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化學原材料散發着的細微氣味,只要被雙子座探測出來以後,他就能分析出來他們到底在生產什麼東西。

“應該是汽車的潤滑油或者汽油添加劑之類的東西。”雙子座對着耳麥輕聲說道。

“易燃易爆炸麼?”

“必須的!”

葉塵和雙子座兩個人瞬間就在心中達成了一個不約而同的計劃。

看來布魯斯還挺下本的呢,這麼先進的技術都可以交到趙家的手中。

因爲東瀛羣島是一些小島組成的區域,地下資源非常貧乏,所以各種能源的高校利用技術也就在這種情況下發展起來了。

雙子座在廠房頂部的水泥屋頂不斷移動,通過不同的天窗查看下面的情景,終於找到了原料存放的位置。

而葉塵,正在把雙子座那邊的情況告訴身邊的凌妃煙。新聞必須要第一時間發出去才行,這樣才能在不知不覺間影響到輿論的走向。

凌妃煙的稿子已經大致寫出來了。

“布魯斯在接受商品審查的情況下,私自委託合夥人趙氏商業集團開工汽車消耗品,因技術和原材料問題,導致工廠發生爆燃事件……”

凌妃煙讓葉塵看了看,“就差圖片了!”

“老大先別急。”雙子座的聲音傳來出來,“我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搞到他們的技術信息,實在不行的話等到他們凌晨下班的時候,我就動手。”

“好的,那你多加小心。”

一直到凌晨三點以後,工人們就開始稀稀拉拉休息下來了,等着下班。院子裏面的貨車和搬運工,開始把成品裝車了。

雙子座跟一架永動機一樣,不會困、也不會累。趁着人們精神鬆懈下來的時候,悄悄從天窗順了下去,跳到了一個貨架上,然後溜進了控制室裏面。

“啪!啪!”雙子座兩記手刀,就把屋子裏面的人給打暈了。

雙子座的手指頭開始慢慢變形,伸出了數據線一樣的東西,然後連接到了電腦主機上面。硬盤裏面的數據源源不斷傳到了雙子座身體的數據庫裏面。

把電腦裏面的情報復制完畢以後,雙子座開始撬櫃子了。屋子裏面所有上鎖的櫃子,所有帶公章的文件,都被他洗劫一空。

離開控制室的時候,差不多到了下班時間了。

雙子座在原材料的堆放區找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放置了一個小型的遙控**,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溜走了。

廠房裏面攝像頭密佈,但是剛纔雙子座在監控室裏面,已經把攝像頭軟件全部初始化了,現在它們全部成爲了擺設。

火光沖天的景象,跟雙子座和葉塵想的差不多。找了幾個合適的角度後,雙子座完成了前線攝影工作,照片傳回到了葉塵的筆記本電腦上。

配合着凌妃煙的文章,布魯斯和趙家在燕京市的新聞媒體上再一次出名了。

葉塵臉上沒有絲毫高興的表情,就像雙子座之前說的那樣,這種撓癢癢一樣的反擊,沒有什麼太好的效果。

“你趕緊回家讓老爺子動用關係去打壓趙家和布魯斯分公司吧。”葉塵看着凌妃煙的兩隻熊貓眼,催促道。

“真想親眼看看趙家俊和趙金合的表情!”

“你就別幸災樂禍了,他們的反擊是很及時的。趕緊讓蘇媚兒她們在臨江市做好應對準備吧。”

“好的!”

郊區工廠出事的第一時間,趙家核心管理層還有坐鎮在燕京市分公司的佐美欣就收到消息了。

爲了安全起見,二爺趙珉在郊區的各個廠房奔波。他們趙家在郊區有五六個分散的廠房,而雙子座只襲擊了其中一個。

趙珉現在正配合着地方檢查團對廠房來一次地毯式的檢查。

網上的負面消息如同潮水一般,都要把趙家和布魯斯分公司給淹沒了。除了廠房那邊,布魯斯分公司的大樓底下,也被密密麻麻的採訪車給堵死了。

“又來了……”佐美欣一臉的無奈之情。

這種手段很平常,看着手下人彙報上來的情報,並沒有人員傷亡,充其量就是兩個昏迷在控制室裏面的工人。

本以爲在燕京市,有趙家這個地頭蛇撐着,不會出這麼大的問題,沒想到,一座工廠在一晚之間就毀於一旦了。

“滴滴滴滴……”電話響起來了,拿起來一聽,原來是維斯的首席祕書南條尋的聲音。

這種情況下,維斯不確定那裏的通話是否已經被人監聽,不會跟佐美欣直接聯繫了。

“你那邊的情況很糟糕麼?有沒有被地方安全行動局的人強行介入?”顯然,南條尋和維斯都在網絡媒體上看到了燕京市發生的糟糕情況。

“這裏比臨江市還糟糕,看樣子,所有的商品都要斷貨了。這次咱們是偷偷委託趙家的工廠進行生產的,搞不好會有一些官司,我已經安排律師去處理這件事了。”

“有線索了麼?葉塵,凌家,還是其他什麼勢力?”

“暫時還不清楚,趙家平時也是樹敵無數了,等着調查結果吧。我讓幾個查爾曼的隊員也開始去調查了。” 維斯本以爲會在華夏國把自己的家族商業版圖順利地擴張下去,沒想到出師不利,損兵折將。他現在沒有功夫顧着這裏,因爲在巴拿鹿灣,局勢也開始熱鬧起來了。

他們通過斯庫瑪治療藥,成功幫助港口城市的病人們恢復了健康。而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已經開始跟白頭鷹帝國的海上防禦力量進行了配合,黑西哥灣上的艦隊,已經開始了登陸計劃。

本傑明和黑龍馬歇爾以巴拿鹿運河爲中心,開始了反擊戰鬥。

本傑明把查爾曼俱樂部的人,組成了一支五人小隊,偷偷潛入了巴拿鹿城。然後打算對本傑明他們發動“斬首行動”。

維斯的人按照冰海俱樂部的服飾進行了裝扮,就算被人發現了,也會把這筆賬算在葉塵的腦袋上。

“老大現在抽不出精力來處理臨江市和燕京市的工作,你能頂住麼?”南條尋問道,“實在不行的話,我也要過來你這邊進行支援了。”

“暫時先別過來呢,你有東瀛羣島的身份,在海關就會被盯上的。”

“這麼嚴格?那你要注意安全啊。”南條尋不能讓佐美欣出任何意外了,他不在乎佐美欣的死活,但是作爲維斯的熟悉祕書,南條尋天天陪在了維斯老大的身邊。他那張黑臉聽到各種不痛快的消息後,兼職太可怕了。

佐美欣掛斷了電話,然後起身前往樓下趙家兄弟的辦公室,看看他們那邊有什麼最新的消息麼。

趙家銘、趙家俊已經從驚慌中恢復過來了。二叔趙珉把郊區工廠的事情,全部都控制住了。畢竟趙家的名頭這麼多年不是白叫的。

因爲在爆燃的現場,發現了雙子座遙感**的一些破碎的零件,趙珉索性把工廠裏面所有不合規的東西,都算到了這個破壞者身上。裝出了一副非常無辜的表情,在檢察人員面前委屈兮兮的。

“廠房那邊搞定了麼?”

“差不多了,二叔已經去跟他們做解釋了。”


“其他的工廠是一起停產麼?”

“必須的,最近的風頭太緊了,就算繼續生產的話,也是做我們趙家的商業產品,不能弄你們的了。”

“會不會是凌家搞的鬼?”

“不好說啊,如果我們家老爺子在燕京市坐鎮的話,他們肯定不敢亂來的,目前這種情況,實在是不好說。”

“這樣吧,你們先把凌家的情況給我整理一份!”說完,佐美欣氣沖沖地離開了辦公室。

應該找個合適的時候,打一場反擊戰了。

凌妃煙和凌家算不上什麼頂級的殺手精英,而且,她還是葉塵身邊的核心人物,對付這樣的人,應該不會太困難的。

在臨江市那邊,皮皮、追魂、暗影她們也看到了媒體上鋪天蓋地的報道,配上第一現場的圖片,感覺很不錯的樣子。

至於傾城國際的辦公大樓,已經差不多成了人去樓空的狀態了。

凌霄身先士卒,帶着大批員工去明珠羣島開闢農作物種植區去了,各種先進的種植技術和營養液都加上了,這一批農作物成熟以後,凌妃煙就要送到FF分公司那裏,試探一下當地的糧食市場情況。

而蘇媚兒,在凌妃煙的反覆叮囑下,也搬到了凌妃煙的別墅裏面,跟皮皮她們住在了一起。別墅的天台之上,有伊森佈置的戰鬥機甲,還有裝上了武器系統的無人機團。這種程度,抵擋一些普通的殺手襲擊,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

“商品的質量測試什麼時候能完成啊?”曼陀羅問道。


“快了,秦海山已經發動人脈關係,對檢查的進度進行催促了。”蘇媚兒說道。

前幾天,蘇媚兒還去了一趟臨江市的電視臺,專門自掏腰包做了一次電視訪談,澄清了一些傾城國際的重要情況,包括海藻泥原料的採集地點,根本就不是布魯斯運輸船的航線和出事地點。

不過,商品的國際口碑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恢復上來的。

“按照凌妃煙那邊的情報,佐美欣和公司的主要成員,應該已經去燕京市了吧?這個節骨眼上,查爾曼俱樂部的人也不敢露面,咱們用不用來個反擊戰什麼的?”曼陀羅建議道。

“關鍵是把目標設定成什麼啊?分公司的大樓麼?他們也差不多人去樓空了吧。”追魂的分析讓曼陀羅啞口無言。

“算了,我們還是老老實實等在這裏聽葉塵老大的安排吧……”

秦海山最近也有點焦頭爛額的狀態,因爲安全行動局頭頭,陸猛,給他吩咐了一些事情。對於陸猛的要求,秦海山不能不辦,這是關係到他日後的飯碗問題。

在自家的酒店裏面,秦海山把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小舅子,王健,叫到了身邊。

“安排點人手吧,去一趟燕京市!”

“老大,那裏最近有點不太平啊……”王健當然知道趙家發生的情況,不知道自己的姐夫在這個節骨眼上還去湊什麼熱鬧。

“廢話,你以爲我是讓你去省城度假的麼?派點機靈的人過去查探情報,要是查不出來的話,你就跟我親自上陣。”

“呃……好的!那我們查什麼方面的情報啊?”看着秦海山嚴肅起來,王健也不敢再嬉皮笑臉的了。

“佐美欣和她身邊人的情況。放心,你是不孤軍奮戰,當地的安全行動局已經在明面上開始入駐布魯斯分公司的大樓裏面了,而佐美欣身邊,也會時不時地有行動局的人員,他們也會跟你進行情報配合的。”

陸猛要解決臨江市的問題,必須從佐美欣上下手,但是,這傢伙跑到燕京市去了,他才委託了秦海山進行祕密行動。

陸猛不在乎搞定布魯斯最後的功勞能落在誰的頭上,只是想借此機會能不能找出一些曲華失蹤的蛛絲馬跡來。

曲華失蹤的時間還不算太長,生還的可能性還比較高呢。

王健接到了任務以後,趕緊去把自己的手下召集在了一起,挑選出來了幾個辦事可靠的人,去前往燕京市。 把趙家在郊區的分工廠收拾掉了一個,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勝利,相反,葉塵的心理負擔更加重了。呆在酒店的這段時間,他時常從酒店的落地窗向對面街道的凌家別墅張望,發現在他們別墅的周圍,有些很不和諧的存在。

鬼鬼祟祟的路人、東張西望的路人、平白無故停下來休息的路人……葉塵敢肯定,這些就是佐美欣或者趙家公子安排過來偵察情報的人員。

“不用這麼擔心吧,咱們就守在這裏,難不成他們還想光天化日之下動手不成?更何況雙子座都去了凌妃煙的家裏面了。”梵波若在一旁安慰道。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看看別墅周圍這些閒逛的人,很可疑啊。”

“那我們還是找個機會把佐美欣收拾掉吧!”

“還不是時候,最近,官方正跟在她的屁股後面一個勁地調查分公司的商品問題,要是把咱們的行蹤泄露出來,還不一定給傾城國際惹上什麼麻煩呢。”

梵波若一時間,也無言以對。他也不太擅長計謀方面的事情!

雙子座的日子過得非常滋潤,在葉塵這裏,雙子座是第一次出來執行任務,可以說是一個生面孔。葉塵敢肯定,無論是哪方面的勢力,都沒有雙子座的詳細情報。

所以,葉塵就讓雙子座,冒充凌妃煙家裏面的一個遠房表弟,去找她家做客去了。

好吃好喝好招待,雙子座每天就是跟凌妃煙在家裏面閒呆着,什麼活都不用做。

凌震和湯淑怡不是佐美欣他們的主要目標,趙家公子也不會傻到對這兩個老人家發動進攻。

就算凌震和湯淑怡出了意外,凌家的所有產業都會順理成章地落入凌妃煙的手中。這根本就沒什麼作用嘛,凌妃煙比她老爸老媽犀利多了,更是一個難纏的角色。

“你比梵波若和伊森活潑多了啊,這是最初的出廠設定嗎?”凌妃煙有些好奇,她接觸過這麼多的智能型機器人,沒有哪一個會像雙子座這樣活潑好動而且有輕微話癆的型號。

“我本來就不是被設計成戰鬥類型的,除了打架以外,我乾點什麼都可以呢。”

“辰光和漢斯就這麼無聊麼?不應該啊。”

“這有什麼啊,在辰光的眼中,所有戰鬥型機器人都弱爆了,哪一個是進化微生物軀體的對手?甚至連人造人都不容易搞定。他可能也是有點閒着無聊吧,就把我這樣子的型號給設計出來了。”


“聽說,漢斯和皮皮在廢品小鎮上,費了很大的精力才把你們這幾個機器人磨鍊出來的。你竟然說自己不擅長戰鬥!”

“現在,我的感性思維控制芯片就是給出的這樣的結論啊,我不管,反正我不喜歡打架。”雙子座翹着二郎腿,用手機隨便打着遊戲。


lixiangguo

不少人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他們也很不自在。

Previous article

而林風,亦是微微一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