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剿滅這裡的殭屍后,葉陽並沒有因此停留,而是朝更深的地方前進。

大約不到一分鐘,一個戾氣滔天的山谷,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他將磅礴的靈識輻射而出,一草一木都不放過,頓時就在前方的山谷里,感應到了成群結隊的惡魔氣息。

這些惡魔聚在一起,商議大事,為首的幾尊惡魔甚至擁有三次蛻凡的修為,成為了當之無愧的首領。

這幾名惡魔首領,看著周圍上百頭惡魔道:「孩兒們,我們生活在這裡也有數百年了,實在受夠了這種日子,今夜,今夜我們就殺出去,把生活在周圍城鎮里的人類全部抓過來,供我們吸食修鍊。只要有人類血肉的滋補,我們修鍊起來絕對突飛猛進,把整個大陸攻佔都不在話下。」

這幾頭惡魔首領滿臉殘忍,話音一落,看見眾多惡魔手下們紛紛點頭,臉上的殘忍笑容更加強烈。

「一群小小的妖孽,還想出去禍害老百姓?你們沒這個機會了。」

突然,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眾多惡魔聽見這個聲音,全都臉色一變,不過當他們看見來人只是一個少年,就又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人類小子,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竟敢深入到這裡,還敢現身,在我們這些偉大的惡魔面前囂張?」

一頭三次蛻凡的惡魔,在說話之間,帶著殘忍的笑容,對葉陽發出了攻擊。

但它的攻擊還沒完全凝練出來,身體就遭到了重擊,被轟擊而來的巨大掌印打了個正著。

砰!這頭前一刻還在叫囂的惡魔,下一刻就身軀焦黑,發出肉香,倒在地上,變成了一具屍體。

周圍的惡魔見狀,滿臉的不可置信與驚恐,知道遇見了鐵板。

這些惡魔在驚呼之間,想要四散逃跑,可惜沒有一頭惡魔脫身,全部變成了屍體,死在了葉陽手中。

擊殺了這裡的惡魔后,葉陽又前往其他地方,大開殺戒,把群魔山裡的妖魔鬼怪來了個大清洗。

短短一個時辰內,令人聞風喪膽的群魔山,就再也沒有任何威脅。

葉陽帶著大量的惡魔妖核,回到了炎陽宗里。

他一刻也沒有停留,立即糾集方鶴等人,以惡魔妖核的磅礴能量,將方鶴等人的修為全部來了個大提升。

大長老方鶴,二長老趙乾,傑出弟子陳東,修為全部達到了三次蛻凡。

而李猛羅馳楊毅,修為也達到了二次蛻凡。

將方鶴等人的修為提升后,葉陽留下了諸多法寶與靈丹妙藥,就離開了炎陽宗。

有神侯府的存在,暫時拿九庭宮的人沒辦法,他也就不再逗留,要在四大學院舉行的武鬥大會來臨之前,前往雲頂天宮,打探一下自己的師妹,方妙音的消息。 在葉陽離開后不久,九庭宮的人就再次殺上了門,企圖把葉陽殺死,把炎陽宗滅門。

但是他們連炎陽宗的人影也沒見到,全都被攔在了大陣外,就連九庭宮的隱世長老,六次蛻凡的李天乾親自出手,也不能將陣法破開。

在無可奈何之餘,來勢洶洶的九庭宮眾人,不得不夾著尾巴退了回去。

在退離炎陽宗的時候,李天乾還發出了威脅的話語,揚言葉陽如果不出來認罪,炎陽宗就要遭到瘋狂的報復。

但沒有任何人回應,因為葉陽早就離開了炎陽宗,怎麼可能聽到李天乾的威脅?

就算他聽見對方的威脅,也只會冷笑兩聲,對方敢說出這種話語,就要讓其連後悔都來不及。

在炎陽宗周圍布置了幾座大陣,就是葉陽能安心離開的原因。

如果不是有大陣守護炎陽宗,他說什麼也要把九庭宮這個隱患徹底解決了,才能安心離開。

但有大陣守護,九次蛻凡的高手都不能攻破炎陽宗,更何況一個小小的九庭宮?

五天。

五天時間。

葉陽終於再次離開南域,回到了中域。

回到中域后,他並沒有返回乾天學院,而是直接來到了一座雲霧縹緲的山脈前。

這座山脈直插雲霄,無比巨大,一座仙宮,建立在雲頂上方,這便是雲頂山。

而雲頂山上方那座被雲霧繚繞的仙宮,則是中域鼎鼎有名的巨無霸,雲頂天宮。

葉陽在這座龐大的山脈前,完完全全就是一個螻蟻。


此時他這個螻蟻,正往雲頂山的方向接近,就在他來到雲頂山的山腳下,剛想企圖上山的時候,就被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攔住了。

「來者何人?可有我雲頂天宮的請帖?」

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葉陽,本來他們滿臉的淡漠,但當他們微微打量了葉陽一眼,發現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卻擁有三次蛻凡的修為後,頓時暗暗吃驚,再也沒有半點小覷,收起了身上的高傲,知道在葉陽這種高手面前,就算他們是雲頂天宮的弟子,也不能輕易得罪。

「請帖?」

葉陽愣了愣,「什麼請帖?」


「你連請帖是什麼都不知道?」

一名守山弟子眉頭一皺,「你沒有請帖,來我雲頂天宮幹什麼?你難道不是收到請帖,想來我雲頂天宮觀戰的人?」

「觀戰?」葉陽搖了搖頭,直接開門見山道:「我並非收到了什麼請帖,之所以前來這裡,是想尋找我的師妹,如果唐突之處,還請見諒。」

「不是來觀戰的?」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愣了愣,隨即互相對視一眼,又把目光看向葉陽:「看你身上穿著的服飾,是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吧?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乾天學院精英學生的份上,我們幾人直接就要把你轟走了。你是乾天學院的學生,我們雲頂天宮怎麼會有你的師妹?」



幾名守山弟子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葉陽,想要把葉陽的真實目的洞穿出來。

葉陽的真實目的本來就是尋找他的師妹,因此面對幾人的目光,他表現的十分自然:「幾位兄弟,我真的是來尋找我的師妹,她以前和我是同一個門派的弟子,是被你們雲頂天宮的某位長老看中,才拜入了這裡。」

「什麼?你的師妹,是被我們雲頂天宮的長老看中,才拜進了這裡?」

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一聽,頓時大驚失色:「能被長老看中的人,都是難得的天才人物,這位兄弟,不知道你想要找的師妹,叫做什麼名字?」

「方妙音,我要找的師妹,叫做方妙音。」

葉陽迫不及待的開口,神色緊張道:「我的師妹,在幾個月前加入了你們的門派,連和我告別的機會也沒有,作為師兄的我甚是擔心,不知道幾位雲頂天宮的兄弟,知不知道我妙音師妹的消息?」

「什麼?方妙音?」

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一聽,驚得身體都在哆嗦,用一種大驚失色的目光看著葉陽:「妙音師姐,是被幽冥長老帶回來的絕世天才,你剛才說什麼?妙音師姐是你的師妹?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我當然沒有開玩笑。」

葉陽一看幾人的表情,心底頓時一喜,看情況,自己的妙音師妹在雲頂天宮裡,就算過得再差,也不至於差到哪裡去。

此番他前來,目的就是為了看方妙音有沒有受到委屈,如果方妙音不願意呆在雲頂天宮裡,他也不介意將其帶走,就算明的不行,暗地裡搶也要搶走。

其實葉陽並不擔心方妙音會遇見什麼危險,因為他知道他這個師妹,表現出的神秘甚至不亞於他。

但這裡是中域,不是南域那個偏野之地,而且還是鼎鼎有名的雲頂天宮,人心險惡,明爭暗鬥,難免會遇見什麼麻煩。

葉陽此次前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就要幫方妙音把那些麻煩驅除,畢竟方鶴對他有過交代,不能讓方妙音受到委屈,要好好照顧。

「你沒開玩笑?」

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暗暗交流了一下,覺得葉陽看起來並沒有開玩笑,似乎真的是方妙音的師兄。

儘管這一切看起來極為真實,但他們還是不願意相信,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少年,會和他們門派里的傳奇女子有關係,會是方妙音的師兄。

「怎麼辦?這個人並沒有請帖,也不是來觀戰的,反而要來找妙音師姐,妙音師姐是高高在上的天才人物,哪裡有時間見這個小子?」

「如果不是此人是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我直接就要把他轟走了,但他說他是妙音師姐的師兄,如果他真的和妙音師姐有關係,我們幾人如果怠慢此人,妙音師姐怪罪下來,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怎麼辦?到底讓他進去,還是不讓他進去?他一個外來人,一沒收到邀請,二沒通知高層,就這麼直接被我們放進去了,會破壞門規啊。」

「如果放在平時,我們直接稟報上面就行,但是現在我們雲頂天宮,正在和小極宮的人進行比賽,不管是長老還是師兄,都前去觀戰了,哪裡有時間來管這種雜事。」

「要不我們直接把這人轟走吧?反正他又沒收到邀請,鬼知道他到底和妙音師姐有沒有關係?萬一是冒充的,另有目的呢?」

「轟走?你想找死?要轟你轟,可別連累我們。不說此人到底和妙音師姐有沒有關係,就說他是乾天學院精英學生的身份,也不是我們這幾個小小的守山弟子能得罪的,何況如果他真的和妙音師姐有什麼關係,我們直接把他轟走,怠慢了他,下場更加不妙。」

「實在沒辦法了,我們不如乾脆請他進去吧?他是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應該不會有其他見不得人的目的吧?更何況他也就三次蛻凡的修為,就算別有目的,也會被宮裡的師兄師姐們及時制服,大不了我們派人跟著他,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就行了,再讓人傳消息,看他到底和妙音師姐有沒有關係,如果有關係,一定不能怠慢,如果沒關係,就可以把他轟走了。」……

幾名雲頂天宮的守山弟子議論到這裡,紛紛把目光看向葉陽,其中一人道:「本來像你這種人,是沒有任何機會隨意進入我們宮裡的,看在你是乾天學院精英學生的份上,就破例讓你進去,但你千萬不要生事,最好低調點,畢竟你什麼邀請也沒有,如果被宮裡的師兄師姐們知道,不僅你會遭殃,還會連累到我們。」

「你就跟著張師弟,以收到邀請前來觀戰的身份,讓張師弟帶你進去吧。」

幾名守山弟子盯著葉陽,再三告誡道:「記住,千萬要低調,不要胡亂生事,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畢竟在這種節骨眼上,雙方都有火氣,你惹了我們雲頂天宮的人還好,要是惹了小極宮的人,我們就沒辦法給你提供幫助,一切要靠你自己化解,當然,只要你不生事,就不會有麻煩找上門。」

「恩。」葉陽點點頭,「我只是前來見我的師妹一面而已,又不是來找茬的,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惹麻煩,就算有什麼麻煩,我自己也能化解。」

「好,有你這樣說,我們就放心了,到時候出了什麼亂子,你別牽連我們就行。」

一名守山弟子走了出來,道:「我叫**,不知這位來自乾天學院的兄台,叫什麼名字?」

「我叫葉陽。」葉陽回應道。

「原來是葉兄。」**目光一閃,率先走上了雲頂山,嘿嘿笑道:「葉兄,跟我來吧,我帶你進宮,幫你把傳消息傳出去,至於妙音師姐見不見你,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我此次擅離職守,為葉兄你傳消息,你可千萬不要騙我啊,當然,如果葉兄你真的見到了妙音師姐,到時候也不要忘了在妙音師姐面前提點我幾句,嘿嘿…」 就這樣,葉陽跟著這名叫做**的守山弟子,進入了雲頂天宮。

一路上,**想要打探葉陽的各種消息,不過葉陽僅僅只透露了自己是乾天學院弟子的消息,其他消息並沒有透露。

在路上,葉陽從**口中倒是了解到了不少信息。

最讓他關心的信息,自然是方妙音的消息。

原來數月前在狩獵大會舉行期間,在八千深山帶走方妙音的那個老嫗,是雲頂天宮的傳奇長老,名叫蒼幽冥,人人都稱她為『幽冥長老』。

雲頂天宮有四大長老,而這個幽冥長老,就是其中之一。

方妙音離開南域后,就這直接被蒼幽冥帶到了這裡,加入了雲頂天宮,短短一個月,顯露出來的天賦就驚動了整個雲頂天宮。

連連數月,修為更是突飛猛進,以要把人氣吐血的速度進行著提升。

幾個月間,就達到了五次蛻凡的境界,成為了雲頂天宮的聖女候選人。


如果不出意外,方妙音成為雲頂天宮的聖女,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天賦足以藐視其他任何聖女候選人。

葉陽在得知方妙音的修為突飛猛進后,心中也十分欣喜,看來當初方妙音被帶走果然沒錯,只有來到這裡,才能更好的修鍊。

方妙音之所以能修鍊的這麼快,主要是她時常都在寒冰洞府里修鍊的緣故。

這個寒冰洞府,是雲頂天宮一個極為適合修鍊的地方,也是試煉之地,裡面寒氣逼人,常年被濃郁的冰霜寒氣籠罩,外人不敢輕易踏足,一旦貿然進去,人就有可能變成冰雕。

在雲頂天宮,沒有人能夠像方妙音一樣,能夠長時間呆在寒冰洞府里修鍊,就算是真正的聖女,最多呆在寒冰洞府里七八天,就會承受不住,而方妙音,一呆就是一兩個月,如果不是眼下宮裡要和小極宮的人進行交談大會,恐怕方妙音還會修鍊到更晚才會出關。

小極宮,葉陽早就有所耳聞。

他來到中域后,就把中域大大小小有名的勢力打聽清楚了,這個小極宮和雲頂天宮一樣,都是乾天學院那種級別的巨無霸,站在一線勢力的頂端。

而小極宮和雲頂天宮這兩個門派之間,常年都會有交談大會,雙方的傑出弟子,互相交流修鍊心得。

說是交流修鍊心得,其實就是雙方間的武鬥比拼,關乎到顏面的事情,沒人任何弟子敢怠慢。

雲頂天宮與小極宮的交談大會,已經進行了十幾屆,因此雙方的交流會開始時,通常會有其他門派的人前來觀戰。

當然,你如果想要參戰,也可以當擂主,只要贏了雲頂天宮與小極宮的弟子,就會變成最閃耀的明星,一舉揚名。

這也是葉陽為什麼來到雲頂山,這裡的守山弟子會以為葉陽是來觀戰的原因。

對於雲頂天宮與小極宮的交流大會,葉陽並沒有什麼興趣,不過當他從**的嘴裡得知,方妙音也要代表雲頂天宮,參加此次的交流大會時,他就頓時來了興趣。




lixiangguo

“同學們好,我是戴雪,教你們時空界域知識的戴雪老師!”她微微欠身,鞠了個躬。

Previous article

爲了迎接這一天,克洛澤早早就做足了各項準備工作。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