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古劍顯然知道宗倔的想法,只是無聲的搖了搖頭,又是問道:“聽說琉新只是用了一招就把秦時風擊敗?”

“是的,”宗倔應了一聲,道:“秦時風只是入院兩年,若不是在一次執行任務中運氣好得到一枚珍貴寶丹,服下後實力大增,又怎麼會有如此成就,就算如此,他也魂力虛浮,根基不穩,擊敗秦時風並不能說明什麼?”

“是嗎?”古劍不可置否的應了一聲,便不在說話,氣氛有些壓抑,這般過了片刻,宗倔輕聲道:“你變了,以前的古劍就如一柄凌厲之劍破盡一切,銳不可擋,而如今卻不與世爭,更是對一個新生如此上心……”

“呵呵?”聞言,古劍輕笑了一聲,他確實跟以前不同了,以前的古劍鋒芒畢露,而現在的古劍卻洗淨韶華,但是宗倔卻不懂這是一種境界的昇華,他淡淡道:“正是因爲這種變化,我的破天劍氣才能突破第三層,達到內斂的層次!”

“什麼?你突破第三層了?”宗倔驚訝的問道,經常同古劍在一起,他自然知道破天劍氣的厲害,難怪他發現古劍雖然不顯氣息,也有股凌厲之意。

“說起來這也應該感謝琉新了,若不是他,我恐怕還難以突破,”古劍幽幽的說道:“記得屠老曾說過,在畢業大會上我就能夠隨意出手了,那麼就教訓教訓琉新吧,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解決了,希望他能給我一些驚喜吧!”


古劍的聲音平淡,卻蘊含着一股難以言說的冷意。 翌日,當清晨逐漸的到來,東方的天空泛起魚肚白,一縷晨輝灑落而下之時,一道古老的鐘吟聲,悄然的從學院深處響起,旋即擴散至整個學院之中。

鐘聲響起的剎那,一位位熱情高漲的學員由四面八方向試煉塔處涌去,今日正是狩獵戰正式開啓的日子,對於這學院中最大,最高水準的盛會,所有的學員都表現出了極爲高漲的熱情。

中級住宿區,星火盟處,在這個寬敞的大廳裏,此刻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仔細看去,君生華、紅衣等星火盟高層都赫然再列,而這些人的表情都無一例外露出焦急之色。

“琉新怎麼還不回來,眼看狩獵戰就開始了!”顧裏在地上來回走動着,邊走邊焦急的道。

“放心吧,這麼大的事情,盟主肯定不會忘記的,只是我倒是期待,盟主經過這兩個月的修習,他的實力會達到哪種程度呢?”君生華倒是顯得很淡定,不過那不時飄過門口的眼神出賣了他。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不過據說柳影也有了參加狩獵戰的資格,想我星火盟也唯有盟主一人蔘加。”又一個人跟着說道。

聞言,衆人的眼神都是閃過些黯淡,參加狩獵戰的資格實在太難,畢竟要闖過那試煉塔第二十層,並不是隨意出來一個人就能夠做到的。

“你們都在啊!”就在這時,一道輕笑之聲,突然響起,聽到這聲音衆人都是一愣,旋即都看向門口,只見琉新正邁步進來。

☢ тTk an☢ c ○

“你可算是回來了,莉吉爾學姐都等了你好久。”紅衣有些抱怨似的道。

“莉吉爾學姐?她等我幹什麼?”琉新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等你去參加狩獵戰,”莉吉爾從後廳走了出來,盯着琉新道:“此去你的身邊並無可信之人,咱倆同行倒也有個照應。”

“如此甚好!”琉新臉上一喜,參加狩獵戰肯定強者衆多,如今有莉吉爾這個高手同行,定會幫助不少。

“你還有事情麼?沒有就直接走吧,狩獵戰也快開始了!”莉吉爾又是問道。

“沒有,直接走吧!”琉新答道,而後與星火盟人一一打過招呼,便同莉吉爾向着試煉塔走去,開啓狩獵空間的地方,正是在試煉塔處。

“我們也去看看吧,雖然參加不了,能夠見識見識這陣勢也是好的,”君生華笑着道。

“恩,說的也是!”君生華的提議顯然都得到人們的認可。

“我去修煉了!”這時紅衣卻突然冷聲道。

“修煉也不差這會吧?”

“你們懂什麼,紅衣因爲沒機會與琉新一起參加狩獵戰正生氣的呢?”顧裏誇張的笑道,那眼神不停的在琉新與紅衣身上掃過,其意思不言而喻。

“顧裏,我看你皮又癢了!”紅衣美目盯着顧裏,冷聲道。

“這個傢伙,”琉新也無奈一笑,對着紅衣道:“一起去看看吧,修煉也不差這時。”

“好……吧!”琉新開口,紅衣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下來。

“還是琉新的話管用啊!”顧里長嘆了聲,說完就直接躲在了蘇月的身後。

“你……”紅衣氣的直跺腳,俏臉上也浮現出些許紅暈。

這一幕,使得這裏的人都大笑起來,經過了這個小插曲,衆人都一起,向那試煉塔走去。

即使是心有準備,可到達這裏時,琉新依然被這裏的情景驚呆了,因爲這裏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試煉塔前本來也有着一片極大的空地,然而此刻卻滿滿的都是人,黑壓壓的人影連成一片,人頭竄動,着實令人震驚。

“這……恐怕全院的人都來了吧!”紅衣的俏臉上也滿是驚鄂。

“別看這裏的人多,其實真正參加狩獵戰的並沒有多少,大多都是看熱鬧的,”莉吉爾輕道了聲:“我們走吧!”

說着,她身上的氣息就微微的散發,一股滲人的冷意夾雜着淡淡的殺意瀰漫開來,令得前方所堵的人都是一驚,自覺的便讓開一條路。

“高!”琉新讚歎了一聲,一行人直接向前走去。

一路無阻,直接走到了最前面,不管在哪實力永遠決定着位置,在最裏邊大多數都是靈爵強者,都穩穩的站立,仰頭看着試煉塔之頂,琉新並沒見過狩獵戰開啓,不過看衆人的樣子,狩獵空間的門應該是在試煉塔頂。

“看!那不是古劍麼?”這時顧裏突然道。

“嗯?”順着顧裏所指,琉新看去,在試煉塔的另一側,有着五人聚集在一塊,這五人的實力明顯都很強,因爲在他們的身邊空出一片地來,無人敢靠近。

而在在五人的中,一襲青衫,風度盡顯的古劍被環繞着,又見古劍琉新倒顯的很平靜,只是他有些奇怪,即使如今突破了靈爵,也依然看不透古劍的實力,想來在他的身上定然是有着阻擋人查看的東西。

而他身邊的另外四人,琉新倒是憑着敏銳的精神力能夠略微的感應出,無一例外,都是靈爵強者,甚至其中的一個黑衣人,暗琉新的感應恐怕已經達到了高位靈爵。

“好強的陣容!”琉新的心中也不免感嘆,不愧是天榜第三,身邊竟然能聚集起如此多的強者。


在琉新等人打量古劍的時候,後者顯然也發現了琉新,他的目光同樣平淡與琉新的目光相遇,兩人對視一眼,而後同時移過,只是古劍在看到琉新身邊的莉吉爾時,露出一絲複雜的神色。

經過剛纔的對視,琉新微微皺眉,他發現古劍跟以前不一樣了,但具體哪裏不一樣他卻說不上來,但毫無疑問古劍變的更加可怕,剛纔古劍的眼神中雖然並未有喜怒,但琉新依然能夠感覺到那眼神深處所隱藏的凌厲,令他身寒。

與古劍暗中交鋒後,琉新便不在理會,因爲現在做什麼都是無用之功,真正的比拼是在狩獵戰開始之後,雖然古劍給他帶來深深的忌憚,但是琉新也並不怕,他對自己有信心,信心纔是必勝的前提。

接下來到此處的人越來越多,在這其中琉新也發現了一些熟悉的人,比如纖華陽,紫雪這一對,還有血劍曹鑄,鬼面女月華,柳影等,這幾人在之前都是天榜上赫赫有名的強者,能夠參加也在意料之中,而且這幾個人都曾於他有過共同戰鬥的經歷,倒是有成爲盟友的可能,畢竟古劍的那一方,強者衆多,若是不找幾個強援,恐怕會吃上一個大虧。

就在他這般想着的時候,纖華陽與紫雪已經笑吟吟的走過,他們先是給莉吉爾打過招呼後,纖華陽便笑着道:“想不到一年時間你就走到如此地步,現在就的實力就算比起我來也不惶多讓,恐怕今年的新生中,也就你一人能有這參加的資格!”

還未等琉新回答,纖華陽又瞥了眼古劍,對着琉新低聲道:“我已經得到消息,古劍會在狩獵戰中對你動手,所以我建議你退出這次狩獵戰!”

“你就是要對我說這?”琉新挑着眉問道。

“對,你的實力雖然進步巨大,但是並不代表你能打敗古劍,古劍的實力遠比你想象中可怕……”纖華陽沉聲道。


“謝謝你的好意。” 琉新對着纖華陽抱拳說道,他也知道纖華陽是一片好心,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


“怎麼樣?我就說琉新不可能因爲你幾句話就退出吧!”紫雪突然笑吟吟的道。

“哈哈……其實我也預料到了,這個傢伙的性子……”纖華陽也笑着道。

“合着你兩拿我開玩笑呢?”琉新一陣無語。

“這倒不是,”纖華陽搖了搖頭,有些鄭重的道:“我說的事情是真的,不過我們還有一件事,加入你們!”

“加入我們?什麼意思?”琉新疑惑的問道。

“就是我們組成一隊,在狩獵戰中共同進退!”纖華陽還未開口,紫雪已經率先說出。

而琉新卻皺着眉頭道:“你們兩個一個是白衣書生,一個是精神念師,本身就是學院中極有名氣的強者,還需要跟我們組隊麼?”

“你說的也沒錯!”纖華陽點了點頭,隨即他便苦笑着道:“雖然我們兩個的實力是不錯,可是你要明白,這是狩獵戰,裏面的強者不知多少,光我們兩個還是不夠看的,而且組隊也是參加狩獵戰的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因爲獨自一人根本不會有任何作爲,你沒發現就連古劍都組起了隊伍嗎?”

“而且,有你這個新人王,還有莉吉爾學姐,這樣的實力已經很值得我們參加了!”紫雪又緊接着補充道。

聞言,琉新也是非常欣喜,他與纖華陽兩人早已經合作過多次,彼此之間也沒有芥蒂,確實是非常完美得組隊隊象,只是這事情他說了也不算,還要徵求莉吉爾的同意。

莉吉爾好似知道琉新所想,她美眸瞥了眼琉新,隨即便出聲問道:“加入我們的隊伍,你可要想好了與古劍對上的準備,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這個問題,其實琉新也想到了,只是他不好開口相問,不過現在莉吉爾說出來正合他的心意,古劍的名聲自不必說,恐怕學院中還沒有幾個人會與其對着幹,如果纖華陽沒有這份膽量那麼他們肯定組不成隊伍。

邊想着,琉新的目光便落在纖華陽身上,等着他回答。 在琉新與莉吉爾的注視下,纖華陽並無一絲閃躲之意,反而是目光堅定的道:“這個問題,我們當然也想到了,既然我們同在一個隊伍,那自然是共同進退了……”

他的言外之意,自然是已經想好了要與古劍對立上。

“那我沒什麼問題了!”莉吉爾一句話定了話音,隨後眼神便飄向別處,她本性淡漠,平時除了琉新也不會跟別人說太多的話,琉新也未理會,現在他很是開心,有了纖華陽與紫雪這兩個高手加入,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既然纖華陽都加進來了,那我們兩個也來吧!”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的聲音傳來,琉新擡頭,只見有着兩道人影已經走過,這兩人的打扮都極爲的特殊,在人羣中顯得頗爲的顯眼。

其中一人爲男子,他的整個身體都包裹在血紅袍服裏,隨着他的到來一股血腥之氣也是瀰漫開來,這人正是血劍曹鑄,而另一個則是女子,只是她卻帶着一個鬼面,不過她的身材卻是極爲的豐滿嬌俏,搭配上那鬼面倒有一股別樣的誘惑。

“曹鑄?還有鬼面女?”你們怎麼過來了?琉新疑惑的問道。


“難道我剛纔說的不夠清楚嗎?”曹鑄面無表情的道。

“你是說你也要加入我們的隊伍?”纖華陽倒是聽清楚了剛纔曹鑄所說。

“沒錯!”

“連她也是?”琉新指向了鬼面女。

“對!”鬼面女直接應了下來。

琉新還想說什麼?卻被曹鑄直接打斷,“我知道加入你們隊伍會惹上古劍,不過我正好看他不順眼。”

聞言,琉新苦笑着搖了搖頭,他剛纔所想說的話正是些,只是他有些疑惑纖華陽他們加入進來已經算是奇怪,現在爲何就連曹鑄與鬼面女都要加入,這不得不讓他多想,不過隨即他便釋然了,這兩人本就是學院中極有名氣的高手,既然加入進來對他也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就算有什麼問題,也有莉吉爾在,也該放心了。

“怎麼不願意嗎?”見得琉新沉默不做聲,鬼面女冷聲問道。

“當然願意了,”琉新微微一笑道:“兩位都是天榜上極有名氣的人物,而且實力高強,有你們加入我們小隊的實力,更上了一層。”

“可是跟古劍的小隊比起來還差一些!”曹鑄沉聲道:“古劍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他的實力卻毋庸置疑,而且他的隊員也不簡單,你看到他身邊的那個黑衣人麼?那傢伙可是天榜第八的高手!”

“事在人爲不是嗎?”琉新倒看的很開,能有纖華陽,曹鑄四人的加盟,這已經是意外之喜,而且還有莉吉爾……

在幾人的交談間,時間也逐漸的流逝,這裏雖然人多,卻並不顯慌亂,都在等着狩獵戰開啓的時刻!

日上三竿,在試煉塔之上突然憑空出現了三道人影,站於中間的正是副院長藤翼,其於的兩位也都是白髮蒼蒼的老者,而左邊的那位琉新曾在學院給他獎勵時見過,這幾人隨意站立,並未露出絲毫氣息,但在此的人卻都感到一股異樣的威壓。

這三人都是武爵強者,琉新心中也有些驚歎帝國魂師學院的底蘊。

原本有些嘲雜的氣氛,在這三人出現後,都安靜下來,盯着那三人目光一片火熱,顯然這三人的出現意味着,狩獵戰也即將開啓。

藤翼的目光掃過全場,微微點頭,顯然對於現在的情景也較爲滿意,而後他便開口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想必各位都清楚,廢話我便不再多說,我主要說下狩獵戰的規則!”

藤翼說話的聲音並不高,卻很清晰的響徹在這裏每個人的耳旁。

“這規則倒也簡單,只有一條,進入狩獵空間後,你們只需要向着終點衝去,去爭奪那五個席位,這五個席位便代表着五個魂力灌頂的名額!”藤翼又是說道。

“這規則確實簡單,”琉新皺着眉頭,但是他知道真正的狩獵戰肯定不會像說的這樣簡單,不然也不會令人如此緊張了,也不會各自組成隊伍……

琉新正想着,突然他便感覺到這片天地的魂力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他擡起頭,只見試煉塔的上空,藤翼等三位武爵強者此刻竟然結出一道道玄奧的手印,他們的手印皆盡相同,而天地間的魂力波動,卻越來越大!

“諸位長老,請助我等一臂之力!”藤翼突然大喝一聲,而後三人的手印突然停止,雙手推出,六道魂力光注同時射出在一點之上。

與此同時,在這試煉塔的周邊也閃出幾道人影,竟然都是學院的長老,他們也皆是發出魂力光注,射於那點。

轟!轟!轟!

數十道魂力光注在試煉塔的上空交匯,這其中以那三位武爵強者的魂力光注最爲雄厚,陣陣魂炸響之聲,由上空傳來,實力不繼之人甚至在這聲音的震懾下吐出血來,就連琉新都感到胸口一陣發悶。

因爲眼前的場景太過令人震撼,尤其在那魂力交匯處,那種魂力波動,琉新相信就算是一名靈爵強者接近恐怕也會直接被震死亡。

這般又是過了片刻,當那交匯處的魂力達到極致之時,在那裏的那片空間突然泛起一陣劇烈的波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那空間裏要突出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裏,生怕錯過這難以忘記的一幕。

“轟隆隆!”

隨着那處空間的扭曲,有着一方階梯突然從那處空間延伸出來……

這方階梯通體顏色華麗炫目,猶如一座彩虹之橋,閃爍着七彩光芒從那半空中延伸而下,直至地面,試煉塔之前。

這一幕,令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座彩虹之橋就這般憑空而出,而且看那材質明顯是由魂力構成。




lixiangguo

眾人散去,王啟年又在風雨中視察了一下兩條船的情況。挑選了一下幾天後的探險隊員。他聽說島上有魔獸。心中已經打好的主意,是該再一次提升戰鬥力的時候了,他決定用植魔術。究竟有什麼功能,就看找到什麼魔核,他已成功做了兩例,不過並沒有說。

Previous article

林思兒問:“只是什麼?我很擔心,你是因爲我的緣故,纔會變得如此冷酷而無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