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走出門,迎面就碰到了一個大蓋帽,就是那個列車長。他們也沒和他多話,那人轉身就進了警務室,馬上隨即又追了出來衝着他們的背影喊道:“你們幾個等等!”

查文斌頓了頓,轉身問道:“有事嗎?”

“裏面的人是你們打的?”“是的。”“那你們有麻煩了,下一個站點請下車。”

查文斌輕哼一聲,用手敲了敲一旁的車皮道:“有麻煩的怕不是我們吧,一列火車上竟然拉着那麼多的死屍,回頭到底是誰解釋不清楚。”

“如果只是乘客,那麼握好你手中的票,與你們無關的事情不要問。”

“乘客也有權知道自己到底是和什麼東西一趟車,”查文斌也微微提高了自己的嗓門道:“這趟車好像不怎麼幹淨吧,既然我買了票你就有義務讓我平安的到達終點,不然的話就是你的問題。”

胖子拉着他往回走道:“好了查爺,下一站我們走了便是,讓他們全跟着一塊兒下地獄去好了。”

那列車長皺着眉頭道:“你們當真不知道自己買的是什麼票?”

胖子笑道:“當然是火車票,難不成還是飛機票嘛!”

列車長搖了搖頭後慢慢轉身,查文斌豁然想了一個傳說,他又喊道:“等等,莫不是這趟車是靈車?”

靈車,相信大家一定都知道,一般都是那種快要報廢的中巴車,拍照上終年掛着的都是黑紗白花,司機向來不用遵守什麼交通規則,哪個交警也不會吃飽了飯去攔這種車子。而還有一種靈車,則是火車,中國地域寬廣,幅員遼闊,南來北往的商客、學生還有外出務工的人員,客死異鄉的特別之多。哪個公共交通工具也不願意搭載死屍,這落葉歸根又是傳統,死在外地的異鄉客總得回去吧,於是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有一種特殊的火車便誕生了,這就是靈火車。

所謂的靈火車是專門跑長途線路的,開得班次很少,一般都是通過當地殯儀館和醫院進行預約,當有一定數量的屍體需要往返旅程的時候,這些家屬便會通過特殊渠道購買票據。這種火車票嚴格意義上是不對外發售的,乘客相當於包車的性質,車上所搭乘的也都是一些亡者的家屬。

“你們現在才知道?”那列車長嘆了口氣道:“也都是管理不嚴鬧的,要不然這些票怎麼會流出去呢,下一站是徐州,你們換一趟車吧。”

“然後叫條子來抓我們對嗎?”胖子譏笑道:“我們都是死人堆裏打過滾的,不用拿這點事來嚇唬我們。”

“那就請便……”說罷,列車長頭也不回的走了,火車還在繼續運行,兩邊的樹影也跟着在斑駁的移動。查文斌回到臥鋪裏對他們說道:“如果小蓮姑娘一路都要借陰的話,這趟車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只是我們今天打了人,這個麻煩怕是沒那麼好處理。”

胖子用手輕輕敲了敲臥鋪的頂上道:“那就跟他們玩一個貓捉老鼠!” 李青龍坐在外院寢樓的房間內,不斷地扔著房間內的東西,暴跳如雷。

「該死的許曜,該死的陳旺,該死的陳古!」李青龍的青筋不斷暴起,顯得恐怖異常。

就在剛剛,陳旺託人告訴李青龍,說是要退出青龍社。

這樣一來,不僅沒有將許曜掃地出門反而還打進去不少青龍社社員。

杜淳在一旁戰戰兢兢地將李青龍扔碎的的東西收拾好,也不敢貿然說話,唯恐許曜將氣出在他身上。

李青龍扔累了后,長舒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床上,胸膛劇烈地起伏著,顯然是氣到了極點。

「這該死的王八蛋,我李青龍與你不死不休!」李青龍咆哮道。

「杜淳!」李青龍爆喝一聲。

「啊!老大」杜淳被嚇了一跳,趕緊蹲到李青龍跟前。

「限你五分鐘之內給我想出對付許曜的好方法,如果想不出來,今天老子就把氣出你身上,把你當沙包打。」李青龍惡狠狠地道。

「啊?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別啊老大,我想我想……」杜淳嚇的冷汗直冒,如果李青龍揍他,他是絕對不敢還手的。

「那還不趕緊!」李青龍又大聲咆哮道。

他實在是忍不了了,如果今天不好好教訓許曜一頓,他怕是連覺都睡不好。

「辦法……辦法……哎?有了老大,我想到了。」杜淳似是想到什麼,頓時手舞足蹈起來。

「還不快說,要我將你吊起來嚴刑逼問嗎?」李青龍沒好氣地道。

「不用不用。」杜淳悻悻地笑了一下,說道。

「大哥,你還記得嗎,之前我們讓許曜加入青龍社的時候,他感興趣的是什麼?」杜淳故作神秘地道。

「聽你這麼說,好像是圖書館?」李青龍回憶起那天的畫面。

「是啊!雖然不知道這小子要去圖書館幹嘛,但是我們可以好好在這一點做做文章啊。」杜淳一副狗腿子的嘴臉。

「你是說……利用圖書館引到禁地,然後再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李青龍靈光一閃,也是咧嘴笑了起來。

「老大英明!老大英明!」杜淳又是拍了個馬屁。

想出這個妙招后,李青龍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去實行了。

「別急老大,我們去的話,那許曜肯定不會聽我們的,我們許曜略施一點小技巧。」杜淳提醒道。

許曜房間。

許曜躺在床上,剛剛跟周博懷聊了一會,此時的他正滿腦子想著到底該怎麼樣才能最快的速度進入圖書館。

去樓下走走吧,散散心,許曜心裡暗道。

就在許曜走出寢樓的時候,一個男子迎了上來,男子很是面生,許曜能夠確定根本沒有見過。

「你就是之前那有著一陽天賦的天才新生,許曜同學吧。」那男生問道

許曜點了點頭,覺得沒什麼好否認的。

「我聽說你對圖書館很感興趣啊。想知道圖書館在哪嗎?我可以告訴你。」那男生反問道。

「我確實感興趣。但,我與你並不熟,為何突然找我?」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種道理,許曜還是明白的。

「我這次來找你是有關圖書館的事情,之前我偶然間聽到長老們談話,說後山的禁地就是圖書館的入口。」

「我一直很好奇圖書館里,到底有什麼,不過我實力較弱,擅闖禁地會受罰的,但你不一樣,你一陽的天賦,犯了錯長老也不會過多責備……不知道許曜你感興趣嗎?」

男子興沖沖的問道。

「既然是學府禁地,我自然也是不會去觸碰。」許曜毫不猶豫地拒絕道,直接走回寢樓。

那男生見到許曜掉頭就走,心中干著急又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許曜離開。

而回到宿舍后,許曜便開始認真思索此事。

「不知道那學生所言究竟是真是假……」許曜躺在床上,心裡暗道。

「先去看看吧,大不了被長老他們發現后,說自己人生地不熟,走錯地方就好了。」許曜決斷道。

原本正愁著不知道怎麼進入圖書館,現在有了點線索,即便有風險,但是許曜依舊選擇一探究竟。

運轉身法,許曜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後山禁地。

此處人跡罕至,雜草叢生,只在一邊有一條小路蜿蜒而入,似是通幽。

小路旁邊有一塊石碑,上面寫著:學府禁地,生人禁入。

許曜停頓了一會兒,直接走向那小路盡頭,無論前方如何都要一探究竟。

而許曜不知道的是,在他進入這禁地的五分鐘后,李青龍和杜淳而人出現在石碑旁邊,臉上帶著獰笑。

「看來這個蠢貨真的進去了。」李青龍說道。

「走,趕緊去告訴長老,這小子肯定完蛋了。」

二十幾分鐘后,十幾位長老行色匆匆地來到禁地之外。

清修長老臉色十分難看,他向李青龍二人問道:「你們確定看到許曜進去了嗎?」

「回長老,千真萬確,我和青龍師兄看到許曜鬼鬼祟祟來到這裡便跟了過來,親眼看到許曜進去了,我們也不敢貿然前往,只能回來稟告眾位長老。」杜淳一臉真誠地道。

「你們做的不錯。」一位長老說道,這位便是李青龍和杜淳的師傅。

「師傅過獎了,我們只是不想讓許曜師弟做出令整個崑崙學府蒙羞的事情,沒有及時阻止已經是慚愧至極了。」杜淳大義凜然地道。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你們兩個弟子能夠解決的事情,及時稟報我等已是做到最佳。清修長老,這是你的弟子,居然如此荒誕。」

「的確是我教導無方,我剛剛已經通知院長,他正在趕過來,等他過來后我們再做定奪吧。」清修自知理虧,只能這般說道。

許曜走進這小路后,發現裡面倒是沒有外面看起來這麼陰森,想法風景還十分優美。

兩邊都是茂林修竹,還長著不少珍稀藥材,散發出迷人的芬芳。

「嗯?前面怎麼會有一座竹房子。」許曜皺了皺眉,發現前面的一旁空地上,居然出現了一座竹子做的房子。

這不禁讓許曜大感奇怪,這裡不是不讓人進入的禁地嗎,怎麼會有人在這裡搭房子。

許曜看這竹房子,外面的裝飾都感覺是新鮮的,而且門口還曬著一些乾草葯之類的東西,這都證明這房子是有人常住的。

「不會這就是圖書館吧。」許曜暗道,旋即他又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別說這竹房子太過普通了,就是這樓層也不夠高啊,難不成這圖書館在地底下的六層?

「先進去看看再說吧,如果沒有什麼線索還是早點回去為妙,不然容易被人發現。」許曜暗道,於是便上前,走進了竹房子。

許曜走進屋內,發現屋內的布置倒是極為簡約而溫馨。

屋子不大,東西也不多,除了一張桌子一條板凳之外,還有一個書架,書架上面放著基本看似異常古老的書籍。

屋子的最中央放著一鼎煉丹爐,裡面正在煉著什麼東西。

許曜感到好奇,便走進一看。

「原來在煉真元氣丹。」 廢材嫡女狠傾城 許曜認得這東西。

真元氣丹,乃是一種仙丹,傳說就算是毫無天賦的普通人,只要服用了此丹,破而後立,成為一名天賦卓絕的修道者

這種丹藥在外面已經極少出現,甚至是已經完全消失,沒想到在這裡能夠遇見。

「不過……這煉丹之人似乎對這藥方,和煉製的方式不太熟悉,這火候太大,容易浪費藥材。」 「不僅如此,這種火候練出來的藥材就算成了藥丸,也頂多算殘次品,藥效不及完整丹藥的五分之一。」

許曜搖了搖頭,這實在是太過浪費了。

「也罷,既然來了,那就送你一場造化吧。」許曜將薪火取出,然後搗鼓了一番鼎爐內部。

「如此一來,便可以煉成上乘的真元氣丹了。」許曜低聲說道,一臉滿意地看著。

嘎吱……

許曜猛然回頭,一個身穿麻袍的老者走了進來,他看到許曜,一臉驚怒。

「你個登徒子,誰讓你進來的!你離我的鼎爐那麼近幹什麼,是不是想毀我丹藥!」

麻袍老者含怒出手,直接是一掌拍向許曜。

「如果你不想你的丹藥在你的一掌之下直接毀了,我勸你最好停手。」許曜臉色淡然地說道。

果然,聽的許曜的話后,麻袍老者在手掌快要打到許曜身上后及時收手。

「你別以為你拿丹藥威脅我我今天就會放過你。」麻袍老者一臉冷笑。

「看你這般年紀,必是崑崙學府的學生,我不管你是誰的弟子,必將你逐出崑崙學府!」麻袍老者憤怒地說道。

「擅闖禁地是我不對,但是我也是看你這丹藥煉不成功才會來碰你丹藥的。」許曜沒有狡辯。

「胡說,你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憑什麼指責老夫的煉藥術,難道你這小毛孩的煉丹之術還在我之上嗎?」麻袍老者一聽許曜在說他丹藥的不是,臉中怒意更甚了。

「你的煉丹術究竟有沒有達到火候一試便知,這個真元氣丹你恐怕已經失敗很多次了吧。」許曜一陣見血地道。

麻袍老者一聽臉色稍微緩和幾分,但是還是臉色不善。

「就算你知道這是真元氣丹,就算被你說中我失敗好幾次,但是你就一定能夠保證,你調整之後這藥丸一定就能煉成功嗎?」

「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許曜問道。

「你想賭什麼?你配跟我賭?」麻袍老者一臉不屑,譏諷之色溢於言表。

「這丹藥按照你這方法就算再來個成千上萬次都不可能成功,我就們就賭經過我的這番變化之後,這顆丹藥能不能夠煉成。」

「如果能,那你就不能計較我擅闖禁地的事情,如果不能,任你處置。」許曜一字一句說道。

「哈哈哈,我還從沒有見過你這麼猖狂的年輕人,好,老夫就跟你賭,如果你輸了,你就等著被逐出崑崙學府吧。」

反正這個賭注麻袍老者自覺不吃虧,如果沒煉出來,能夠將這個擅闖禁地的混蛋趕出崑崙學府,也算是出了口惡氣。

如果煉出來了……

不可能,這小子絕對不可能將丹藥煉出!

二人就這麼對峙著,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半炷香后,許曜掐指一算,說道。

「差不多了。」

「裝神弄鬼,別以為你這樣就能唬得住我,我可……嗯?」麻袍老者剛想嘲諷幾句,突然問道從煉丹爐里傳呼來一股味道。

這股味道作為浸淫多年的他來說再清楚不過了,這分明是丹藥將要成型時的丹香。

麻袍老者喜出望外,再也顧不得什麼賭約之事了,立馬推開許曜,看向煉丹爐內。

「成了……真的成了……」麻袍老者的雙手有些顫抖。

枕上寵婚,總裁前妻很搶手 麻袍老者迫不及待地打開鍋蓋,原本只是細微的丹香現在變成了濃烈的丹香,充斥著整個屋子。

麻袍老者貪婪地吸了一口丹香,兩眼放光。

這真元氣丹不愧是仙丹,居然已經初具靈智,突然散發出強烈的光澤,直接衝天而起。

「想逃?」麻袍老者冷哼一聲,釋放出一道淡藍色的光,將破元丹包在體內。

真元氣丹被淡藍色的光包裹著,不斷想要掙脫。

幾秒鐘后,丹藥終於不再掙扎,被麻袍老者捧在手中,放肆地笑了起來來。

豪門棄婦的外遇 「哈哈哈,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還能煉出這真元氣丹!」

此時的麻袍老者眼眶有些泛紅,正如許曜所說,他已經失敗過成千上萬次了。

五年以來,這丹藥都是在成形之前被煉丹爐焚毀。

本來他打算如果今年還是煉不出來的話他就要徹底放棄了。

媽咪別玩火 沒想到今日這年輕人的改變,讓這真元氣丹徹底煉出。

「小……小兄弟,可否告訴老夫我,你究竟做了怎麼樣的調整?」麻袍老者渾身顫抖著,小心翼翼地問道。

「憑什麼告訴你,這只是賭約而已,我要走了。」許曜不想多事,直接轉身離開。

而就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外面衝進來不少人。

為首的院長怒喝道。

「許曜,還不趕緊滾出來,跪下!」

許曜趕緊退了進去,因為他看到十幾個長老沖了進來,後面還跟著李青龍與杜淳二人。

許曜馬上明白,這是中了他二人的套了。

幸好今日的賭約獲勝者是他,他可以不被追究責任,不然今天還真不好收場。

「我為什麼要跪,他說可以不追究我責任的。」許曜攤了攤手。

「許曜,他是你可以插上話的嗎?還不趕緊跪下接受懲罰。」院長一臉憤怒。

這許曜真的是太無法無天了,不但擅自闖入這禁地,而且還闖到這前院長的竹房子里來。

沒錯,這麻袍老者的身份正是這崑崙學府的前一任院長,輩分極高,名為伍嘯。

因為這伍嘯極愛煉丹,便在卸去院長之位,覺得此地清凈適合煉丹,便將此地列為禁地,以防有人來打擾。

以往莫說是弟子不讓進了,就連長老都是不讓進,唯有院長才能一個月來一回,彙報一些事情。

李青龍和杜淳見許曜今日要完,躲在一旁暗自得意

「許曜啊許曜,不但擅闖禁地,還驚動了院長大人,今天看你怎麼收場。」

「就算你是一陽天賦的內院弟子又如何,還不是被我李青龍玩弄於股掌之中。」

lixiangguo

羅意凡能猜到母親的心思,他走過去,一把將葉悠寒拉回宿舍里,再次重複問題,「媽媽,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Previous article

蘇染閉了閉眼睛,才好修養的沒打斷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