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千信聞言,瞳孔為之緊縮,逼視著顧影儀。

魂境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他一直以為人魂劍魂是沒法學到魂境的。然而顧影儀卻說她知道辦法,他不禁懷疑她是不是說謊,或者其中有什麼陷阱。

「說!」千信冷冷的命令道。

「你答應放過我,我就告訴你!」顧影儀見她的條件終於打動了千信,立刻拿捏起來:「我要能相信你真的不會殺死我,我才告訴你。」

「你只能相信我!」

千信逼視著她:「你如果現在不說,那我把你吃到只剩一個腦袋了,再問你!」

說罷,他捉住她的粉頸,湊到自己嘴邊。好似下一秒就會吞噬她。

「好吧,我就告訴你。就算你知道,也肯定不敢去做!」顧影儀冷笑著:「很簡單,找一個有魂境的原生劍魂,將你的魂念凝為魂珠,侵入它的識海,吞噬完它的魂念,完全控制它的魂體。然後,用它的魂體,把你的魂體吃掉。這樣,你就以人魂劍魂的神智,擁有了可以施展魂境的魂體。魂境是原生劍魂與生俱來的,是魂體天生擁有的本能,不是人魂劍魂可以學的。」

千信聽完,臉上的激動神色消失了,將顧影儀扔到地上,神情變得冷酷起來:「看來,你真的很想我這麼做。這樣換魂體,首先可能丟掉一些技能。甚至還可能丟掉一些魂念和記憶。」

顧影儀頹然倒在地上,絕望的的慘笑著:「沒錯,我就是因為換魂體,才變成這樣的瘋子。在我27歲那年,我的親姐姐顧玉雁對我說,她找到了長生不死的辦法,可以讓我容顏永駐。我好奇的去嘗試了,卻落入了她的煉魂法陣。我被封印到了一柄劍中,她逼著我做她的劍魂。我為了快點凝成身形,答應了她,和她一起去吞噬其他劍魂,逼他們給我技能。為了得到魂境,我控制一個劍魂,吞噬了我自己的魂體。快要吞噬完的時候,我將大部分魂念撤回原魂體,教新魂體技能。就在這時,新魂體殘存的原主魂念暴動了。等我重新奪回魂體,卻丟了大半的記憶,變成了一個瘋瘋癲癲的劍魂。」

顧影儀雙目無神的望著千信:「只要你小心一點,根本就不會丟失技能和記憶。其實最穩妥的辦法,是你自己分出一個小劍魂,再去控制它。這樣你就能輕鬆達成目標,不會有絲毫危險!你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千信的魂念已經平靜了下來。他現在對魂境突然有了新的認識。他自失的搖搖頭說道:「我突然對魂境沒興趣了。我現在是血魂之體的修士,有人類身份的修士。我還要魂境做什麼?我再養一個原生劍魂,不就有魂境了么?為什麼要自己去折騰呢?」

千信笑得很豁達坦然,顧影儀卻更加恐懼。

壓箱底的秘密,都沒能說服千信,她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了。

她想起千信身體的強度,突然明白了過來:「你有淬魂術!」

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抱住千信的腿:「幫我把血氣去掉!我要做回純魂之體!」

千信搖搖頭:「我沒有淬魂術。但我可以幫你做回純魂之體。比淬魂術淬鍊得還乾淨!你想不想知道?」

「想!我想!」

顧影儀哭訴道。

「很簡單!」千信促狹的笑著:「讓我吃掉你!我再分出魂力,為你塑造一個純魂之體,你再把你的魂念移過去就行了。技能不要擔心,我可以教給你!」

顧影儀搖頭苦笑,好像聽到了什麼荒謬的言論。

千信知道她是不肯信任他,老神在在的說道:「你應該學會信任人。反正你不答應我,也可能被我吃掉。與其被迫讓我吃掉撈不到一點好處,不如試著信任我,賭一場!當你通過這件事,看到我是值得你信任的人和劍魂,你會感到自己不再孤單。我將不再是你的威脅,而是你最強大的依靠!在我看來,這是非常值得賭的!」

千信的語氣循循善誘,就像魔鬼一樣誘惑著顧影儀。

顧影儀根本不敢相信他,又覺得這也許是唯一對她有好處的選擇了。

她局促不安手腳無措的糾結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好似用盡了所有力量一般,對千信說道:「你吃我吧!」

說話的同時,她伸出羊脂白玉般的手臂。

千信毫不猶豫的啃了起來。但他似乎有意羞辱他,啃得非常慢,每啃一口之前,都會陶醉的嗅嗅,再舔一圈。

這種猥瑣的吞噬,很快讓顧影儀滿懷羞意。


顧影儀想到他會這樣對待自己其他身體部位,包括那最讓人害羞的地方……她的臉頓時紅透了,魂念騷動身體扭捏不安,渾身顫抖著,發出失聲的**。

這是千信成為劍魂以來,吃得最慢的一次劍魂吞噬。他足足花了四五個小時,才啃得顧影儀只剩一個腦袋。顧影儀現在已經完全失態,恐懼、羞澀、絕望、屈辱、崩壞……各種表情堆積在臉上,刺激得千信都想做個凌-虐狂了。

「好了,現在,把你的技能告訴我。嗯,剛才給過我的,就不用了。」


千信停止了吞噬,對顧影儀說道。

到這時,他笑得格外燦爛。顧影儀已經到了這地步,絕對不會再藏技能了。否則,她將永遠失去這些技能。

千信可以藉此得到她壓箱底的技能。這才是他最大的謀算。

顧影儀失神的看著千信,她已經沒有選擇了。她默默的將剛才隱藏的技能,發給了千信。

千信接過技能一看,她隱藏了四個技能,有三個技能是他沒有的。

噬魂:二級技能。加快吞噬其他劍魂的速度。

躍旋:三級技能。讓魂體以魂念事先規劃好的弧度軌跡飛行,可以成功繞到目標背後。

回夢術:四級技能。自己製造夢境,進入夢境歷練,可以讓魂念更堅韌,並能獲得一些魂力。

凝魂:四級技能。將所有的魂念凝為一顆堅不可摧的魂珠,保護自己的魂念不失。

顧影儀看到千信臉上閃過凝重的神色,於是解釋道:「我雖然是人魂劍魂,卻是用的原生劍魂魂體,每級還是只有三個技能的空間。回夢術是我獨創的技能,從煉體士的戲夢術改造而來。戲夢術必須由劍主修鍊,而回夢術可以讓劍魂自己對自己施放。」

千信對這個結果很滿意。此行不虧!

顧影儀看著千信陶醉在新技能里,欲言又止。過了很久,見千信還沒有給她魂體的意思,才忍不住說道:「你答應我的新魂體呢?」

千信忽然邪惡的笑了:「如果我說我是騙你的,你會怎麼辦?」< 「騙我?哈哈哈哈……」

顧影儀慘然笑著,笑意越來越濃,最後居然仰天大笑起來。

剛開始,她笑得非常開懷的樣子。隨後變得瘋狂、絕望、失落……

她笑了至少一刻多鐘,才落寞的說道:「其實我早該猜到會是這樣的。可是我沒有勇氣去懷疑……」

千信被她笑得不太好意思。其實他只是想逗顧影儀一下。沒想到,她直接就當真了,而且還是一副認命的樣子。

於是千信徹底腹黑了。一個四級魂體啊!媽蛋!還出去老子會後悔一輩子的吧。

突然之間,他想假戲真做了。

但是,識海里怎麼那麼多負罪感?這種當面欺騙,看著對方從驚喜到絕望,從絕望到瘋癲,真是很折磨人的良心呢。

這時,顧影儀真的哭了:「三百年來我騙了很多人,到現在才明白,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聰明都沒有用的。你要殺要剮,隨便你好了。今天之後,我要麼瘋掉,要麼死掉。反正活著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不人不鬼的活了三百多年,我都厭倦了!」

千信摸著鼻子,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我真的沒想騙你。可是這條件這形勢,實在是太方便了,我實在忍不住。但是我還是很有良心的,你都那麼慘了,我也不忍心殺你。我就滿足你一個你自己無法實現的願望吧!」

說著這話的時候,千信想到《東成西就》里洪七忽悠歐陽鋒:我真不是想踢你,可你位置站得太正點了,我實在沒忍住。

顧影儀突然發現她根本沒法恨千信。自己一步步走到這地步,完全是自蹈絕地,神仙都拉不回……

聽到千信說可以幫她實現一個願望,她絕望的神情一掃而空,仰頭陷入回憶,然後是滿臉的迷惘。

過了很久,她才幽幽說道:「如果你真的想幫我,就帶我去顧家墓園的天字一百七十九號墓地。打開墓穴,看看地宮裡,是不是真的放著一尊水晶棺。」

千信聞言,眉頭大皺。這深更半夜的,讓我去撬墳墓,還真不是一般的折騰人。老子雖然是劍魂,但也是人魂,還是有點兒怕鬼的……

顧影儀見他猶豫,自失的笑著:「算了,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把我殺死吧!」

千信像是受到羞辱一般,勃然怒道:「誰說不幫了?我這人說話算話,從不騙人!走吧,把墓地方向指給我!」

千信這話說得一點都不虧心。從不騙人,至於騙劍魂嘛,另當別論。

抱著顧影儀的本體劍,千信按照她的指引,踏劍飛行。

看到千信的劍居然有飛行靈路,顧影儀既震驚又嫉妒:「你的劍居然有飛行靈路?這到底是什麼劍?劍主對劍魂也太信任了!就不怕劍魂跑掉嗎?」

經她這麼一說,千信才忽然明白。原來坤元大陸的煉體士,不給劍體刻錄飛行靈路,還有這方面的考慮。想想也對,要是劍魂覺得劍主太廢柴,催動劍體飛行靈路,跑去另投明主怎麼辦?

就算是打架到危急時候,劍魂發現情況不妙要死要死,突然駕著劍體跑路……那也夠坑爹呀!

千信覺得自己真是圖樣圖森破了。居然連這樣的常識都沒想通。同時也覺得幻風王子真的牛叉,居然有那麼一個肝膽相照不離不棄的劍魂。

在飛行的過程中,千信和顧影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好像彼此已經化敵為友,一同出去郊遊一般。只是去游的地方有點磣人。

天色微明的時候,千信終於找到了顧影儀說的那天字一百七十九號墓穴。

這墓已經非常老了,石碑風蝕得很厲害,上面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


儘管他早料到這墓和顧影儀會有些關係,但當他看清墓主名字真的是「顧影儀」,他還是著實蛋疼了一把。

「把墓碑拔起來,看下面是不是有機關。」顧影儀的腦袋發來魂念。

千信仰頭看了一眼墓碑。一丈高的「三道門」墓碑,這得有幾噸重吧。拔起來?

千信的力量倒是夠,但是手臂只有那麼長,真不好使力。如果是以前,臨時淬鍊手臂,拉長一下也可以。但現在他已經淬鍊了一套骨骼,可沒法再變形了。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頂住墓碑一邊,將之抬起來,然後用魂念查看。

墓碑插入地底兩尺多深。千信使勁的抬才將之頂起來。尺寬的墓碑槽下面的確有一塊活動的石板。

他小心翼翼的將石碑挪開,問顧影儀:「這裡是有個機關,怎麼用的?」

他可不想貿然去動。說不定這裡有什麼陷阱,顧影儀特地將他引來的呢。

「下面應該有石板可以挪開,那樣就能露出地道。」顧影儀說道。

千信用魂念探了一下,機關很簡單,就是活動石板而已,一推就開。整個入口機關純靠超重的石碑壓住。

將左右石板推開,一個一米寬的地道口出現在眼前。

裡面黑漆漆的,千信將劍體用靈力催亮,看清裡面是幽深的道路。

地道用石板鑲嵌,一道約30度的斜坡向下延伸

走了三四十米,千信發現前方有一個寬大的墓室。方圓兩丈的正方形樣子!

千信走到門口就停住了。因為借著劍體光芒,他看見墓室正中央,的確有一具水晶棺。


「好了,看到水晶棺了。我的任務完成了。」

千信一點盜墓的興趣都沒有,轉身就想回去。

走到這裡,他已經是毛著膽子,提勁到極點了。

顧影儀沉默了很久,才幽幽說道:「她向我保證過,會把我的身體好好保存。等我為她做了一百年劍魂,就讓我復活!我要去看看我的身體!」

「我們說好的,帶你看水晶棺就行了。」

千信想著水晶棺里放著幾百年了的屍體,他就連看墓葬品的想法都沒有。顧影儀是被她姐姐坑死的,想必也不會陪葬什麼值錢的東西。

「我自己去看!」

顧影儀說道,只剩一個腦袋的魂體就飄到了水晶棺前面。

一個懸著的腦袋,對著水晶棺裡面蒼白的屍體,在幽深的墓室中……

千信覺得這一幕太特么磣人了。

就在這時,不知道顧影儀碰了什麼機關,整間墓室亮了起來。

「啊……」

千信嚇得慘叫了一聲,跌坐在地上。

一道帶著冰寒之意的藍光,從水晶棺發出。裡面的屍體被藍光照亮,顯得更陰森更恐怖了。

顧影儀的腦袋貼著水晶棺,痴迷的望著裡面跟她一模一樣的臉。

千信本能的想跑,但是又覺得這樣很沒種。你特么都是高手了,還怕個毛?

實際上他的這種恐懼,只是來自「人」的本能。但他已經不是人了,只是很像人的血魂怪物。

想到這點,他就光棍了,很鄙視自己。膽子怎麼還沒本事大呢?哥這也太低調了。

這時,顧影儀的腦袋轉過來說道:「幫我打開水晶棺好嗎?」

開就開!完成心理建設的千信,壯著膽子走過去。

水晶棺該是有什麼法陣控制,千信摸索了很久,才在棺底發現一個可以旋轉的圓盤。

顧影儀失神的念叨著:「通靈力,左三圈,右兩步,小心等,直往前……你試試!」

千信想了想,應該是要將靈力灌注在圓盤,然後按照口訣旋轉。

轉了三圈后,他猶豫了。右兩步是什麼意思?人走兩步,還是圓盤挪動兩步?

他覺得應該不會讓人移動那麼無厘頭,將圓盤朝右推。果然傳來咔的一聲,然後是靈力震蕩的嗡嗡聲。

再推了一下……咔!圓盤徹底滑入了一個凹槽。一道吸力產生,千信感到身上的靈力在慢慢滲入水晶棺。

過了約一刻鐘,靈力流動停止了。水晶棺沒有任何動靜。

千信碰了一下,發現棺蓋已經可以提起來。

將棺蓋從底板凹槽里起出來,顧影儀的屍體徹底呈現,看上去像是躺在雪白晶石板上睡著了一樣。

因為意識里知道這是一個死人,他壓根兒沒興趣仔細看。

倒是顧影儀的魂體腦袋貼上去,像個戀-屍-癖樣痴迷的端詳著。

「我的身體……」

顧影儀那表情那聲音,很像《魔戒》里的咕嚕咕嚕。

她發出魂念,自己檢查了幾分鐘,痴狂的叫道:「還是完好的!真的是完好的!我終於可以……」

說到這裡,顧影儀轉頭望著千信,滿臉祈求的神情:「帶我出去!求你了!」

她當然不是說帶她的魂體,而是說帶她的屍體。



lixiangguo

「一朝成道,脫胎換骨,全身真元,終於經歷天地元氣洗鍊,化為法力了!」

Previous article

「坡上有人,我去去就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