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匆匆給了力量的屠夫,落地后趕緊往右邊跳開!這是命令!

隨後就發現一團油膩的綠色液體取代了自己的位置。這兩人相接的一拳,讓雙身藍蟒受到傷害,偏頭垂下的同時,吐出一口粘液攻擊。

雖說這種綠色液體沒毒性,但那粘附力極強,恐怕屠夫若是中招肯定也會陷入內部窒息而亡!

老羊接力后,手中術線彈到附近的一顆樹上,瞬間就將其勒斷,元氣順著術線傳遞,被拉成橫向空中兩米西北方向沖了過來!

隨後不管不顧,根據命令指示來到屠夫身邊,而周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三人拳頭緊握,屠夫的金色元氣前所未有的巨大,周逸老羊兩人拳骨附近的空間已然扭曲!

側落地面的蟒頭只看到左眼落下位置,長刀的影子越來越大,右眼前方急速飛過來一根樹木!

彭!

被擊到落地的藍蟒,巨大的重量讓地面都不斷顫抖!

屠夫忽然覺得心裡升出一絲寒意,身體冰涼!因為前方的號稱融魂境中期最強魔獸雙身藍蟒,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左眼被他之前反向插在地面的長刀刺入,右眼被老羊用術線割斷的樹木撞出大量噴涌的鮮血!

到底特么怎麼一回事?屠夫很想大聲質問周逸,但命令是,對著前方使用最強大的力量擊打。

剛開始不知道這一步為什麼的他們,也是理解了。被弄瞎的藍蟒,頭部就在他們跟前。

「罡力一重,翻山海!」

周逸老羊異口同聲大喝,兩個拳頭上的超級力量將空間盡數扭曲,彷彿來自天邊一般不可抵擋!


「衝天拳…」

屠夫拳頭上的元氣變成一個巨大的拳影,金色流光之下無比堅硬。但喊得有那麼一些弱勢,可能還沒從特么不知道發生什麼的情緒中恢復過來。

轟轟!

三拳接觸藍蟒頭部,巨大的炸響比天雷還要強勢!

溢出去的能量將地面裸露的石頭和附近的樹木全部擊成粉末!而雙身藍蟒龐大的身軀跟滑坡一樣,往後蹭去。

雙身分開位置前方,謝特舉著巨劍,迷茫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身後的張強和李郁,表情也是難以理解。

剛才他們跟藍蟒打鬥是,自己這邊三個人跟傻子一樣愣在這兒,可就是不知道為何,耳邊鞭撻聲巨響,三人已經站在分開的蛇尾中間。

巨劍舉起的位置,正是分開出被周逸打掉的心鱗位置…

「啊…」

強大的力量從巨劍上傳來,謝特回過神金色元氣升騰,雙手持住劍柄,臉色漲紅的大喊。

身後的李郁跟張強見勢,雙手也是匯聚出最強的元氣,一個抱住一個腰。

雙身藍蟒來不及痛苦,來不及瘋狂扭動身體,也來不及反擊,就感覺眼前一黑,甚至痛苦都沒有傳來,身體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割開。

「行了,歇一會吧。」

周逸完成了全套動作,也是有些虛脫。剛才那幾招都是使用了最強大的力量,連體內的元種也是瞬間全部爆發,要不然也不可能斬掉雙身藍蟒的心鱗。

跟老羊一起坐下喘息,屠夫還在看著藍蟒巨大的身體往後滑,突然間向扇自己一巴掌。

「玲玲,等會他們三個出來給擦擦臉上的血,雪兒跟彩虹過來給我和老羊揉揉胳膊…」

虛弱的說著,這並不是想趁機占點女孩子便宜啥的,自己跟老羊剛才必須毫無保留的使用最強大的罡力才能打動藍蟒,力量反震之下,手臂發麻。

「嗯?哦…」

女孩子們看到張強三人沒入到劈開雙身藍蟒的血肉中,機械化的去完成給自己分配的任務。

「用點力量。」

閉上眼睛,顫抖的右臂被紫雪軟香的嬌嫩小手抓住,輕輕的揉動。

「哦…」

紫雪像是傻了,絕美的容顏做不出一絲其他的表情。

「你還是用榔頭敲吧..」

旁邊的老羊也對彩虹的力量不滿,這種程度的震麻,也是需要較大的力量來活動血液。

約二十息后,雙身藍蟒停止滑動,龐大的身軀跟個小山似的遮擋住了前方視線。

頸部位置蠕動幾分,三個血人從上爬出,噗通摔在地面,玲玲愣愣的走過去給同樣倒地發愣的他們擦拭臉上的腥臭血液。 「誰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特臉上的血被玲玲擦乾,但衣服已經被染紅。


神情不解之下,還有一絲震驚。

他接到戰鬥前的命令后,本身就感覺足夠奇怪了,按照吩咐來到那個位置,不出十息,雙身藍蟒就被自己給劈開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自己反游過來的,他們之間的打鬥也被藍蟒龐大的身軀給擋住,什麼都看不見。

「我來解釋吧。」

老羊支開彩虹讓去給三個孩子擦臉上的血,回頭看了看,周逸呼吸平穩的躺在地上,像是睡著了,紫雪還在幫他揉著胳膊。

本能預知有很多分支,像無視野感知,像肌肉記憶,像這種計算,三個能力都是將體能發揮到極限的東西。

計算這種能力一般不會輕易使用,因為耗費的精力比起前兩種要更強大一些,一般的,經過非常精密的計算后,全身都會脫力。

自己當時偶爾跟無疆一起對抗一個比他們等級要高出不少的強者,無疆也是靠著這種計算命令輕鬆將對手打敗。

往後次數一多,連他也不得不佩服無疆,也總算承認自己的一流比起超一流的本能預知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呃,怎麼說呢。」

老羊拍著發麻的手臂,眉宇間有些失落。對他來說,誘惑力最大的就屬於下來要找的藥典,第二便是這本能預知了。

跟罡力覺醒不同的是,這東西沒有一個特定的概念或者展現方式,但你擁有了,就很明確的知道自己擁有了。

而且,本能預知特別玄妙,縱使去問這傭兵前五有沒有得到的訣竅,他們也會說稀里糊塗的就有了。

「這是一種計算能力。」

「這麼給你們說吧,在戰鬥前他看到獸類的位置和形態,周圍環境,自己人的位置等等一切數據,而後在腦海中開始演練戰鬥的方式。」

「這個時候他腦海中的運轉速度是平常的百倍甚至千倍以上,我看他在思考的時候,至少想出了幾百種將雙身藍蟒殺掉的方法。」

「但我們所用的,絕對是最省力省時而且成功率最高的辦法…」

「哦..」

少年們跟屠夫已經失去了驚訝的能力,一圈圈圍住老羊,等他繼續講下去。

「屠夫,你的行為只有三步,第一,跟殘影重合反插長刀,第二,高地一米沖拳,第三步,跳開。」

「我的行為有三步,第一步,最強攻擊青花蟒頭身兩米處,第二步,向後高一米神掌,第三步,割斷樹木撞過來同時找到你位置旁邊。」

「他的行為有三步,第一步,用那種詭異身法武決跟你對換,第二布,使用最強斬擊打斷藍蟒心鱗,第三步,找到你我的位置。」

「少年們就只有一步,找到他說的那個位置舉起武器。」

「然後就是我們的第四步了,一起對著青花蟒攻擊。」

「首先,你重合后反插長刀,這是為了接應青花蟒落地位置剛好能戳到它眼睛。但當時的位置太差,根本就插不到眼睛,所以需要調整。」

「我一拳擊中,但力量不夠,你在這時候朝我進攻,而我也早就接到命令,手掌向後,正好跟你接應,將藍蟒打動,位置調整到眼睛在長刀上空。」

「我隨後接來樹木撞擊,高地兩米,正好也是另一個眼睛的位置。」

「少年前先一步去的位置,早就在計算之中,也是我們調整位置打到它后,雙身的交接點不遠處。」

「心鱗早就被打掉,那兒的脆弱無比,就是普通的刀砍上去也能傷到它,別說三個融靈境的武者。」

「我們合力攻擊后,它向後滑去,正好撞在刀刃上。」

「場景中的一切,都已被他觀察的非常透徹,距離,位置,方向等等元素。若開始計算,他就是局勢的掌控者,能預知結果的人,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順水推舟而已。」

「聽明白了嗎?」

老羊一口氣說完,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有那麼一點…」

屠夫參與過不少合力預判,不過發號命令的都是自己,充其量也就指揮誰該怎麼打,往哪兒打,而後喊怎麼辦。

這種高端到一開始就預測到結局和過程中的種種細節的,他是做不到的。

「不過還是搞不懂…」

戰鬥之後,完全不知道怎麼勝利的感覺總讓人想查明真相。


「他為什麼就知道..藍蟒會這樣…我…」

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也不知道,或許你問問無疆哲學家,他們可能知道答案。」

「呃…還是算了。」

屠夫憨厚的摸摸頭,就不說能不能見到他們,即使看到了,怕是自己被壓迫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

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了,這個冷絕對比老羊的排名還要高,很有可能是偽裝起來的傭兵前十!

「老羊大人,不知冷是哪位…」

嬉皮笑臉的屠夫湊到老羊旁邊,話語間很是諂媚。

從老羊入隊開始,就對冷的身份感到非常懷疑了,雖說老羊一直對冷罵罵咧咧,但關鍵時刻,還是聽了冷的話。

而老羊這種程度的傭兵,竟是非常配合。這冷,究竟是誰?難道是無疆?

想到此處,更是肅然起敬,可是無疆斷掉左臂啊,難道是老羊做的假肢?

「不知道對你好,他走哪哪就有麻煩,簡直不要太煩人,這次要不是念在他還有些本事,一開始就讓他滾蛋了。」

老羊站起來活動活動手臂,力量緩慢的恢復。

「哦…」

雖然嘴裡這麼說,但心底探查冷身份的想法更是堅定下來,這種神秘感弄得他心痒痒。

「你們幾個,別傻站著,理解不了的事情才剛開始,去從藍蟒身上想辦法割下一點皮,羊哥給你們做個胸甲,省的你們死太早。」

「嗯。」

孩子們倒也不想屠夫那麼難以接受,冷在他們心中早就是神一樣的人物了。

當然,老羊幫助紫雪接好腿部也是讓他們無法相信,但相處時間太短,只能是個半神。

「羊大哥,你是不是早就認識冷大哥了。」

割皮這種事情當然交給男孩子了,紫雪還是半蹲在周逸旁邊,嬌軀附近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心曠神怡清香。

「羊大哥倒是真的,但冷大哥還是算了,他可是比你們還小呢。」

老羊饒有興緻的看著紫雪,直到少女霞飛雙頰,淡紫色雙眸飄開。

「羊大哥說笑呢,冷大哥的手這麼粗糙,骨骼堅硬,聲音沙啞,怎麼可能比我們還小。」

彩虹抱膝而坐,無所事事接過兩人話茬子。

「信不信由你,難道不想扒開他的斗篷看看嗎?」

老羊不懷好意的說著,那張還顯稚嫩的臉自己可是見過無數遍了,當然這裡面所有的人也都見過。

話語一出,少女們立刻來了興緻,連不怎麼說話的玲玲也是雙目放光。

要說這長相,私下他們還真聊過不少,有說斗篷下是一個成熟的大叔,有說是跟屠夫一樣有著猙獰的傷疤。


礙於對於周逸一直是比較敬畏,跟對他們教官一樣,所以也沒怎麼在此事上做過文章。

現在被老羊提起,好奇心滋生出來,全員都有想一窺究竟的心理。

紫雪忽然想起來,自己腿部被接好的時候,發現周逸面孔閃過那麼一瞬,似乎感覺很是熟悉,之後又是各種各樣的事情,也就忘了這個。

「我來!」

彩虹自告奮勇無情推開紫雪,雙手抓住了斗篷邊緣。

紫雪玲玲頓時無比期待,他會是什麼樣呢,長著一口噁心的大黃牙?還是翻起嘴唇能遮住鼻樑?或者…

咕咚,少女們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唾沫,產生了一種做壞事的興奮。

「你們幹嘛呢?」

在一切快要明了之時,周逸的聲音打破了安靜。

女孩們嚇了一跳,集體往外竄去,肩靠肩站在一起。

「幹嗎呢?」

周逸睡醒站了起來,隔著斗篷摸了摸發脹的腦袋。



lixiangguo

莫里哀的作品哪裡及得上這曲子的意蘊深遠呢,或許…或許就是他一開始的那三下勢大力沉的敲擊…晨鐘暮鼓中,在一條幽深的林間小道上…於是,不一般的意境就躍然而出了…

Previous article

柳木苑當然也知道這個武道常識,而且她也了解幼蛟妖獸的厲害,若是成長起來,將會變成非常恐怖的戰鬥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