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的這一番交手,他也大概判斷出了那些綠光的強度。說真的,感覺比遺迹里的綠光弱多了。老人的實力也就那樣,兩方夾擊之下,應該支撐不了多久。

因此,他也不再袖手旁觀,一出手,便是強度極高的攻擊。

冰箭雨雖然不是什麼奇招,但是用得多,那就說明它厲害好用。上千支冰箭一齊發動攻擊,是連天空都要被擋住的驚人景象。躲在房間里的其他人,也不由得一個個目瞪口呆。

「我的選擇果然沒錯,這個法師前途不可限量,千萬不能得罪……」米克爾瞪大眼睛,喃喃自語。

旁觀者都嚇成了這樣,要是處在冰箭雨的中心,那種壓迫感就更不用說了。

這一刻,老人的臉色終於發生了變化。

他揮起雙手,攻擊蘭斯的那些綠光也趕緊召回來,與身邊的綠光糅合在一起,猶如紛紛縷縷的蠶絲,圍繞在他身邊,形成一個類似於繭的防護罩,將他上下左右都給保護了起來。

而在綠色光繭成形的一瞬間,密密麻麻的冰箭,也狠狠地打了上去!

轟!轟!轟!

驟然發出的聲響,連本傑明都嚇了一跳。

這聲音……好像不太對。

連續不斷的轟響,不像是冰箭命中的那種脆聲,反而像是點燃了一串爆竹,發出的密集爆炸聲。

本傑明的魔法他自己很了解,冰箭就是冰箭,也沒給它安上炸藥,是不會隨隨便便爆炸的。

那麼……結果還用說嗎?

冰箭雨的攻擊掀起了一陣綠光和冰屑的風暴,本傑明透過水元素的感知,才得以看清風暴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那些結成繭的綠光,在與冰箭碰撞的瞬間產生了爆炸。而且詭異的是,老人似乎還能控制那股爆炸的威力,只讓它們向外擴散,不會影響到他自身。

因此,在綠光的不斷爆炸下,冰箭雨的威力……似乎有些被遏制住了。

媽的……

本傑明見狀,也只能在心中暗罵了一聲。

會爆了不起啊?

行啊!我也跟你一起爆,看誰爆得過誰!

那一刻,他指揮著那些撞擊在綠光上的冰箭,不管是還沒撞上去的,還是已經撞了結果被炸成碎冰的,通通從內部自行碎裂,猛地炸開!

轟——!

就這樣,一聲終結式的轟響,把之前的爆炸聲全都給蓋了下去。

躲在房子里的人被嚇得一哆嗦,邊上的蘭斯騎士長也嚇得往外撤了近百米,才沒有受到波及。至於空中的本傑明,則更是一邊後退,一邊在自己面前凝聚出水盾,擋住飛濺過來的碎冰片。

至於爆炸的中心……

所有冰箭一起爆炸,再加上綠光的威力,掀起的風暴已經攪亂了附近的元素。本傑明哪怕通過水元素感應法,也無從得知風暴內部究竟怎麼樣。

不過說真的,處在那種位置,應該沒有人能活下來吧?

可惜,他們已經出了城,還處在這麼荒涼的城郊地帶,附近人煙稀少。不然,這樣一發爆炸,肯定會在萊利城引發轟動的。

本傑明有些遺憾地這麼想道。

然而,就在這時,在爆炸的中心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一陣無形的波動緩緩擴散開。爆炸引起的風暴也猛然迸發,吹得相隔百米遠的本傑明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頭髮在風中狂亂地飛舞。

好幾座不太結實的廢棄房屋被吹得轟然倒塌,嚇得米克爾和士兵縮在牆角中瑟瑟發抖。

另一邊,蘭斯用劍插在地上,也才沒被突然捲起的狂風吹走。

「怎、怎麼回事?這樣都沒死嗎?」他用手擋著臉,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而本傑明,神情也在這一刻變得有些奇怪。

他試圖用水元素去探知風暴中心發生了什麼。但奇怪的是,一靠近風暴的中心地帶,他的感知就像失靈的一樣,一片空白,連元素是紊亂了還是恢復了都不知道,就更別提感應物體了。

發生了什麼?

這種情況,在以前可從來沒有發生過。

忽然,他想到了從黑衣人那裡套來的話。

那個黑衣人說的好像是,召喚了「主」的力量,任何魔法都會自行潰散。可在剛才的過程中,顯然,他的魔法在面對老人時並還好好的,沒有任何削弱或者潰散。

而現在,那附近的元素似乎有點失控。

這意味著什麼?

想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高興早了……

剛才他還覺得老人實力就那樣,現在看來,剛剛怕是還在「第一形態」吧? ?本傑明不清楚所謂「召喚主的力量」,這整個過程究竟是怎麼樣的。但光看這個陣勢,他也知道不會是什麼好對付的玩意。

因此,他再次施法,試圖打斷這個過程。

幾個水炸彈被凝聚出來,逆著風沖向了風暴的中心。然而,水炸彈越接近老人的所在,受到的阻力就越強,到最後,甚至連繼續往前飛都做不到了。

本傑明有些駭然。

還沒有命中就這樣,那中心地帶的風力到底有多強啊?

沒辦法,他哪怕再怎麼調動精神力,也沒辦法讓水炸彈更進一步。因此,他乾脆直接引爆水炸彈。可惜,漫天的水花剛爆出來沒多久,就被強大的風壓全部壓了下去,並不能造成什麼威脅。

打斷不了嗎……

本傑明見狀,深深皺起了眉頭。

就在他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忽然,一聲空靈詭異的低吟,從風暴的中心傳了出來,悄然傳到了在場每個人耳朵里。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克阿胡拉安。」

除了本傑明,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發愣。

「這、這是誰的聲音?不是那個老頭的吧?」米克爾難以置信地說道,「難道……真的有什麼神祇會降臨嗎?」

本傑明沒有意外。在地下遺迹和殭屍牛戰鬥的時候,他就聽過類似的低吟。現在老人在召喚的力量,估計和遺迹里差不多吧。

它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像那隻殭屍牛一樣,不死不滅,還能複製別人的攻擊?

真要是那樣,本傑明有經驗,反而覺得沒那麼棘手了。怕只怕,這邊走的路子和那一邊又有些不一樣。

在那聲低吟傳出之後,呼嘯的狂風漸漸平息了。四處混亂的一切力量,也漸漸開始了收縮、收縮……一切都收縮到了風暴的中心地帶,彷彿那裡有什麼東西在吸收它們一樣。

而在中心地帶,冰箭雨和綠光相互爆炸產生的混亂,也在漸漸消散。

「那是……」

彷彿一聲心跳從風暴中心傳了出來。

本傑明瞪大眼睛,望著前方老人的所在,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臉色變得愈發凝重。

只見,原先懸浮在那裡的平凡老頭,此刻卻已經天差地別。

伴隨著漸漸消散的煙塵,張牙舞爪的綠光消失不見了,反而,在老人頭頂出現了一個寬大的綠色光圈,幽幽地懸浮在那裡。

老人身上,一塵不染的白色袍子衣袖寬大,在獵獵風中上下浮動,白得彷彿被打上了一束追光。隨之,一些鎏金似的綠色文字,靜靜環繞在他身邊,守衛彷彿行星的光環。

這一刻,老人張開雙臂,平靜地懸浮在夜空之中。臉上的五官和皺紋如舊,不知為什麼,卻看不出原先半點的模樣。

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心中,都浮現出了同一個字眼。

神。

「真、真的是神……」米克爾和那群士兵躲在房屋裡,心中甚至生不出半點抵抗的意思,差點跪下來,好像他們下一秒鐘就要入教了似的。

在老人的身上,他們甚至已經看不到那種人性化的東西,反而,折射出一種令人不由自主想要頂禮膜拜的神性來。

就連蘭斯,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緊握長劍的右手都開始了動搖。

也就是這一刻。

仰望夜空的老人眼珠轉動,黑綠相間,已經不像是人類的一雙眼眸,看向了還處在失神狀態的蘭斯。

像是一股力量忽然湧現!

剛剛回過神來的蘭斯,發出了一聲慘叫。 總裁,娶我媽咪請排隊 整個人猶如被什麼東西正面擊中,向後倒飛了十餘米。而他握住的長劍,也在這一刻脫手而出,在空中旋轉著畫出了一道拋物線。

老人的瞳孔中看不出一絲情緒,只是凝望著那柄長劍。

在他的凝視之下,拋飛的長劍忽然停在了半空中,像是被喊了時間停止一樣。

隨後,老人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彷彿冥冥中的一股力量召喚著長劍,停在半空的長劍忽然一動,朝著老人的左手,緩緩飛了過去。

「我、我的劍!」蘭斯倒在地上,口中溢出鮮血,卻還是掙扎著起來,不甘地吼道。

老人沒有理他,左手張開,整個人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轉眼間,長劍便落到了老人手中。

看見這一幕,蘭斯趴在地上,也有些絕望地低下了頭。

就在這時!

嗖的一聲輕響,漆黑的夜色下,彷彿閃過了一道藍色的閃電。只見,一片月牙形的巨大冰刃,突然從老人身後飛來,速度快得不可思議,直接將老人的左臂斬了下來!

伴隨著飛濺的鮮血,已經被握住的長劍再次拋起,叮叮哐哐地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我XX!」米克爾躲在房屋中,甚至下意識地罵出了聲。只是,罵完之後,他馬上回過神來,後悔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人也臉色一變,渾身上下的神性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他有些愕然地向後看去。

只見,在斬斷了他的手臂后,寒冰月刃在空中迴旋,畫出一道優美流暢的曲線,又靈巧地飛了回去。此刻,它正環繞在本傑明身邊,幽幽地旋轉,在夜色中散發出靜謐的藍色光暈。

「……居然是本傑明閣下。」米克爾搖著頭,眼中的震撼彷彿他看到了什麼弒神者一樣。

而此刻的本傑明,卻甚至沒有正眼看老人。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卻低著頭,攢出了一個治療水球,隨手朝著蘭斯那邊扔了過去。

趴在地上的蘭斯也有些發愣。

被水球命中后,他有些困惑地站起來,帶著一愣一愣的表情,卻握住了剛好被水蒸氣送回他面前的長劍。

「謝、謝謝。」他點了點頭,有些茫然地說道。

「不用謝。」本傑明扯了扯嘴角,隔空答道。

然後,他才把目光投向老人,露出一絲冷笑。

「要裝逼也得等贏了再裝吧,變了個身就裝逼,經過我批准了沒有啊?」他對著老人挑了挑眉,懶洋洋地道,「頭上頂個環,就真以為自己成了神,你當別人都做不到嗎?」

說著,他打了個響指。一些水滴在他頭頂凝聚,化作了一個藍光閃閃的水環,樣子和老人頭頂的那個分毫不差。

「……」

老人冷冷地瞪著他,沒說話。邊上的一些圍觀群眾看著,倒是看得目瞪口呆。

「嗯,好像是還差了一點。」本傑明看了看自己頭頂的水環,又拍了拍手。

無數的碎冰浮現出來,不斷地附著在本傑明的身上,漸漸地,還編織出了一襲冰藍色的長袍,在夜空中閃爍著水晶一般的光彩。

另外一些碎冰,則是各自凝聚出了幾個繁體中國字,像環繞在老人身邊的文字一樣,也環繞在本傑明的身邊,散發出淡淡的古樸氣息。

最後,水蒸氣緩緩吹起,金髮在風中輕舞。本傑明學著老人一開始的樣子,張開雙臂,仰望星空,擺出一副無悲無喜的神情。

米克爾和其他士兵更是呆住了。

老人頂著綠色光圈,跟個神一樣地浮在那裡。本傑明則頂著個藍色水環,也跟個神一樣地浮在那裡。兩相對視之下,不知道為什麼,場面好像……有點尷尬。

而在旁觀者眼中看來,就更是如此了。

本來,老人的造型給他們帶來了強烈的震撼。可當本傑明也弄了這麼一出,他們再看過來,慢慢地,就怎麼看怎麼不對勁了。

好浮誇啊……

神……應該長這個樣子嗎?

所有人都一臉懵逼。

「有趣的是,我們總是喜歡把神想象成我們以為的模樣。」頂著這麼一身誇張的造型,終於,本傑明發出一聲輕笑,開口,緩緩道,「我們以為神會威武霸氣,我們以為神會超凡脫俗。可是實際上,你所謂的主的力量,只是你用自身的能力,憑空臆想和改造出來的東西罷了。」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老人轉過身來,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本傑明:「你……你是什麼人?」

本傑明聞言,抖了抖肩膀:「我是神啊。」

老人冷哼一聲,似乎有些被激怒,伸出手,發出了像對付蘭斯一樣的無形攻擊。然而,通過水元素模糊反饋,本傑明卻能感受到,好像有一大坨東西,迎面朝著他撞了過來。

水元素的反饋格外模糊。因此,出於謹慎,本傑明沒有硬接,而是身形閃動,靈活躲過了這一擊。

妖孽王爺蛇蠍妃 頓時,老人的眼神變得更疑惑了。

他對著地面招了招手,被砍下的左臂聽從指揮飛上來。然後,他握著自己的左臂,緩緩地接在了傷口處。

伴隨著傷口一陣奇異的蠕動,轉眼間,老人的左臂癒合如初。他握了握拳,伸展自如,一點事都沒有。

本傑明見狀,臉色也變得沒那麼輕鬆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殭屍牛的不死特性,也被這傢伙繼承了過去。但棘手的是,此時此刻,本傑明卻想不到有什麼破解的辦法。

殭屍牛打不死,是因為周圍有源源不絕的綠光補充,把綠光隔絕開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可是,眼前這傢伙,他的綠光能量又是從哪來的?

lixiangguo

我恰在諸人目光灼灼的目光中,推開了總裁辦公間的大門。華禹風正坐在辦公桌前,平靜、淡定。

Previous article

戰鬥打到九點多,就連李潔都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此刻關卡城多處被突破,南端的突破口已經大到李潔不認為櫻子還有回天之力的能堵的住了,並且突破口甚至大到了攻方都蔓延到了第二道城牆上,而第二道城牆上看起來幾乎沒有士兵防守,士兵們都可以直接下城牆攻進關卡城內部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