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北極熊一聲低吼,如座肉山般沖了過去。

正如索菲亞所說,在拳台上沒有勝負,只有生死,哪怕北極熊知道今天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他也不敢跑,只能寄期望於與那個華人小子同歸於盡。

可是他的肺部受了重傷,又斷了一條胳膊,那前沖的勢頭在穆青城眼裡破綻處處,側身讓過之後,飛起一腳,踹在了北極熊的腰眼上。

「撲通!」

北極熊被踢翻,還沒爬起來,穆青城電步又上,一腳踩中脖子!

「喀嚓!」一聲,頸骨斷折,北極熊眼睛一翻,諾大的身軀掙扎了兩下,陡然軟了下來! (謝謝好友梁鳳景的打賞~~)

現場一片安靜,許多觀眾還沒從極度的亢奮中回過神來,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北極熊的屍體。

穆青城則是滿臉鮮血,血跡緩緩滲入嘴裡,他非但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覺得身體里有一種情緒似乎被點燃了,具體沒法形容,只是這種情緒充滿著毀滅一切的狂暴和野性,《天魔策》對魔的描述再度浮現:

奪慧命,壞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為魔,魔秦言能奪命者,唯死魔實能奪命,余者亦能作奪命因緣,亦奪智慧命,是故名殺者……

這段描述反覆轟鳴迴響,穆青城驀然一震,他懂了!

正如出世必先入世,魔修是為了得道成仙,可是不入魔又如何出魔?只有以身入魔,歷酒氣財色,嘗世間苦樂,領悟無分善惡正邪之大道,方能升入上清,常伴至真妙道左右!

穆青城突然發現自己的修鍊有偏差,原因便是排斥入魔,怕入了魔會迷失自我,以致於束手束腳,被人操縱,心頭總是蒙著一層陰霾。

但實際上越怕什麼越來什麼,畏懼、退縮也是一種魔障!

自己與卡琳娜處處被動的根源,就是因為自己擔心入魔,放不開手腳,而美國不是一個講究仁義道德的地方,這裡如同魔幻世界,富的越富,窮的越窮,充斥著暴力、戾氣與不滿,每天都在上演著各種衛道士眼裡的不可能,這正可作為自己由魔入道的試煉場啊!

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手上連刀都沒有,還怎麼放下呢?

放下的前提是提起,成佛的前提是成魔!

『也罷,地藏王菩薩尚言,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如今我既修《天魔策》,那麼,我不入魔,誰能入魔?『

在這個念頭升起之後,穆青城頓覺心裡無比舒暢,念頭無比通達,天魔秘第二層次的天魔實像也清晰了些,位於額頭松果體的位置蠢蠢欲動,似乎正在孕育著什麼。

「咦?」愛葛尼絲的妙目中射出了異芒,輕咦一聲。

「怎麼了?」小洛克菲勒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位魔王先生有些古怪。」愛葛尼絲擺了擺手。

這時,裁判也進入場內,翻了翻北極熊的眼皮,又探了探鼻息,才走上前,用力抓住穆青城的手腕,高高舉起,大聲宣布:「北極熊被當場擊斃,現在我宣布,魔王獲得了本場比寒的勝利,讓我們祝賀他!」

「噢,上帝,北極熊竟然被打死了,我的美元啊,誰賠給我!」

「md,看起來人模狗樣,真沒用!「

」廢物!「

「白瞎了一身橫肉!」

」怎麼就沒勒死那小子?「

觀眾們回過神來,紛紛漫罵,裁判向穆青城歉意的聳了聳肩:」魔王先生,您可以把這些人當作一群討厭的蟲子,沒必要理會,按照規定,您擁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要不要下去洗一下?「

「不用,我就在這裡等!」穆青城擺了擺手。

「好的,您請自便!」裁判微微一笑,便回到外面,指揮工作人員搬走北極熊的屍體,又有清潔工刷洗地面,不過觀眾席還在滔滔不絕的罵著,穆青城心頭煩厭,頓時大吼道:「閉嘴!」

這一聲閉嘴,蘊涵著魔元,響亮無比,在整個格鬥場里環繞不休,再配上他滿臉鮮血的形象,喧囂的觀眾席竟然安靜了。

穆青城伸手一指:「自己tmd眼瞎,反倒怪老子頭上了,是誰叫你們給那死鬼下注的,昂?記著,下一場給我下,否則輸了錢再敢唧唧歪歪,別怪我不客氣!

現在,是你們向我表現出誠意的時候了,我需要鮮花,誰送花給我?我需要看到你們的誠意,你,你,還有你……「

穆表城手指連點,都是給北極熊送過花的貴婦!

在以往的比賽中,別說當眾索要鮮花,就連罵觀眾都不會有,可這位倒好,嘴裡罵罵冽冽,公然討要,滿場觀眾面面相覦。

索菲亞撲哧笑道:「米蘭小姐,穆青城好象變得有點不一樣了呢,我記得在來之前,他還是很靦腆的。「

米蘭的嘴角也浮出了一抹笑意,轉頭道:」送他十束鮮花。「

」好的。「索菲亞對著操作台一陣操作,不片刻,外面渾厚的男聲響道:」105包廂送給魔王先生十束鮮花。「

十束鮮花價值一萬美元,穆青城能得五千,有兔女郎抱著花上台,捧給穆青城。

小洛克菲勒眉頭一皺道:「105是摩根家長期租下的,難道摩根家有人看中了這個華人小子?」

愛葛絲尼微微一笑,也在操作台上操作起來。

外面的渾厚男聲又道:「103包廂送給魔王先生十束鮮花!「

「你們呢?」穆青城抱著花,目光如電,向台上那些個貴婦一一掃視,繼續催促。

恐怕穆青城自己都沒有留意,當他運轉魔功的時候,眼神里自帶一種很不容易覺察的媚惑之態。

「魔王先生,我送你五束!」一名貴婦莫名其妙的心弦一顫,招來服務生付了5000美元。

「我送三束!」

『我送十束!「

「我送五十束!」

「噢!謝謝,謝謝!「

穆青城抱著滿懷的鮮花,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那名送出五十束鮮花的貴婦站起來喚道:「魔王先生,我再出十萬美元包你一個晚上!」

「對不起,我只對美元感興趣,對肥婆不感興趣!」穆青城搖了搖頭。

「噢,上帝!」這名貴婦捧著臉尖叫起來:「聽聽,聽聽,他說什麼,哪有這樣說我的,我肥嗎?我一點都不肥,噢,tmd,收了我的錢居然不和我上床,我抗議,我向組織方控訴!「

那個渾厚的男聲說道:」這位夫人,我很同情你,但是是否與你上床,是魔王先生的自由,我們不能強迫他,現在請你坐下,下一位選手即將上場!『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貴婦罵罵冽冽的坐了下來。

「讓我們歡迎第216號選手黑豹入場!」

伴著渾厚的男聲,一名小個子黑人出現在了場邊,身形一縱,便竄到了台上,如此敏捷的動作,連穆青城都禁不住的眼神一縮,把滿懷的鮮花放了下來。

不象美國黑人膚色偏暗,這名叫做黑豹的黑人是真正的黑人,渾身黝黑髮亮,細密的捲髮附著在頭頂,漆黑的面孔讓人看著頭皮發麻!

黑豹亮出大白牙,冷冷一笑:「我最恨小白臉,你仗著臉白去騙那些貴婦的錢,觸犯了我的忌諱,今天你必須死!」

穆青城淡淡道:「最後一句原封奉還!」

這時,渾厚男聲說道:「黑豹,剛果人,來自於一個神秘的部落,他們是天生的狩獵者,他曾經一個人擊斃過總數為十五隻左右的獅群,獨自打死一隻非洲犀牛,其餘獵豹、非洲水牛、河馬獵殺無數。

在來到我們這裡之間,黑豹曾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地下拳場打了半年的拳賽,獲得了31勝1負的好成績,而在我們這裡的成績為七勝零負。

該選手的特點是爆發力強,動作敏捷,往往能把握住一瞬即逝的戰機,擁有野獸般的野性與戰鬥意識。

魔王,華夏人,職業學生,其餘資料無,拳場成績一勝零負,五分鐘下注開始!「 「噢,上帝,這個黑人好厲害,我不敢相信他竟然殺死過那麼多猛獸。」

「放心吧,拳場不會騙人的,必然調查清楚才會公布,就象魔王,資料欠缺就直接說出來,讓我們自己判斷,這場我押黑豹!「

」是的,黑豹一看就很厲害,我也押黑豹!「

」我……還是信一把魔王吧,我押1000美元!「

在議論紛紛中,五分鐘很快過去,押注穆青城的金額上升到了850萬美元,押注黑豹的,則達到1億零500萬,賠率為1比4.2!

按照組織方的規定,拳手的收入分為出場費與提成兩部分。

出場費分檔次,每一場二十萬美元,每打滿十場,出場費翻倍,照這樣算,從第九十一場開始,出場費也才兩百萬美元,僅靠這個還卡琳娜家的三億巨債遠遠不夠,因此提成就非常重要了,選手可以獲得押注自己金額的5%提成,押注的人越多,收入就越高。

看著慘淡的押注額,穆青城面色鐵青!

黑豹也收到了不少鮮花,在把鮮花放下之後,豎起中指,不屑的笑道:「小白臉,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那是他們瞎了眼!」穆青城毫不示弱的朝四周觀眾堅起了中指!

「太過份了!」

「md,不給他投注怎麼了?「

」黑豹,加油!「

台上觀眾發出不滿的噓聲。

不片刻,「咣!」的一聲,銅鑼敲響,比賽開始。

黑豹五指伸出,緩緩捏成拳,向穆青城森冷一笑,便如個豹子般,猛撲了過去!

黑人腿長胯高,步幅大,在黑白黃三種人當中,黃種人的胯最低,腿也最短,跑步在先天上就跑不過黑人和白人,這與體力爆發力沒有太大的關係,純粹是先天的不足,黑豹並沒有特意催動,普普通通一步就是兩米的步幅,圍著穆青城忽左忽右,忽前忽後,真象一隻靈活的豹子,伺機進攻。

哪怕這種打法極為消耗體力,但是換了別人也很難捕捉到黑豹的真身,精神必須緊繃著,對精力的消耗更大,不過穆青城有神識,前一場他經驗不足,沒有開神識,這一次隨著銅鑼敲響,就把神識打開,在神識之下,黑豹的身形縱躍與虛實轉換清晰無比,干攏不到他分毫。

『比身法?』穆青城冷冷一笑,腳步一滑,向著空處一拳揮出!

黑豹頓時身形一滯,這一拳封死了他的前進路線,如果他不變換方向,小腹將會自動送上去挨一拳。

他連忙身形一側,向左邊閃,穆青城又是一拳擊打在空處,這一拳,仍然封堵住了黑豹的路線。

「你怎麼做到的?」

一拳可以看作僥倖,兩拳就絕對不是僥倖,黑豹猛退了好幾米,駭然問道。

「得有多蠢的人才會問出這麼蠢的問題?你無非是仗著身形靈活而己,但碰上了我,算你倒霉!」穆青城詭異的笑了笑,然後放聲吟道:「千萬恨,恨極在天涯!「

一股滔天恨意驟然升起,全場觀眾都是心裡一寒,黑豹也是如遇見天敵般,寒毛炸了起來,心頭充斥著一種難言的恐懼!

楊老色變道:「怎麼可能?」

馬總覺得心裡毛毛的,不由問道:「楊老,怎麼回事?」

楊老凝重道:「這小子不簡單,竟然把古詩詞的意境融入了武道,他這一首詞應是溫庭筠的《夢江南》,千萬恨,恨極在天涯,直出恨字,千萬直貫下句極字,滿腔怨恨噴薄而出,說恨有千萬,足見恨之多之無窮,顯得反覆零亂,大有不勝枚舉之概,雖有千頭萬緒之恨,但恨到極點只在天涯之遙。

此子以詞入武,確是奇才。「

馬總直直盯著穆青城,眼神再度閃爍。

米蘭也問道:」索菲亞,你可明白是怎麼回事?「

索菲亞搖了搖頭:」我不明白,甚至我都聽不懂穆青城念的什麼,米蘭小姐,我覺得我們應該學習中文了。「

愛葛尼絲則是剎那間美眸中泛出奇光,居然用中文喃喃念道:「千萬恨,恨極在天涯,山月不知心裡事,水風空落眼前花,搖曳碧雲斜!」

在小洛克菲勒的眼裡,愛葛尼絲素來超然於世,對什麼都提不起太多的興趣,這還是他首次見著愛葛尼絲入迷,心裡湧出了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拳場中,黑豹心知必須要主動出擊,否則被這種古怪的意境影響,戰鬥意志只是會愈發薄弱,當下猛一聲喝,那漆黑的左腿一彈,直踢穆青城。

這一踢,又快又准,根本無從閃避,穆青城探手一抓,在即將抓中的那一刻,黑豹腿一縮,借著腰力旋轉,猛一拳打向穆青城的心口!

這一拳近似於偷襲,也是他的得意殺招,很多高手就是折在了這一拳之下,不過可惜的是,穆青城有神識,對於他的各種動作都洞若觀火,於是右肩往後一縮,再一推,一拳直擊而去!

「嘭!」的一聲炸響,兩拳交擊處,一大蓬水花濺出,黑豹渾身一顫,不自禁退了兩步,穆青城卻只退了一步,周身白霧瀰漫!

楊老的一名弟子失聲道:「這個黑人瘋了不成,上來就使用暗勁,再用個一兩次,只怕他連腿都抬不了。」

楊老解釋道:「你不懂,黑豹沒法擺脫意境的影響,越拖對他越不利,只能出手見生死,他是被逼的。「

又一名弟子問道:」師傅,您看那人化解暗勁的方法竟然如此奇特,是不是用內功化去的?世上真的有內功么?他的原理是什麼?「

」哎~~為師不是此道中人,如何得知啊!「楊老遺憾的嘆了口氣,繼續看去。

中了暗勁是什麼感覺呢?

除了數倍於尋常拳腳攻擊的力道,還有一股巨大的熱量沿著勁道透體而來,這股熱量是對方鎖閉毛孔積蓄的熱量,如火山蒸汽般的狂暴,似要令血液沸騰蒸發,穆青城頓時魔攻勃發,層層化解,四萬八千毛孔全開,把熱量渲瀉了出去,那瀰漫的白霧,令他仿如神仙中人。

再反觀黑豹,暗勁發過以後,竟有了些靡頓。

畢竟隨著暗勁渲瀉出來的,除了熱量,還有自己的精氣神,武道高手過招,通常不會輕易發暗勁,如果發了打不中對手,結果便如黑豹那樣,會有時間不一的虛弱。

當然了,真正的高手積蓄渾厚,連發好幾道暗勁也不可能虛弱,但顯然,黑豹不是。

穆青城自然不會錯過,一退之後,立刻狂攻,不給黑豹回氣恢復的機會。

「山月不知心裡事,水風空落眼前花!」

這兩句從側面闡述其恨之深,如風兒掠過水麵盪起的陣陣漣漪,如花兒隨風落去的繽紛繚亂,又如悠悠白雲在天空搖曳的飄忽迷離,抽象的恨變得形象、可感。

穆青城的拳勢如這兩句詞,極盡紛亂、動蕩,完全沒法提前預判,因為每一拳腳都是隨心而發,不同於尋常的拳腳路數,黑豹又沒從虛弱中回過氣來,只能護著要害,盡量以胳膊和肘去擋格。

一時之間,嘭嘭連響,穆青城大開大闔,圍著黑豹打,魔功通過拳腳透入黑豹體內,積少成多,破壞著他的經脈,幾十拳過去,黑豹的拳架漸漸散開,他也和道再這樣下去必將被活活耗死,突然猛一聲巨嘯,不去理會穆青城的拳頭,頭一低,雙腿重重一蹬,如炮彈般直撞而來!

這是他的拚死一擊,被撞上了,不死也是重傷,很多人一瞬間摒住了呼吸,緊張的看著。

「搖曳碧雲斜!」

穆青城身形一擺,險之又險的避過那顆漆黑的腦袋,手臂再一甩,單掌下劈,喀嚓一聲,正中黑豹的脖子,當場把頸骨劈斷! (謝謝好友Chau534的打賞~~)

黑豹的腦袋卡在圍欄中間,脖子軟軟垂著,了無氣息,看台上,傳來了各種懊惱聲。

lixiangguo

諾柳見德平情緒快要平復,眼看時機成熟,她滿是誠懇的對德平柔聲說道。

Previous article

這是他們所有的財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