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半獸勇士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張鐵匠也坐到了地上,傷的太重了。

血不斷的順著傷口往外流,張鐵匠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張鐵匠將手伸到了盔甲里,摸索了一會兒,從盔甲里拿出了一個紅sè的小藥瓶,只見藥瓶上寫著療傷葯。張鐵匠想也沒想,一口氣喝下了這瓶葯。

剛喝完療傷葯,只見張鐵匠胸部恐怖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不久只留下一個巨大的傷疤。

血已經止住了,張鐵匠笑了笑,看來這瓶白ri門的療傷聖葯,還是很管用的。自己出門的時候托別人弄了一瓶真是正確的選擇。

張鐵匠又從盔甲里拿出了兩瓶金sè強效太陽水喝了起來,兩瓶強效太陽水剛喝進肚子里,張鐵匠就感覺一股力量從胃裡沖了出來,順著血管流便全身。

張鐵匠站了起來,走到半獸勇士的屍體旁邊,拿起了它的那把大斧子。

張鐵匠看了看四周。

周圍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了,大家都坐在地上喘著氣,每個人都很累了。

張鐵匠點了點人數,活著的人只有三百多一點了。損失太大了,整個軍隊陣亡已經快到三分之二了。這場戰鬥結束后,自己的軍隊番號估計就要被取消了。

想到這些,張鐵匠不禁有種想哭的衝動。

張鐵匠看了看遠處的傳送門,那門依舊在工作著。傳送門的管理者貌似根本不管下面的戰鬥,只是一心一意的cāo控著傳送門。

張鐵匠示意士兵們準備戰鬥。

所有的士兵取出了自己的醫療包,拿出金創葯塗抹在各個傷口上,讓傷口快速的癒合。塗抹完傷口,士兵們取出了裡面金sè的太陽水,大口喝了下去。太陽水快速的為士兵們回復著體力。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他們要用最好的狀態來迎接這最後的戰鬥。

所有的士兵站起來,拿著自己或者別人的武器,慢慢的集結到張鐵匠身後,準備殊死一搏。

此時的祭台前,已經有十多個巨大的半獸人,他們拿著巨大武器,充滿蔑視看著所有的人。當他們看著地上的半獸勇士的屍體時,只是對著地面吐了口口水,弱者也只有這種待遇了。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張鐵匠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士兵們,只見所有的士兵的面容嚴肅,眼神堅定,張鐵匠仔細的看著每一個士兵的眼睛,張鐵匠從他們的眼睛中看到了敢於直面死亡的勇氣。

他們是真的勇士,張鐵匠想到。

張鐵匠笑了笑,握緊了手中的斧子,大叫著,帶頭沖了上去。

所有的士兵大吼著,跟著張鐵匠沖了上去。

對面的巨大的半獸人們,吼叫著迎了上來,雙方拼打在了一塊兒。

這些沒有見過的半獸人果然實力強橫,只是第一輪的碰撞,張鐵匠這邊就付出了十幾條人命。

這些半獸人力量奇大,跟他們交手,運氣好的連人帶武器被抽飛出去,運氣不好的當場化成一片血霧。

士兵們利用人多的優勢,慢慢的將這些半獸人分開了。這些半獸人雖然被士兵們分開了,但是卻沒有落入下風。這些半獸人身上穿著厚重的盔甲,關鍵部位都被盔甲護實了,士兵們只能對半獸人露在盔甲外的部分造成點輕微傷害,很難對其重要部位造成致命傷害。

現在能採取的唯一戰術,就是耗了,看誰能耗的過誰。要麼人類士兵被全部殺死,要麼半獸人身上的小傷不斷疊加,最後渾身血液流盡而死。

不知道打了多久,張鐵匠艱難的砍死了一個半獸人,張鐵匠看了看周圍,所有的半獸人都被士兵們包圍了,張鐵匠趁著這個機會向祭台上跑去。

當張鐵匠衝上了祭台,他發現祭壇zhongyāng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魔法陣zhongyāng的地面上放著一顆巨大的珠子,這顆珠子像半獸人的眼睛一樣。巨大的力量,從這顆珠子里散發出來。

這應該就是這個魔法陣的陣眼了吧,張鐵匠想到。

這時巨大的傳送門內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身影。

張鐵匠看著這個巨大的身影,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不能讓這個傢伙過來,張鐵匠想到。

這時祭台上的半獸人薩滿們終於察覺到了張鐵匠的存在,除了在施法中的大薩滿,所有的小薩滿們都撲了過來。

薩滿們念著各式的咒語,各種法術向張鐵匠打來,火球術,水球術,還有石塊。

張鐵匠看這突如起來的法術,趕緊躲避起來,身子在各個法術中靈活的躲避。張鐵匠慢慢的向這些薩滿靠近,然後用手上的斧子一個又一個的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那邊在施法的大薩滿,將張鐵匠的所有行動都看在眼裡,但是它卻不能有任何動作,它必須專心施法讓傳送門裡的傢伙出來,如果中途停止,它就會被傳送門強大的力量壓成碎片。

隨著周圍的撒們一個個的倒下去,這個半獸人大薩滿急了起來,它加快了咒語的吟唱速度,希望在張鐵匠過來前結束施法。

但是,事與願違,張鐵匠提前結束了殺戮,張鐵匠慢慢地走了過來。

張鐵匠在上到祭壇時就注意到了這個大薩滿,它一直在吟唱咒語,即使是在自己和其他薩滿戰鬥時,它也在吟唱著,而且張鐵匠注意到它有幾次很焦急的看了這邊幾眼,顯然它很關心戰局,但是它有不能加入。張鐵匠突然明白了,這個咒語是不能中途結束的,如果結束了應該會有很嚴重的後果。

張鐵匠將斧子抗在肩頭,走了過去。

這時,祭壇下的半獸人們看到張鐵匠朝半獸人薩滿走去,大吼著要過來阻止張鐵匠,無奈人類士兵太多,他們被拖著,根本過不去。

這時的人類士兵也看清了祭壇上的情況,他們知道只要張鐵匠幹掉上面那個傢伙戰鬥就結束了,士兵們大吼著向半獸人們進攻著,死死的拖著他們,不讓他們向前走一步。

; 張鐵匠站在半獸人大薩滿的面前,看著大薩滿焦急的吟唱著咒語,張鐵匠笑了,哈哈大笑起來。

半獸人薩滿看著大笑著的張鐵匠,心臟猛的一跳,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在他心中。冷汗順著半獸人薩滿的臉龐留了下來,一滴滴的掉在地上。它加緊了吟唱速度。

張鐵匠笑著看著眼前的半獸人薩滿,半獸人薩滿很緊張,很害怕,張鐵匠很欣賞半獸人薩滿的表情。

他慢慢的舉起了斧子,在半獸人薩滿的脖子上比劃了下,然後張鐵匠用力的砍了過去。巨大的斧子輕而易舉的穿過了半獸人薩滿的脖子,它的頭顱飛了出去,在空中劃了一個漂亮的拋物線。

就在張鐵匠的斧子貫穿半獸人薩滿脖子的那一瞬間,它的咒語完成了。

巨大的傳送門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張鐵匠用手遮擋住那刺眼的光芒,心下想到:玩大發了,那傢伙要過來了。不行不能讓它過來。

張鐵匠四處看了下,這時他發現了祭壇中間那顆巨大的天珠。

一道強烈的光芒從天珠上shè了出去,shè在傳送門裡巨大的身影上。

張鐵匠想到該怎麼般了,他沖了過去,跑到了祭壇zhongyāng,他跪在地上,拿起斧子,狠狠的將斧尖插進了天珠的凹槽里,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天珠從魔法陣里撬了出來。

當天珠被張鐵匠從魔法陣里撬出來時,巨大的傳送門消失了。

清風徐來楠楠語 在傳送陣里正要被傳送過來的傢伙突然掙扎了起來,它的全身開始發光,光芒越來越量,然後發生了巨大的爆炸,那傢伙的身體直接被炸成了碎片,巨大的能量以它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張鐵匠被巨大的能量透體而過,當場不省人事,在他昏迷前,他將地上的天珠裝到了自己的私人空間里。

巨大的力量向周圍擴散,形成了能量風暴,所有的人都被巨大的能量穿體而過。

張鐵匠倒在能量風暴的中心,他死死的昏了過去。他的身上有一層淡淡的金sè的光芒,將周圍混亂的能量全部吸收了,但是已經沒有人能看到了,所有的人已經在這能量風暴中死去了。

當張鐵匠再一次醒過來時,已經是一個月後了。

那時張鐵匠躺在比奇大城的醫館里,渾身纏著繃帶,他從旁邊看護他的士兵口裡得知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當大爆炸發生時,外面留守的士兵們聽到了裡面巨大的爆炸聲,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組織部隊進去增援,很快增援部隊就到達了山洞裡面的大廳,剛進入大廳,所有人就被裡面的景象驚呆了,巨大的大廳里淌滿了屍體,血液已經沒過了人們的腳踝。

這是什麼樣的戰鬥啊,所有士兵心想。

士兵們在屍體裡面尋找著,沒有發現一個活口,最後在祭壇上面發現了張鐵匠,士兵們發現張鐵匠還沒死,趕緊將他抬了出來,於是一部分人帶他回城致傷,另一部分人打掃戰場,將陣亡士兵的屍體收斂起來。

張鐵匠被士兵們送到毒蛇山谷外的關卡處,進行了緊急治療,然後被人護送到比奇大城最好的醫館接受治療。

雖然張鐵匠的命保住了,但是他卻一直處於昏睡中,直到今天他才醒了過來。

進入毒蛇山谷洞穴的人,除了張鐵匠全部都死了,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再也沒有人知道了。

後來,由於毒蛇旅陣亡嚴重,被取消了番號,剩下的士兵也被打散併入了其他的軍隊中。而張鐵匠也因為手上嚴重無法在領軍作戰,國王給他發了一筆撫恤金就讓他光榮退役了。

於是張鐵匠帶著撫恤金和他從魔法陣里挖出的那顆天珠退役了,找到了現在的陳家鎮,過起了隱居生活。

回到現在。

張鐵匠看著盒子里的天珠,被它發出的光芒吸引住了,慢慢的發起呆來。張鐵匠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獸眼天珠,就像撫摸著自己的孩子一般,張鐵匠沒有注意到獸眼天珠散發出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屋子,光芒順著窗戶和門的縫隙照到了外面。

金sè的光芒在這漆黑的夜裡,猶如海面上的燈塔,為周圍的半獸人照亮了前進的道路,一隊半獸人被這光芒吸引了過來。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張鐵匠從發獃中驚醒,張鐵匠連忙將獸眼天珠藏進自己的私人空間。

屋子裡瞬間黑了下去。

張鐵匠拿起偃月躲到了門后。這鐵匠心下很後悔,怪自己太大意了,剛剛居然忘了將獸眼天珠收好,以至於天珠光芒外泄,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地點。

後悔歸後悔,一切已經於事無補。

張鐵匠躲在門后,通過門縫仔細的觀察著院子里的情況。

外面靜悄悄的,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將院子里照的一片通明。院子里的蟲子都不叫了,到處一片詭異的安靜。

突然,大門「碰」的一聲飛了出去。

大門砸在地上,激起了一地的灰塵,幾個巨大的黑影走了進來。

張鐵匠一看,院子里走進來了四個半獸人,張鐵匠屏住呼吸,盡量不被外面的半獸人發現。

幾個半獸人進來后,四處尋找著,鐵匠棚,廚房,茅廁一個挨著一個檢查,最後幾個半獸人站在了屋子前面。幾個獸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握著手上的骨頭棒,慢慢的向屋子靠攏過來。

一個半獸人給其他三個獸人使了個眼sè,其他三個獸人站到它的身後,隨時準備給與它支援。一切準備就緒,這個半獸人走到門前,剛抬起腿準備踹門,就見木門直接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到它身上,將它砸到在地。

這時張鐵匠一個飛身從屋子裡沖了出來,只見張鐵匠快速衝到三個半獸人中間,低下身子橫著一刀將一個左邊的半獸人攔腰斬城兩半,然後大刀輪了一圈,從下倒上將右邊的半獸人劈死,然後收起大刀,猛然向前刺出,刀刃瞬間貫穿正面的半獸人,張鐵匠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乾淨而利索,一瞬間就結束了戰鬥。

三個半獸人轟然倒下。

張鐵匠走到大門處,想要將破壞的大門板搬回去,堵住大門,以免被其它的半獸人發現院子里的屍體。

張鐵匠剛走到大門口,就發現事情不對了。

只見原來漆黑一片的大門口突然燈火通明,只見大門外站了二十多個半獸人,每個半獸人手裡都拿著一個火把,這些半獸人冷冷的看著張鐵匠。

張鐵匠仔細的觀察著四周,只見周圍有二十多個半獸人,其中還有好幾個半獸戰士,冷汗從張鐵匠的臉上流了下。

「這下不好辦了」張鐵匠想到。要是擱在他年輕的時候這些雜兵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現在年齡大了,身體不行了,而且以前當兵時的舊傷現在也都發作了,每天傷口都在疼痛。

張鐵匠握緊手中的偃月刀,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個為首的半獸戰士一揮手,所有的半獸人為了上去,將張鐵匠包圍了起來。

張鐵匠身後一個半獸人突然沖了上來,巨大的骨頭棒向著張鐵匠的腦袋砸了下來,只見張鐵匠猛地回過身,躲過了攻擊,然後一刀斬去,將半獸人的頭顱斬掉,全程沒有一點猶豫。

其他的半獸人看到自己的同類被張鐵匠砍去頭顱都憤怒了,大吼著沖了上來,張鐵匠也不慌忙,利用他們的時間差和距離差,張鐵匠快速的揮舞著手中的偃月刀,幾個回合下來,五個半獸戰士被砍倒在地,這下周圍的半獸人都被震懾住了,沒有什麼人不怕死,即使是獸人,在死亡面前,也會腿軟。

這短暫的震懾,給張鐵匠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既讓他有時間恢復體力,也讓陳御風有時間來救他。

雙方僵持了很長時間,半獸人一方看來等不及了,首先發動了進攻。

幾個半獸人大叫著沖了上來,剩下的半獸人也在周圍準備伺機偷襲。這時,幾聲慘叫從半獸人們身後傳來,半獸人們回頭一看,陳御風拿著斬馬刀將後面三個半獸人砍死在地。隨即半獸人們咆哮著沖了過來。

張鐵匠一看陳御風回來了,心裡的牽挂也放了下來,張鐵匠握緊武器向半獸人們沖了過去。兩方人廝殺在了一塊,沒多久,半獸人們就被屠殺乾淨,只留下了一地的屍體。

戰鬥結束后,張鐵匠趕緊帶著陳御風往陳員外家跑去。

; 張鐵匠帶著陳御風一路上走走停停,慢慢的跑到了陳員外家。

當他們到陳員外家時,他們發現陳員外家已經被數百半獸人包圍了。

迫不得已,張鐵匠和陳御風只得從一旁的鄰居家翻牆進入了陳員外家,剛跳進去。就有幾個士兵圍了上來,幾把武器同時指向了他們兩個人的要害,待人一看是張鐵匠和陳御風,連忙招呼他們回到內院去。

走進了內院,張鐵匠和陳御風發現很多父老鄉親都在這裡,大家都坐在地上,臉sè很不好,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恐懼。

院子里有很多的小孩,小孩子們都在輕輕啼哭,婦人們都把孩子抱在懷裡,努力的安慰著他們。老人們的臉上寫滿了絕望,一些年輕人,臉sè煞白,有的甚至開始發抖了。

這時有一個中年人對旁邊的人說道:「聽說半獸人喜歡吃人,還是活著吃,他們很喜歡欣賞被自己吃的人痛苦的表情,而且活著吃肉,肉很新鮮。」

「不會吧,他們怎麼會吃生肉」,旁邊有人不信反駁道。

這時有人附和道:「何止吃活人,他們更喜歡活著撥人的皮,把人皮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尤其是那些年輕美貌的女子們,半獸人最喜歡活著撥她們的皮,活著撥皮的質量最高,而且美貌女人們的皮做的衣服最好看。」

這話說完周圍的漂亮女孩們頭皮一陣發麻,想到外面圍著的那些個半獸人,和自己即將到來的命運,不禁哭了起來。

一個個女孩淚流滿面,看的周圍的人也心痛不已。

陳御風聽到這些話,無奈的搖了搖頭,百姓的想象很豐富啊。

陳御風和張鐵匠找了一處靠牆的空地,坐了下來。

陳御風看著張鐵匠一身的小傷,趕緊從身上拿出隨身攜帶的金創葯,將葯遞給了張鐵匠道:「師傅,你先把身上的傷口處理下,不要在流血了。」

張鐵匠接過陳御風遞過來的金創葯,脫掉了盔甲,將金創葯均勻的塗抹在自己的傷口上,沒多久傷口就癒合結痂了。

當傷口癒合張鐵匠又將自己的盔甲穿了上去。

忙完一切張鐵匠將頭靠在了牆上,閉上了眼睛準備休息一會,恢復點體力,方便一會大門破了和半獸人戰鬥。

這時張鐵匠的肚子很不爭氣的響了起來,咕嚕嚕的聲音傳了出來,張鐵匠的一張老臉瞬間變得通紅。幸好周圍全是嘈雜的聲音,將他肚子餓的怪聲狠狠的壓了下去,張鐵匠睜開眼睛假裝若無其事的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注意到他時,才送了一口氣。

張鐵匠仔細的想了想,自己下午回去剛準備吃飯半獸人就來了,自己一下子折騰到了現在一口飯還沒吃,而且還進行了一下午的體力勞動,體力消耗過多。戰鬥時jing神高度集中,自己的肚子還沒有感覺,現在剛剛脫離戰鬥放鬆了一下,無盡的飢餓感就圍了上來,讓人難受萬分。

陳御風專心的聽著那邊的幾個人在那胡亂的吹著各種半獸人的習俗。不時的自言自語到,我勒個去,真的假的。他也完全沒有聽到張鐵匠肚子餓的聲音。

這時張鐵匠鄭重的咳嗽了幾聲,回頭一看陳御風沒有被他的咳嗽聲吸引。

張鐵匠只得用胳膊肘撞了陳御風幾下。

陳御風正聽的心血來cháo,突然被張鐵匠撞了幾下,回過神來,不甘心的對張鐵匠問道,「師傅怎麼了。」

一邊問著,一邊眼神向那邊瞄去。

看到這裡,張鐵匠不禁搖了搖頭,世風ri下啊,師傅說話,徒弟居然一點不專心,太不懂得尊師重道了。

張鐵匠將嘴湊了過去,在陳御風耳邊小聲道:「徒弟,你從外面回來給師傅捎什麼好吃的沒。」

lixiangguo

「魏老弟,飛兒這樣的性格和我脫不了干係,如果不是我把他丟了,他就不會獨自生活五百年,沒有這五百年,他也就不會養成這樣的性格。」

Previous article

血液都在流動,發出嘩嘩的聲音,彷彿震動天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