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終於,從黑夜,回到了白天。

……

「哈哈哈,天劍兄,這次可怪不得你,要怪,只怪這氣運,氣運在我,你敗的不冤。」

「我並未生氣,畢竟如此厲害的小傢伙出現,誰也沒辦法。」

兩股龐大的意識遙遙碰撞交談著。

他們倆已經談妥。

天劍道準備許久的進軍黑魔四國,剛開始便已結束!雖然『南雲國主』自身恐怖了得,可天劍國主也差不了多少,背後支持者更多。這次準備本很充分,便是派遣『熾風殿下、樊楚護、雨塵行者』等一批強者,也僅僅只是剛開始罷了。

天劍道準備好了長久的雙方鬥爭。

因為正常情況下,混沌境十層是很難有太大差距的,都是靠日積月累的種種爭鬥。

可這次『應山雪鷹』一出!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挑戰,便是背後支持者再多也無法代替天劍道弟子出戰。天劍國主只能認輸!

不但認輸。

並且連原有雙方在『摩天古國』境內的爭鋒,天劍國主都做出了不小的犧牲!沒辦法,如果不低頭,應山雪鷹怕是會去界心大陸的其他城池,去繼續『堵門』,去一處處『堵門』……

而『南雲國主』也清楚,不能逼迫太甚!

雖然混沌境弟子交鋒,最高層不搏殺這是潛在規則,可如果逼迫過甚,要動搖整個天劍道根基。那麼天劍國主乃至背後的更恐怖存在,都會撕破臉皮的。

所以……

趁機賺些好處即可!

******

天已經蒙蒙亮。

坐在魔龍背上的東伯雪鷹抬頭看著遠處天際:「第二天了,不知道談判的怎樣?」

僅僅片刻。

「雪鷹,一切談妥,天劍國主願以八十億宇宙晶贖回莫潮以及莫潮的兩件混沌境十層秘寶,你現在就將他放了吧,還有,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回來吧。無需再呆在火炤國了。」南雲國主傳音。

「是,師傅。」東伯雪鷹當即心念一動。

一揮手。

旁邊便出現了那位紫袍男子莫潮,莫潮愣愣的看著周圍虛空,看著面前龐大的黑龍以及看著自己的應山雪鷹。

「這是你的秘寶。」東伯雪鷹一揮手扔出那兩件混沌境十層秘寶。

那兩件秘寶,價值在十五億宇宙晶左右。

等於說……

莫潮的性命,換了六十五億宇宙晶!這就是活捉的好處啊。當然這還是天劍國主富有程度相對一般,若是『南雲國主』這般富裕的,要贖回一位混沌境十層的弟子或者手下,敵人一般要價都會高的多。誰都知道,南雲國主富有!

天劍國主,終究被兩大古國壓榨,相對窮了些。

「走。」

東伯雪鷹坐在魔龍背上,一聲令下,魔龍立即蜿蜒遊走,直接鑽入虛空中離去。

莫潮看著這幕暗暗嘆息,這一次天劍道算是輸慘了,不過他也暗暗慶幸,至少他活下來了。

「這次天劍道進入黑魔四國,這剛開始就敗了。」天劍道殿內的熾風殿下等人,見到莫潮都活著被放出來,都明白,天劍道已經和南雲聖宗談妥了。

「沒辦法,誰想到冒出個應山雪鷹,如此逆天練成了五相封禁術。」

他們個個感慨。

……

東伯雪鷹僅僅給曲明侯傳訊,隨即便直接回南雲國都了。

皇宮靜修之地。

南雲國主盤膝坐在黑色草地上,身後深潭白霧翻滾。他正笑吟吟看著遠處乘坐魔龍降下的白衣少年,他很滿意,他甚至都能推測出來……一隻腳都跨進宇宙神的徒弟應山雪鷹,一旦成就宇宙神,怕是有望將五相封禁術練到大成,到時候,這個徒弟便是南雲國第二高手了,自己真正的幫手啊。

畢竟他終究勢力還是弱了些,夠逆天的強者,要投靠,也是投靠古國!

「嗯?」

東伯雪鷹從魔龍上飛下,一眼看到遠處師傅旁邊,站著一群人,淳御帝君、貪鵬帝君等一個個,包括一眾混沌境十層的封王們,甚至還有親傳弟子們。個個都是在這等候著東伯雪鷹。應山老母笑眯眯的顯然極為開心,而像當初還有些嫉妒的四徒弟傅凌雲、五徒弟傅凌霄,再無嫉妒之心,因為他們在師傅傾力栽培下也只是混沌境九層而已。

如今這位應山雪鷹師弟,強大的已經超乎了他們過去崇拜的公良易師兄、鬼酈師姐之上。

這一天時間,應山雪鷹的大名,早就傳遍界心大陸高層,讓無數強者們注意到了夏風古國南部這一小塊區域。至於南雲國內更是早就沸騰了。

「徒兒拜見師傅。」東伯雪鷹走上前去,恭敬行禮。

**(未完待續。) 在天劍道殿內部一座府邸中。

盤膝坐著的黑袍強者,黑袍下盡皆是霧氣,霧氣內則是有著毒蟲飛著。

他一雙紅色蟲子匯聚成的雙眸卻很平靜:「一個照面就滅了一隻『牽靈毒蟲』?這威勢,破蒼穹定是練成了!南雲聖十二式秘傳兩式盡皆練成,看來他分身術也練成了,難纏啊,練成分身術,真是殺不盡的對手。」

像南雲聖宗聲名赫赫的『公良易』,一柄劍縱橫四方,給南雲聖宗立下汗馬功勞,可也隕落過兩次,那兩次都是南雲國主救援不及!

可即便隕落,可因為有分身,自然迅速捲土重來。

「力魔蟲也死了,這麼快?赤雲戰法也練的差不多了?」黑袍強者瞳孔一縮,力魔蟲以『力魔』為名,是極為霸道的蟲獸,也是他主培養的毒蟲,最頂尖的毒蟲中約莫三分之一都是力魔蟲!這等蟲獸,身體強悍無匹,混沌境十層高手都難以滅殺,而且攻擊也極為狂暴。

可《赤雲戰法》毒辣的很,肉身強、乃至秘寶強,一般也難以抗衡。

「他可沒《赤雲戰法》絕學,僅僅一桿長槍,就參悟出來了。」黑袍強者微微搖頭。

「虛空螭蟲也死了,幻境?」

黑袍強者附在三隻蟲子的一絲意識也隨之湮滅,不過這點損失他自然不在乎。

「秘傳兩式盡皆練成,赤雲戰法幾乎盡皆參悟出,還有至少是混沌境八層的幻境手段?」黑袍強者暗暗思量,對付一隻毒蟲東伯雪鷹自然無需全力以赴,僅僅施展八層級數的幻境就滅了毒蟲的意識。

「我做的也差不多了,損失了三隻厲害毒蟲,也幾乎摸清了應山雪鷹的手段,接下來,該他們出手了吧。」黑袍強者很輕鬆,這點損失雖然有些小心疼,可多花費些寶物再培養出來也不是難事。

摸清敵人底細。

接下來,就是針對東伯雪鷹的弱點,布置暗殺計劃。

一個好對付的對手,正大光明就對付了,還能大漲天劍道的名氣。

而應山雪鷹太難纏……還是暗中除掉!天劍道這次進軍黑魔四國,背後又有兩大古國支持,自然準備充足。

……

「暗中除掉他。」

「唯一需要小心的,是他的幻境之術!不過他修行歲月短暫,南雲聖宗又沒厲害的虛界幻境絕學,估計也強不到哪裡去,且自應山雪鷹出生至今,界心大陸對外買賣的虛界幻境十層級數的秘寶,並未有一件賣出的,估計他的幻境,連九層都沒到!若是到了,南雲國主那老傢伙怕是早就給他徒弟購買虛界幻境秘寶了。」

「能對付昌蘇王,幻境沒九層,怕也是八層巔峰。」

天劍道一方高手暗中開始商議計劃。

《赤雲戰法》《南雲聖十二式秘傳》雖然厲害,可他們並不懼,連當初的赤雲尊主都被滅殺了,一個混沌境十層高手,天劍道作為十大宗派之一真要刻意針對,自然能對付。

唯一頭疼的是幻境。

若是幻境十層級數……那可真正可怕了!幻境籠罩下,扛住,活!扛不住,死!

幸好幻境十層的絕學,太珍貴,都是絕不外傳的,應山雪鷹肯定學不到。唯有藉助秘寶才能有望十層級數,這數十億年也沒十層級數虛界幻境秘寶對外賣出。所以大家都還安心。

若是有秘寶賣出過。

恐怕他們就得再度去摸底細了,若是真確定東伯雪鷹擁有十層級數的幻境招數,怕是這次進軍計劃會直接放棄!

十層級數的幻境大高手……簡直橫掃幾乎九成九的混沌境十層,每一個都是讓各方色變的存在!天劍道和南雲聖宗恐怕都會再啟談判。

「計劃已定,一共五位混沌境十層高手聯手。」

「幾位都已趕到,隨時可以行動。」

「應山雪鷹在南雲聖殿內閉關,等吧,等他離開南雲聖殿再動手!畢竟聖殿內重重法陣,在那動手,對我們不利。」

天劍道一方非常有耐心。

五位高手。

一位來自眾界古國,兩位來自樊氏一族,兩位來自天劍道。這都是根據『暗殺計劃』專門調派的。不管對於樊氏一族而言,還是對於眾界古國,麾下都是高手如雲,許多混沌境十層高手修行的都是極為恐怖的秘傳。

沒辦法,靠山大!

實力越是提升,古國優勢就越大。因為他們厲害秘傳多,同層次的宇宙神,來自古國的,一個都能對付外在國度幾個。這也是六大古國有許多強者都不太瞧得起外在國度的原因。

……

南雲聖殿內,一座靜室內。

東伯雪鷹正在這閉關修行。

「按照記載描述,這一種蟲獸,應該是叫虛空螭蟲。」東伯雪鷹觀看著眼前漂浮的若隱若現的銀色毒蟲屍體,他為了研究,更是透過南雲聖宗的情報系統搜集了關於蟲獸的情報。培養毒蟲的法門是珍貴難尋,可是僅僅關於毒蟲的一些常識記載,這情報卻是容易得。

虛空類的蟲獸,在記載中就有足足三十九種。

『虛空螭蟲』僅僅是其中一種。

「有意思。」

「它竟然能夠調動影響黑霧球體粒子,將虛化能力達到這般水準。單論虛化,都不亞於我了。」東伯雪鷹暗暗感慨,他的虛化,怕還在師兄公良易、師姐鬼酈娘娘之上。

一方面是南雲聖體十層大圓滿。

另一方面東伯雪鷹對虛化研究積累太深了,行者秘藏擅長虛化,九雲帝君四幅圖也有直至虛化極致的傳承,他更是參悟陌古將軍的鱗甲,都欲要在混沌境就掌握『虛化極致』。雖然至今都沒做到,可他的虛化境界也極高,以南雲聖體來施展虛化之術……的確不亞於這虛空螭蟲。

「不過,我的方向是融入虛空本質,和虛空本質一體。」東伯雪鷹暗道,「卻從來沒有調動過虛空本質。」

「調動?控制?」

東伯雪鷹思索著,這又是一個方向。

虛空一道的不同方向他都要鑽研,畢竟殊途同歸,他的目標可不僅僅只是成就宇宙神,還是想要將來斬殺聖主的。不管為師傅報仇,還是為了混沌虛空無數被其禍害的修行者,當然連自己若無『界心令』也死在了聖主之手,此人必須得殺。

聖主的追求,那是操縱所有生靈,是每一個追求大超脫的修行者都無法容忍的。

險情之弱雞小曾要逆襲 生死不由自己,聖主一聲令下,連至親好友,自己都能冷漠殺之……東伯雪鷹覺得這樣活著,比死也好不了多少。

為了自己,禍害所有修行者。

想要殺聖主的很多,可惜,他依舊是混沌虛空最強者。

「我來到界心大陸,這就是機緣,得腳踏實地不斷提升實力。」東伯雪鷹暗暗道,隨即不再多想,聖主實力太可怕,自己距離他還遠的很。

……

研究著虛空螭蟲的屍體,一鑽研便是半月過去,天劍道那邊也很安靜,非常有耐心。修行者們的耐心都大的很,他們都調遣了專門針對東伯雪鷹的五位混沌境十層高手,自然有耐心!他們欲要一舉滅掉應山雪鷹,讓南雲聖宗感覺到『疼』。

雖然滅掉,應山雪鷹有分身還能修鍊回來,可南雲聖體要大圓滿,需要的寶物可不少!還有『赤雲神槍』也珍貴的很,一旦戰死都會被奪走。

這些,自然讓南雲聖宗『心疼』,讓東伯雪鷹『心疼』。

「嗯?」研究半月,東伯雪鷹有著許多心得。

「不夠,僅僅一隻虛空螭蟲還不夠。」

東伯雪鷹感覺到自身對虛空本質認知的提升,當即下令,透過南雲聖宗直接向『樊氏一族』在火炤國國都的店鋪下訂單。

「我需要蟲獸一族『虛空一脈』,除了『虛空螭蟲』外的其他三十八種蟲獸屍體,每一種只需要一隻,都要混沌境極致的蟲獸屍體。」東伯雪鷹下令。

樊氏……

作為底蘊比月花古國、摩天古國還強大的勢力,他內部也分諸多派系,更有無數爪牙,他們有幫天劍道,從天劍道壓榨無數好處的。 冷酷少主霸寵小逃妻 也有和南雲國主交好的。也有『殺手』,也有大批的商人……所以即便和樊氏一族某些高手結仇,同樣可以和樊氏一族其他高手成為好友。

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樊氏這個林子太大!高手太多太多,派系也太多太多。比整個黑魔大澤高手都多多了,若不是黑魔大澤三位教主是藉助黑魔大澤特殊環境,怕是被樊氏追殺的更加慘!

「雪鷹兄,我剛剛詢問,火炤國國都這邊的樊氏店鋪並無虛空一脈的混沌境蟲獸屍體,因為這裡很少有需要的,需要從夏風古國進行調用,需要半天時間送來,三十八種混沌境極致的虛空一脈蟲獸屍體,各一隻,一共需要一億三千萬宇宙晶。」曲明侯傳訊。

「好。」東伯雪鷹點頭。

蟲獸屍體交易是很常見的。

因為那些蟲獸要提升,最常見的方式就是吞吃其他蟲獸屍體!所以經常有蟲獸屍體買賣交易。

活的混沌境極致毒蟲很昂貴,死的就便宜多了,可三十八種,每一種一隻,也需要一億三千萬……可想而知,蟲獸一道,註定是需要付出海量資源的。

僅僅半天之後。

「雪鷹兄。」

曲明侯帶了樊氏一族在火炤國國都的一位管事,專門來送貨物。

lixiangguo

「是這樣。」雖然不是很好的答案,總算解決了心中的疑問,「還好胖小福及時打倒多薩,它當然倒是選擇了唯一獲勝方法。

Previous article

隨後對著面前的貓兒少女露出了友善的微笑,少女看到蘇醒的馬大財,臉上露出了略微吃驚的神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