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古通靜靜的說著,這時的他早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現在最喜愛那個藥品做的事情就是把眼前的大魔拖延一段時間。

古葬天卻沒有絲毫的話語,手中的弓箭帶著紫金色的光芒直接向著大魔射了過去。

紫金色的羽箭閃電般的死昂著大魔射了過去,點點的火花不斷的在箭尖上閃現著,在空氣中帶起了一道紫金色的弧線。

愛上野玫瑰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古葬天的羽箭在大魔身上閃過一道亮麗的火花,然後直接掉了下來,只在大魔的身上留下一點淡淡的印記。

「不錯!你很有勇氣,這點攻擊真好給我撓痒痒。」

大魔話語慵懶的說道,好像每說一句話都會消耗他很多的力量一樣。


「拼了!鳳凰點頭!」

古通大吼一聲,整個人飛身而起手持長槍直接揮出了自己最巔峰的一槍,火紅的槍頭閃爍著無盡的戰意。

炙熱的氣息開始從古通的身體開始向著長槍蔓延了出去,整個人就像是一團火焰一樣向著大魔撞了過去。

「真想不懂你們這些螻蟻,為什麼總是會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中是這麼的愚蠢不知道享受自己人生最後的時光,既然你們想要結束,那麼我們就結束吧!」

大魔直接揮出了自己的巨大骨刀,在骨刀的巨大威力下,古銅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直接被大魔劈到了地下,在地上砸了一個深深的大坑。

「三爺爺!你沒有事吧?」

古葬天看著下面巨大的深坑焦急的問道。

「咳咳!我還死不了,葬天你快跑不要管我!只要你活下去,就有給我報仇的希望。」

古通說著就暈了過去。

古葬天看著暈過去的古通,眼神之中閃過無比的痛苦,一種無力感再一次出現在了他的心中,這時的他對於武力的渴望再一次達到了巔峰。


「我要你去死!」

古葬天大喊一聲,手中握著古通的長槍身體開始變得扭曲起來,手中的長槍也被紫金色的光芒布滿,這是的紫金色的光芒充滿了無盡的霸道和攻擊性。

「我以我身鑄神弓,鐵槍染血喚神力,戰意為弦霸天下,命格為力弒妖魔。」

一道紫金色的長槍直接向著大魔射了過去,光輝四射的的長槍直接劃開了暗黑的雨滴,一道紫金色的大道出現在了古葬天和大魔之間。

「轟!」

大魔揮刀直接向著長槍砍了過去,長槍和骨刀的相撞直接使得周圍的墨雨消散在可空氣中,沒有絲毫的痕迹。

長槍變為了兩節,前面的一節依舊向著大魔射了過去。

大魔看著依舊向自己射過來的一節長槍,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意外的神色,但是隨即他如墨的大手直接向著這一節長槍拍了過去。

黝黑的大手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帶著濃重的厚重感,無與倫比的威力直接在天空中帶起一陣狂風,狂躁的狂風直接把周圍的雨滴吹向遠處。

「砰!」

巨大的手掌和長槍撞在了一起,長槍化作一道弧線一邊向著下面掉著一邊依舊向著大魔沖了過去。

「磁!」

長槍在大魔的身上劃過一道淺淺的傷痕,一股濃郁的紫金色的光芒直接竄進了大魔的身體。

大魔看著自己身上的傷痕,眼神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他沒有想到自己眼前的螻蟻竟然讓自己受到了傷害。

「你激怒我了,現在的你將會看到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點你身體的各個部位,最後在絕望中慢慢的等待死亡。」

「這就是差距嗎!看來這個世界對於我來說還是太遙遠了,我依舊沒有真真的融入這個世界。忠於要結束了,這或許就是一場夢吧!該到了夢醒的時候了。」

古葬天沒有回答大魔,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周圍的一切,腦海中不斷閃現著那自己從未有過的親情,還有那迷茫的,剛開始的愛情。

古霸天、古冰靈所有人的影子不斷的在古葬天的腦海中閃現著,這一刻他終於認可這個世界的一切,認可了古家,認可了那自己從未見過的父母。

「大魔來吧!這一生我已經得到的太多了,或許雖然還有很多的遺憾,但是我已近無悔了,戰吧!就讓我輝煌的戰死吧!」

古葬天說著,手中九宮大陣出現,直接把大魔包裹到裡面,化作了九座普通的宮殿。

大魔站在大陣之中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古葬天和九座大殿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

「你竟然有這樣的傳承秘寶,看來我小看你了。沒想到在這邊陲之地竟然會隱藏著你這樣一個大氣運的人。看來老天對我不錯,要讓我收穫豐滿啊!你放心吧!一定會有很多人來為你陪葬的,死亡之路上你不會孤單的。」

大魔俱到一揮直接向著古葬天揮了過去,這時的大魔已經有點對古葬天摸不透了,就像是面對那些古教和大皇朝的傑齣子弟一樣,不敢小看了。

就在大魔的骨刀就要到古葬天的頭頂的時候,古葬天頭頂上的皇道玉璽發出一道巨大的光芒包裹著古葬天消失在了大魔的眼前。 古葬天緩慢的睜開眼睛看著四周的一切,巨大的的柱子出現在了古葬天的眼中。

「我竟然沒有死!這裡是那座宮殿!對這裡就是自己進來過的那所宮殿,沒想到那一次進來之後就在進不來了,現在卻意外的進來。也不知道三爺爺現在到底咋么樣了,不過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吧!」

就在古葬天看著仔細的觀察著宮殿中的一切的時候,一股劇烈的、深入骨髓的疼痛感慨時不斷的侵襲著古葬天的神經。

「這他媽的!後遺症太厲害了,真是死前痛苦皆虛無,不死萬苦皆臨身啊!」

古葬天整個人攤在地上,艱難的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靈藥,開始治傷。

靈藥在古葬天的口中散發著濃郁的藥力,一絲絲的藥力不斷洗涮著古葬天的全身,點點的傷口開始緩慢的凝結,鮮血也不在往下流了。

古葬天看著自己全身的傷口,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吃驚的神色,他是在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上會崩裂出這麼多的傷口。

「這招以後還是少用吧!現在的肉體的柔韌度和強度還承受不住這樣的招式所帶來的副作用。」

隨著古葬天被皇道玉璽帶進了大殿,九座大殿就像是沒有了顧及一樣,一股威壓出現在九宮大陣之中,而且還有不斷擴大的趨勢。

大魔看著眼前的九座大殿,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恐懼,淡淡的威壓使得他不敢有絲毫的妄動,就像是血脈之中的螻蟻就看到自己的種族的皇一樣。

「轟!」

一聲巨響,九座大殿開始緩慢的移動了起來,一座座大殿就像是早已演練好的士兵一樣,把大魔向著最中間圍了過去。

看著九座如同荒古巨獸一樣的大殿把自己一步一步的開始向著中間逼了過去,大魔手中的骨刀越握越緊了。

大魔沒有選擇攻擊,他一步一步的退著,現在的他就想是一個遺失在恐怖世界的螻蟻一樣,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九座史前巨獸。

九座大殿如同一所巨大的牢房一樣緊緊的把大魔困在了裡面。

被困在裡面的大魔終於忍不住了,手中的骨刀瘋狂的向著九座大殿砍去。

「轟!轟!轟!」

療傷中的古葬天也被這一聲聲的巨響給驚醒了,古葬天看著大殿的大門,又露出了無奈的神色,現在的他也出不去,只不過是不在受到大魔的危害而已。

古葬天心神不斷的在識海中大量著九宮大陣的陣圖,雖然他一直研究著九宮大陣,但是九宮大陣就像是一團遠古謎團一樣不斷的困擾著古葬天,他就像是一個收藏家,而不是一個寶物的真真主人。

「不管了,成敗就在此一舉,看看我能不能真真的掌控這件至寶就在此一舉了。「

古葬天運轉心神,直接把九宮大陣的陣圖向著自己靈魂的腳下拉了過去。一股股的竄心的疼痛一陣陣的侵襲著古葬天的靈魂。

古葬天忍受著痛苦,瘋狂的拉著九宮大陣的陣圖向著自己的腳下一點一點的移了過去。

「轟!」

識海之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朵幽暗的花朵出現在了古葬天靈魂的腳下,無盡的晦澀氣息向著識海擴散了開來。

「這是?這是?」

古葬天吃驚的看著,眼神之中出現了無盡的震撼,他沒有想到自己靈魂的腳下竟然還有一種命格。

原本不願意過去的九宮大陣的陣圖好像受到了什麼挑釁一樣,看是散發出恐怖的威壓,這股威壓帶著一股可怕的氣浪直接向著彼岸花衝過了過去。

彼岸花周身晦澀的氣息一下子變成一道道細細的絲線,化作一張巨大的網向著九宮大陣的陣圖籠罩了過去。

這時的古葬天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靜靜的看著兩者之間的戰鬥,原本不想到古葬天腳下的九宮大陣的陣圖變得特別的殷勤,陣陣的氣浪不斷的衝擊著彼岸花。

彼岸花周身氣息流轉,不斷的抵禦著九宮大陣陣圖的攻擊。不時有一道道的晦澀氣流不斷的纏繞著九宮大陣的陣圖。

「這他媽的!太不靠譜了吧!到現在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在自己人打自己人,真實氣死我了。」

古葬天開始瘋狂的催動著自己的靈魂之力直接沖改進了彼岸花和九宮大陣陣圖之間的戰鬥,創始看著古葬天的靈魂沖了進去也果斷的沖了進去。

一時之間古葬天的識海之中陷入了混戰之中,創始不斷的給古葬天的靈魂散發著無盡的造化之力。

古葬天的靈魂之力在彼岸花和九宮大陣之中胡亂的攻擊著,但是彼岸花和九宮大陣的攻擊卻不斷的躲避著古葬天的靈魂。

「轟!」


九宮大陣的攻擊直接撞在了彼岸花的花身之上。彼岸花直接吞下了九宮大陣的攻擊,整個花身變得無比的龐大,一股磅礴的詭異的氣息直接沖向了九宮大陣,古葬天看著詭異的氣息直接散發出一道靈魂之力混進了這股詭異的氣息之中。

九宮大陣在這股詭異的氣息之下開始不斷的變小,最終化作了一張圖紙,原本在上面幻化出來的九座大殿頓時之間就像是畫在了這張圖紙上一樣,形成了一張完美的畫卷。

古葬天緩慢的開始控制著九宮大陣,外面的九座大殿開始板粟子和古葬天的控制開始了一點一點的移動。

「終於控制住了這一大殺器了,真是不容易啊!」

心神回到身體上的古葬天,不斷的控制著九宮大陣向著大魔壓縮了過去,大魔的活動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大陣之外,古書出現在了九宮大陣旁邊,看著昏迷在一旁的古通,再看看自己面前的九座大殿眼神之中出現了一絲不解。

「這到底是咋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圍的一切不斷的刺激著古書的神經,但是消失的古葬天讓他更加的擔憂,他想不到自己的大哥聽到古葬天消失的信息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葬天!葬天!」

一聲聲巨吼出現在九座大殿的周圍,不斷有腐朽的建築在古書的吼聲之中變成了廢墟。

艱難控制九宮大陣的古葬天突然聽到了古書的大喊聲,臉上開始出現一副興奮的表情。

「四爺爺!我放開一道縫隙你趕緊的進來,現在大魔已經快撐不住了,你進來快點的幫我殺掉他。」

「好!你放開一道縫隙,我就進來。」

古書雖然不知道裡面的場景但是有一點他和清楚,那就是裡面的對手一定很厲害,不然古通就不會躺在這裡了。

「轟!」

一道細小的只容一個人穿過的縫隙出現在了古書的面前,古書感受到裡面磅礴的魔氣眼神之中儘是凝重。

長劍在手,古書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九宮大陣之中,磅礴的花之侯者巔峰的氣息不斷的擴散出來。

「大魔!九幽的一個種族,嗜殺,喜歡生吃活物。人族最討厭的生物,壓實對人族危害最大的生物,每一次出現都是一場災難,沒有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看來這一次的戰鬥不會太簡單。」

古書淡淡的看著大魔說道。

「人類,你的見識很高,你的實力也很強,反正我也活著出不去,但是在這裡殺掉你還是有可能的。」

大魔語氣陰沉的說道,顯然古葬天對於他的囚禁讓他顯得特別的生氣。

古書沒有回答大魔的話,只是手中出現了一把與他自身氣質絲毫不符的長戟,濃郁的戰意開始在古書身上散發出來。

「戰!」

古書一聲巨吼,周身的氣息散發到極致,戟刃上散發著明亮的罡氣,長戟一揮直接向著大魔的咽喉劃了過去。


lixiangguo

走過了那條長長的樓梯,等到兩人回到深山鎮的商店街時,不知不覺間已經是中午的時分了。

Previous article

叮鈴鈴看著兩人猥瑣的交流,鄙視的說「呸!兩個不要臉的東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