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十五顆微粒覺醒,也就是說,他現在擁有了十五頭遠古巨象之力。

徒手隨意可以撕裂遠古巨獸。

隨意一動,一股玄力從身軀之中顯現了出來,化為一尊人形,這人形和蘇杉一模一樣,甚至連皮膚都惟妙惟肖,不是玄力高手仔細看,根本無法看清楚。

「去吧!」

蘇杉意念一動,這人形玄力唰的沖了出去,對著那高大的古老城牆進行撞擊。

轟隆!

人形玄力下一刻就撞擊在了那城牆之上,產生了巨大的爆炸。整個城牆都被炸塌了半邊。

這古城牆十分堅固,足足有數丈厚,全部用粗大的堅固麻石混合鐵水澆灌的,就算是厲害的火器,炮火都難以轟擊破。

但是,被蘇杉的這人形玄力一炸,粗大的麻石都飛上了半空中,爆破的威力,幾乎是可以毀滅小半個城池了。

這已經不是常人能夠爆發得出來的力量。

「這……這還是地玄?」

李鶴等人連連飛掠,躲避從空中掉落下來的大石,看著巨大城牆就這樣被炸開一邊,人人都幾乎目瞪口呆。

「我聖祖皇朝之中,有百宗大陣,攻城掠地勢如破竹,但是威力也就是這樣了。」華寅虎喃喃道。

聖祖皇朝之中的百宗大陣,也就是上百名地玄匯聚在一起,運用玄力聯合,轟擊城池,無論多麼堅固的城牆,在這樣的轟擊之下,也會破裂。

但是現在蘇杉施展出人形玄力,一個轟擊,城牆都被轟塌大半,幾乎是相當百宗大陣的威力。也就是說他一個人,能夠比得上百名地玄?

「天玄的高手,楚天歌我已經見識到了。現在,晉陞到達地玄的我,有信心和你一戰!」蘇杉很滿意自己人形玄力的威力,他心中一陣分析比較,按照那楚天歌大日乾坤劍術的威力,覺得自己現在如果全力施展出來冥神之矛,冥神守護,惡魔之翼有信心和他一戰。

就算不能夠贏過對方,也可以保持不敗。

「今天,是第一次見識到天玄的高手,將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和天玄的高手交手?」蘇杉心中沸騰:「雲沁,我要讓你徹底失去你那一份可笑的自傲,讓你知道,你當初錯的是多麼的離譜。還有我的母親,遲早我也會殺上懸空山去找您的。」(未完待續。) 見到櫻井美子跑出來,速度快而且穩,沒有任何一絲不正常的地方,顯然她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現在是一個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少女。

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微微有點矮,但上下身的比例非常協調和完美,巴掌大小的臉,五官精緻可愛,尤其是那雙漂亮的大眼睛,比正常人還要誇張不少,更增添了她的可愛程度,就像從動漫世界里走出來的美少女。

「前輩!」櫻井美子跑到近前,臉上帶著興奮的紅暈。

「下午好,美子。」李學浩抬手打了招呼,對櫻井美子,他的觀感還是非常好的。要不是不想引起誤會,他甚至都想用手去揉她的腦袋了。

「下午好,前輩。」櫻井美子同樣回禮道,接著充滿歉意地說道,「是這樣的,前輩,因為爸爸媽媽有事還沒有回來,所以前輩要等晚上才能見到他們了。」

「沒關係。」李學浩搖了搖頭,既然來了,自然不會現在就走,反正之前也跟千葉小百合幾人說了,他晚上可能會很晚回去,倒不怕耽擱多少時間。

「謝謝前輩!」櫻井美子鬆了口大氣,又邀請他進去。

李學浩跟在她身後,路上遇到了幾個女僕,對方躬身行禮之後,便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並沒有因為大小姐帶了一個陌生少年進來而產生強烈的好奇心。

直到跟著櫻井美子走進別墅里,才遇到一個主動停下來跟他對話的人。

那是一個身材中等的中年人,穿著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看不大出具體的年齡,唇角兩側各留著一撇鬍子,看上去顯得非常嚴肅。

李學浩認識他,對方是櫻井家的管家,西尾能夫。

「真中少爺,歡迎您再次駕臨櫻井組。」西尾能夫顯然記得他,以低沉的嗓音,微微彎了彎腰說道。

「你好,西尾管家。」李學浩同樣禮貌地問候道,其實對於西尾管家,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知道他的不同尋常了。

對方顯然不止是一個管家的身份,從他身上隱隱透露出的強大氣血來看,實力非常強大,當然那是對於世俗界的普通人而言,對上修行者則要另當別論了。

彼此問候過後,西尾管家便出門了,按照他的說法,二小姐讓他去採購今晚的高級食材,他不能再耽誤時間,末了又說二小姐在高爾夫球場那裡,要找她的話去那裡就可以找到。

西尾管家所說的二小姐自然就是櫻井惠子了,畢竟現在大小姐已經醒了過來。不過李學浩想想就覺得古怪不已,叫一個十四五歲的小蘿莉「大小姐」,卻稱呼一個二十五六歲的成熟女人「二小姐」,像這樣的轉變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習慣的吧。

「前輩,您要去高爾夫球場嗎?姐姐和朋友在打球。」櫻井美子見西尾管家離開了,睜著大大的眼睛問道。

「也好。」李學浩點了點頭,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而且單獨和櫻井美子相處也太古怪了一點,不如去高爾夫球場看看。

櫻井美子改變了方向,帶著他向別墅後門而去。

從別墅後門里出來,就是碧綠的草坪了,一大片並不平坦時而有起伏的草坪非常巨大,此刻正有兩個人站在距離後門不遠的斜坡上。

其中一個女人身材較高,估計有一米七多,穿著黑色的緊身七分褲,白T恤,頭上還戴了一頂紅色的鴨舌帽,綁著馬尾辮,看上去非常幹練。

雖然因為背對著,只能看到一個背影,但較好的身材仍足以吸引大部分男人的目光。

她手裡抓著一根球杆,腳下是一個白球,做出準備揮杆的姿勢,似乎在瞄準著前面一個地方,隨時擊打出去。

至於她身邊的人,同樣是個女人,不過身高要矮得多,只有一米六齣頭,但從背影看去,也有著吸引男人目光的資本。

她沒有在打球,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個揮杆的女人身後,像個跟班一樣,不過卻沒有穿女僕裝,而是穿著貼身的女式西裝,顯得嚴謹而認真。

儘管看不到正面,李學浩卻能認出誰是櫻井惠子,畢竟兩人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何況他之前還對她產生過一些波瀾。

那個身材較高同時也是在打球的女人就是櫻井惠子,而她身後那個女人,李學浩同樣覺得熟悉,只是沒有看到正臉,不能確定在哪裡見過。

「惠子,惠子,前輩來了!」櫻井美子朝那邊大聲喊道。

聽到聲音,櫻井惠子停下揮杆的動作,轉過頭來。當見到姐姐以及姐姐身邊的某人時,目光微微一頓,然後拎著球杆走了過來。

那個像跟班一樣的女人自然也亦步亦趨地跟著,不過當她見到某人時,身體不由一顫,似乎顯得很恐懼,過了好一陣才恢復過來,只是跟上櫻井惠子的腳步沉重得像灌了鉛。

李學浩也在她轉過頭來時第一時間看清了她的長相,微微有些驚訝。

對方確實是他認識的,不過完全談不上熟悉,甚至之前還是敵對關係。她居然是那天綁架櫻井惠子的主謀所請來的兩個陰陽師之一,其中男的陰陽師因為罪大惡極,已經被他廢了,只留下這個女(性)陰陽師,似乎叫岸谷什麼的,當時在放過她之前,李學浩還警告過她不要做惡事。

沒想到對方居然會找到櫻井惠子,而且看起來現在是為在櫻井惠子辦事,從她對櫻井惠子的恭敬態度來看,顯然是真的把她當成了僱主。

而櫻井惠子也大方地接受了昔日的「敵人」,恐怕除了那天這個叫岸谷的女(性)陰陽師或多或少幫她說過話之外,也是因為親眼見到了陰陽師的可怕之處,所以不計前嫌地將她留在身邊。

「真中君,謝謝你能再次到來。」櫻井惠子將球杆遞給了身邊的女(性)陰陽師,伸出了一隻手,語氣里也有濃濃的感激和一絲複雜的情緒。

「惠子小姐,你好。」李學浩伸出手和她握在一起,想起那天她情願遭受未知的「酷刑」也沒有將自己暴露出來,雖然還沒有恢復一開始時對她的好感,但起碼沒有了先前的冷淡。 ?砰!

一個吸血馬賊的頭顱高高飛起,口中的獠牙全部被打碎了,在他的腦袋之中一枚血紅的小珠子飛了出來。

是血妖妖核。

剛剛死的吸血馬賊,是玄力六段「兵氣」境的人物。

郊外,漫天大雪之中,一群數量成千上萬的吸血馬賊,剛剛洗劫了一個村莊。就被蘇杉,華寅虎,李鶴,何吉利,梁冬五人追上,展開了清繳。

蘇杉昨天晚上在古城之中突破到達了地玄境界。

現在是名副其實的九段高手,而且擁有了十五頭遠古巨象之力,一掌打出,就憑藉玄力可以把一座小山頭都直接撕裂。

他們並沒有轉回雲鐵城,而是繼續在西北大地上尋找馬賊蹤跡。

多多賺取一些功勞點數。

有了蘇杉這個高手壓陣,吸血馬賊頓時不在話下。

在西北大地上,吸血馬賊很多股,成為席捲天下之勢。昨天在古城中楚天歌擊殺的吸血馬賊,不過就是其中的一股而已。

而蘇杉昨天晚上在古城之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和眾人再次奔騰搜尋馬賊的下落,終於在,數百里開外的村莊中再度尋找到了吸血馬賊的蹤跡。

「給我擒拿吧,擒龍控鶴!」

華寅虎手掌緊握,幻化出來了玄力,也擊破了一個玄力七段的吸血馬賊,從他腦袋之中取出來了血妖妖核。

最後,五個人圍繞住了一個修鍊到達地玄九段,地玄級別的吸血馬賊首領。

這個吸血馬賊首領,雖然是地玄,卻沒有在古城之中的那位那麼強大,似乎是剛剛晉陞不久。他看到屬下被全部殺死,連連後退,但是卻被蘇杉發出玄力阻擋住。

「妖孽,說吧。在這西北大地上,一共有多少吸血馬賊?最高的首領在哪裡?可否有天玄的強者?」

蘇杉圍繞住了這個地玄吸血馬賊。並不急忙殺死他,而是想問出一些事情來。

「哈哈哈哈哈,你們殺了我,無血大人會為我報仇的。」這個九段地玄的馬賊首領瘋狂的咆哮著:「你們等著。我們是懸空山麾下,七十二洞妖王血妖洞窟中培養出來的人。」

「懸空山?」

蘇杉這是很多次聽說這個名字了。

他第一次聽說,是在黑屍山脈,聽父親說的。

自己那從來沒有見過面的母親,就是懸空山的一位尊貴人物。不是人。是妖族,懸空山傳說之中,是在另外一個世界。

現在,他又幾次聽說,懸空山麾下,有七十二洞妖王。

其中排名在最後面的血妖洞窟,就可以隨意弄出這麼大的陣仗,攪亂天下。如果是真正的懸空山,那還得了?

「去死吧!你們!」

就在蘇杉愣神的瞬間,這個九段馬賊首領身上的玄力瘋狂運轉起來。無數的鮮血****而出,就要爆炸。

蘇杉一動,立刻雙手揮舞,頓時一尊巨大的氣罩籠罩住了這個馬賊首領。

眾人就看到,那氣罩一震,其中巨大的爆炸傳遞出來,鮮血在透明的氣罩上濺開得到處都是。

「血影解體大玄力,與敵皆亡,一位地玄高手施展,殺傷力極大。想不到居然無法爆開蘇杉兄的氣罩?那蘇杉兄到底有多麼強大?」

其餘的四人越和蘇杉接觸越久,就越是感覺到他的深不可測。

一枚拳頭大的血色珠子落到蘇杉手中:「好珠子,這一枚妖核品質極高,應該可以換取不止一點功勞吧。」

「不錯。楊兄這一枚妖核,起碼可以換取三點功勞,不過其餘的妖核,要數十粒,甚至上百粒才能夠換取一點了。同樣擊殺馬賊,雲鐵城規定。只有玄力八段級別的妖核,才能夠換取一點功勞。」

李鶴道:「現在,我們是休息一會兒,還是繼續去尋找馬賊擊殺?聽說這次西北大地上,許多股馬賊都尊重一個首領,叫做無血大人,此人是天玄的高手,我看那楚天歌這次出來就想擊殺此人,獲得天大功勞。」

「對了,我初來乍到,不知道懸空山是什麼地方?」蘇杉衍生出來了一個疑問:「你們在雲鐵城之中生活了許多年,見識非凡,可知道懸空山到底如何?」

「懸空山是傳聞之中,太古時代的妖族無敵大聖締造的天外神山,其中居住著妖族老祖,現在整個豐饒大陸,甚至是還有一些臨近的大陸的妖族,都要聽懸空山的號令,傳聞以懸空山為聖地的,有七十二洞妖王,三十六窟魔主這一百零八個大勢力,其餘大大小小的妖國,不計其數。」一直不說的話梁冬開口了,似乎非常了解妖族:「大陸上許多雲鐵城,曾經聯手對抗懸空山,但是沒有結果。」

「懸空山居然是一個神話中的地方?」

蘇杉心中一凜。

他聽到這些東西,都覺得十分虛無縹緲,很不真實。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的確是太過渺茫,更別說是去懸空山找母親了。

「對了,蘇杉,我在昨天看見你擊敗了宋海山,玄力無比雄渾,是不是真的服用了攝空草?傳聞之中攝空草也是出自於懸空山。」梁冬話鋒一轉。

「我是家族中偶爾獲得了一株,被我服用,加上我被雷霆劈中,就無意中煉化了神葯。」蘇杉笑笑。

「楊兄果然好奇遇,這次晉陞到達了地玄,再多多獵殺一些血妖換取功勞點,就可以去晉陞外院弟子了,甚至可以修行雲鐵城的一些功法。」李鶴羨慕的道:「我要晉陞地玄,還不知道多久。」

「無妨,將來我玄力深厚了一定幫助你完成心愿。」蘇杉拍拍李鶴的肩膀。

「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李鶴笑了:「蘇杉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可以找我,不過你的修為這麼深厚,我看是永遠也無法幫助你了。」

「那可未必。」蘇杉心念一動:「聽說你在聖祖皇朝之中擁有很大勢力?是貴族?我的家族在地處偏遠的燕都城,現在正在遭遇兵火,不知道你能不能夠通過家族的力量,幫助我的楊家,遷移到聖祖皇朝之中去?」

「這個沒有問題?不過我的家族是大家族不錯,但是我本身只是家族中的一個子弟,話語權不高。」李鶴眼巴巴的看著蘇杉。

「哈哈哈,等你晉陞到達地玄,話語權就高了,當然我也不是要你立刻就辦成這件事情。」蘇杉笑了:「是等我家族危難,支持不下去的時候把這件事情辦了。現在我家族還處於鼎盛時期,意氣風發。」

說話之間,他一道玄力輸入了李鶴的體內,在他丹田氣海深處凝結成一個種子,「煉化我的這枚種子玄力,就有一些可能迅速突破晉陞到地玄。」

其它的三人看見這一幕,都覺得眼熱,但是卻不好開口,畢竟這是蘇杉在耗費玄力。

「怎麼?你們三位兄弟也想得到我的玄力么?」蘇杉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目光一轉。

「蘇杉兄弟玄力高深,如果能夠幫助我們一下,感激不盡,從此之後楊家的事情,就是我們家的事情,楊家和我們榮辱與共。」

華寅虎立刻表態了。

「好,很好。咱們幾個人經歷了這次事情,就已經是兄弟。」蘇杉道:「這樣,我就破例一次,幫助你們提升修為,伐毛洗髓,在雲鐵城之中,闖出一番名頭來。誰說我們雜役學生沒有用,我們也照樣可以結黨營社。」

在雲鐵城中,有許多弟子結黨營社,形成各個大大小小的勢力。

雖然說「君子群而不黨」,但是在龐大的雲鐵城中,人際關係複雜,想要更好的生存下去,必須要結黨營社,加入大大小小的派系,爭奪修鍊資源。

「乾脆,我們也成立一個黨派吧。」梁冬目光一閃:「就由蘇杉做為我們新立黨派的領袖。現在,雲鐵城之中,勢力最大的是******,其次是神通黨,真理黨,五雷黨,日月黨,甚至還有君子黨的勢力。我們從下層做起,漸漸壯大實力,將來未必不能夠呼風喚雨,成就一番大事。」

「哦?想不到雲鐵城之中有如此之多的勢力?」蘇杉這是第一次聽說,他雖然進入雲鐵城有一些時候了,但是地位太低下,平時接觸不到什麼人。

「是的,那楚天歌,就是******的成員,所以橫行無忌。就連雲鐵城的一些老師都奈何不得他。」

「我還聽說,******的領袖,神秘的太子,是雲鐵城之中,地位極高的聖徒。」

「這些人的地位太高了,想一想,精英弟子都必須要天玄的強者,那上面的核心弟子,聖徒是什麼強者?」

想不到,在雲鐵城之中,黨派林立。

「也可以,我們新的黨派叫做什麼名字?」蘇杉一轉眼,就知道這次事情有利可圖。

「咱們雲鐵城,有一條學訓,叫做『內聖外王』,強者為聖,方能稱王,內修聖德,外自尊王!實力強大,護國衛民,讓億萬人甘心臣服,德治賢明,選賢舉能,人有所用,各有所得,自然會讓億萬人尊敬,發自心底的佩服。不如我們就叫做聖王黨吧。」

梁冬道。

「內聖外王……」

蘇杉默默念著這四個字,覺得含義深刻,良久之後笑了:「好,咱們五個人,就此成立聖王黨,希望能夠在龐大的雲鐵城之中,出人頭地,我就厚顏暫任聖王黨的第一任領袖,你們就屈居一下成為第一批聖王黨元老和骨幹!」(未完待續。) ?誰也想不到,未來震驚雲鐵城的「聖王黨」就在這麼五個雜役弟子的口頭約定下成立了。

這個小得可憐的組織,只能說是一個黨派的萌芽。在黨派林立的雲鐵城內部無論是人數還是實力資源都小的可憐,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的一般。但是蘇杉卻內心十足,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雖然楊鶴,華寅虎,何吉利,梁冬四人都是玄力八段的青年,但是他們背後的家族非同小可。如果能夠在雲鐵城中地位提升,修為提升,對於家族的影響力大大提升,那就能夠幫助蘇杉做許多事情。

lixiangguo

白痴兄確實什麼都不懂,他抱著那個閃爍著紋路的大球,一遍一遍的念「驢神你大爺」說來也奇怪,大球可能是被他說動了,或者是煩死了,上面閃爍紋路的光芒越來越弱,最後根本沒有了。

Previous article

「魏老弟,飛兒這樣的性格和我脫不了干係,如果不是我把他丟了,他就不會獨自生活五百年,沒有這五百年,他也就不會養成這樣的性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