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即使是集合六大巫師塔的力量,這樣的消耗都感到心痛,可是沒辦法,丹尼爾這樣糾纏,你能讓他如何。

他們本來也沒想過這個山寨貨,能對付的了丹尼爾的巫師塔,能勉強抵擋,不讓它發揮作用就行。

卻沒想到丹尼爾簡單的一招,就讓本來作為殺手鐧的巫師塔成了負擔。

退,捨不得退,他總不能看著耗費無數資源建設起來的巫師塔成為廢料,可跟對方對戰,對方又不理會,讓他能怎麼辦?

這樣下去早晚會被耗干魔石儲備,成為廢料。

一咬牙,法蘭克林向營地傳去命令,讓他們全線進攻。

趁著他拖著巫師塔的時間,一定要打敗對方。

在別人有準備的情況下,去硬攻對方的營地不是好主意。

可是沒辦法,誰讓這已經是最好的時機,總不可能等對方的巫師塔空出來,對自己進行狂轟濫炸的時候再攻擊。

頓時本來平靜的營地,爆發出巨大的吶喊,無數人從其中沖了出來,向著對面衝去。

只是在火焰王座巫師學院有準備的情況下,哪有那麼容易成功。

雙方一時間僵持在那裡,甚至由於火焰王座巫師學院是守方,布置有大量巫陣防護,隱隱佔據上風。

死傷人數維持在一比一的比例,火焰王座這邊還要更少一點。

這已經足夠了,對方的人數本來就相差自己一半,真要這麼下去,耗也能耗死他們。

偏偏他們最為倚仗的法蘭克林脫不開身,天空是兩個巫師塔在拚命追逐,地面是無數的巫師學徒在拚死搏殺,簡直跟絞肉機沒有區別,每時每刻都有巫師學徒死去。

眼看著沒有辦法,法蘭克林忽然調轉巫師塔,直直向著雙方戰鬥最激烈的地方衝去,狠狠的撞擊在火焰王座巫師學院的後方。

那裡正有無數的巫術學徒聚集在一起,面對這一撞,很多人根本反應不過來,至少有數百人死亡,上千人受傷。

如此慘烈的一幕,差點就讓火焰王座巫師學院這邊崩潰,若非他們知道對方就這麼一下的能力,不可能再有,早就崩潰了。

本來正在焦灼的戰事,隨著火焰王座巫師學院受到這麼重大的打擊,再也維持不住,向著後面狂退上百米,才在緊急趕來的巫師塔幫助下穩定下來。

失去了法蘭克林的糾纏,丹尼爾開始指揮著巫師塔橫掃戰場。

此時戰場以營地為中心,向中間凹陷下去一塊,那是法蘭克林駕駛巫師塔衝撞出來的結果。墜毀的巫師塔燃燒起熊熊大火,還不時有著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出現。

現在法蘭克林在那裡親自衝鋒作戰,十幾名三級巫師學徒中的強者聯手,都不能給他造成多大傷害,反而被他牽著鼻子走,形勢非常危機。

丹尼爾就沿著這條線,如同轟炸機在對方頭頂劃過,向著下面發射無數火球術。 這可就苦了下邊的人,他們本來是在跟敵人作戰,正打的不可開交,忽然間就要面臨火球術的襲擊,那種感覺,真像是明知背後有可能被人捅刀子,隨時可能下手,還要硬著頭皮跟敵人戰鬥的苦澀。

必須攻擊著前面,提防著後面,打的非常艱苦。

最倒霉的還是凹陷處的人,他們深入的最深,對學院巫師學徒的威脅最大。

真要是在讓他們深入下去,火焰王座巫師學院的戰線,都有可能崩潰,所以丹尼爾重點照顧的就是這裡。

很長時間直接停在那裡,無數火球術落下,中間還夾雜著一些石塊以及偽裝成石塊的爆裂藥劑,一刻也不停歇。

每當這個時候,對方的攻勢都會受到極大的阻礙。因為他們連石塊都要用巫術擊毀,不能置之不理。

要不然隱藏在中間的爆裂藥劑,會讓人知道,石頭也能要人命。

他們可不想憋屈的死在一個石塊手中。

硬頂著敵人的狂轟濫炸,還是只能挨打,不能還手的那種,任誰也承受不住。

法蘭克林縱然在前面勇猛如虎,走到哪裡都能打開局面,殺人無數,可是後面沒有人跟進,他打的再勇猛又能如何。

衝到哪裡,別人都會急忙退縮,不跟他交手。

而等他過去之後,又會馬上填補上那邊的空隙,接著跟敵人戰鬥。

看到這個大好形勢,丹尼爾鬆了一口氣,只要這樣下去,早晚能把對方給磨干,到那時即使法蘭克林是正式巫師又能如何,面對如山如海的巫師學徒,他還能都殺死不成。

別說他沒有那個本事,他即使有那個本事,學院都不會置之不理。敗了就要學會承認失敗。

不可能在勝利的情況下,還讓人肆意屠殺自己的學徒。那樣已經沒有意義,起不到磨礪學徒的作用,不是他們願意看到。

丹尼爾開口對後面說道「要不然你們下去,先幫幫其他人,這麼多人擠在上面也沒用。」

他所說的,是他身後20多名精心挑選出來的強者,一下子聚集這麼多人,說起來都有些無奈,就是為了防備法蘭克林,可能衝到巫師塔上的突襲。

萬一真被他衝上來,這些人就要想辦法把他打下去。絕對不能讓他在上面造成破壞。還好並沒有用上。

一群人點點頭,表示同意。他們留在上面也是浪費,還不如下去,也能減少己方的傷亡。

於是丹尼爾開著巫師塔,一直來到戰場的邊緣,放下一條繩索,讓他們下去。

等他們下去,又迅速拋下繩索,讓巫師塔轉化為殺戮利器,接著幫助巫師學徒壓制對方的攻勢。

忽然丹尼爾看到,那中間的凹陷處,法蘭克林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一群高手警惕的看著四周,正在尋找他的蹤跡。

攝於他的威脅,沒有一個人敢加入到戰爭當中,防止被他偷襲。

丹尼爾心中忽然湧起不祥的預感,在這個時候他能去哪裡。

「轟」的一聲巨響,丹尼爾腳下的巫師塔一陣劇烈晃動,平穩飛行的巫師塔,瞬間歪斜下去,好半天才止住下墜的趨勢。

一群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就在這時,從控制中心傳來焦急的叫喊。「不好啦,法蘭克林衝上來了,我們該怎麼辦?」

聞聽此言,巫師軍團的人瞬間大亂,慌亂的不成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有的衝下去,想要對敵,有的直接就想跳下巫師塔逃跑。

沒辦法,法蘭克林的名聲實在太大,哪怕他們人數眾多,又都是精英,都沒有應對的把握。

「慌什麼慌,你們繼續攻擊,法蘭克林交給我對付。」丹尼爾大聲喊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彷彿很有把握,邁步向著船艙走去。

這才給了眾人一絲安慰。

但是想讓他們接著戰鬥,已經沒有心思,眾人的心思都放在法蘭克林的身上。

向著下面釋放巫術,肆意屠殺,的確很爽,可是萬一法蘭克林看他不順眼,直接殺了他,向誰說苦去。他們可沒信心能擋住空間斬的威力。

丹尼爾察覺到上面的情況,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卻沒辦法,誰讓法蘭克林的威名這麼大,早知道他就不把那群強者放下去。

本來是想讓他們在下面打開局面,減少學院的傷亡,沒想到竟然被法蘭克林藉機混了上來。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他放下強者的時候,可是在兩百米的高空,那群強者速度很快,前後不過十幾秒的時間。然而就是這麼點功夫,竟然都讓他混了過來。

他是在凹陷處衝到戰場邊緣,然後在那群強者的注意下,花費十幾秒的時間就沖了上來,還沒有驚動那群強者。這是什麼概念?

那群強者本來就是為了法蘭克林上來而準備的,結果跟法蘭克林用同一根繩子,走個對面都不知道,真不知是幹什麼吃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法蘭克林到底有多強大。

沒想到他也有獨自面對法蘭克林這個空間系學徒的時候,丹尼爾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但也沒有一點獲勝的把握,能想辦法把他弄下去,就是勝利。

要不然下面的戰場,縱然能取勝,也沒有用,因為法蘭克林會憑藉一己之力俘虜整個巫師塔。那本來是他們殺手鐧的巫師塔,會成為對方的殺手鐧。

等走到船艙最底層,丹尼爾就看到,法蘭克林站在那裡的身影,簡簡單單的站在那裡,卻有一種高山的巍峨的感覺,給人以很大壓力。

「小傢伙,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還是在這種情況下。怎麼,你還想阻我的去路。」

「不敢,我只是想請你下去。」

「就憑你,這真是個天大的笑話,上次的那幾個人呢?你把他們全都找上來吧,這次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聲音中有著說不出的猖狂霸道,丹尼爾卻無法反駁。

事實的確如此,別說只是他一個人,哪怕聯合剛才那群強者想要打敗法蘭克林,都是一個奢望,最好的局面不過是把他趕下去。

至於在這當中巫師塔會受到怎樣的傷害,那就不知道了,被他們大打出手,巫師塔能不墜落,還能開回去就不錯了。

「他們都下去了,只有我一人。」

「哈哈哈」彷彿是聽到最好笑的笑話,法蘭克林猖狂大笑,笑得彎下腰去,好一會才止住笑聲,冷冷說道「就憑你,小子,我看你剛才在下來之前停頓半刻,是不是準備什麼大威力的巫術來對付我,用出來吧,讓我看看你的殺手鐧如何?」

「那就多謝。」

丹尼爾說了一聲,手中忽然魔力涌動,出現一個半透明的魔鬼頭顱,頭上長著兩個尖角,嘴裡還有著小尖牙,雙眼血紅,偏偏卻又跟兒童畫一樣並不猙獰,反而有著一絲滑稽,可笑。

隨著丹尼爾手中揮動,惡魔頭顱向法蘭克林撲去。

面對如此詭異的一幕,法蘭克林不禁想到了最初跟他對敵的那個神秘學學徒,她的巫術也是這樣詭異神秘。

心中就有些忌憚,讓他直接開啟了防護罩,同時雙手揮動一個個巫術向著魔鬼頭顱飛去。

然而沒用,所有的巫術都沒有傷害到魔鬼頭顱分毫,就像是兩者並不在一條平行線。

魔鬼頭顱依舊不急不緩的飛向他,速度看似很慢,其實很快,眨眼間就撲到了他的身前。 即使面對魔鬼頭顱即將穿過空間屏障,法蘭克林依舊非常冷靜,不把這當回事,淡淡的看著丹尼爾。

空間屏障可以說是最強大的防護手段,即使是那個神秘學巫師學徒在無法打破空間屏障的情況下,都無法給他造成傷害。

然而讓他不敢置信的一幕發生了,魔鬼頭顱遇到空間屏障,就彷彿什麼都沒有遇到一樣,輕鬆的穿過去,一下子撲到了他的身上。

法蘭克林心中大驚,急忙仔細查看了一下他的身體,想要找到魔鬼頭顱的影子,卻沒有發現一點異常。

他心知不妙,能夠被丹尼爾寄予厚望作為對付他的手段,明明撲到了他的身上,又怎會沒有一點作用。

「你這是什麼巫術。」

「命運學巫術『命運背棄大詛咒』」。」

丹尼爾同樣愣住了,不知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過了半天才回答。

命運學被他寄予厚望,認為是能夠對法蘭克林造成傷害的頂級巫術,可是「命運背棄大詛咒」明明撲到了法蘭克林的身上,為什麼沒有一點作用?

要知道為了用出「命運背棄大詛咒」,丹尼爾耗費的魔力相當於他魔力的1/4,要不是在巫師塔內,魔力會受到巫師塔的補充,不怕有枯竭的危險,一般情況下還真不敢用出來。

可就是這麼強大的巫術,卻沒有一點作用,怎麼可能。難道「命運背棄大詛咒」並不是對人造成傷害,而是有其他作用。

丹尼爾想了一下,認為就是如此。要不然命運也不會被稱為「命運無跡」。

它的作用更多的是在長時間,無聲無跡,讓人即使被殺,都不知道是誰幹的。

想到這個可能,丹尼爾重拾信心,一道道火球術向著法蘭克林飛去,打擊在空間屏障的各個地方,尋找空間屏障的弱點。

法蘭克林冷哼一聲,開始反擊。他不動則已,一動就把丹尼爾壓在下風。

讓丹尼爾非常吃驚,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在巫師塔內,藉助巫師塔銘刻的各種巫陣,能把自身力量發揮到最大,即使是幾十名同級強者都能壓下去,可面對法蘭克林卻被他壓在下風,苦苦支撐。

好在也不是沒有反擊的能力,讓丹尼爾沒有失去信心,轉身逃走。

雙方你來我往,眨眼間數分鐘過去,兩邊的建築算是倒了大霉,被兩人的巫術波及,全都碎成碎片,還不等落地,就化為塵埃,風吹過就隨風而去,了無蹤跡。

這麼長時間,丹尼爾都沒有發現空間屏障的弱點,讓他眉頭緊鎖,看來法蘭克林已經對空間屏障的弱點進行了重點防護。

可是沒有弱點,哪怕他藉助巫師塔的魔力支援,也沒有取勝的把握,甚至能不能逃脫都是個問題。

忽然巫師塔一震,丹尼爾腳下踩著的地板還沒什麼,法蘭克林腳下的地板,卻忽然咔嚓一聲,一小塊木板隨著聲音斷裂掉了下去,從縫隙就能看到腳下兩百多米都是懸空,一旦踩空就會掉落下去。

普通人當然是摔得粉身碎骨,巫師學徒也只能勉強用巫術保住性命,法蘭克林雖然不怕,但還是本能的抬腿向後退了一步。

誰知就在這時,丹尼爾手中一顆本來已經打偏的火球,正巧撞在空間屏障上面,濺起一絲漣漪。

「就是這裡」。

丹尼爾眼前一亮,發現那裡分明就是空間壁障的弱點所在,他來不及細想,一顆顆火球術轟了上去。

法蘭克林雖然儘力阻擋,可他既然被人發現了弱點所在,又哪有那麼容易脫身。

特別是在這巫師塔當中,丹尼爾受到巫師塔的加持,巫術的威力、釋放速度都有很大的加強。

被連續轟擊在弱點上,即使以法蘭克林的強勢,都感覺有些吃不消,大吼一聲,撐起另一層防護罩,準備反擊。

哪知就在這時,腳下咔嚓一聲,本來堅硬的浮雲木製作的船體應聲斷裂,法蘭克林雖然想穩住身形,可他被丹尼爾無數火球術轟在身上,哪裡能穩定住。

竟然隨著一塊不過桌子大小的碎木片,掉落下去離開了巫師塔的範圍,並且還在迅速掉落。

忽然出現這麼好的時機,丹尼爾怎能不把握,大吼一聲,「全都給我打」。

說著已經帶頭,將火球術扔在他身上,巫師軍團的巫師學徒,雖然不敢再向著下面施放火球術,肆意屠殺,但對丹尼爾兩人的戰鬥很是關注,這意味著他們的結局如何。

如果丹尼爾勝了,他們當然也會去走向勝利,如果法蘭克林勝利,他們就該考慮是投降,還是從這兩百多米的高空跳下,賭自己在空中當靶子期間,會不會被敵人殺死。

恰巧看到正在墜落的法蘭克林,聽到丹尼爾的吼聲,一個個本能的就把火球術扔了下去,轟擊到法蘭克林的身上。

好一個法蘭克林,不愧是空間系學徒,防禦力驚人,硬吃了500多顆火球術,空間屏障才咔嚓一聲破碎。

法蘭克林臉色大變,一個閃身,便消失在原地,雖然有幾顆火球術轟到他的身上,也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

丹尼爾看的咋舌,即使巫師軍團的人只是精英,不是強者,使用的火球術,不可能跟真正的強者相比,但他們在巫師塔的加持下威力並不弱,即使這樣都能硬吃500多顆,如果要換算成別人誰能承受得住。

看到真的把法蘭克林打了下去,巫師塔那邊傳來一陣陣歡呼,隨後又開足馬力,向著下方拋火球,砸的對方承受不住。

整個戰場的形勢,也因為這場戰鬥出現了巨大的轉變。

巫師塔本就是戰場上的絕對主宰,所有人都注意著它的行進方向,火焰王座巫師學院的巫師學徒,害怕避免被誤傷,小心躲避。

六大巫師塔的人,則是拚命逃竄,防止被巫師塔殺死。

面對這種,連反抗都不能的吃飯他們可不想再這樣憋屈。

lixiangguo

見自己的左臂被削斷,左使者稍稍失神,他那眼神彷彿不相信這是真的。

Previous article

「列車已經不是難點了,我們現在生產的動車組完全可以勝任高鐵的速度,我明白你問這話的意思,其實通俗一點來說,就是高鐵的鐵軌要求更高。」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