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這個光頭男忘了一件事情,他不是哈卡那個彪型大漢,手裡的武器也不是上百公斤的狼牙棒。陳凱見到哈卡選擇退避是因為在力量上差距過大,同時武器上面也沒有優勢所以才選擇後退,但是對上拿著彎刀的光頭男陳凱可沒有任何的恐懼。在對方一刀揮過來的瞬間,陳凱直接揮動手中的武器朝著砍了過去,撕裂之牙上面遍布著鬥氣以此來增強武器的威力。

當然要是光頭男身上和哈卡一樣是袒胸露乳的話,陳凱也就不用消耗鬥氣在保護劍刃了。但是這個光頭男簡直就是怕死到了極點,他身上的盔甲在陳凱感覺中要比趙鐵柱的都要沉重。也虧得他力氣大,不然移動速度和反應能力那鐵定是慢的要死純屬被蹂躪的份。

「鐺~~」伴隨著一聲金屬的交擊聲,陳凱手中的長刀越過對方的武器直接砍中了對方的身體。雖然陳凱左手的力量不是特別大,但是光是那撞擊力和鬥氣就把那個光頭男嚇得半死。因為他異常清楚的看到撕裂之牙那鋸齒狀得刀刃直接砍在他的胸甲上,並且命中胸口。雖然武器沒有砍穿他的盔甲,但是上面的力道和鬥氣卻重重的錘在他的胸口,如同一個大鎚一般砸的他差點沒憋過氣去。

「你找死」光頭男的身體在被陳凱砍中以後驟然停了下來,他的雙眼狠狠的瞪著陳凱,彷彿要用眼神把陳凱給幹掉一般。但是陳凱並不是軟蛋,同時光頭男也不是傳奇,練到了用目光都能殺人的境界。在另一方面光頭男的心裡還閃著恐懼,畢竟剛在那一擊要不是他有盔甲擋著,那肯定是要去掉半條命的重擊了。即便是盔甲擋住了陳凱的長刀,那透體而入的鬥氣也是讓光頭男震驚不已。

光頭男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混混,或者說是混混中的打手級的老混混,他的戰鬥力很高但也僅限於欺負一下平民百姓而已。遇到哪些高等級的冒險者他都只能收起尾巴裝孫子,因為他知道那些高等冒險者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有時候連城邦內的律法都不一定對他們有效。事實上那些律法對光頭男他們也沒多大效果,最多也就欺負一下平民百姓而已。因此光頭男的戰鬥力十分有限,同時見識也很淺薄,在他看來所謂的高級騎士也就是卡帝亞斯城衛軍裡面那些少爺兵,除了穿著華麗盔甲以外連他們都打不過。要知道當初和那些城衛軍起衝突的時候,光頭男自己可是能一挑三個城衛軍的高級騎士而不敗的。

但是陳凱的能力明顯超過了光頭男的預計,他原本以為陳凱能夠和哈卡周旋到現在純粹是運氣好外加能夠跑,而不是依靠自身的實力。但是剛才交手以後他裡面知道自己錯了,並且是錯的離譜。事實上在和蘇星河交手的時候光頭男就知道陳凱他們的實力比他預計的要高出那麼一點,但是憑藉著手裡的那些陰損的招式光頭男還是穩壓著蘇星河把他打的異常狼狽。

只是現在光頭男總算明白什麼叫做現世報了,因為他剛剛罵完陳凱並且想要用自己的武技來幹掉這個對他產生威脅的對手,結果竟然發現自己已經開始落在下風並且還被對方砍的連連後退。同時後面那個原本一直被自己蹂躪的大劍劍士此刻也趕了過來,準備對他進行包夾。


「該死羅哈倫幫幫我」光頭男朝著叫羅哈倫的光頭喊了一句,結果對方的回應卻讓他差點吐血。「奧薩卡我現在正忙著,堅持一下」原來那個叫做羅哈倫的光頭男此刻再次被蘇婉纏上了,而且是異常狼狽的被纏住了,至於纏住的原因則是費雲丟出的那些從陳凱手裡拿到的爆彈。

巨大的爆炸和衝擊力讓這個叫做羅哈倫的光頭男在瞬間就被從哈卡身邊炸了回來,隨後就被從後面趕來的蘇婉給攆上,同時爆炸產生的衝擊傷害讓他在短時間裡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因為費雲使用的爆彈並不是一個個使用的,而是瞬間丟出五六個,那瞬間爆炸產生的衝擊力足可以讓等級不過59級的羅哈倫瞬間受到重創。至於爆炸中心的哈卡則是更加凄慘,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的皮肉。

同時他那僅存的三萬多血量也瞬間少了近五千多點,更加凄慘的是哈卡的眼睛直接被炸瞎了,或者說一隻眼睛被炸瞎了另一隻眼睛還在但是處於暫時失明狀態。當然作為使用者得費雲自己也不是很好過,他的手掌被爆彈炸的面目全非,要知道爆彈的威力雖大但使用的危險性更大,它那20厘米的使用距離和一秒的爆炸時間讓人很難下決心使用他。陳凱估計這也是為什麼它會被封存在胡加瓦神殿的倉庫里,而不是在戰爭中被使用掉。

最讓費雲鬱悶的是他的使用範圍很近,但是爆炸的波及範圍卻很廣,要不然羅哈倫也不是被炸的抱頭鼠竄然後被蘇婉從背後偷襲得手的。幾乎差點直接被洞穿了胸膛,不過即使這樣那個專門襲胸的猥瑣光頭男也是遭到重創,一條胳膊差點被卸下來。

看到羅哈倫那凄慘的樣子,奧薩卡的心不斷的下沉,但是隨後他就被一陣凄厲的破空聲給喚醒。開始他還以為是背後蘇星河的巨劍,但是轉身舉起長刀時卻發現蘇星河只是舉起武器而已,真正攻擊他的卻是陳凱手中的撕裂之牙。最讓他恐懼的是那把恐怖的長刀竟然是朝著他的腦袋奔來,並且瞬間砍中了他戴著頭盔的腦袋。

「完了」奧薩卡的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隨後他想起自己腦袋上帶著的頭盔心裡感到一陣放鬆,不過隨後他感到眼前驟然一黑。在這個時候他才想起腦袋是最重要的器官,哪怕是帶著頭盔被擊中了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所以奧薩卡很沒有意外的暈眩了,而且暈眩以後遭到的更加恐怖的對待,等他從眩暈狀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一把朝他眼睛直奔過來的可怕長刀。等到他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那把長刀一件插進了他的眼眶,哪怕他罩著頭盔都沒有辦法阻止刀尖插進他的眼睛。

「不不要」奧薩卡極力的想要阻止陳凱手中的武器刺入他耳朵眼球,但是他卻沒有辦法阻止,因為武器並不在他的手裡。所以那把撕裂之牙很直接的插進了他的眼眶裡面,並且瞬間弄瞎了他。這種瞎遠比奧薩卡撒過的石灰粉迷人眼睛的瞎要厲害,石灰粉用菜油洗掉以後眼睛還能看見東西,但是被刀尖插入眼球以後哪怕奧薩卡用聖水洗眼都無法恢復視力。

「不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奧薩卡痛苦的捂著自己被弄瞎得眼睛,隨後他感到喉嚨一陣刺痛,原來在他捂住眼睛的時候蘇星河已經用巨劍插中了他的咽喉,巨大的力量瞬間破壞了他的護脖然後刺進了他的脖子。在短短不到十秒內,奧薩卡的生命值飛快的下降了近一萬點,除了被蘇星河擊中要害損失的生命值以外,更多的是遭到重創以後自動削去的生命。

「奧薩卡該死,臭婆娘給老子滾開」羅哈倫看到奧薩卡此刻的情況感到異常的憤怒和恐懼,他沒想到奧薩卡會比哈卡更加快的遭到重創。雖然哈卡現在眼睛瞎了,腿也瘸了但是至少他還頑強的站立著,用憤怒的吼聲和攻擊不停的破壞著周圍的環境。但是奧薩卡此刻的情況讓羅哈倫明白對方肯定完蛋了,被那麼粗的巨劍擊穿脖子還能活下來的人羅哈倫到現在都沒有聽說過。

奧薩卡沒有意外的掛了,在被洞穿脖子以後他很快就被陳凱梟首,近兩萬的生命值在腦袋掉下來的瞬間徹底歸零死的不能再死。同時他那57級的等級給陳凱他們貢獻了近1%的經驗,讓陳凱朝著42級又邁進了一步。

羅哈倫死的比奧薩卡更加憋屈,他最後是被直接分屍的。因為騰出手來的陳凱和蘇星河兩人一起朝他撲了過去,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被狠狠的擊中身體。哪怕羅哈倫陰招再多,在絕對的力量和數量下他也只能憋屈的貢獻出經驗。


最後四大光頭只剩下了還在不停怒吼的瞎眼哈卡,他那巨大的不斷橫掃的狼牙棒阻擋了其他人的攻擊。至於法術,好吧到現在為止許飛他們造成的法術傷害還沒有哈卡流血造成的累積傷害來的多,那些傷口不斷的流出鮮血哪怕哈卡用鬥氣封堵都無法阻止血液的流出,同時他也沒有封堵的意思。瘋狂的哈卡唯一的念頭就是幹掉所有靠近的人,他發瘋似的攻擊著周圍的一切,地面被他的敲打的砰砰作響,巨大的響聲終於讓大圖書館里的秘法守衛們有了反應。眾多的守衛不停的在聲音的源頭周圍巡邏,想要查找出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最後他們看到了因為結界柱被打彎而出現的結界縫隙,雖然那條縫隙是那麼的小,但是所有的聲音都是從這個縫隙傳出來的,同時巨大的震動讓秘法守衛和看守法師們明白眼前的一切都很有問題。

萊茵購買的結界柱雖然質量有點問題,但是張開的結界卻非常的堅固,哪怕是兩個秘法守衛一起攻擊都無法撼動結界分毫。一直到一位經過的**師破壞了結界的陣角,也就是那彎曲的結界柱,這個困住陳凱他們的結界才徹底消失。

只是陳凱寧可他慢點消失,因為結界消失的時候他們正在圍攻哈卡。當你在幹掉一個敵人的時候,如果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幫警察,而且這幫警察根本不知道你打的壞蛋那麼你就悲劇了。因為他們會把你當成壞蛋,而把真正的壞蛋保護起來。

所以陳凱他們悲劇的被當場抓獲,雖然哈卡在他們被抓住的時候正好流血過多而死,但他也無法證明什麼了。所有的在場的看守法師都很明確的認為陳凱他們是殺人兇手,結果陳凱他們很沒有意外第一次進了遊戲中的大牢。 第253章大地權杖—–前往帝都的路一直不太平


哎每個星期天都沒有時間來碼字,今天替別人帶了一天的小孩,我的胳膊啊那個娃娃可真會動

———求票票求推薦———–

「凱辰?聖?拉普斯頓你可以出去了」在漆黑的牢籠里呆了兩天以後,陳凱總算是聽到了一句他最為期待的話語,隨後他就被看守法師從金屬地牢裡帶了出來。當陽光從天際照亮他的面頰的時候,陳凱覺得那刺眼的陽光看起來是那麼的親切。

「**監獄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在地牢門口站了許久以後陳凱才緩緩的說出這麼一句話,隨後他就繼續站在那裡等著其他人從地牢里被放出來。按照原本的卡帝亞斯的法律規定,殺人者處於絞刑,不過玩家由於不會死因此在規則的作用下被直接剝奪一個等級。

不過在經過調查以後卡帝亞斯的法師們發現陳凱他們其實是受害者,因為那個結界並不是他們釋放的,所以這個刑法就被降低了一些改成了蹲大牢一個星期。最後在商隊領隊老管家哈納姆的請求下,陳凱他們被關了兩天就被放出來了,當然這前提是他們繳納了一千枚金幣的地面修理費。

在地牢門口等待了近半小時以後,陳凱總算等到了其他人。當然地牢門口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每天被抓進去的玩家並不在少數,畢竟玩家之間或者玩家和原住民冒險者之間總會為了一些事情而升起爭鬥。一旦倒霉的被看守法師抓到現行,那麼就會悲催的全都給逮進地牢里。

要知道卡帝亞斯是唯一一個連打架都會被抓起來關上三天的城市,畢竟這裡的法師實在太多了,有太多閑的沒事做的空間法師和土元素法師。因為他們導致卡帝亞斯的地牢是除了帝都以外,整個漢斯庭最大的地牢,並且沒有之一。不過即便如此卡帝亞斯的地牢也常常會因為位置不夠而需要零時擴建,畢竟每天閑的沒事做的冒險者和玩家常常會因為一些小事打架鬥毆或者進行決鬥,尤其是玩家進入遊戲以後卡帝亞斯的監獄就沒有空閑過。這也是在陳凱繳納了賠償金並且有哈納姆做保證以後,那些看守法師會那麼快的放人的原因。

朝著看守地牢的幾個法師拱了拱手以後,陳凱他們飛快的逃離了地牢。當然是互相攙扶著的,雖然在被抓進地牢的時候受到了簡單的照顧,但是這些看守法師可沒有那麼好心給你免費治療。所以陳凱他們幾個近戰人員身上的傷勢還處於恢復當中,因此在離開地牢以後他們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生命神殿接受治療,順便看一下那位變成綠人的艾克統領。

在看到曾經的護衛騎士統領艾克的時候,陳凱忽然想起來那美國的4d大片綠巨人當中的豬腳,簡直就是一個綠色巨人的翻版。恩或者說是縮小了的翻版,此刻的艾克全身上下都是綠色的,同時身高也突破了兩米達到了兩米五的高度,全身看起來異常的結實如同一顆綠色大樹一般。

是的一顆綠色的大樹,腦門上的頭髮已經徹底變成了綠色,並且還有一顆顆鮮嫩的樹枝從裡面長出來盤旋在他的頭頂。 修仙之誰與爭吃 。畢竟原本怎麼看都是一個比較帥氣的中年大叔,現在變成了一副不人不鬼的樣子,估計他現在連他**都不認得他了。

事實上現在的艾克更像是一個植物生靈,而不是一個人類,哪怕是負責治療的生命神殿的牧師也對他的一切非常驚訝,每天都不停的檢查他的身體想要找出異變的原因。在聽說他是因為使用了自然女神之淚而導致這種情況以後,這才讓生命神殿的牧師結束了檢查,因為無論他們在怎麼檢查也不可能從德魯伊手中在弄到一滴自然女神之淚來做實驗的。

不過這也就導致艾克只能以這幅樣子一直生存下去了,當然或許他可以去求助那些德魯伊,或許德魯伊們會十分高興的來研究如何讓他身體里那濃郁的自然力量不在肆意的亂竄。因此商隊的老管家哈納姆決定帶著艾克用傳送陣前往阿爾蒂尼斯,希望得到德魯伊的幫助。

陳凱他們到達生命神殿的時候正式哈納姆帶著艾克離開神殿的時候,雖然卡帝亞斯的傳送陣系統非常發達,但是想要選定一個城市進行定點傳送並且還是跨越幾百公里的傳送這個價格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只是現在前往阿爾蒂尼斯得商路阻斷,也只能用這種方法才能跨越大裂谷到達阿爾蒂尼斯了。

在朝著陳凱他們揮了揮手道別以後,商隊的老管家哈納姆帶著艾克踏進的了傳送陣當中,伴隨著一陣七彩的光芒閃過他們就消失在陳凱他們的眼前。同時因為哈納姆的離去,整個商隊暫時的解散了,他的貨物都暫時存放在卡帝亞斯的商業協會總部裡面,交給詹姆斯他們幾個看管著。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或者說在多了三個暫時性的新成員以後,踏上了前往帝都的道路。胡蘭斯他們三人在和陳凱簽訂了一個暫時性的雇傭協議以後,成了颶風工作室的外圍人員,也就是打金公司的零時工。

當然這個零時工並不是那麼好當的,首先他們三個人就必須把自己的等級給提上來。因為比起陳凱他們全體40+的等級,最高42級的狀態,他們三個才39級的等級實在有點不夠用。同時那39級還是在幹掉馬賊和那四個光頭以後才到的,之前三個人才不到38級。

雖然他們三人此刻才39級的樣子,但要是放在玩家當中也已經是運氣頂好並且很厲害的玩家了,要知道遊戲中的死亡懲罰一直被玩家所詬病。因為它實在太慘重了,一旦掛掉搞不好就是好幾級的經驗瞬間掉了。要是在39級掛了,那麼黃道他們三人馬上就會掉會30級。

不過玩家在被遊戲折磨了大半年以後對於等級什麼已經看的比較開了,如果掛了那麼大部分人會阿q一下說自己戰鬥經驗不足啥的,然後自己找個地方哭去。

在稍微整理一下行禮,把屬於詹姆斯他們的東西留下以後,陳凱他們一行十五人駕著三輛馬車緩緩的駛出了卡帝亞斯。在他們離開的時候一群光頭混混打算跟隨上來,但是尾隨到離開城市兩里以後費雲掀開了架在馬車重弩的外罩,並且用臨時的弩弦射出了一隻巨大的弩箭。長矛製作的弩箭瞬間跨過了數百米的距離,釘在一個光頭混混的身前,一下子把他嚇得從馬匹上摔了下來,隨後那些混混瞬間跑得一乾二淨。

「呸一群沒用的傢伙,忒不禁嚇」費雲快速的把重弩再次蒙在防水的葛布下面,然後鬆開了重弩的弦把那根零時的弩弦拆卸下來。要知道這根弩弦可是他跑遍了整個卡帝亞斯才從一個奸商手裡買到的,畢竟這種重弩的弩弦可是違禁品而且製作異常艱難。所以費雲把現在的弩箭異常的珍惜,沒事的時候就把他從弩機上拆下來塞進背包裡面保存好。

「要是他們跑來我們就麻煩了畢竟你那台破弩機現在可沒有辦法對付那麼多人」陳凱罩在一件黑色的斗篷下緩緩的說著,聽到陳凱的話費雲鬱悶的扁了下嘴巴畢竟陳凱說的事實。現在重弩上弦速度要比過去慢上很多,新的弩弦一點都不和弩機相配只能零時用一下。要是那些光頭混混一擁而上,估計費雲只能抱著弩機逃跑了。

在三輛馬車上最前面的一輛馬車是陳凱駕駛的,上面裝著各種的食物以及炊具,當然還有大量的商品。陳凱從哈納姆老管家那裡打聽到,從卡帝亞斯購買法術捲軸運到帝都每一個捲軸至少可以賺到一個金幣,而且是隨到隨收只要往帝都的商業協會裡一丟就有大把的商人來收購。所以陳凱就狠下心購買了大量初級的一二階捲軸,想要把這一路上的運費賺回來。當然也有小賺一筆的想法,畢竟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大的進項,哪怕陳凱口袋裡的金幣再多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另外一方面陳凱購買那麼多捲軸也有在戰鬥中使用的打算,哪怕捲軸的效果再差至少遲滯敵人的能力還是有的。因此這次陳凱至少花了近十萬金幣來購買捲軸,在他掏出那筆錢的時候差點把胡蘭斯他們三個震到地板上去,同時負責給陳凱帶路的哈納姆老管家也對陳凱另眼相看。要知道哪怕是他一下子拿出十萬金幣也要考慮一下,但是陳凱連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掏出了那麼多錢。

但是哈納姆哪裡知道陳凱曾經做了近半個月的倒爺,在洛克地洛夫的大交易市場開啟的時候連續倒騰了上百萬金幣,那時候光是數金幣就讓陳凱他們數到手抽筋。那時候只要覺得某樣武器能夠帶來收益,哪怕它價值萬金陳凱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花錢就買了下來,然後跑到另一個地方轉手抬價再賣出去。

不過陳凱還是有理智的,他可不會因為哈納姆的幾句話就把十萬金幣不當錢,事實上他挑選的捲軸都是非常具有實用價值的法術捲軸並不是那些爛大街的低等攻擊法術。比如說水元素法術捲軸的造水術,可以製造大約一立方米得乾淨清水,當然得在有水汽的地方沙漠地帶你哪怕用十個捲軸都不一定能造出一升水。這種捲軸最適合長途旅行,因為你在旅行中不可能攜帶大量的清水,而實用這種捲軸就可以節省大量的儲水空間。

至於另外的攻擊捲軸陳凱大都挑選那些元素法術捲軸,而不是比較大路的奧術捲軸或者巫術捲軸。並不是說奧術捲軸和巫術捲軸不夠好,而是陳凱認為這些捲軸的利潤率比較低,畢竟哪怕在玩家法師裡面奧術師和巫師也是最大的一群人,所以這類捲軸需求量雖然大但供應量更加大。所以陳凱購買的大部分捲軸都是元素類的法術捲軸,只有極少的一部分是奧術和巫術捲軸。

中間的那輛馬車體積比較大,光是輪子就要比其他馬車多一對達到了六個。因此車廂也更加的長一點,那是陳凱特地從卡帝亞斯的馬車行用多餘的戰馬和馬車換來的。不過即便是用馬車和戰馬換來的,陳凱也貼了一百枚金幣才換到,畢竟這種馬車極其堅固同時裡面的空間又很大。雖然不是那種帶著巨大空間的空間馬車,但裡面的空間也要比它外面的馬車車廂大上二分之一。因為馬車的內部空間被釋放了一個低級的空間擴張術,再加上精巧的內部布置使得整個內部空間看起來更加的大。

現在這輛馬車裡面乘坐的則是陳怡他們這些女孩子,至於許飛和王學文現在則是和黃道一起擠在最後的一輛馬車裡面,三個施法者縮在狹小的空間里忍受著裡面悶熱的空氣不停的抄寫著書籍。在他們邊上堆放著一大摞需要抄寫的的書籍,這些都是大量購買法術捲軸以後的附贈品,當然部分也是他們花錢購買的。

對於法師來說知識就是力量,法術知識的掌握決定了他們法術的威力和學習法術的快慢程度。當然不同的法師對於知識的渴求程度也不同,比如說黃道現在特別想要一些塑性類法術的法術書本,畢竟他想要增加地刺術的威力的話必須要在法術塑性上多下點功夫。當然他另外還想下功夫的是元素調取這類知識,可惜那類知識哪怕是高等導士也是異常珍視的,怎麼可能輕易拿出來售賣。

雖然越是珍貴的東西價格越高,但是同樣的越是珍貴的東西願意出售的人也越少。尤其是關於元素調取這類和元素法師威力以及施法速度休戚相關的東西,哪怕是**師也不會輕易的教授給自己的學生,這已經是一個元素法師最看家的功夫了。

因此哪怕黃道如何搜尋也無法從那些書商手裡購買到任何和元素調取相關的書籍,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購買一些元素運轉的法術理論書籍,想要利用這些書籍里的知識來推導出元素調取的知識。當然這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畢竟遊戲中的法術知識可不是一個看了幾本法術書玩家法師就能徹底掌握的。

「呼~~」王學文緩緩的呼出了一口熱氣,然後用手抹了一把額頭的熱汗。隨著遊戲中的時間跨入七月,天氣變得越來越熱,當初在南方的時候還不怎麼覺得。即使是從胡戈第前往卡帝亞斯這一路也沒有感到有多熱,但是現在隨著越來越朝北走天氣慢慢的變得更加的炎熱起來,哪怕此刻他坐在馬車靠窗的位置都無法阻擋腦門上的熱汗不住的滴下。

「真羨慕那幫女孩子,她們的車廂竟然還有冰塊」王學文掀起馬車車窗的帘子朝著前面望了一眼說道,在他說完的時候許飛慢慢的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隨後把一塊冰塊從背包里拿出了丟到下面的冰桶裡面。

「呵呵還是飛哥人好」王學文非常開心的拿過冰桶,然後往裡面倒入了一袋子清水,在冰塊的作用下車廂裡面的溫度緩慢的降低著一絲涼爽的氣息開始緩緩的出現。

感受著那一絲涼意,黃道慢慢的把低垂的腦袋抬起,只是他剛剛想說話就聽到碰的一聲然後整個馬車發出了劇烈的震動。遠方放在地上的冰桶連同清水一起倒在了地上,並且朝著堆放的書籍蔓延過去。

「該死我的書」黃道快速的往地上一頓,想要把那些抄寫好的書本撈起來,只是他手伸的慢了一點等他拿起書本的時候整冊書都已經泡在水裡了。

「碰」王學文他們幾個氣呼呼的從馬車裡走了出來,不走出來不行因為這個馬車都已經停下來了。同時他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馬車出現巨響,並且發出抖動的。

「不是吧誰那麼沒公德心把一把刀丟馬路上?」停下馬車的許飛他們連同趕回來的陳凱靜靜看著嵌在許飛他們馬車車輪上的長刀,那一把沾滿了血跡的破損長刀,刀身破爛不堪如同被老鼠啃過一般,但又緊緊的嵌在馬車的車輪下面。

「都怪我要是我不那麼靠邊行駛就不會碰到這事了」趙鐵柱顯得很自責,他因為駕駛馬車的熟練度不夠很多時候無法讓馬車跑直線,因此他就想了一個笨辦法一直沿著馬路的邊緣走哪樣只要不出意外就能跑出一條直線來。但是他沒想到著邊上竟然還有武器散落在地,等他眼睛看到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讓馬車停下來了。

「算了換個車輪吧幸好備用的輪子還要好幾個,找個合適的換上去老蘇讓小丫頭們下來休息一下,順便幫柱子修一下馬車」陳凱看著被破爛武器弄壞的車輪嘆了口氣,現在這個車輪除了用來當柴火燒以外基本上沒啥用處了,畢竟它是木頭的不是鐵的。

「奇怪大馬路上怎麼會跑出一把武器來」陳凱用力的拔出嵌在馬車車輪上的長刀,因為受到碾壓武器已經徹底彎曲變形了,但陳凱通過上面的血跡觀察發現這邊武器應該是使用過沒多久。因為上面的鮮血還未完全乾透,帶著一絲黏黏的感覺。

「難道這裡剛剛發生過打劫的事情嗎?」陳凱抬起頭看了下周圍的情況,隨後用一塊石子把躺在馬車車頂上打瞌睡的費雲給敲醒了。

「老四看看周圍有沒有情況」

聽到陳凱話哪怕費雲再怎麼不情願也只好站起身子掏出鷹眼術望遠鏡觀察周圍的草原,所謂站得高看得遠,站在高高的馬車頂上費雲可以把周圍一公里的環境觀察的一清二楚,但是他沒有看到一絲一毫奇怪的情況。不過如果說沒有情況倒也不對,至少他看到了一大片倒伏的草甸。

「走過去看看」聽到費雲嘴上說的倒伏的草甸,陳凱覺得有點問題,他決定親自去查看一下。因此在把馬車的韁繩交給剛學會駕車的胡蘭斯以後,他就騎著拉爾和費雲前往一公裡外那片倒伏的草地查看一下。高高的野草異常茂盛,長度達到了近一米,因此即使騎在拉爾的背上陳凱前進的時候都異常小心。不過他最後還是很快的到達了那裡,只是眼前的事情讓他感到非常的震驚和恐懼。 第254章大地權杖—–前往帝都的路一直不太平(二)

抱歉又晚了,這章應該是昨天的呵呵,今天的要晚上再碼了

—-月初了求推薦———-

卡帝亞斯的北方的商路,三輛馬車正在快速的朝著北面前進著,巨大的車輪碾壓著地面帶起絲絲灰塵。這幾輛馬車的速度是如此的快,幾乎是在不停的抽*動著戰馬以消耗馬匹的體力來進行移動。

馬車上的馭者努力的控制著戰馬的前進,並且仔細觀察著戰馬的狀態以便在戰馬出現疲累的時候更換拉車的馬匹。至於這幾輛馬車的主人,自然就是陳凱他們一行,只是此刻的陳凱臉上沒有開始的沉穩反倒是有一種慌張的表情。當然或者說不能稱之為慌張,應該用緊張來形容比較恰當。

事實上在看到那亂七八糟躺在草叢裡的死屍以後,哪怕陳凱的精神堅強都會從心底里生出一股恐懼。屍體的數量並不多,也就幾百具而已,比起陳凱在戰場上看到的屍體不知道要少掉多少,但是如果這些死屍都是不久前陳凱見到過的人那麼就足可以讓陳凱感到一陣心悸了。

那些都是和陳凱他們一樣架著馬車離開卡帝亞斯的,並且還在路上超過了陳凱他們的馬車。這些旅行的商人組成一個個商隊快速的駛過陳凱他們身邊,帶起了大量的煙塵讓坐在馬車上的陳凱他們幾個咳嗽不已,但是現在他們卻都已經躺在野地中的草堆裡面了。全身上下被扒的一乾二淨如同出身的嬰孩一般,同時這些屍體都是缺胳膊少腿,不少連腦袋都沒有了。

當然這些都不足以讓陳凱緊張,讓他緊張的事情只有一件,他看到了不久前也就是一小時前從他們邊上路過的一個商人。雖然對方駕駛在馬車上讓陳凱看的不太仔細,但是他那奇特的髮型卻是讓陳凱印象深刻。如同公**冠一樣的頭髮直豎在對方的腦袋上,看起來是那麼的奇怪。但是當陳凱在屍體堆里看到他時,這個商人只剩下了腦袋,身體已經不知道被丟到了那裡。

陳凱在看到那個商人的瞬間就知道這條商路已經不安全了,並且可以說是非常危險。能夠在一小時內把一個商隊打劫完成,並且還一個不拉的全都幹掉,同時還能把馬路沖洗的異常乾淨,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的馬賊做的。哪怕那個商隊的人數只有不到10人,馬車才兩輛,但要知道那馬車上坐著的可有兩個法術導師,那可都是8階以上的冒險者。

現在那兩個曾經坐在馬車上向陳凱他們打招呼得法師同樣死在野地里,並且還是死無全屍連塊遮羞布都沒有剩下。全身上下除了腦袋是完整的以外,幾乎沒有一塊好肉。

所以在看到那兩個法師以後,陳凱想都沒想直接拉起想發點死人財的費雲逃走了,在回到馬車邊上上瞬間架起修好的馬車,把其他人都趕進馬車裡快速的逃走。一路上不停的催促著其他人,讓他們不用姑息戰馬的體力,只要戰馬出現呼吸急促的情況就跟換馬匹。從卡帝亞斯到澤多野地,這近三十公里的路程,陳凱他們只花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不過卻換了六次戰馬。

「頭兒現在應該安全了吧?」費雲臉色發白的從馬車頂上爬下來對陳凱問道,這一路上他一直蹲趴在馬車頂上眼睛一刻不停的注視著周圍的環境,好幾次差點被飛馳的馬車給甩出去。要不是拉住馬車邊上的護欄,估計費雲現在已經是摔的只能躺在馬車車廂裡面了。

「不知道但是我總覺得有人在跟著我們」陳凱的眼睛警惕的看著四周,雖然他此刻和蘇星河他們一樣因為長時間駕車出現了一絲疲累,但是他還是努力的讓自己保持警惕。

事實上陳凱的警惕並不是沒有根據的,在距離他們近五公里的地方一大幫子馬賊正氣喘吁吁的催動著戰馬衝來。原本他們是打著埋伏的想法,想等陳凱他們停下馬車休息的時候再衝出來。但是他們放棄了馬車壞掉的那段時間以後,竟然發現已經找不到機會埋伏了,而陳凱他們則是發瘋似地催馬狂奔幾乎一刻都不停歇。

在這些馬賊準備追上來的時候,陳凱他們已經架著馬車衝出了不下五里,同時一路上不停的更換馬匹使得距離越拉越遠到現在已經拉開了近十里也就是五公里了。要知道戰馬畢竟不是汽車,它們會疲憊會死亡,一般來說普通的戰馬以低速奔跑的話大概能連續跑個十公里,高速狂奔的話最多也就五公里。那些馬賊的戰馬雖然優良,但也比不起陳凱他們身價豐厚,哪怕是不用拉爾它們這幾匹安第斯戰馬,光是其他種類的高級戰馬陳凱就有近十餘匹,都是從安卡哈倫那次戰鬥中繳獲的。

因此即使是一路不停的更換馬匹,陳凱他們還是能保持著高速和領先,把那些馬賊甩的不知道去哪裡了。同時這也是這一路過來費雲幾乎沒有發現危險的原因,那些馬賊都不知道被甩到哪裡了去了,怎麼可能看得到人。

「還是小心點吧天知道那些傢伙是不是沖著我們來的?」蘇星河躺在馬車的椅子上不停的喘著氣,他此刻的狀態比那幾匹拉車的馬好不到哪裡去。

「我覺得你那句是不是基本上可以去掉,到現在為止好像遇到的敵人都是沖著我們,不對是沖著水哥來的,天知道我們負責運送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關於大地權杖的哪怕一絲線索,即使是大地神殿里也沒有這東西的記錄」趙鐵柱說完以後就朝著自己的嘴巴里倒了一口清水,冰冷的清水迅速的驅散了他胸口的燥熱讓他的心情得以平復。

「是啊頭兒,那個大地權杖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出來」費雲也覺得很奇怪,他的問題事實上是所有人心裡共同的問題,當然除了新來的三個人以外,他們看誰都一臉迷茫根本不清楚其他說的是什麼。不過他們到很期待看到那個大地權杖的樣子,畢竟按照其他人的說法造成著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陳凱負責運送的東西。

但是顯然這些期待都沒有任何效果,事實上陳凱也搞不清楚大地權杖到底是啥玩意兒。雖然大部分打劫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就沒有一個人告訴他這個大地權杖能用來幹嘛。因此陳凱自己也很迷茫,他接受了一個燙手的山芋,但是到現在他都不清楚這個山芋到底是魔芋還是番薯。

因此對於其他人的問題他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做任何的回答。正當陳凱打算坐下來稍微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他的視野里看到了幾個矮小的身影,然後就是數十個這種身影瞬間從草叢裡沖了出來。在這一刻陳凱才想起澤多野地里最危險的不是那些強盜和馬賊,而是無處不在同時數量多的可怕的哥布林。


這些等級是三階左右的沼澤魔怪到了澤多野地以後生存方式變得異常的詭異,它們腦袋上插滿了綠色的草葉,綠色皮膚在曠野里幾乎無法讓人看清。同時龐大的數量讓所有遇到它們的人只能嚇得抱頭鼠竄,哪怕是正規的軍隊遇到了也只能退避三舍。

沒有人知道澤多野地里到底有多少哥布林,就像沒有人知道澤多野地里有多少顆草一樣。因此在通過澤多野地是所有的商人哪怕是大隊的軍團都會異常的小心,不會發出大的響聲以免驚動掩藏在草叢裡的哥布林也就是沼澤魔怪。不對現在應該是叫做草叢魔怪了,因為澤多野地並沒有沼澤地只有大片的草地。

陳凱他們在停下馬車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周圍草叢的抖動,因為在有風的情況下草叢的抖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一直到那些哥布林竄出草叢朝著他們的馬車衝過來,一行人才忽然想起澤多野地那可怕的哥布林海。

上百隻哥布林幾乎同時從各個地方朝著馬車撲來,那巨大的數量差點沒把幾個女孩子嚇得從馬車上跳起來。但是隨後她們又立刻安靜下來,並且瞬間掏出自己的武器準備戰鬥,因為她們看清楚那來犯敵人的身份了。對於她們來說現在哥布林就是高級的標靶,除了被近身的時候會有點危險以外,其他的時候都是移動的經驗袋。雖然每一個經驗都少得可憐,但是蚊子腿再小那也是一塊肉啊

因此那些哥布林在衝出來的瞬間就遭到了大量法術的迎頭痛擊,幾個女孩子可不大會心疼陳凱的捲軸,在她們看來捲軸就是用來使用的。雖然這個動作有點敗家,但是效果卻非常的好,至少在那些哥布林衝出草叢的一瞬間就被直接撂倒了十幾個。不過陳凱在看到那倒地的哥布林以後非但沒有開心,反倒是變得異常的鬱悶,因為哥布林是一種非常記仇的怪物,而這群哥布林明顯不是整個族群只是某個小部隊而已。也就是很快的就會有更多的哥布林從草叢裡出來,而這些哥布林會把陳凱他們當做生死仇人一樣的對待。

不過話說回來哪怕陳凱他們不幹掉一些哥布林,對於這些被冠以魔怪之名的哥布林來說再看到陳凱他們的瞬間就已經把他們當做了生死仇人了。因為在它們的眼裡高大的戰馬就是最好的食物,結實的人類就是最美味的食物。

所以在看到那幾個丫頭瞬間用捲軸撂倒十幾個哥布林以後,陳凱馬上朝著蘇星河和趙鐵柱打了個呼哨,讓他們拉起馬車準備跑路。只是這個招呼有點稍稍偏晚了點,在陳凱他們催動馬車的瞬間,數百個哥布林已經出現在草叢裡,並且唧唧喳喳尖叫著朝著馬車撲過來。

「哦該死,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哥布林」胡蘭斯拿著武器的手幾乎都開始發抖了,他第一見到數量超過兩百的哥布林,那無數綠色怪物密密麻麻的從草叢裡飛竄出來的樣子簡直就是可怕到了極點。

「別亂叫給老子安靜點,有時間像個娘們一樣的亂吼還不如給老子用弩機去射箭去」趙鐵柱朝著胡蘭斯大吼了一聲,隨後飛快的抽出馬鞭甩了一下,馬車以極快的速度啟動起來,並且沿著道路快速的準備逃離哥布林的包圍。

只是陳凱他們馬車速度再快也趕不上那些哥布林的速度快,在領頭的陳凱馬車剛剛啟動的瞬間,幾隻哥布林就已經衝到了戰馬邊上飛快的撲上戰馬一口咬住了它的脖子。在一陣可怕的嘶鳴聲以後,陳凱所駕駛的馬車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撞擊,然後用來拉住戰馬的韁繩就被陳凱斬斷了。受傷的戰馬則帶著背上的哥布林快速朝外衝去,但是馬上就淹沒在無數的哥布林裡面。

「頭兒~你沒事吧」站在馬車頂上的費雲朝著臉色鐵青的陳凱問道,他知道陳凱為什麼要那麼做,因為受驚的戰馬發起狂來可能會把他們的馬車直接拖進哥布林堆里去,那個時候即便他們想斬斷韁繩也來不及了。

「沒事你繼續射擊」陳凱快速的拔出自己的武器,在這個時候巨劍輝光之刃遠沒有撕裂之牙來的有用,前者的體積實在太大對於矮小的哥布林來說有很大的空間進行躲避。當然要是哥布林數量密集到一定程度的話,那麼巨大的輝光之刃反倒是開路的絕佳武器,那時候哪怕的橫掃一記都可以幹掉不少的怪物。

陳凱手中的撕裂之牙很快就砍進了一個哥布林的脖子裡面,瞬間把對方那綠色的噁心的小腦袋直接劈了下來,同時左手盾牌一拍一下子把撲上來的三四個哥布林直接打飛出去。事實上陳凱有更好的辦法來幹掉這些等級不超過30級的綠皮怪物,哪怕是使用鬥氣斬也能在瞬間幹掉至少三個,但是為了不浪費鬥氣陳凱還是用最為平實的近身攻擊來搞定這些傢伙。至少同刀砍要比使用鬥氣來的更加快,當然消耗也更加低。

不過面對數量巨大的哥布林群落,哪怕陳凱再怎麼節省體力也有耗盡的時候,同時哥布林群裡面並不是沒有能夠傷害他們的存在。至少陳凱就知道有不下三類哥布林能夠毫髮無傷的幹掉他們所有人,同時也知道至少有五種哥布林能夠和陳凱對打而不落下風,最重要的是哪怕是在低級的哥布林要是他們一起朝著陳凱撲上來陳凱也會在短時間內落敗然後被撕碎。

因此陳凱非常的小心,他的身體幾乎不離開馬車的車廂,同時也不離開正在試圖給重弩上弦的費雲身邊。陳凱知道費雲想要幹什麼,他想用那根零時的弩弦發射一個弩箭匣子,只要使用一個弩箭匣就可以很大的緩解陳凱他們遇到的窘境,並且給他們的逃跑開闢出一條生路出來。

但是這個過程非常的麻煩,零時購買的弩機弦並不能很好用在發射弩箭匣子上,費雲需要時間去調整,而時間則是他們最為缺少。要知道現在陳凱的周圍至少圍著不下五十隻哥布林,它們虎視眈眈的看著幹掉了自己同類的陳凱,以及陳凱背後的費雲。幾乎每時每刻每秒都有一隻哥布林試圖從地上跳起來,撲倒在陳凱身上把他拖下來幹掉,但是它們都變成了地上一灘灘破碎的屍體,為陳凱的經驗槽里增加著1點2點的經驗。

至於趙鐵柱和許飛他們,現在以及架著馬車跑得遠遠的,不是他們想要丟下陳凱他們三人獨自逃跑而是陳凱要求他們這樣。當然他們跑路的時候也帶走了大量的哥布林,給陳凱和費雲還有費原降低了壓力。

「水…水哥我們會掛在這裡嗎?」費原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哥布林咽了一口口水,他一隻手抓著盾牌,另一隻手抓著一個法術捲軸。在說話的當口手中的捲軸瞬間展開,對著下面的哥布林釋放了一個火球術。拳頭大的火球很快就從捲軸上凝聚並且擊中了一個哥布林的腦袋,那張開的嘴巴瞬間被炸得粉碎連扣血都不用瞬間就掛掉了。

「別多想保護好費雲就行了,我的運氣向來不錯放心好了」陳凱很有信心的笑了一下,然後轉身朝著背後劈出了一道乳白色的鬥氣斬。這是他幾分鐘內第一次使用鬥氣進行攻擊,並且還是使用鬥氣斬進行遠程攻擊。因為他看到有一個大哥布林試圖從馬車的另一面衝上來,當然現在那個大哥布林已經變成了倒飛出去的破爛屍體了。巨大的鬥氣斬直接劈開了它不算大的腦袋,那個看起來彪悍的大哥布林連話都沒留下一句直接見了冥王。當然大哥布林也只是會吼,根本不可能說話。

「看來有大傢伙要出來了費原、老四小心點」陳凱在用鬥氣斬幹掉一個大哥布林以後並沒有多開心,反倒是變得更加的小心,他把手中的撕裂之牙插進腰間的刀鞘裡面隨後拔出了背上的巨劍,巨大的劍鋒快速的一掃瞬間就把幾個靠過來的哥布林逼的倒退好幾步並且和後面衝上來的哥布林撞在一起。

「老四~你準備好了沒有,準備好了就發射,我們需要快點了,不然就不要想再出去了」陳凱在揮動巨劍的瞬間看到了在哥布林群中一個一閃而沒的銀白身影,他知道那至少是一直精英級的白銀哥布林,等級可能超過50級。

「馬上就好肥原準備好戰馬,我開完路就套上韁繩,這次哥幾個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了」費雲一拉重弩把弩機朝向那些哥布林,然後對著費原說了一句,後者快速的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了兩個寵物徽章。

「綳」隨著一聲弩弦的脆響,近兩百隻弩箭瞬間從巨大的弩匣中被射了出來。幾乎在一瞬間,陳凱他們面前的哥布林就被清洗一空,所有的哥布林身上至少都插了近五隻弩箭。

與此同時費原快速把寵物徽章朝韁繩那裡一按,兩匹高級戰馬瞬間出現在那裡並且被套上韁繩。隨後費原拉住韁繩用力一甩,連馬鞭都沒用直接催促起戰馬讓它們奔跑起來。在戰馬跑動起來的瞬間,陳凱看到地上的哥布林屍堆裡面竄出了一隻巨大的哥布林,它的身體是其他哥布林的兩倍高,身上散發著銀白色的光澤。在竄出屍堆的瞬間,這隻哥布林直接朝著兩匹戰馬撲去,想要通過幹掉戰馬把陳凱他們留下來。

陳凱會讓那個哥布林得逞嗎?明顯不會,在對方跳出來的瞬間他就舉起來手指,並且念動起了神術咒語。一團乳白色的光團快速的在他指尖匯聚,並且嗖的一下朝著那隻哥布林射了出去。 第255章大地權杖—–前往帝都的路一直不太平(三)

又是一個月了,努力碼字

—月初求下推薦———-

「給老子滾下去」伴隨著陳凱的怒吼,指尖釋放出的神聖衝擊瞬間擊中了那個躍起的大哥布林。神術的衝擊力把半空中的哥布林打的一歪,它再也不能跳到戰馬上而是掉在地上被戰馬踏過。

當然在神聖衝擊擊中對方的瞬間,陳凱的心理咯噔一下,因為他的視網膜上清晰的看到從哥布林身上飄出的大大的抵抗二字。除了因為神術的衝擊力導致它撲跳失敗以外,陳凱這個凝聚著近100點魔力的神術幾乎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雖然陳凱的攻擊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勢,但是被戰馬的馬蹄踏過以後哪怕是那個哥布林再如何頑強也要少掉半條小命。不過這隻哥布林到底是兇悍的怪物,即使是被兩個馬蹄輪番踏過,它還是在馬車駛過的時候用力抓住馬車的車底。

「不好那個傢伙扒在車底了」費雲趴在車頂上面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他尤其注意那隻散發著銀白色光亮的哥布林。在馬車駛過它身上以後費雲卻沒有看到它從馬車後面出現,他立刻明白那個傢伙已經是扒在車底下準備爬上來了。



lixiangguo

不過雲逸卻是沒有買過一次房子,以前在京城工作,面對均價至少是兩萬五的房價,雲逸自然是從來都沒有打算買過房。

Previous article

原因有二,一是九星的使命尚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生命不僅僅是屬於自己,更屬於天下,她要以消滅日月元魔,拯救天下為己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