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一道幻化成獸形的閃電墜落,轟擊在凌霄的身上,凌霄遭受轟擊,身形微微一顫,強忍着劇痛,又有數萬條雷魂之力鑽入他的血肉之中,化爲血色雷蛇在其血肉之中游串。

這道閃電中的雷魂之力完全被凌霄的精血靈性淬鍊,他忽然通體骨骼散發金色寶光,五臟六腑皆金光閃耀,肉身金光剔透,自內之外。

他的身體朦朧,宛如被一團金光包裹着,雲蒸霞蔚,肉身瑩瑩,這是靈性光輝的普照,洗禮全身上下。噼啪作響,那是四肢百骸在和鳴,骨骼發光,每一塊骨都在抖動,更加晶瑩閃亮。

骨質上出現了一層金色光膜,像是神曦,又若水晶,非常燦爛,若是有強者在此,一定會驚呼,剛入命器境,還未度過天劫的修士,竟能做到這一步。

連最深處的骨塊、血肉、經脈都在經歷着這樣的變化。引靈性入骨,讓其骨骼瞬間強健了很多,通體金光燦燦,宛若神骨。

這是一種質的飛躍,肉身進一步的通靈變化,不僅有利於修行,更能讓自身的敏捷、強度等大幅度提升。

這一刻,他通體璀璨,骨骼如金色琉璃,滋潤每一寸血肉,骨骼中所含有的靈性如金色光輝普照,滋養肉身。

這道天劫不但沒有將凌霄轟殺,反而卻助他完全鞏固血肉,使之真正肉身成靈。

“還未跨入命器便肉身成靈?一個小小的人族怎會有如此強大的肉身?”

開山魔甲瞪着血紅大眼,難以置信。

“命器境之前便肉身成靈,他的肉身,莫非達到了命痕境極境?難怪這一年的時間,他的命痕久未突破,老鬼我還當他遇到大境界跨越的瓶頸!原來他是在蓄力沉澱!”


“遭受天劫的洗禮,居然完全鞏固了,而且天劫還未結束!他的肉身還在壯大!”

幕骨老鬼也難以相信,他早就聽聞凌霄肉身強大,卻未想到強大到如此地步。

成功渡過命痕境天劫,成爲命器境高手的強者,皆都肉身成靈,不然僅靠人族脆弱的肉身、骨骼,根本無法承受天地命紋烙印。

一般剛剛跨入命器境的強者,他們的肉身不過也剛剛肉身成靈,而凌霄此刻連續遭受天劫的雷魂之力淬鍊,此時還未完全渡過天劫,便已經完全鞏固完成肉身成靈的初期。

“誰敢與我一戰!”

天劫還未結束,化爲萬象的血色天雷依舊瘋狂墜落,凌霄手握冰火天璃劍,通體金色寶光綻放,他肉身遭受天雷轟擊,意念無堅不摧,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大吼一聲。

他眸光如利刃,在開山魔甲、幕骨老鬼身上閃過,聲勢浩蕩,血氣逼人。

在這片萬象鎖靈劫區域,所有的元靈都被天地秩序鎖住,無法動用元力,也就意味着無法催動命紋寶術,凌霄毫無畏懼,以他此刻的肉身強度,完全有一戰開山魔甲的實力!

“狂妄!”

開山魔甲瞬然化爲人形,本體身軀太過於龐大,無法施展命紋寶術的情況下非常笨拙,人形的他,在此刻更適合戰鬥!

化爲中年男子的開山魔甲,濃眉劍眼,滿臉鬍渣,長髮亂糟糟的,如若不是身上披着黑色甲殼所幻化的命器寶甲,就宛如一個野人一般。


人形開山魔甲怒叱一聲,隨即大力奔襲,朝着凌霄衝去,緊握的拳頭咯嘣作響,血肉肌膚之上同樣綻放寶光,只不過寶光之中未能有命紋烙印。

顯然,這頭成年期的開山魔甲也已肉身成靈,但肉身境界卻與凌霄相差無幾。強大的肉身成靈者,血肉之中必然自成命紋神曦,蠻力一拳轟出,同樣有命紋浮現,力量無比強橫。

凌霄無所畏懼,他怒喝一聲,完全以純肉身之力抗衡,一拳迎了上去。

砰!~

兩者僅僅是純肉身之力的碰撞,都無比強大,雙拳對撞,震得四方氣流急速抖動。

凌霄手臂微微發麻,卻未後退,再接一拳朝着開山魔甲面門轟去。

開山魔甲也不比凌霄好到那裏去,他的整條手臂有些脫力,怒吼一聲,獸血之氣攀升,迎了上去。

砰~砰~砰~

凌霄與開山魔甲完全以肉身相搏,他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攻擊的武器,兩道身形不斷碰撞,不斷變換着方位,巨力相撞的巨響聲接連響起。

他們似乎都無懼萬象鎖靈劫的天雷轟擊,天雷的轟擊都未能將兩人分開。

他們戰得格外兇狠,完全是以命搏命,這種純肉身的戰鬥,本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比的就是誰更有韌性,誰的意念更加的強大。

轟~隆~

萬象鎖靈劫愈加的兇猛,整個天穹都被遮蓋了,血色雷雲宛如一隻蟄伏在天穹中的兇獸,電光雷弧瘋狂跳躍,一道接連一道獸形天雷轟炸而下。

“老鬼我遇上你們這兩個怪物,算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

幕骨老鬼自顧不暇,狼狽無比,身上多處血肉被劈得翻開,全身焦黑,手中握着催魂幡,還在苦苦掙扎。

地面被轟得潰爛,巨坑一個接連一個,層土四濺,碎石直接被碾爲齏粉,從外面看來,這裏就如同是一片血色雷海,無數雷蛇在跳躍,無比壯觀、恐怖。

凌霄與開山魔甲也是戰得無比艱辛,看似兩人兇狠相鬥,實際上他們絕大多數的肉身戰力,全都用在了抗衡天劫上。

這萬象鎖靈劫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似乎絲毫都沒有退去的跡象,血色雷海洶涌翻騰,蒸蒸雷霧重重,噼啪炸響聲不絕於耳。

凌霄與開山魔甲全身焦黑,如若不是肉~身寶體之上所綻放的寶光,都難以分辨究竟誰是誰。

他們持續惡鬥,消耗無比巨大,即便肉身成靈也有些吃不消,皮肉都已經翻開,焦黑無比,血肉模糊,空氣中瀰漫着濃厚的烤肉焦糊味。他們的肉身在遭受天雷轟擊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吸納淬鍊雷魂之力,看似兩人都面目全非,實則肉身正在不斷淬鍊。

轟~隆~

一道更爲兇狠的血色雷光從天而落,血色電光繚繞盤旋在驚雷之上,交織出一頭上古神獸奇窮的皺型。

嗷!~

這頭由驚雷幻化而成的奇窮,發出無比真實的獸吼聲,驚得天地都爲之顫慄,其威力不可言喻。

砰!~

凌霄與開山魔甲皆爲之一驚,他們清晰的擦覺到這道天雷的巨大威能,兩拳相撞之後,他們的身形瞬然爆退開來,根本不敢共同抗衡這道天雷。

交織出奇窮的血色天雷,含有無上威能,上古神獸之吼,驚天動地,空間無限扭曲,被撕扯出道道恐怖的裂紋,露出漆黑的混沌虛空。

這道天雷毫無象徵的從血雲中霹出,轟殺範圍幾乎掩蓋這整片雷劫區域,凌霄與開山魔甲被這道天雷的來襲不得不強行退開,他們不過是爲了躲避開這道天雷的核心殺伐。

轟!~

奇窮血色天雷轟然落下,這一整片地域都仿若轟得塌陷,地面上那無數的巨坑似乎被瞬間填平。

實則不然,而是這道天雷威力太過於巨大,似乎將這片天劫籠罩地域的地面都抹平了,下墜至少百丈深度,無比恐怖。

噗~嗤~

凌霄、開山魔甲全都鮮血狂噴,身上的血肉都被劈得磨滅掉大半,全身露出大半骨骸,寶骨上所綻放的寶光更加璀璨,比血肉寶光更加晶瑩,這一記天雷讓他們元氣大傷,若意識稍不堅定,恐怕當場喪命。

他們兩人不再相鬥,而是各自取出療傷寶藥,吞吐雷魂精華,進行肉身修補,如若他們再相互搏命,恐怕只會落下一個雙方皆陣亡的悲劇。

至於幕骨老鬼,更加的悲慘,他的依賴催魂幡在這一記天雷之下,完全破損,被轟成了數截,爬在地上如一團黑炭,根本沒有了半分人形模樣。

但幕骨老鬼的命氣卻爲殆盡,讓人不得不佩服這老鬼的命有多麼的硬。

幕骨老鬼的身軀微微蠕動,艱難無比,不知哪來的力氣從儲物戒中掏出了一瓶金色聖水,咕嚕咕嚕灌下。

這也不知是何寶藥,療效無比神效,幾息的功夫便讓他傷勢恢復了不少,接着,他又取出一件法寶,將其意念催動,守護在其上方,這才盤腿而坐。

天劫依舊在持續,無休無止,不知何時才能結束,道道血色萬象驚雷兇狠無比,碾榨着這片天劫地域。

凌霄、開山魔甲皆自顧不暇,他們一邊吞吐雷魂精華修復自身創傷,一邊抗衡天劫,狼狽不堪。

咔~擦~

幕骨老鬼的護身法寶被轟碎,接連他又掏出一干烈焰長槍,抵擋天劫。

凌霄、開山魔甲的巨大創傷稍有恢復,他們雙目對視,眼中竟是戰意,如若不是傷勢太過於嚴重,又有天劫攪拌,恐怕又會廝殺在一起。

血色天雷接連轟落,幕骨老鬼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一件又一件寶器被取出,又一件一件被天雷摧毀,每一件寶器被毀,都讓他心如刀攪,可惜在這危難關頭,他也只能忍痛割愛,扔寶器來保命。

“恨!我好恨啊!!!”

又一件如銀鉤般的寶器被天雷轟成數截,幕骨老鬼徹底的絕望了,他所有的寶器全都被摧毀,再它物替他抗衡天雷,他雙目仰天,無比絕望的長嘯。

轟~隆~

血色獸形天雷轟隆而墜,瞬間磨滅了他的命氣,他的整個身軀都潰不成形,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PS:主角前期最強大的勁敵幕骨老鬼,終於掛掉了!又一個更爲強大的對手將會出現,大家拭目以待吧! 洞穴中的光線總是如此陰暗,而在洞內不時的水流聲都已經遮蓋了我們這個寂靜隊伍的行動。可是還是有一個隊員掛回去了,這讓我的心情也順帶的陰晦起來。

當時事情發生的特別突然,旁邊的人甚至沒來得及施救。在從水邊路過時,一片不起眼的水草中突然竄出了一條蛇,而那名隊員沒有做任何防備竟然就直接攻擊了過去。當我們反應過來時,阻止和提醒他小心的話語還沒出口,他就已經滿身碧綠,連解毒丸和九轉都沒來得及吃就喪生蛇口。

而接下來的戰鬥我們三十多人卻打的非常狼狽,幾乎人人帶傷。我被蛇咬了一口,掉了不到二百的血,但是順帶的毒攻擊卻讓我斷斷續續的掉了一千開外的血。

“我不想再看到有人被免費送回去,所以希望大家都萬分小心。”在打完那條蛇後,我如是說。

大家的眼中終於出現了戒備,而不是郊遊般的神色。

自從進入這個迷宮,我們的小地圖上怪物提示已經被屏蔽,只有依靠遙遠的夢帶路,而我們的任務則是防備突然竄出來的怪物。這裏的怪物很強,和外面的怪物相比,至少高上兩個檔次。

“那種蛇叫金環蛇,劇毒!是製作毒液和毒藥的理想材料,不過在這洞中非常稀少,沒想到我們竟然能碰上。”

從遙遠的夢給我們的資料中得知,這洞穴中的怪自由度似乎非常大,並不是將活動範圍固定在一個地方。而這,無疑會增加探險的難度。

“大家小心點,從這裏向前我們就會碰到一種拿大錘子的怪,叫鐵塔,他的力量非常大。”遙遠的夢邊走邊提醒,隨即又將我們帶入一個岔路,拐了進去。

老實說,我已經轉得有點迷糊了,估計其他人也沒幾個能完全記得路。

“他的力量有多大?”

說話的是隊伍中一個叫我本將心對明月的玩家,他是全力的天王戰士,也是屬於隱藏門派的玩家,使用的武器是雙錘。

“等到碰到了,你可以第一個去試。”

遙遠的夢不知道怎麼會事,自從進入這個迷宮後我就感覺她有點神經緊張,平時對待別人的那種和善也已經消失不見,難道是她在這裏掛了兩次,有了心裏陰影?但願我的猜測是錯的。

很快,我本將心對明月就如願以償。

那個怪物出現的位置非常好,那是一座浮橋,而一個滿臉橫肉的肌肉男手裏提着一把和他的身材完全可以相提並論的巨大錘子就站立的橋的中央。那個錘子表面泛着銀色的光,巨大的棱面上寒光閃閃。

“引出來打。”我簡短的說,想來大家都能明白這是最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在浮橋上,可發揮不了我們人數的優勢,雖然說我們中間可能有能在單條中打倒他的人。

“我去!”

給自己加了天王戰意(提升本身防禦、氣血恢復、氣血上限)後,猛喝一聲就衝了上去。

雙方巨大的錘子互相碰撞在一起,我本將心對明月慘叫一聲,竟然被打飛了回來。我們一直全神貫注的盯着他的行動,所以在第一時間我們隊伍中那唯一的峨嵋妹妹千瑾兒立刻就是一個強力恢復和扔了過去。


那個怪在將我本將心對明月擊退後就撒腿跟了過來,可是由於明月使用的錘子是罕見的有冰凍傷害屬性的錘子,他的移動速度減緩的厲害,終於還是沒能在明月恢復行動以前趕過來。


“你去接下他,小心點。”我對T80密道。他緩緩的點點頭,率衆而出。

“你上次是怎麼打過去的?”

恢復過來的明月重新擺了戰鬥姿態,然後接着說:“大家小心,他剛纔一錘子打掉我近一千的血,而且還有震盪效果,可以的話遠程攻擊他。”

這小子還算合格,知道將這些信息立刻公佈。

“千瑾兒重點照顧T80,大家輪流用遠程技能招呼他。”

“明白。”

知道了他的弱點,那麼就好辦了。

於是,這裏頓時成爲了各種遠程武器表現的舞臺。即使是明月,竟然也搞到了一副降低了使用需求的弩箭,再加上他的幾個爲數不多的氣類攻擊,竟然也沒有再讓怪近身。

而這個怪,我們竟然打了近一分鐘。

“血應該上萬了吧?”桃花有點擔憂的向我說。

我知道她的意思,現在就已經出現小BOSS級別的怪了,那後面的可能會更厲害。不過,遇見困難就撤退也忒沒種了些。於是我笑笑,說:“富貴險中求,我們拼了。難道這麼多人連個探險的任務都完不成,那算什麼?何況,不過就是個遊戲嘛,我還就不相信我們認真的去做,還能做不好。”

遙遠的夢給了我個感激的眼神,我微微點了點頭。大家都呵呵一笑,然後跟在了遙遠的夢身後,繼續向前走。

不多時,又是一道岔路。

“那個……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我們這樣的路還要走多久?”瘋情問。他這一問,也問出了大部分隊內玩家的聲音,不過我也不知道,於是看向了遙遠的夢。

“現在我們的位置,按照提示,走了快到三分之一了。”

呼!走了快三個小時了,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大家的臉上頓時都充滿了……說不出的表情。

“沒關係,繼續走吧!”

怪出現的並不多,只是道路實在太過詭異。尤其是自己什麼也不知道的情況小,的確很容易讓人神經緊張。

“大家小心些,這前邊刷的怪是飛鐮怪客,移動速度快,攻擊非常高!”遙遠的夢突然出聲提醒。

終於有怪打了,再這麼壓抑下去,連我都會受不了的。 天穹被染,赤紅如血,血色雷雲壓天天欲追,萬象鎖靈劫無限恐怖,持續交織轟鳴。

獸形驚雷接連閃現,張牙舞爪嘶吼長空,雷霆灌天,如血色巨獸蟄伏。

又是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這萬象鎖靈劫還未結束,比之前更加的兇狠狂暴,以凌霄爲中心,方圓數裏地域,就宛若一片血色雷海。

以萬計的雷蛇在地面上跳躍,以十萬計的雷魂電弧在大地上游串,久久都未能消散。

吼!~

開山魔甲大吼一聲,身上依舊焦黑如碳,遭受之前那一道奇窮幻象天雷的轟擊,它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不少。

“再來一戰!”

凌霄同樣身形戰力而起,朝着開山魔甲大聲狂吼,身上的血肉在寶骨的滋潤之下再生,接連遭受雷點轟擊,就如擰出了一層黑色的焦殼。

他吼聲結束,那一層遭受天雷轟擊凝固的血肉焦殼瞬然如蛛網般碎裂開,脫落一地,露出全新的血肉、肌膚。

肌膚更加晶瑩剔透,金色寶光在血肉中沉浮,每一寸血肉中都含有強大曦芒,這是一種肉身的涅槃,更勝從前。



lixiangguo

給楊廣打電話也只是說說杭城的風景多麼好多麼好,什麼那裡的美女怎麼多怎麼多,偏偏他根本沒有什麼時間去看云云,和朋友們閑聊著,楊廣回到了水雲間,沒有先回家,而是找到了物業保安那邊。

Previous article

「是。」陸斯恩沒有多問,一個僕人不應該嘗試著過多地去干預主人的私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