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艾薇悄悄後退的時候一不小心踩到洞口的樹枝上面。

這樣的聲音在安靜的環境下面顯得尤為的響亮。

「跑。」

蕭天沒有任何想法,直接轉身就往山洞裡面跑去,而艾薇也意識到問題,緊跟著蕭天趕快往山洞裡面跑。

就在剛才時候,樹枝斷裂的聲音響起的身上,兩個黑衣人就感覺不對,他們一下子轉過身,對著發出聲音的地方就是幾槍。

也是蕭天反應快,他剛剛跑,就有一顆子彈擦著他的皮膚而過,就是晚上一秒鐘,蕭天身上就可能留下一個洞。

雖然子彈擦破他的一些皮,不過沒有大傷,就是擦傷而已。

在子彈飛過的一瞬間,蕭天發現自己的後背地方在剛才的一瞬間已經濕了,反應過來的蕭天心裏面慶幸不以。

蕭天轉到一個山洞的岔路,感覺子彈過不來,心裏面才鬆一口氣。

蕭天剛剛過來,艾薇也跑了過來。

「你過來一下。」

蕭天看來艾薇一下,對著艾薇說。

「什麼事?」

艾薇眉頭一皺,她沒有想法這個山洞這麼快就被發現,剛才的情況十萬火急,差一點她也就被流彈去中。

「我和你有事情商量?」

蕭天壓抑的心裏面怒火。

剛才的時候,他已經jǐng告過艾薇不要亂動,可是沒有想到對方還是亂動,而且還踩斷一跟樹枝。

就是因為她的不聽話,蕭天剛才差一點就吃了子彈。現在想起來,脖子後面還是陣陣冷風吹過。

「什麼事?」

艾薇感覺到現在的蕭天好像和剛才有些不一樣,就好像是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他對著蕭天走了過去。

「啪……」

在艾薇沒有覺察的情況下,蕭天一個巴掌就掄過去。

艾薇也一下子被打蒙了,她沒有想到蕭天竟然敢打她,要知道,就是她父親和她爺爺nǎinǎi都沒有打過她。

原來紅里透白的臉上面一下子紅起來。一個手掌的大小的紅印出現在艾薇的臉上。

反應過來的艾薇感覺火氣一下子升上來。

「你敢打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艾薇心裏面想到,然後馬上要拔槍。

「我建議你不要那麼做。」

忽然蕭天的聲音傳到她的耳朵裡面。艾薇一抬頭,就對上蕭天那冰冷的眼睛,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蕭天的一隻手已經握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小刀搭在她的脖子上面。

「你想要幹什麼?」

艾薇就好像和蕭天有深仇大恨一樣,緊緊的看著蕭天,然後咬著銀牙說。

「剛才你差一點害死老子,那一巴掌,是你欠我的。」

蕭天慢慢的說。

「還有,過一會放聰明一些,不然我死之前,我不建議把你拉上。」

蕭天對著艾薇說完以後,把刀收了起來。

「跟我來。」

冷冷的看了一眼艾薇,蕭天說。

「哼!」

艾薇對著蕭天生氣的哼了一聲,不過看到蕭天往裡面走,她還是跺跺腳,跟上了蕭天。

看到艾薇跟上來,蕭天沒有多說什麼,接下去才是真正的危急的時候,他剛才打艾薇,心裏面何嘗沒有jǐng告的意味。

從之前的小動作上面,蕭天就知道,這個女人喜歡自作聰明,在其他的時候,自作聰明沒有什麼,最多被人說一句個xìng,可是在現在死亡的威脅下面,自作聰明的行為和找死划等號。

艾薇咬牙切齒的看著蕭天,心裏面恨不得把蕭天凌遲了。

感覺到後面灼熱的眼神,蕭天也感覺出來,不過他心裏面知道,這樣情況下面才正常,如果艾薇沒有什麼反應,他才真正的膽小。

洞口外面,兩個黑衣人對著洞口裡面放了幾聲空槍以後,就停止了,裡面的情況不明,他們沒有貿然進入裡面。

黑衣人的頭領過來,看了看一片綠油油的藤蔓以後,對著先到的手下說。

「在裡面。」

「是。」

黑衣人回答。

「你們兩個,先探探情況。」

黑衣人頭領指了兩個黑衣說。

「至於其他人,在後面掩護。行動。」

; 兩個黑衣人上前,輕輕的用手撥開密密麻麻的藤蔓,就在他們撥開藤蔓的時候,一個黑衣人突然感覺手上面一麻,指頭好像被什麼大小扎了一下。

猶豫藤蔓上面不是光溜溜,他以為就是上面的小刺扎了一下,沒有在意,可是短短的五六秒的時間,他感覺他的手上面的越來越麻,變得不受控制,然後酥麻很快就延伸到胳膊上面。

感覺到情況不對,他低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已經變成黑紅sè的。

「該死,這東西有毒,我中毒了,快來救救我!」

感覺到手上面的異常,他趕快大聲的喊救命。

短短的十幾妙的時間,他已經感覺到毒藥好像向全身擴散,就是呼吸都有些困難。腦袋一下子就變得迷迷糊糊的,他感覺自己有些支持不住,想要睡過去。

「撲通」

黑衣人一下子倒在地上,雖然意識還可以支持一下,不過身體卻已經酥麻,不能動彈了。

黑衣人的頭領剛剛聽到手下的呼呼,馬上走過去,沒有想到馬上竟然就昏迷過去了。

黑衣人頭領走過去,看了看那個手下,發現他臉上也已經黑紅了,不要說也知道,他命不久矣了。

黑衣人頭領看了看藤蔓,然後看了看黑衣人,拿著槍對著中毒的黑衣人腦袋上面就是一槍。

被毒倒的黑衣人雖然拚命的掙扎,不過在被黑衣人頭領一槍以後,馬上就不動彈了。

他到死眼睛睜的大大,眼睛裡面充滿對生的渴望。腦袋上面的血流出來,在陽光下格外的刺眼。

「手上裹上厚布,繼續前進。」

「是。」

其他幾個黑衣人對於這樣的情況已經熟悉,只是淡淡的看了看被頭領槍斃的黑衣人,沒有說什麼,然後默默的執行命令。

第二次前進,有了第一次的教訓,顯然他們都小心了許多。

山洞裡面就好像是迷宮一樣,越是往裡面,越是四通八達,誰也不知道盡頭走那裡。為了避免迷路,蕭天早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等待下次出手。

「點點滴滴……」

山洞裡面傳來清脆的水滴滴答的聲音。水滴的聲音斷斷續續,就好像是一曲好聽的樂曲一樣。

艾薇跟著蕭天後面,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看著蕭天。

在她看來,蕭天這個人有些不可理喻,尤其是剛才的時候,竟然拿著她的命威脅她,如果不是看在現在黑衣人步步緊逼的情況下面,她非和蕭天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不要用深仇大恨的眼神看著我,追殺你的又不是我。」

蕭天看了看艾薇說。

「可是你比那些追殺我的人都壞。」

艾薇壓低聲音氣呼呼的說。

「我是為你好,讓你長長記xìng,不要以為是個女人就可以為所yù為。」

蕭天淡淡的說。

「姑nǎinǎi和你拼了。」

「你如果能夠打過我,那你就和我拼吧!」

「哼」

艾薇把頭扭到一邊,不看蕭天。

「我在這裡布置一下,你最好不要亂跑,不然出現什麼情況我可不負責。」

蕭天心裏面思考一下,現在暴力骷髏召喚術顯示13/15顯然剛才對方又死了一個。不過雖然對方又死了一個,不過情況還是不容樂觀。

對方的人數,在十三個左右,死了七個,還有六個,剛才他們路口處又一個三岔口,如果對方分兵的話,只跳線路又兩個人過來。

蕭天以前的時候,跟隨過村裡面的老獵人打過一段時間的獵,對於一些簡單的陷阱,他也會製作幾個。

山洞裡面光線非常不好,除非對方有紅外線探測儀這樣的東西,不然的話,進入這裡面,沒有辦法玩過蕭天的。

雖然現在是正午,不過只有少許的光透過不知道什麼地方進來,在山洞裡面前進,對方和走夜路一樣。

和對方相比,蕭天就不一樣,他修鍊家傳的引導術,雖然沒有修鍊出來什麼超級厲害的東西,不過視力非常好,就是在這裡,和外面沒有上面不同。

「好了。」

看了看腳下的陷阱。蕭天滿意的笑了一下,現在最多就是做到這種情況了。

「你的槍法不錯吧!」

看到蕭天走過來,艾薇就好像驚弓之鳥一樣,後退兩步。見到這樣的情況,蕭天後退一步。

「對,我的槍法非常好,絕對和國家shè擊運動員有的一比。」

艾薇得意的看了看蕭天。

「那好。」

蕭天點了一下頭。

「過一會兒,對方如果是兩個人以下,那麼你就開槍,如果兩個人以上,就不要動。記住沒有。」

蕭天特意提醒一下。

「記住了。」

艾薇回答。

「那麼好,就這樣。你埋伏在這裡。」

「那麼你呢?」

聽到蕭天的話艾薇就知道蕭天不和他在一起。

「那裡?」

蕭天指了一下不遠處。

「踏踏踏……」

在空曠寂靜的山洞裡面,對方的腳步聲顯得尤為的刺耳,聽到對方的腳步聲,蕭天心裏面放下心,對方是兩個人,他們還是有一拼之力的。

…………………………………………………………………………………………………………………………………………………………………………………………………………………………………………………………………………………………………………………………………………………………………………………………………………………………………………………………………………………………………………………………………………推薦,收藏大家有能力的支持一下,謝謝大家了……………………………………………………………………………………………………………………………………………………………………………………………………………………………………………………………………………………………………………………………………………………………………………………

; 這是雙方的真正的較量,意志與血的對抗,生與死的抉擇。聽到對方的聲音漸漸的接近,蕭天的jīng神緊緊的綳的緊緊的,準備給對方致命一擊。

腳步的聲音越來越近,蕭天和不遠的艾薇就是呼吸的聲音都緊緊的憋住。

終於,對方的身影出現在蕭天陷阱的前面的地方。有了前面的事情,現在這些黑衣人不敢小看山洞裡面的一切。

他們小心翼翼的摸索著前進。

雖然他們沒有夜視裝備,可是沒有想到,他們手裡竟然有一個高亮度的手電筒。手電筒對著周圍照過去,一下子把山洞周圍照的亮亮的。

看到他們手裡面手電筒,蕭天的心裏面有些緊張,害怕他們放心他布置的陷阱,要知道在雜亂無章的山洞裡面,想要找一個可以布置陷阱的地方不多。

尤其是剛才的時候,為了布置陷阱,他連他的衣服都拆了一半。

蕭天緊緊閉住呼吸。不發出來一點點的聲音,心裏面希望對方沒有放心他的陷阱。

兩個黑衣人也感覺到這個地方有些不對勁,走在後面的黑衣人不知道發現什麼,突然對著前面的黑衣人說:「停。」

難道他們發現,那樣情況就不妙,他的計劃是一環套著一環,只要一環出現問題,就可能前功盡棄。

lixiangguo

而且正如老巴德所說,這條真銀礦脈真正的發現者,其實是羅生本人,只不過是藉助老巴德的名義,公布出來而已。事實上,羅生當初把那份礦脈地圖給任何一個有勘探礦脈能力的人,都可以找出礦脈。所以嚴格來說,老巴德雖然無法主持礦脈的開發,但卻獲得了發現巨型真銀礦脈的榮譽,還是佔了羅生便宜的。

Previous article

「因為你啊!」葉雷說道,頓時姚紫琴滿臉的羞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