪了。天長日久,大風颳起,流沙移動,沙丘下的東西露出地面,被人們拾揀,這就是古董灘的來歷。”

“哪聽的來的啊,你還說的跟真的似得。”

“昨夜你們喝酒的時候,鄉里一個老人跟我說的,他說他就在解放前撿到過一把劍,據說是把將軍劍,上面還刻着字,還邀我去他家看。我估計他是把我們當成古董販子了,香港人嘛,有錢。”

我笑道:“興許他說的這個故事是想給那把劍多賣個好價錢吧,這地方出土點啥的不稀奇,好歹咱也幹過幾年買賣,放心,明兒就回去陪你走一趟,反正裏面睡得的那哥們現在有的是大金牛。怎麼樣,時間到點了沒?”

我們這一次出來可不是野營的,查文斌是來看天象的,前天夜裏他忽然看見西北方向有顆孤星閃得特別紅亮,那顆星的位置叫做貪狼,那是北斗第一星,也是鼎鼎有名的殺星。

查文斌擡頭看道那天空中的廉貞星還是平日裏的光景,這廉貞星和貪婪一對偶星,也是著名的桃花星。貪狼主殺,又主桃花,若是這兩星都有異變,最大的可能便是桃花劫。

“還沒有,應該還有一陣子,俗話說:‘貪狼鈴火四墓宮,豪富家資侯伯貴;火遇貪狼照命宮,封侯食祿是英雄。這三方倘若無兇殺,到老應知福壽隆。’貪狼有火,必有英雄之人將出,自古一將功成萬骨枯,不知又有多少人會死,希望一切都沒事吧。” 「沒想到你還有一個那麼漂亮的女下屬,是從哪裡找的?」

諾蘭特直接推開了雷吉諾德,走到了東雲的身旁,他從自己的衣領上拿出了一朵白玫瑰,獻給了東雲。

「你好美麗的女士,能否請你與我上台共舞一曲?你的芳顏,足以配得上我胸前的玫瑰。」

諾蘭特對著東雲,行了一個紳士禮,做出了一副自認為極帥是動作。

在他心中並沒有將東雲當做來這裡遊玩的貴族女孩,畢竟東雲身上也帶著不朽神木的標識。

他只將東雲和許曜都當作是雷吉諾德的屬下而已,而且看到許曜與東雲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模樣,大概就能看得出來,這兩人很有可能是雷吉諾德最近剛收的兩位下人,什麼規矩都不懂。

這樣一來,自己只要稍微的對他們表示出好意,或者說給他們一點好處,他們就會來到自己的身邊。

「這朵白玫瑰確實很好看。」

東雲回了他一個溫暖的微笑,伸手接過了他送上來的玫瑰。

看到東雲接過了自己送上的玫瑰后,諾蘭特自信的笑了笑。

他就知道這個庶民必定會接受自己的好意,畢竟來到這裡的庶民,大部分都是想要找到自己能夠結交的貴族。

如今自己怎麼說也算得上是法蘭西的舊貴族,名下的產業也是達到了上億歐元。

毫不客氣的說,只要他一勾手,來參加拍賣會的女人中,至少有半數的人願意牽起他的手共同上台。

所以他並不覺得東雲會拒絕自己,在東雲接過自己的玫瑰花后,他更是心花怒放的上前想要握住東雲的手。

「只可惜,這朵玫瑰的身上沾了你的氣息。」

東雲說用著可惜的語氣,手指緩緩的用力,瞬間就將手中的這朵玫瑰捏成了粉碎。

諾蘭特那伸出到一半的手,突然停滯在了半空之中,而東雲則是伸手一拍,將那向想自己伸來的手拍落。

「這……你……」

諾蘭特沒想到自己表白失敗不說,甚至還被眼前的女人捏碎了自己送上的玫瑰花,不僅如此,這女人還一把拍掉了自己的手。

雷吉諾德彷彿早就已經知道會是這種結果,看到諾蘭特那暴怒的樣子,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

「諾蘭特,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這女人可不是我的家屬,而是我朋友的愛人,你居然當著別人愛人的面,邀請她去跳舞,就不怕被打嗎?」

雷吉諾德這個笑聲如同雷霆的轟鳴聲,瞬間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諾蘭特看到其他人都注意到了自己身上,如果不掙回這口氣,自己的面子又過不去。

於是黑著臉,看著雷吉諾德說道:「我只是看到你的朋友不懂得禮儀,所以打算出手教訓他們而已。」

「那還真是多謝你了,我們確實是剛來這裡不懂規矩,還請你不要計較。」

許曜面帶笑容都站了起來,一把便握住了他的手,將自己手上的油漬抹到了他的手上。

「你……」

一開始諾蘭特還以為許曜是真的向自己認錯,然後當手握上去的時候,他才察覺到事情不對。

上當了!

諾蘭特只感覺一整天旋地轉,覺得自己的手非常的噁心,彷彿被什麼髒東西蹭到一般。

如果不是為了面子,他有可能當場就發作。

多年來的貴族禮儀告訴他,不能在別人面前損了自己的形象和貴族禮儀,於是他也就只能面帶笑意的假裝同意。

然而憤怒心情,已經讓他忍不住的加重了握手的力道,彷彿是想要將怒氣轉換為蠻力暗自輸出。

諾蘭特對自己的握力很有信心,怎麼說他也經常出入健身房,曾經請過專業的教練來指導自己健身。

他看著許曜的臉,加重了自己握手的力道。

「雖然他表面上不動聲色,仍舊保持著微笑,但他肯定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

諾蘭特緊繃著自己手腕的力量,用這個地方,甚至於讓他的臉頰都開始發紅。

萌寶無敵:爹地,舉起手來 「平常人被我用那麼大的力量握著,一定已經疼得發不出聲了,沒想到他還挺有骨氣的,居然一聲不吭,還能保持著微笑。」

諾蘭特覺得許曜臉上的微笑,其實是虛張聲勢,實際上已經疼得不得了。

而許曜卻完全沒有感覺到他的壓力,自己一雙肉掌早就已經達到能夠隨手一拍掀翻主戰坦克的程度,普通人的力量怎麼可能傷得了自己。

看到諾蘭特甚至已經被紅的臉拚命的掐著自己的手,許曜輕蔑一笑用著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你的力量還不是一般的弱,如果你那麼想恪守自己那所謂的貴族禮儀,那麼你就要忍著,不要喊出來。」

說完這句話后許曜的手腕猛的一用力,咔嚓一聲諾蘭特就聽到了自己那骨頭碎裂的聲音。

「唔……」

諾蘭特沒有想到許曜的力量居然會那麼大,那一瞬間他差點就尖叫出聲,但是為了自己的臉面,他又必須要忍著。

「忍著!千萬一定要忍著!露出微笑,絕對不能在別人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狼狽!加油,絕對不能辱沒了家族的名聲!」

諾蘭特在心中暗自不斷叮囑著自己,他用牙齒緊緊的咬著舌根,拚命的抑制著自己疼痛得想要跳起來的衝動。

許曜則是輕描淡寫的活動著自己的手指,將他手掌的骨頭一點一點的碾碎。

「諾蘭特伯爵不愧是名門貴族,手指頭都粉碎了,還有夠露出那麼有禮的笑容。」

許曜輕輕的放開了他的手,那一瞬間諾蘭特感到自己的手指已經沒了知覺,渾身上下一片冷汗。

「諾蘭特伯爵,還有什麼事嗎?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很疲憊,是不是不太舒服?要不就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許曜故作關心的問了一聲。

「是的,我不太舒服,可能這裡的空氣比較悶,也可能是吃到了自己不習慣的食物,我現在可能需要去找醫生看一看。」

原本諾蘭特還打算要自己的權威,好好的壓一壓許曜,但是現在他只想趕快找到醫生,為自己那可憐的手包紮一下。

所以許曜剛放開手,諾蘭特就狼狽的離開了現場。 千年歷史塵封的是不爲人知,曾幾何時,在這片荒蕪的大地上,金戈鐵馬,英雄遍地。是哪位將軍護送前朝的公主,又爲何埋藏於這座黃沙,是愛情嘛?如果是,我想那一定是悽美的。

陽關城中早已不負往日盛景,查文斌起身道:“若在這裏度過餘生也不失爲個好選擇。”

我也起身站在他的身旁,一如我們這一路走過來的兄弟情義,說道:“何必那麼悲涼,我堅信他還活着。”

“一定!”

寂靜的一夜,兩人無眠,回到南湖鄉已是清晨,一早的就有人在早早等候,原是一位手拿長布包的老人,那人見查文斌來先得格外高興,連連上前拉住他的手道:“小兄弟上我那屋去坐坐,我給你看看這個寶貝。”他一邊拍着手中的布包一邊拉着查文斌往院裏走,我也只好跟着過去。

一到屋內,老人給我們泡了一壺茶,熱氣騰騰的剛好驅趕一下昨夜的寒意,他說這是雪山水泡的,茶雖不是上品,可這水卻是極好的。我嚐了一口,一股甜意從舌根處蔓延開來,嘶一下,確實精神氣爽了許多。

布包被打開,裏面是一長條形的錦盒,那老人又特地去關好門窗,這才小心打開那個讓我有些期待的盒子,裏面原來是一把無鞘的寶劍。

說是劍卻又不是劍,倒是和日本的武士刀有些相似,刀柄的長度有劍身的一半。和武士刀不同,它沒有弧度,通體筆直,劍刃單開,刀頭呈三角形,這麼造型古怪的兵器倒是頭一次見,那老頭小心翼翼的將它取出呈在查文斌的跟前道:“幾位老闆看看,若是還能看得去就給個價錢。”

我對刀槍一類的東西是毫無感覺的,若是胖子在他或許會喜歡,查文斌接過那把劍放在手中掂量了一番,很是沉重。刀身通體雪白卻又泛着一絲黑,裝飾也極其簡單,唯有刀柄處各有一顆白玉,與普通的圍棋子大小相似。查文斌隨手拿了一張報紙輕輕從那刀刃上抹過,頓時就成了兩片,十分鋒利。

看完之後查文斌將那口劍還於老者道:“這一是一口唐刀吧,刀是好刀,老先生何故要賣?”

那老人被他這麼一問也有些臉紅,又略帶緊張地說道:“這口刀是我父親傳給我的,他年輕的時候替大戶人家放過羊,在那古董攤上尋得此物。要不是我那老伴一病不起,等着錢財救命,我也不捨得將這父親遺物拿出來買賣,多少年前就有外人出過一萬元,我都不肯。”

我說道:“一萬塊,那不少了。”

“此一時彼一時嘛,這東西賣給有些人是要闖禍的,我馬上就要退休了,在這基層機關幹了一輩子,不想因爲到頭來還落得個買賣文物犯罪的下場,所以一般人我也不敢開口。”他又探下身去湊到查文斌跟前小聲說道:“你這人我一看便知沒什麼壞心,又是香港來的,所以我便問問,若是有心,便折個價換點錢救我家老婆子一命。”

查文斌轉身看着我,他在問我的意思,我索性直接對朱子豪說道:“唐刀工藝早已失傳,是中國冷兵器時代最強的存在,靠着這種兵器,大唐帝國南征北戰無往不勝,據我所知,像這般完好無損的唐刀,整個國內也不多見。”

朱子豪大腿一拍好爽道:“那就買啊!”

反正這貨現在不差錢,香港惹的那攤子事兒我到現在還有點氣,索性讓他做回雷鋒支援一下老少邊窮地區的人民生活,便張嘴道:“依我看,這把刀如此稀罕,那就給個十萬吧,怎麼樣朱兄?”

“十萬?”朱子豪略有猶豫,這時查文斌說道:“給二十萬吧,這把刀上我剛纔看見一側有銘文,上書寫着:御賜懷化大將軍,這說明這把刀是當時的帝王所贈,皇家工藝,配的又是一位正三品的大將軍,二十萬不過分。”

“當真?”朱子豪起身拿起那把劍,他要好好看看這個寶貝,是人都知道古玩界裏有銘文和沒銘文的差距,那幾個小字,每一個都可謂是價值千金。

“果然如此,好好,二十萬就二十萬,老先生,這個價格賣不賣?”

“二十萬?”那老人也很是吃驚,他大概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頓時老淚縱橫的一把握住查文斌的手道:“我家老婆子有救了,多謝幾位老闆。”

“咦,這裏還有一行字。”當他念出那幾個字的時候,我頓時覺得猶如晴天霹靂:“石、敢、當!喲着不是石頭兄的大名嘛,這還真有緣啊。”

“哪?”我和查文斌同時出手去搶,差點沒讓那刀割了手,朱子豪指着劍柄是那顆白色的玉道:“這兒呢,像是自己刻上去的。”

那幾個字刻在一顆玉上,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感覺是隨意用匕首一類的利器刻畫上去的,字跡歪歪扭扭,我瞅了一眼頓時腦門子嗡得一下。我和胖子共事那麼些年,他的簽名自然也是見過不少,這傢伙的字寫的比我還醜,這個字跡我敢打包票就是胖子的!

lixiangguo

“五穀豐登糧滿倉,要不要?”

Previous article

聽我說完,戒癡讚許的點點頭,然後開始解釋道:“難怪你是佛童,看來前世應是得道高僧,能瞭解這麼多,實屬不易,我來給你捋一捋其中的關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