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古風心裡一跳,這不是吳雙雙說過的那個學院么?

院長點了點頭,「不錯,聖法學院是所有魔法師的聖地,進入那裡出來的學員,幾乎都是一方強者,所以我準備帶我們學院幾名有資質的學員去見識一下。」

說到這裡,院長的目光又落到了古風身上,「你的資質與天賦都超出普通學員太多,所以你跟著我去看看吧。」

古風皺了皺眉,一時間沒有回答。

自從剛才得知雲曦在天荒城的慕家后,他便一心想趕回去,如果跟院長去了落楓城,豈不是見不到雲曦了?

正當古風猶豫不決時,一旁的秦秋霞已經激動的說道:「聖法學院大名遠播整個紫烏帝國,就算不能進入其中,能去見識一下也是天大的機緣,古天,還不快謝謝院長?」

古風一臉為難,「院長,實不相瞞,我還有些事情沒有解決,一時間可能去不了。」

院長眼中不易察覺的閃過一抹失望,不過還是強自笑道:「無妨,如果你有私事,儘管先解決了再去,也不急於一時。」

院長能在一名學員面前退讓一步,已經是其他人難以想象的事情了。

但古風卻依舊搖了搖頭,「院長,我可能去不了了。」

古風的聲音剛剛落下,秦秋霞頓頓時急了,立刻對古風猛擠眼色。

而院長老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收斂了起來。

不過古風既然已經決定,再也無所顧忌,繼續鏗鏘有力的說道:「院長,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真的有事不能去,還望院長體諒。」

「哈哈,很好,不愧是能殺炎陽的學員,果然夠自負!」

院長這句話褒貶難測,別說古風,就連秦秋霞也一時間拿捏不準。

「院長,古風他年輕氣盛,不懂禮節,還望……」

秦秋霞的話還沒說完,院長就起身揮了揮手,「無妨,誰沒有年輕過? 銷售女王︰拿下傲嬌總裁 ,我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秦秋霞長出了口氣,又狠狠瞪了古風一眼。

古風哪裡不知道自己違逆了院長的好意,不過對於去聖法學院,他是一點也沒感興趣,現在不拒絕的話,以後更不好開口。

便在這時,院長突然走到古風面前,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我有些話想單獨跟你談談,不知道有沒有時間?」

古風深深看了院長一眼,許久都沒有說話。 正當他想開口時,一旁的秦秋霞已經搶先說道:「院長能親自召見,我這個做導師的先為古天謝過了。」

她還真害怕古風一開口,又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

秦秋霞都這麼說了,古風心裡再不願,也只得恭聲道:「那就謝謝院長了。」

「好,呵呵,很好,那你跟我來。」

說完,院長轉身向大門外走去。

見古風還在發愣,秦秋霞頓時恨鐵不成鋼的催促了一句,「還杵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跟上去?」

古風恍然回神,苦笑著搖了搖頭,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了上去。

不久后,院長那片古樸古香的庭院內。

「坐吧,不用拘謹。」

「謝院長。」

古風也不客氣,立刻在木椅上坐了下來。

院長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依舊一副和藹可樣的模樣。

「對了,你是怎麼殺了炎陽的?」

古風心裡一跳,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猛然襲上心頭,沒有回答院長的話,猛然「唰」的從木椅上站了起來。


然而還沒等他開口,院長臉上和藹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猙獰。

「你真是讓我意外啊,沒想到炎陽都死在了你手裡。」

「院長,你……」

話還沒說完,古風頓時暗呼不妙。

因為他突然感覺自己周身的空間像被禁錮了一般,連動一下都做不到。

「院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院長老臉上滿是凶戾之色,一雙老臘渾濁的雙眼緊緊盯著古風,「你本無罪,但懷壁其罪,把萬魂塔交出來,或許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聽到院長這句話,古風頓時驚駭莫名,「原來真的是你?」

炎陽臨死前就曾經說過,真正想得到萬魂塔的不止他一個人,現在看來,應該就是眼前的院長聶天宇了。

「你早就猜到是我?」聶天宇不禁有些詫異。

震驚過後,古風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哼,炎陽臨死前就暗示的提醒過,那時候我還沒在意,只是回龍翔魔法學院的路上,我將前前後後的事情仔細想了一遍,才覺得除了你,應該沒有別人。」

聶天宇更加不解了,「世人強者千萬,你怎麼偏偏就懷疑我呢?」

古風冷哼道:「我揭穿炎陽假面目的那天,你身為一個空間魔導師,居然把炎陽放跑了,最後又遲遲沒有追上去,我那時就覺得奇怪,後來更是比其他導師來晚了一步。」

「就算這樣,你又憑什麼斷定是我?」

古風冷笑道:「炎陽幾乎自小在學院內長大,之後便做了導師,從來沒有任何背景,如果說他之上還有人,除了你這個院長,還能有誰?」

聶天宇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看來你不但天賦卓絕,還心細如髮,連我都有些捨不得殺你了。」

「你要殺我?」

古風頓時慌了,被院長禁錮著,他現在幾乎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院長要殺自己,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萬魂塔乃上古神器,也不知多少人寧願為之拋頭顱,撒熱血,我只是覺得這種神器放在你一個小小亡靈法師身上太過浪費而已。」

古風怒極反笑,「哈哈,原本我還挺尊重你這個院長的,原來也不過是個戴著偽善面具的陰險小人。」

對於古風的咒罵,聶天宇絲毫不以為意。

「只要我得到了萬魂塔,又抹殺了你,我一樣是眾人愛戴的院長。」

「你……」

古風牙齒都快咬碎了,奈何自己全身都被禁錮住,以聶天宇的修為,自己根本就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說,萬魂塔在哪裡?」

聶天宇似乎不想跟古風廢話下去,聲音猛然冰冷了下來。

不過古風卻笑了,「哈哈,雖然你費盡心機與炎陽暗中勾結,但到頭來,只會與炎陽一樣空歡喜一場。」

「你什麼意思?」

院長皺了皺眉,盯著古風的目光瞬間變得更加猙獰了,就尤如一頭準備發狂的野獸。

古風絲毫不懼,「我既然早就猜到是你,又怎麼會把萬魂塔放在身上?」

「你沒戴?」

院長臉色更加陰沉了,只是伸手一隻乾枯的手輕輕一握。

「嘎……」

只聽一聲像是什麼硬物被擠壓的聲音,古風當場痛得大叫了一聲。

因為隨著聶天宇的手輕輕一握,周圍的空間竟然也跟著被擠壓了一下,只差沒將他整個身軀擠得爆裂開來。

「說,萬魂塔在哪裡?」

聶天宇又平靜的問了一句。

「殺了我,你永遠也不可能得到。」

儘管全身骨骼快要被壓得碎裂,古風依舊緊咬著牙,眼中的神色布滿了不屈不撓。

「真是有骨氣啊,不過落到我手裡,再有骨氣也沒用。」

說完,聶天宇又隨手一揮。

「噗……」

隨著聶天宇的手揮下,古風當場噴出了一口鮮血,全身的骨骼就像人散架了一般。

不過他卻依舊倔強的笑道:「老怪物,你放開我,或許我一高興了,還能給你個改邪歸正的機會。」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聶天宇眼神一冷,就要繼續動手。

不過看了看古風那雙倔強的眼神,他嘴角又升起了一抹冷笑,「你說沒在身上就沒在身上了么?我偏要搜上一搜。」


霍少,你夫人A爆了! 啊……不要!」


古風頓時變了臉色。

見古風如此,聶天宇更加得意了,「嘿嘿,看來真的在你身上,還想騙我?」

一邊說著,聶天宇一邊隔空對古風揮了揮手。

「嘶啦……」

無數衣物被撕裂的聲音響起,古風周身的衣物頓時寸寸碎裂開來,不過片刻間,他周身頓時片縷不存。

然而當在這些衣物上仔細搜了一下,聶天宇的臉色卻又陰沉了下來,「真的沒在你身上。」

「哈哈,老怪物,我早就說過,你只會空歡喜一場。」

早在來龍翔魔法學院的路上,他為了以防萬一,早就將萬魂塔藏在了一個秘密地方,除了他自己,根本就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找得到。

「交出來,我饒你一命,不然,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聶天宇似乎真的怒了,一張老臉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他原本就只剩下一張如樹皮般粗糙的麵皮,此刻再露出這麼猙獰的神色,看起來更像是從九幽地獄里爬出的惡鬼一般。

「交出來也是死,不交出來也是死,我幹嘛要便宜你?」

古風絲毫不在意,繼續大言不慚的說道。

聶天宇猛然舉起手,但卻又遲遲沒有揮下。

他算計了這麼久,就是為了得到萬魂塔,如果把古風殺了,可能就真的一點線索也找不到了。

沉默了片刻,聶天宇又強忍著滿腔的怒火說道:「好了,如果你把萬魂塔交出來,我保證不傷你一根毫毛。」

「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堂堂院長,說話豈能不算話?」

古風嗤笑道:「你這種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的陰險小人,說話就像放屁一樣,我拿什麼相信你?」

「你……」

聶天宇氣極,只是從古風身上搜不出萬魂塔,他幾次揚起手,卻又每次都強行放了下來。


「你要什麼條件,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答應你。」

見聶天宇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自己妥協,古風懸起的心也漸漸放鬆了一些。

「這樣吧,我跟天荒城三大家族吳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你如果幫我解決了他們,我就把萬魂塔給你。」

畢竟聶天宇都妥協到了這種地步,如果自己還不做出讓步的話,或許真的把他逼得狗急跳牆。

不過聶天宇卻冷哼了一聲,「你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天荒城三大家族就算是我,也得忌憚幾分,更別說你一個黃口小兒?」

古風頓時不樂意了,「可是我這段時間大鬧吳家,也不見他們能把我怎麼樣。」

聶天宇輕蔑道:「那是有一個姜萬里罩著你,不然你十條命,也不夠他們殺。」

古風臉上寫滿了不信,「算了,如果這個條件你不能答應,就當我什麼也沒說,萬魂塔你也別想得到。」

見古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聶天宇氣怒交加,「你可知道,吳家除了門面上那些魔導師之外,後山還關著一個大魔法師的老怪物。」

「還有這種事?」

古風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就連達到大魔法師頂峰的姜萬里,也不敢太過為難吳家,看來這件事情也並非空穴來風。

只是上下打量了聶天宇一眼,古風依舊不死心,「你不是也達到了大魔導師境界了嗎?難道還怕了他們吳家?」

聶天宇悻悻道:「你也太高看我了,我不過才魔導師第八階而已。」

「原來你沒有達到大魔導師境界?」

古風頓時大失所望,在他的想象中,院長聶天宇每次出手,幾乎都能扭轉乾坤,原本還以為他達到了大魔導師境界,沒想到居然只是魔導師第八階。

見古風一臉不屑,聶天宇惡狠狠說道:「就算只是魔導師第八階,要殺你也易如反掌。」



lixiangguo

原先還沒有覺著外面的空氣有多麼清新,但是和陰暗的地牢一對比,高下立分,在裡面呆了那麼久,連人都覺著要發霉了。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