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加西亞冷哼,臉上閃過無奈。

「你們不知道神尊的恐怖,更不知道神尊代表著什麼。雖然主教大人也是神尊,但是我百分之百的確定,主教大人不是顧銘的對手。」

「一個神尊可以覆滅一個國家,就算我們有著先進的武器也是白費的,除非動用核武,但是我們的國家是絕對不允許的。不僅國家不會允許,主教大人也不會允許的。」

加西亞的聲音越來越冷。

站在一旁的布西拉斐爾不由的倒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難道威爾斯家族和克米爾家族就這麼完了嗎?」

布西拉斐爾直接癱坐在地上,雙目無神,恐懼的絕望刻滿了整張臉。

「這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你們竟然還聯繫了熾天使傭兵團,你們知道為什麼你們聯繫不上羅伊彼得斯嗎?」

加西亞憤怒的咆哮起來。

這件事,他也是離開拍賣會後才知道。

而且,他此時殺死卡特二人的心都有,難道他們不知道教廷和熾天使傭兵團之間有仇嗎?

為了對付顧銘,他們竟然暗中聯繫了羅伊彼得斯。

真是在找死呀!

「加西亞大人,我們錯了,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們呀!我們願意將全部資產獻給教廷!」

布西拉斐爾回過神后,哭泣的爬到加西亞面前,大聲求饒。

加西亞搖了搖頭,一腳將他踢開。

「不,誰也救不了你們,恐怕這次連教廷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你們好自為之吧!」

加西亞狠狠的瞪了布西拉斐爾一眼,離開了這裡。

他的離開,神話的威壓也就沒了。

卡特也得到了解脫。

「老朋友,我們真的晚了!」

布西拉斐爾跑過去,將卡特扶起。

「不,我們還有機會。我們有錢,我們可繼續請人,實在不行,我們就和顧銘同歸於盡。你別忘了,我們是有核武的。」

卡特咬牙切齒,雙目閃動著殺氣。

布西拉斐爾頓時嚇了一跳,感覺卡特瘋了。

動用核武,不僅他們會死,恐怕整個洛山機也會跟著消失。

不,絕對不用這樣。

只要去求顧銘原諒,至少還能活下一部分。

「卡特,不能那麼做。我們去求求顧銘吧!」

「要去的話,你自己去吧!我克米爾家族與顧銘之間的恩怨是不會化解的,不是他死就是我克米爾家族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卡特瘋狂的大笑起來。

「是嗎?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突然,兩人耳中傳來顧銘的聲音。

頓時嚇了他們一跳,急忙向四周看去,可是哪裡有顧銘的身影。

難道是太過緊張,出現幻聽了?

正當兩人疑惑時,顧銘的身影出現在了二人面前。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卡特頓時嚇得坐在了地上。

「剛才你不是說要動用核武嗎?你不是說不是我死就是你克米爾家族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嗎?現在我來了,你說讓我怎麼死吧!」

顧銘冷笑,負手而立。

噗通!

布西拉斐爾直接跪下。

「顧先生,剛才那些話都是卡特說的,與我沒有任何關係呀!顧先生,求你放過威爾斯家族吧,威爾斯家族願意奉獻上全部家產!」

「布西拉斐爾,你還是我的朋友嗎?你竟然向你的仇人低頭下跪,你不怕世人恥笑嗎?」

卡特看見布西拉斐爾的樣子,頓時大怒。

「呸!卡特,面子比生命還重要嗎?為了威爾斯家族能夠存活下去,哪怕是讓我現在去死,我也願意。我不會向你那麼愚蠢,克米爾家族的滅亡,全部是因為你。」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卡特憤怒的盯著布西拉斐爾。

然而,布西拉斐爾沖著他搖了搖頭,大聲吼道:「卡特,你已經不配做我的朋友了。我們的友誼到此結束了。顧先生,我威爾斯家族願意奉您為主人,成為您最忠實的僕人。」 顧銘微微一笑。

搜魂術啟用。

在布西拉斐爾的記憶中,顧銘掌握了所有信息。

同時知道,布西拉斐爾已經徹底臣服。

「看在你這麼誠心的份上,我收下你們威爾斯家族了。但是,你們要是有任何一個人背叛我的話,我會滅了你們整個家族。以後,威爾斯家族全部聽從托蘭家族的管理。」

顧銘冷哼,語氣十分冰冷。

「是,威爾斯家族一定會成為偉大主人最忠實的僕人。我們一定聽從托蘭家族的管理。」

布西拉斐爾那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下,深深的吸了口氣,感覺後背全都濕了。

「布西拉斐爾,你就是懦夫,你們威爾斯家族就是一條狗。你怎麼會向一個東方人低頭呢?你記住了,你是高高在上的米國人!」

卡特大吼,猙獰的面孔十分嚇得。

可惜他的怒吼是無力的,不作不會死,他成功的將自己和整個克米爾家族作到死亡的邊緣。

「哼!」

顧銘冷哼,威壓直接將卡特籠罩。

神尊的威壓就連神話都會死,更何況是卡特呢!

只卡特瞬間被威壓直接碾壓,變成了一灘血泥。

顧銘輕輕的揮了下手,一道火焰打出,瞬間將那灘血泥燒盡。

布西拉斐爾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上一秒還在說話的人,而一刻,竟然連根頭髮都找不到了。

驚恐的咽著口水,顫抖的身體,直接趴在了地上,曾經那顆高傲的頭顱,此時緊緊的貼在地上。

「通知托蘭霍爾過來,你和他一起處理克米爾家族。我不想再看見他們家族中的任何一個人。」

顧銘冷哼后,轉身離開。

「是!布西拉斐爾遵從主人的命令。」

等布西拉斐爾直起身體時,早已經沒了顧銘的身影。

他不管耽擱下去,派人尋找到托蘭霍爾的號碼后,立即便拔了過去。

這是一個寧靜的夜晚,但是對於克米爾家族來說,卻是地獄。

因為一個又一個的克米爾家族成員,正在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他們的死都是由卡特一手造成的。

而殺死他們的人有百年的死敵,還有曾經親密無間的朋友。

三天後,威爾斯家族城堡。

這是個很古老的城堡,有著上百年的歷史。

城堡內,顧銘坐在沙發上,品嘗著城堡酒窩中的美酒。

他的面前恭敬的站立著托蘭霍爾和布西拉斐爾。

「主人,克米爾家族已經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固定資產價值二千八億米元,流動資金一千一百億米元。這是所有數據,請主人過目。」

托蘭霍爾將厚厚的一份文件放到了顧銘面前。

「主人,這是我們威爾斯家族的全部資產,固定資產三千四百億米元,流動資金一千八百億米元。」

布西拉斐爾也將手中的厚厚的一份文件,放在了顧銘面前。

顧銘瞥了一眼,淡淡開口。

「這些東西交給你們去管理吧!我相信你們。」

顧銘喝了一口美酒,將酒杯入下,抬頭看向布西拉斐爾。

「我需要一艘航母,聽好了,是所有配備齊全的航母,我相信你能夠弄到!」

布西拉斐爾聽后,微微皺眉。

「主人,航母好弄,可是教廷那面不好應付。只要主人能夠讓教廷的人閉嘴,明天我就能把航母弄來。」

「教廷嗎?明天你去請加西亞過來一趟,就說我要見他。」

顧銘淡淡一笑。

「是,主人!我這就去安排。另外,我和托蘭霍爾為偉大的主人準備了私人飛機。」布西拉斐爾恭敬的說道。

顧銘一聽,微笑的點頭。

「你們做的不錯。我很滿意。跟著我,你們的家族會越來越強大的。」

威爾斯家族的城堡,如今成了顧銘的私人地方。

就連布西拉斐爾想住這裡都不可能了。

他和托蘭霍爾離開城堡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笑著對托蘭霍爾說道:「霍爾,我很慶幸自己做了個非常明智的選擇。」

「是呀,否則卡特就是你的下場。偉大的主人,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簡單,所以,我們應該喝一杯,為慶祝我們尋找到了偉大的主人。」

托蘭霍爾也是深有感觸,異常的激動。

「不錯,我們是應該喝一杯來慶祝這偉大的時刻。走吧,我的朋友,順便把加西亞也叫上,提前透露點消息給他,讓他今天晚上睡不著覺!」

「哈哈,族長大人你可真的是太陰損了!不過,你這個提議,我非常喜歡!」

托蘭霍爾大笑。

「小爸爸,這裡太漂亮了!以後我可以住在這裡嗎?」

張媛媛已經迷上了這個城堡,兩個小眼睛閃著紅光。

這不,剛從外面回來,就撲到顧銘懷裡,開始撒嬌。

「當然可以,這裡以後就是你的城堡了。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嗎?」

顧銘扭頭問道。

張媛媛搖了搖頭,微微一笑,「不回了,回去的話,我又會想起許多事情。還不如留在這裡,安安靜靜的當我的小富婆。如果媽媽想我了,她可以來看我。」

她的心結打開了,但是卻又沒有打開。

張媛媛不想回國,顧銘也不能強求,他知道,只要回到申海,張媛媛就會想起曾經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與其讓她傷心難過,為何不讓她快快樂樂呢。

「走,小爸爸帶你出去走走。我們去吃中餐!」

顧銘微微一笑,將張媛媛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一聽到吃的,張媛媛的反應比誰都快,立馬大叫道:「我知道一家中餐廳,非常有名,叫什麼什麼記的,非常好吃!」

「好,那我們就去那!」顧銘笑道。

很快,兩人開車來到了林記中餐廳。

餐廳很大,純正的中式古典裝修風格,進入餐廳后,給人一種回到國內的感覺。

隨便找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先生小姐,中午好,這是菜單!」

一個穿著旗袍的華國女孩微笑的走了過來。

張媛媛禮貌的打了聲招呼,翻開菜單看了起來。

「小爸爸,我要吃水煮魚,麻辣豆腐,椒麻雞,再來一個燜肘子。」

還真是個吃貨!

不過,顧銘什麼也沒說,只要張媛媛開心就好。

「給我來個……」

顧銘剛翻開菜單,驚訝的目光看向廚房。 只見一個穿著廚師服,臉上帶著口罩的女人端著菜著走了出來。

她把菜遞給服務員后,轉身走進了廚房。

林佳?

她怎麼會在這裡?

雖然她帶著口罩,但是顧銘百分之分的可以確定,那個女人就是林佳。

「小爸爸?」

張媛媛疑惑的看了一眼廚房方向,並沒有什麼呀,可是為什麼小爸爸顯得那麼激動呢?

「小爸爸!」

見顧銘沒有回應自己,張媛媛又叫了一遍。

「啊?啊,都點什麼了?」

顧銘心不在焉的問道。

心裡卻是滿肚子的疑惑。

「你還沒點呢!」

張媛媛感覺顧銘很不對勁,隨後又點了兩道菜,把菜單遞給了服務員。

「小爸爸,你怎麼了?是不是看見什麼人了?」張媛媛問道。

顧銘點了點。

見顧銘不說話,張媛媛便明白了。

不僅是熟人,而且還是女人。

「小爸爸,我去趟衛生間!」

lixiangguo

三個感嘆號的驚訝,唯有屏幕上的月山習看到狛枝凪斗的狀態。

Previous article

沒有想到,這位深受親子其害的母親根本就不知道兒子改名之事,她還如此遵從孔孟之道,以致於大動肝火。既然她對改名都不知道,殺人、坐牢、越獄之類的事她更不可能知曉,看她那傷心動怒的表情絕對不像是裝出來的,怎麼說都不忍心再去傷害她。小劉便馬上找理由以求息事寧人,撫慰她那傷痛的心。他反應敏捷: “不,不,不。我們只是聽說,沒有根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