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浩哲做了一個古怪的表情:「而我就不一樣了,我真的是一個新人!」

劉浩哲攤了攤手。

「新人?」

王藝餃已經笑得完全合不攏嘴:

「你這話說的讓周董都沒法接?你這個新人現在在台城把很多前輩都比了下去,不過你們可能不知道,劉浩哲真的只出道了一年!」

《殺破狼》,就是他拍的第一部電影!」

王子餃一臉敬佩的看著劉浩哲:「所以,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畢竟入圍了四個,再怎麼說也要掉一個回家吧?別人都只入圍了一個!」

「哈哈哈!」

最後的一可神轉折,再次讓眾人大笑。

「」謝…..謝謝《殺破狼》劇組!」

「謝謝導演,謝謝任達樺大哥,還有劉浩哲!」

王子餃恭敬的把劉浩哲幾個,請進了身後基隆文化中!

。 風雲樓的閉關密室內,梁淵澤並沒有馬上閉關鞏固修為,而是招來了他的大弟子楊豐。

楊豐如今是紫府四層的修為。

雖然有著紅河坊市賺取靈石,但是每年坊市的維護,還有弟子們的修行都要耗費不少靈石。每年能夠留存下來的靈石並不多,根本不足以購買突破金丹的靈物。

梁淵澤也早已放棄了想要更進一步的想法,只想著在壽元將近時能夠培養出一位紫府後期的弟子,將紅河坊市守住。

卻不曾想,天降流星,將岩漿擊穿,帶來了大量地火中的寶物。

而正是由於這隕石落在了紅河坊市的不遠處,他佔了先機,找到了許多的寶物。

他才湊齊了靈石,在一位來自外海的大人物的幫助下,獲得了結金丹和渡劫法寶、陣法,順利度過金丹雷劫。

不過,也正因此他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師尊!」楊豐接到梁淵澤的傳訊,匆匆的趕來。

沒有多說什麼,梁淵澤吩咐了他幾句,讓他去安排各項事宜,就開始閉關了。

就在梁淵澤閉關鞏固修為的這段時間裡,他成功度過雷劫的消息也傳遍了紅楓海域和金鷹海域。

而他的弟子也按照他的吩咐,將請柬派送四方,邀請他們一年後參加金丹宴會。

……

這一日,天空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在青雲峰上,已經建造起了數百座金碧輝煌的大殿,相比於之前,此時的青雲峰更顯得富麗堂皇、磅礴大氣。

青雲峰殿前的一處廣闊的平台上,雲霧繚繞,擺放著數百座席位,席位上已經熙熙攘攘的坐滿了許多修士。

四周的平台上,贔屓馱碑,仙鶴振翅,周向明和荊衛林兩人帶領著數十位鍊氣修士在四周守衛著,他們都一襲白衣,背負長劍,神情肅穆。

這些鍊氣修士是他們兩人在坊市內招聘的聲譽良好的散修或者一些家族修士,不過是用來充當門面罷了。

畢竟在這金丹宴上,可沒有多少修士敢放肆。

峰頂之上,梁淵澤望著大變模樣的紅河島,臉上露出了喜色。

不過是一年的時間,能夠在原本一片荒蕪的島嶼上,栽種靈植,開闢靈田。

變成如今這樣茂盛,充滿生機的模樣,這令他十分滿意。

這偌大的紅楓海域和金鷹海域,築基家族一百多家,加上十幾家紫府家族。如今能夠有著八十多家築基家族還有十個紫府家族能夠前來參加他的金丹宴。

這也足以看出在他晉入金丹期后,這些家族對他的重視。

嗯,也許這些家族也有著看熱鬧的嫌疑,想看看如今無極門對於他的態度。

想到這,梁淵澤臉上的笑容也消散了許多。

沒過多久,葉聖林的身影出現在了青雲峰上。

他代表葉家前來祝賀梁老祖晉級金丹,送上了一塊三階的白虹鐵。

「恭喜老祖晉入金丹,壽享千年。」葉聖林朝著梁淵澤祝賀道。

「葉小友客氣了,來,請入席。」梁淵澤笑了笑,沒有多言,招來一位弟子。

隨後,葉聖林便被引入席位上。

他環顧四周,發現林家、張家、李家等幾位家族也都派人前來了。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金鷹海域的紫府家族也都再此。

又過了兩個時辰,臨近開席之時。

遠處的天空中兩道耀眼的流光如閃電般激射而出,轉瞬間便是百里的距離,落在了青雲峰上。

正是無極門陸錚帶著一位陌生的金丹修士風馳電掣般趕來。

「歡迎陸道友,不知道這位道友是?」

梁淵澤滿臉笑容的歡迎著無極門兩人的到來。

「這位乃是庄師弟,比道友早幾個月晉入金丹期。」

「在下庄世規,恭喜梁道友成功晉入金丹期。」

庄世規是一名容貌英俊的青年修士,一身雪白長袍,領口綉有金黃色飛龍刺繡,頭戴玉冠,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看上去似乎是一名謙謙君子。

「同喜同喜!」梁淵澤也朝著他恭賀道。

「梁道友,我們倆來得匆忙,沒有帶什麼貴重的禮物,這塊礦石就當是我們的賀禮了。」說完,陸錚將賀禮遞給了一旁的倪冬雪。

他們兩人送來的賀禮則是一塊二階的玄鐵。

看到這,梁淵澤的臉色不由得微微一黑,隨後恢復正常。

「哪裡哪裡,兩位道友能來是在下的榮幸,怎能勞煩兩位道友如此破費。」

「兩位道友,請!」梁淵澤親自帶著兩人入座。

「無極門兩位真君奉上二階玄鐵一塊。」

當梁淵澤的弟子倪冬雪唱諾出賀禮的內容后,席位上的眾多修士紛紛一怔,隨後露出了笑意。

其他幾位來參加金丹宴的金丹修士送出的賀禮至少都是三階後期的靈物,無極門兩位金丹送出的不過是二階的玄鐵,都比不上一些紫府期散修送出的賀禮。

這無極門兩位修士的賀禮可謂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果然,這無極門容不得梁老祖的存在啊,看來是準備來砸場子了。

想到這裡,在場來祝賀的修士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濃郁了,要有好戲看了。

無極門兩位修士都到場后,宴席也正式開始了。

金丹宴的流程很簡單,先是一場大宴,隨後便是金丹講法。

金丹期修士在內海中已經是屬於那一撮最頂尖的修士了,就是放眼外海,乃至是整個人族之中,也是中流砥柱了。

因此,每位晉入金丹后的修士,若是舉辦金丹宴,都有著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金丹講法。

這麼多來賀的修士之中,除了一些個別的想要和梁老祖攀上關係的,絕大多數都是沖著金丹講法而來。

梁淵澤本身是一個散修,大部分積蓄都用來購置結丹靈物還有渡劫法寶了,因此宴席倒沒有那麼豐富。

不過,就算如此。鍊氣期修士的宴席上,以一階靈膳為主,也有著兩道二階靈膳;築基修士宴席上,二階靈膳佔了一半,還有著一道三階靈膳;紫府修士宴席上,三階靈膳也佔了三分之一;至於位於前列的幾位金丹真君的宴席中,則全是三階靈膳。

紫筆文學廳中一片寂靜。

玉姝沒再說什麼,只是默不出聲的喝茶。

魏天縱知道玉姝沒有遷怒他,便稍稍放下心坐端,也裝模作樣的喝起茶來。

一直坐在下首的謝衡和徐星劍,就更摻和不進來,只是乖乖的斂眉低首,假裝自己不存在。

很快,宮內就得知玉姝率……

《鳳臨朝》第341章曹涇元在替太子做事!說實話我不願意讓他們加入控魂,可良心不允許我這麼做。

誰的魂使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我的除外。

每一具魂使,不管是什麼種族,都是魂主費盡心思才收服到自己麾下,為了他人而死,是大義!

「嗯,我辜蕪在這裡給你們保證。只要你們不起反心,我們……

《控魂》第一百三十二章崛起 某茶樓最里的一間雅室里,縈繞著一股來自於大自然純天然的氣息。

靠門這邊坐著的一個是裹著黑色大衣的女人,看著她說話的表情,就像是遇到了什麼難事一樣。

「周夫人,我知道這件事情的確是有些冒昧了。只是我思來想去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人選,這才求到了周夫人的頭上,還望周夫人能夠對我施以援手,我一定是感激不盡。」

還記得當初那個雷厲風行的朱夫人嗎?當初她的兒子受人暗算中了美人淚,也是喻玖出手救了她兒子一命。打那以後,高菡就對喻玖的本事十分的信服,這次找上門的也是她的一個小姐妹,高菡一聽說她家裡發生的事情,是二話沒說,就將求助簡訊發到了喻玖的手機上,希望能夠請喻玖去看看,到底是什麼鬼祟在作孽。

喻玖對高菡的印象還不錯,覺得她這個人辦事爽利,而且雷厲風行。因為有高菡在中間牽線,今天喻玖這才推了下午的行程過來見面。

「周夫人,我知道之前朱夫人家裡出了事情就是您幫忙的。一切都按照您的要求來,我絕對沒有二話。」

喻玖滿悠悠的落下手裡的茶杯,表面上看上去是在思考郭夫人所說的話,其實心裡琢磨著這茶果然是好東西,喝起來別有一番滋味,等會兒她回去的時候一定要找老闆買一點回去讓周正則嘗嘗。

郭夫人見喻玖的臉上的神情有些鬆動,這才接著說道,「周夫人,我知道您也看不上我這一點錢,有周先生在,我們這都不值一提。只是,這是我的一點點心意,還希望周夫人不要嫌棄。」

喻玖眼睛一瞟,看這樣子紅包裡面裝著的就是銀行卡。

「郭夫人,您先說說您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確實是我能夠解決的,那我自然也不推辭。」

一聽喻玖如此說,郭夫人臉上多了兩分喜色,這才將這段時間家裡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周夫人,我能和我的丈夫兩個人屬於是家族聯姻,這兩個人婚前也沒有過多的接觸,一直到結婚以後兩個人才慢慢地培養出了感情。一晃兩個人也結婚這麼多年了,雖然比不上許多兩個人之間愛的是死去活來,但至少也稱得上是相敬如賓。」

「大概也就上個星期的事情吧。按照往常一樣,周六我們是要一起回去陪著家裡的老人吃頓飯的,那天因為有事兒耽擱了,所以吃完飯就留在了老宅里,沒有趕回來。就在我們兩個人洗漱完畢,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我老公突然對我說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我當時很納悶,因為我的確沒有聽到任何的動靜。我呢,就沒把這件事情當回事兒,還以為是他工作太辛苦了,所以出現了幻聽。」

「結果等到我都已經要睡著了的時候,我突然察覺到旁邊的人有了動靜。他像是陷入了夢魘一般,嘴巴里低聲念叨著什麼,語速特別快,我側過去也壓根都沒有聽清楚他到底說的是什麼。」

「於是我就將我們房間的燈打開了。就在我開燈的那一瞬間,我見他的臉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然後嘴巴里的念到聲音就停止了。可等他醒過來的時候,他卻完全忘記了剛剛所發生的任何事情。」

「我本來還想著是不是因為他這段時間太辛苦了,所以夢魘到了。一直到昨天晚上,我突然發現他的後背上多出了幾條紅痕,而且看那樣子就像是被什麼尖銳的物體打過一樣。再聯想到這段時間他一直都不大正常,我這才將事情說給了朱夫人。」

了解完了事情的經過,喻玖這心裡估計也有了底。

等到三個人到了郭家的時候,喻玖四下張望著,倒是也沒有看到什麼十分的讓人生疑的地方。

「先生呢?」

「太太,先生剛剛出去了。」

郭夫人臉上有些尷尬,下意識的望了喻玖一眼,見她臉上並沒有什麼不悅的表情,這才放鬆了許多。

她聽高菡將喻玖說的是神乎其神的,如果是真的有這麼厲害,她可是聽說像是這些高人一般都脾氣怪異,要是真的將她們得罪了,那有事相求可就不是錢財那麼簡單了。

喻玖在郭家轉了一圈,倒是從中發現了一絲不屬於人的氣味。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給面子,原本出去了的郭善堂因為一份文件落在了家裡,又轉身趕了回來,正好和喻玖撞了個正著。

「老公,來我替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周氏集團周總的夫人。」

「周夫人,這就是我老公。」

在生意場上混的人,怎麼可能不認識周正則呢,所以周夫人絕對是他的的重點關注對象,尤其是兩個人那也算得上是娛樂圈的風雲人物,那就更是讓人值得談論。

等到兩個人相互的客套了幾句之後,喻玖終於是進入了正題。

她已經在郭善堂的身上看到了影子,這郭夫人說的不錯,郭善堂這段時間的異常的確是有原因的。

****

郭善堂雙目緊閉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就連氣息都變的十分的輕柔。

房間內一片黑暗,一絲光亮都透不進來,黑暗當中也滋生了不少的額外的「驚喜。」

喻玖嘴裡念念有詞,也不知道是從哪裡飄出了一絲氣息,喻玖的目光鎖定在了郭善堂平時放東西的公文包里,「出來吧,我已經看到你了!」

「你不要再掙扎了,我已經看到你了,你要是再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

喻玖見一點動靜都沒有,掏出了招魂鈴。

隨著清脆的鈴聲響起,剛剛還躲在角落裡的菲菲,發現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著喻玖飄去,她完全都控制不了。

當菲菲整個人都暴露在了喻玖的眼前的時候,她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女人。和她所想象的不同的是,如果不是說眼前的人是引魂師的話,菲菲壓根都不會相信她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 繼續追,就會死。

這就是唐宇所表達的意思。

lixiangguo

小年前一天,這些年貨終於開始發放了。只要是在李方家工作的員工,每個人從李方家出來的時候,雙手都是滿滿當當的,甚至還有一些女孩子,因為手提不動,用電瓶車拖着回到了家。

Previous article

不過,所有的關鍵詞聯繫在一起,曹操根本揣摩不出,羽兒和衛老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