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一直忠心她的那些下人卻都全部無動於衷,甚至看著她被人帶走。

「母親,這世上沒有什麼是錢買不來的東西,這不是母親您教我的嗎?怎麼母親您自己卻忘了呢?」何淼笑道。

謝氏只恨不得自己能親手撕碎何淼的臉,但是無奈卻知道早在自己不知不覺中何淼就已經將整個何府都掌控了,甚至可以說她以為忠心自己的那些人其實也早已經背叛自己了。

只是她想不通的是,何淼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部署的,而且還能瞞過自己。

「何淼你恨我。你可以對付我,但是默兒是無辜的,你不能對他下手。」謝氏道。

何淼嘴角勾勒出一個殘酷的笑容,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謝氏,不管謝氏曾經對自己怎麼樣,甚至哪怕在外人眼中對自己跟親生兒子沒什麼兩樣。何淼知道謝氏由始至終都在防著自己,既然是這樣自己又何必對何默有什麼兄弟感情。

「只要何默不找我麻煩,我自然不會對他怎麼樣的。」何淼道。

何淼朝著謝氏深深鞠,儘管心裡早已經恨透了謝氏,但是也明白他可以將謝氏軟禁起來,但是卻絕對不能殺害謝氏。說到底謝氏也是自己名義上的母親,而弒母這個名聲要是真的傳出去了自己在懷安縣將再無立足的餘地。

「兒子多謝母親多年的教導,如今母親身體不好,兒子特意請了名醫為母親醫治。請母親同兒子前去。」

如今的情形根本就由不得她拒絕,兩個胳膊都被人給架著,自己就算是想拒絕恐怕都是沒有機會。

謝氏就這麼被何淼給帶走了。

「今日之事我不想聽見任何不好的傳言,我想你們都應該知道怎麼做。」

「是,大少爺。」屋內的眾人見何淼這麼輕易的就把謝氏給帶走了,自然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心,更何況一開始謝氏像他們求救的時候他們都置之不理,現在又何必在人前裝模作樣呢。

何淼很滿意這些人的識時務,「等會兒你們自去領賞吧!」

堂堂何府的當家主母居然被一個庶子給掌控住了不說,而整個府上居然沒有一個人提出任何的異議。何淼更是用雷霆手段將所有反對自己的聲音都鎮壓了下去。

一時間整個何府的人都人人自危。

「只要你們都乖乖聽我的話,我自然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否則就不要怪我何淼翻臉不認人。」何淼坐在首座看著自己兩邊的各鋪子的掌柜的道。

「少東家說笑了,少東家將何家發展到如今的地位,我們也不是糊塗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少東家在這裡面傾注了多少的心血。」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他們這裡面好多人原來都是謝氏手下的人,所以自然也就不得何淼的信任。但是如今謝氏已經倒了,如果他們還是一樣的這麼不識時務的話,只怕很快何淼就會放棄他們。

對他們而言效忠謝氏跟效忠何淼而言沒有什麼區別,所以一些慣會見風使舵的人早已經投靠了何淼這一邊。

「那好,我只說一遍。我不管你們曾經是誰的人,如今既然你們在我何淼的手下做事,只要記住一點,那就是絕對不能背叛我,否則我自然有辦法讓你們生不如死。但是只要你們好好做事,我保證一定讓你們享盡富貴。」

這些能混到掌柜的人又有幾個是沒有一點兒本事的,哪怕沒有什麼真憑實學,就是糊弄人的本事也是有的,所以何淼的話更像是對他們的定心丸。

魏秋月到底還是不顧她娘的話跑了出來,只是當她到了何府的時候才發現整個何府早已經不一樣了,甚至連府上很多的下人都是自己不認識的。

「大膽,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竟然也敢攔住我。」魏秋月憤憤不平。

「公子有吩咐任何人都不能進去,表小姐那您還是請回吧。」負責攔住魏秋月的下人道。

魏秋月沒想到這人認識自己卻已經還敢攔住自己,「既然知道我是主子,你還敢攔我?」她就不相信了,難道自己要闖過去這人還真敢攔住自己不成?

「秋月,你若是到我府上來胡鬧的,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表哥。」魏秋月一見是何淼,立馬興奮的衝到何淼的面前。「你家的這些下人真是可惡,竟然攔著不讓我進去。」魏秋月踢腳。

「是我讓他們這麼做的。」何淼的俊臉上面一點表情都沒有。

魏秋月一怔,「是表哥你讓他們這麼做的?」 表哥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自己來了這半天了,怎麼也沒有看見姑母。

「姑母呢?我怎麼沒有看見姑母?」魏秋月問道。

「母親身體不適,在休息。秋月你就不要去打擾她了。」何淼道。

姑母的身體一向很好,怎麼會突然身體不適的?而且表哥對自己未免也太冰冷了。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表哥,姑母對我就好像是親生女兒一樣,如今姑母病了我怎麼可以不去看一看姑母?」魏秋月直覺肯定是出什麼事了,否則姑母怎麼可能會突然不見了。

「趙峰,帶表小姐去見母親。」何淼吩咐道。

趙峰一臉愁容,「夫人這幾日病的厲害,早就吩咐了不見任何人。公子若是執意要帶表小姐去見夫人,只怕到時候夫人定會責罰公子您。」

魏秋月也想到了姑母對這個表哥一向不怎麼好,若是自己就這麼冒冒失失的闖了進去。姑母自然是不會怪罪自己的,但是卻定然會責罰表哥。

這麼一想魏秋月便有些躊躇,她自然是不願意讓她表哥為自己受到姑母責罰的。

「既然姑母身子不好,那我下次再去看她也是一樣的。」魏秋月道。

「多謝表妹如此為我著想。」何淼笑道。

魏秋月見何淼竟然對自己如此溫柔,早已經將她姑母謝氏都不知道忘到什麼地方去了,連忙道:「表哥說的這是什麼話,咱們兩家之間的關係原本就親近,更何況我也算是在姑母身邊長大,與表哥你也能算的上是青梅竹馬,為表哥著想也是應該的。」魏秋月嬌羞不已。

「不知表妹來府上所為何事?」何淼就算是知道魏秋月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這個時候也都要裝作不知。

魏秋月跺了跺腳,「表哥。」魏秋月滿腹女兒家的心事,更遑論如今意中人還問自己前來所為何事,這怎麼能讓自己不害羞呢。

「表哥難道還不明白我的心思嗎?」

「表妹與母親的關係猶如親生母女,想來表妹來府上自然是為了看望母親的。趙峰讓下人將表小姐帶下去好好休息。」何淼道。

腐上你的心 魏秋月急的不行,表哥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怎麼轉頭又說道姑母的身上了?

「表哥,我是來。。。」

魏秋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何淼給截住話頭了。

「表妹,我還有事,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的直接同趙峰說也是一樣的。他肯定都會為你辦得妥妥帖帖的。」

看著何淼離去的背影,魏秋月的心裡別提有多懊惱了。

「表哥他怎麼可以這樣。」魏秋月滿是幽怨的看著趙峰。

趙峰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裡正叫苦。公子怎麼就把這麼個難對付的人留給自己了,公子這不是故意害自己是什麼。

「公子確實有要事在身,表小姐還是先去休息,等公子得空了,肯定會來看錶小姐您的。」

魏秋月來是為了看何淼又不是為了在何府休息,所以對於趙峰的安排,魏秋月自然不會滿意。

「趙峰我且問你表哥最近同那賤丫頭可有聯繫?」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趙峰一臉疑問,「不知道表小姐說的是誰?」

魏秋月暗中竊喜,趙峰是表哥身邊最得力的人,既然連趙峰都不知道表哥是不是同那賤丫頭有聯繫,想來表哥應該早已經將那賤丫頭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也是自己魔怔了,那賤丫頭再怎麼好也不過只是能勾起表哥一時的興趣罷了,又怎麼能跟這麼這個大家閨秀的小姐相提並論。

魏秋月一臉得意,心道:「表哥不是真心喜歡那賤丫頭的,早知道如此自己又何必花費那麼多的心思在那賤丫頭身上。」為了這自己還在外面找了殺手,花了自己不少的銀子。看來這筆買賣自己倒是可以取笑了。

「我還不累,清荷院我自己等會兒去便是了。」魏秋月道。

既然如今殺不殺宋離都無所謂了,自己自然是想要去找那人把自己的信物取回來,否則自己始終都有把柄在旁人手裡。

趙峰一愣,「表小姐要出去?」

「是啊,我與小燕出去逛逛,你不用管我。若是表哥問起來你就說我出去了便是。」

小燕朝趙峰歉意的一笑,「趙小哥放心,有奴婢跟著小姐一定不會有事的。」

趙峰想說自己才不管是不是會出事呢,而且就算是出事了跟自己也沒有關係。但是表面上去露出一副擔心的樣子。

「還是屬下陪著表小姐一起去吧!」

魏秋月擺手,「這懷安縣還有什麼地方是我魏秋月去不得的?你就放心吧!」

朱宏提供給自己的線索實在是不多,只是說毒蛇的身上有跟人聯繫的信物,所以宋離不得不把毒蛇的身上翻了個遍,最後才找到了半塊玉佩。只是那玉佩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卻也能看出來應該是個什麼姓氏被切斷了。

難道這就是那人的姓?不會有誰這麼傻竟然連自己的姓氏都暴露出來。宋離忍不住否決,但是卻依然還是覺得有不少的一點,所以還是拿著半塊玉佩翻來覆去的看,希望能沖中找到什麼線索。

不對,這是什麼。宋離竟然在玉佩上面看見了一個大約有一粒米大小的瑕疵。宋離不能確定這一點瑕疵是不是就能讓自己弄清楚背後的人,但是卻知道這一定是有關係的。

宋離小心的用手指甲颳了刮有瑕疵的地方,既然發現了一個地名,雖然幾乎是察不可見但是還是被宋離給發現了。

「鍾南街,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只是毒蛇畢竟是一個男人,自己要是就這麼貿然前去,那人肯定會有所懷疑的。所以一定要想要辦法好把那人給矇騙過去。只是想個什麼法子才好呢?

我就算是有化妝的本事,也不可能真的把自己化成個男子,更何況這兩人的身高就差了不少。

不對,那蜥蜴的身高跟自己倒是差不了不多,而且蜥蜴的臉上到處都是爬紋,那人就算是看見了也不見得能人的出來。

而且自己空間裡面還有變聲器,倒也能利用。

說做就做,宋離開始把自己往蜥蜴的模樣折騰,然後又給自己配上變聲器。這樣聽起來自己的聲音雖然不算是同男人差不多,但是卻也是低沉沙啞。如果不是仔細聽是絕對聽不出來的。 萬法仙門北側,靈輝堂。

雕樑畫棟的卧房之中,靈輝堂主余松,此刻正閉目盤腿而坐,雙手在身前擺出奇異的手印,胸膛輕微起伏,身上的靈氣能量和靈魂能量不斷的起伏,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

「呼……」

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余松雙眼乍然睜開,面上也是頗為的有些欣然,「沒成想一大把年紀了,修為還能有所精進,呵呵,喜事啊。」

簡單的在房間中活動了下身體,房間外便是傳來了一道略顯得蒼老的聲音:「大人,葉天大人來了。」

「嗯,這葉天閣下倒是沒什麼架子,為人隨和啊。」

隨口的應了下來,換了一身衣衫,余松這才快步走出房間,對著房外的一名青衫老者招了招手:「走吧,去見見這位青年俊才。」

望著余松精神了不少的臉,青衫老者和善的點了點頭,緊跟在後,朝著大堂而去。

……

跟著靈輝堂侍者的引導,葉天一路穿過院落,在迎客大廳外停了下來,輕敲了敲門,待得屋內回應,方才輕輕的推門而入。

大廳很是寬敞,其中的人數也是不少,那靈輝堂主余松,此刻已經是在大廳內等候了。在其左手下方,坐著一些萬法仙門中頗有些地位,且實力相當不弱的高手,在他們的身旁,也有一些靈輝堂之中,表現傑出天賦異稟的年輕一輩。

「八劫涅槃境,看來著靈輝堂之中,也不乏強者坐鎮啊……」

心念一掃,葉天便是立刻確定了那位青衫老者的修為,當下心中暗自生出幾分感慨,此人,應該就是這靈輝堂的最強之人了。

余松身旁,坐有一對年輕的男女,他們的身上皆是穿著一套月白色的袍服,男子年齡在二十六七左右,英俊的相貌,配上挺拔的身材,很是具有魅力,其修為,摸約是在六劫涅槃境上下,而其身旁則是一名二十來歲的的少女,修為不高,但卻頗顯幾分嬌貴。

「葉天大人貴安。」少女略微一躬身,聲音甜美道,「小女余欣,見過大人。」

葉天的目光在少女乖巧清秀的俏麗臉蛋上停留了片刻,略微微笑示意,旋即便是將目光移了開去。

葉天的這舉動,似乎有些讓得余欣略感詫異。

雖然她並非是那種自視甚高,認為天下男人都要圍著她轉的女人,但對於自己的美貌與氣質,她還是有著幾分自信的,加上次課,自己又是精心的打扮過,理應是讓得葉天動些心思才對,可葉天卻是這般淡然,倒真讓她有點意外……

葉天不在意,但某些人,卻是在意的很。

站在余欣身旁的那名青年,在見得葉天的這般淡漠之後,袖袍中的拳頭也是握了握緊,輕咬著牙關,面色顯然是有些不太好看。

「余大人,有禮了。」踱步上前,葉天十分淡然的對著上位的余松抱了抱拳,輕描淡寫的笑道。

「呵呵,葉天閣下,快坐,給葉天閣下奉茶。」

望著葉天的到來,余松立是沖著他點了點頭,旋即便是朝著下人們揮手道。

微笑點頭,葉天只當做沒有根本沒有瞧見那青年臉上不太高興的表情,全無多言,直接落座了下來。

「不知余大人此番找我,有何貴幹啊?我這初來乍到之人,不知有何能夠幫得上忙的事情啊?」

落坐下來,葉天便是瞧著余松問道。想來這余松也是有什麼事情要找他,靈輝堂是萬法仙門五堂之一,地位頗高,總不至於專門將他請來,就為喝茶聊天。

「呵呵,葉天閣下倒是快人快語,那老夫也便直言了。」余松微微一笑,旋即便是指著身旁的少女含笑問道,「不知葉天閣下,覺得小女樣貌何如?」

臉色微微一變,葉天立刻收斂了笑容,這位余松大人,心中立刻感到了幾分不妙……

這余松也算是一方人物了,實力不俗,地位也不低,莫名其妙的一上來就跟他聊女兒,怕不是要……

想到某種可能,葉天的嘴角都是不由的有些抽搐了起來,略微平復了一下心情,輕吸了一口氣,方才開口:「余大人,有什麼事情,請直說吧。」

「咳……這個么……」

余松的臉色忽然出現了一抹尷尬,卻是望了望自己的女兒,咬了咬牙,笑道:「葉天閣下,您也知道,女大當嫁,欣兒年紀也不小了,該是婚配的年紀了,我們做父母的,自然希望女兒能嫁給一個有能力有擔當的人,就不知葉天閣下……可有婚配了?」

葉天一怔,一口氣哽在胸中,暗自慶幸自己猜到了這一點,沒有喝水。

不然一口茶水絕對得噴了出來……

果不其然,這余松,想把女兒嫁給他!

「這個……不瞞余大人,我可不止一房妻室了……算上沒能跟在我身邊的,得有……六房了吧。」

略作沉吟狀,葉天索性是將什麼軒轅墨文啊,青鳶啊等等的一併算在了其中報給了這余松,恨不得再多編兩個出來,好讓余松把他當了個花花公子,趁早打消這該死的念頭……

「這樣啊……那不知閣下,可有意再添一房?」

「噗!」

葉天感覺自己心態崩了。

這余松,居然這麼……啊?這麼……魄力十足?!

「余大人……你這算不算是不挑食啊?」

有些尷尬的乾笑了一陣,葉天心中也是萬般苦澀,已然是咆哮了起來……

這踏馬明顯是要包辦婚姻啊!

「哈哈,葉天閣下說笑了。」余松見得葉天的反應,頓時朗聲大笑,「葉天閣下這般年紀,能有如此修為和地位,這般成就,絕非旁人可比,如此優秀之人,多幾房妻妾有何不妥?,想來,閣下的幾位妻妾,也個個都是美若天仙吧。」

聞言,葉天心中的尷尬更甚了幾分,只好點了點頭……

確實個個貌若天仙,葉天恨不得將他們全部拎出來,讓余松好好看看,怎奈何林軒兒和粱笙這倆丫頭,此刻就像是看戲似的在靈巢空間中看著,全然沒有替葉天解圍的意思……

見得葉天不說話,那余松便是繼續開口道:「小女雖不算是貌若天仙,但也算是溫柔賢惠,若是能得閣下垂愛,便是再好不過了。」

「咔!」

葉天感覺自己快要把手中的茶杯給捏碎了去……

「余大人,令媛是為良人,該當有個好的歸宿,何必非要找上我這早已有了家室之人呢……」有些無奈的拍了拍額頭,葉天苦澀笑道,若是遵循心中想法,此刻他必然會轉身就走,誰敢攔他,直接打成鐵憨憨!

lixiangguo

追了柳青璇幾萬年,花費了無數心血,一朝就被人一鍋端了,心底里,想平靜都很難。

Previous article

記得上一次丟臉,是天璇宗弟子大比。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