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卻見凰冰當真一躍而起,在眾人眼中那就是,白袍少年飄然而上,足尖輕點,絕代風華立於擂台。

洛家主看著凰冰,眼中再一次有了深意。而洛雲彤望著那雙眸子,覺得有些熟悉,卻不知道在哪裡見過。

「在下皇夜,請賜教!」

冰藍色的眸子望著對面的不凡人,她也想看看這雲不凡到底怎樣的不凡。

經過前面雲不凡的比試,凰冰也看出來了,這個不凡每次都不用幻力,只憑那劍和一身的本事制敵。凰冰覺得他大概是覺得還沒有人能讓他使出幻力吧。

當下,兩人的身影一同動了起來。

在台下的人看來,只見兩人的殘影在動,根本不知道人在哪裡,又出了什麼招式。

幾個呼吸之間,再看時那兩人已經停了下來。

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不再像前幾次不堪一擊。雲不凡的劍指著凰冰,劍頭卻偏離了幾分,一柄摺扇橫在那裡,硬生生將不凡的劍抵擋住。

雲不凡的眼中終於出現了別的色彩。他讚許的看了眼凰冰,薄唇輕啟。

「再來!」

於是,在眾人沒反應過來之際,兩人的身影再次交纏在一起。這一次,所有人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錯過了最精彩的地方。其實,就算他們睜開了眼睛,又能看到多少呢。

這一次比上一次用的時間更少了,幾乎是剛開始就停了下來。

眾人詫異地看著台上那一幕,雲不凡的劍竟是被凰冰的摺扇死死壓住。不可置信,若說前一次凰冰還是僥倖,那這一次可就是真正的實力了。

雲不凡定定的看著自己被壓制住的長劍,沒人知道他心裡有多大的震動。

他的劍有多重他知道,再加上他的劍法力道,可這個看著瘦弱的少年卻抵擋住甚至是壓制住了他。

他的眼中帶著震驚讚揚和喜悅,好一會兒,他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

「你很強!我認輸。」(未完待續。) 他的眼中帶著震驚讚揚和喜悅,好一會兒,他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

「你很強!我認輸。」

說罷,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凰冰,跳下高台,選了一個好角度,看接下來的比賽。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不過一會兒的時間這擂台上就換了人,那個看著小小的少年竟然打敗了聲名已久的雲不凡!

眾人看凰冰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就連洛家主心中也是滿滿的震驚。

他略微思索了一會兒,給了二長老一個眼神。二長老意會,走到擂台中央。

「還有人來挑戰嗎?」

二長老停頓了一下,看看下面的人,沒有一個人在吭聲。開玩笑,連雲不凡都認輸了,他們還上去找虐嗎?

「那好,既然沒有人在挑戰了,老夫宣布,可以進入第二輪的有這些人,皇夜,雲不凡,玉麒麟……」

二長老噼里啪啦念了一大串名字,細數下來,竟有二十三個之多。

凰冰不覺挑眉,這麼看下來,洛家這樁比武招親還是挺受歡迎的,畢竟是佔了四大家族的位子啊。

念完名字,二長老接著又向大家講述第二輪的比賽內容。

「第二輪考驗便是我洛家的幻境。」

「什麼,幻境!」

台下的人大驚失色,傳說四大家族都有一至寶,鎮守本家,因此才得以百年千年屹立不倒,而這洛家就是幻境。

雲不凡眯起眼睛,臉上也微微變得凝重起來。洛家幻境,一次比武招親而已,洛家竟下了如此功夫,真不知道是有何意。

在場只有凰冰是氣定神閑了,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幻境,更準確的說她連夜家的至寶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別說別家的了。

二長老瞅了一眼凰冰,這個叫皇夜的小子倒是不一般。

「洛家主,聽說洛家幻境危險之至,為何要在這種時機用上幻境?」

一個身材高挑的男子問出了大家的疑惑。

洛家主從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台前。

「實不相瞞,此次招親,最終得勝者將入贅我洛家,成為我洛家的人,會有機會成為下一代家主。那幻境是做家主的必經之路,若是不能通過,那便說明與我洛家無緣。」

「若是在幻境里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們出了事怎麼辦?」

對呀對呀,萬一在環境里殞命,那他們可不就得不償失了嗎。

誰都不知道幻境中會發生什麼,萬一沉溺其中,那,那可就是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洛家主看了那說話之人一眼。

「諸位小友不必擔心,若是一炷香后,還沒有回來,便視為失敗,即時我們會操縱幻境自動把你們放回來。」

「如此,各位還有什麼爭議嗎?若是不願意,可以在這一局退出。」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裡露出掙扎之色。

洛家主和二長老聯手,在高台中央放出一個結界圈,雖是清澈透明的樣子,卻看不到裡面的樣子。

「若是考錄好了,只需踏入此結界圈中即可,來人,點香!」

立馬上來一個丫鬟,拿著香爐,當著所有人的面將燃香點亮,徐徐的青煙升上空去,也一點點折磨著眾人的心。

在燃香點起的那一刻,雲不凡就踏入了幻境之中,凰冰看著他的背景,手中扇子一合,也跟了上去。

見識過星辰塔的威力,還有什麼能比得上呢?

其餘的人還在猶豫,看著進去的雲不凡和凰冰,再看看一點點燃過的燃香,心裡不免有些著急。

「哼!老子是來揚名立萬的,豈會怕了它!」

說著,那人抬腳就消失在結界中。有人帶頭,陸陸續續又有人跟了上去。最後,二十三人一人也沒落下。

待所有人都進去后,那結界慢慢的變化,變得透明,然後消失,然後原地顯出了那二十三人的身體,只不過,此刻他們都是閉著眼睛的。

幻境,是因人而定,心中最渴望的事情和最害怕地事情都可能被深深的發掘出來,甚至有些連自己都不知道。這才是幻境的可怕之處,人心之所貪,人心之所懼,防不勝防。

凰冰踏入結界中后,就覺得眼前一晃,視線開始變得模糊,這種模糊,就算睜大了眼睛努力看也看不清楚。

過了一會兒,那種模糊感漸漸消失,而呈現在眼前的已是另一番景象。

此刻凰冰站著的地方是一塊翠綠的草地,不遠處一條小河流過,不是還有魚兒躍出水面。

一座高高的山峰聳立在眼前,越往高的地方環繞著薄霧雲彩,彷彿真的是仙境一般。

凰冰心中疑惑,看這一派風和日麗,難道這幻境是將她最渴望的東西挖掘出來了?

可是,這又很奇怪,她這一世所求的不過是家人安好,師父重聚,若要再加上什麼,那就是能和冥希辰平平凡凡的走下去。但她也知道,現實總比想象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這裡雖是美景,卻沒有她想要的人啊。

忽然,她的眉毛緊蹙起來,側耳聽過去,果真有聲音傳過來,那聲音嘈雜,像極了廝殺。

廝殺?凰冰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猛然看見那河流中的水竟然變成了血紅色。

「快點,快點。」

從遠處匆匆忙忙跑來兩個人,一男一女,他們神色慌張,還不是回頭望一眼。

待那兩人走進,凰冰大驚。

「未離,你……」卻見那兩人從她身邊匆匆跑過,像是根本看不見她。她猛然醒悟過來,她這是在幻境。

「唉,小姐,你怎麼還不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卻見那兩人掉過頭,未離抓著她的手臂就跑,嘴裡說著一些她聽不懂的話。

凰冰驚訝的發現,未離抓住她的手,竟然是真實的。可是,她進入幻境明明是喬裝打扮過的,連洛雲彤和二長老都沒有認出來,未離是怎麼認出來的。

果然,她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也不是什麼白袍,而是一條潔白的長裙,精緻優雅。

不對,她什麼時候有了這樣一身衣服。若說是幻境,怎麼連她的扮相都改了,難怪未離會認得她。

就在凰冰匪夷所思之際,未離一邊跑著,一邊轉過身。

「我的小姐,我求你了,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未完待續。) 凰冰驚訝的發現,未離抓住她的手,竟然是真實的。可是,她進入幻境明明是喬裝打扮過的,連洛雲彤和二長老都沒有認出來,未離是怎麼認出來的。

果然,她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也不是什麼白袍,而是一條潔白的長裙,精緻優雅。

不對,她什麼時候有了這樣一身衣服。若說是幻境,怎麼連她的扮相都改了,難怪未離會認得她。

就在凰冰匪夷所思之際,未離一邊跑著,一邊轉過身。

「我的小姐,我求你了,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凰冰一用力甩開她的手。

「未離,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這麼急著讓我走。」

耳邊的廝殺聲越來越大,是傻子都知道有問題。

「小姐,別問了,你快走啊,走遠了,不要再回來了。」

未離見她不走,就要上前去拉,那個隨從的男子,也上來拉她,想要拖著她走。

「少主,你快走,不然真的來不及了。」

凰冰一步退開,躲過他們伸過來的手。她的臉上忽然出現冷意。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走?」

她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在漸漸擴大,那耳邊的聲音聽著她心很慌,那聲音好像在很遠很遠,卻又好像很近。

「小姐!別再問了!羽公子叫我們帶你離開,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決明,你快,快帶著小姐走。」

淚水如瀑而下,未離一下子跪在地上,抱著她的腿。她的眼睛不住向跑來的方向看,焦急的不得了,一個勁兒的叫她走,卻不告訴她原因。

那男子聽見她的話,繞到凰冰身後,作勢將她抱起。

「少主,屬下無禮了!」

凰冰一掌拍過去,那男子在她的掌力下退後不得近前。她瞟了一眼,看那河水已經整個變成了紅色,翻滾著,怒吼著。

心中的不安,彷彿有一塊巨石壓著她。扯開抱著她腿的未離,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跑過去。

「小姐,不要啊,不要回去!」

凰冰不再看他們兩個人,亦不管他們如何哭喊哀求,只是一個勁兒地跑。

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大,求救聲,呼喊聲,痛哭聲,亦有咆哮聲,奸佞的笑聲,兵器相撞的聲音,震動著她的耳膜,她如何不知道,這是殺戮的聲音。

不敢相信,這麼美好的地方怎麼會有殺戮呢?

那沿岸的河水中,似乎有無數亡靈露出手向她伸過來。血紅色的液體,如同最招搖的亡途。嗚嗚的聲音,彷彿地獄的鐘聲響起。

凰冰沒有一顆聖母心,卻抵不過眼前如此。一將成萬骨枯,這是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血流成河的模樣,還有未離奇怪的舉動都讓她的心慌亂不已。

河流隨著山峰轉了一個角度,凰冰也跟著轉了一個角度。耳邊的聲音更加清晰,聲嘶力竭的吶喊字字烙在她的心上。

越接近目標,她的心中越是慌亂,害怕,恐懼,擔憂,全部都涌了上來。

為什麼只看到一個丫鬟,卻看不到她的家人,她的師父,他們都在哪兒?

凰冰已經無暇去顧及了,明知道即將到來的可能是死亡,卻依舊管不住那雙想要靠近的腿。

轉過山腳,終於,到了。

凰冰無數次幻想戰爭的場面,卻遠不及親眼看到來的震撼。

那本來綠油油的青草地上,密密麻麻的屍體,到處都是倒下的人。鮮血侵染,那草地也變得殷紅。沿途盛開的白色的花兒,也被濺上鮮血后瞬間枯萎。

一大片人還在抵抗著,那個金光鎧甲的男子懸浮在上空是那樣顯眼。冷冽的眸子看著下方,彷彿看螻蟻一般,無情的目光讓凰冰心裡一寒。

她的瞳孔驟然緊縮,那個人。冥希辰!

她不可置信的搖搖頭,不對,一定是她看錯了,那個人怎麼回事冥希辰,不會的。

她甩了甩腦袋,想要將這種怪誕的想法抹去。可是她看得分明,不管睜眼閉眼多少次,那個人始終是冥希辰!

「少主,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小姐……」

她的雙腿不受控制地向人群中跑過去,不小心絆倒腳下的屍體,又再爬起來。

她一把將那寒刃下的孩子奪過來,藏在身後。悲傷地望著那個高高在上的人,聲聲質疑吶喊出來。

「冥希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殺害我的家人?」

她開始控制不了自己的動作,更控制不了自己的嘴。

那王輦上的男人轉過頭,冷凝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好像要把她看穿一般。

「螻蟻!」

無情的話終是從那人嘴裡吐出來,凰冰踉蹌了一下,心驀的揪緊。看這般處境,她落魄的如同逃犯,而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lixiangguo

「爺爺說了,這枚玉佩是長陽姑姑讓他轉交給你的。」淡淡的一句話,說明了這枚玉佩的來處。

Previous article

並且下方還用大字註明,生死不論,只要將她抓到上官府邸便可拿賞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