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從商人轉型為pve玩家的千金散盡並不清楚缺乏坦克對於一支隊伍來說意味著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隊伍的人數已經滿了。再加個人,根本沒位置可以塞。

正想拒絕,被七月流火用胳膊肘拐了一拐。

不明所以地看過去,正對上七月流火用看二愣子似的目光看著他:「這還用考慮么?」轉頭答覆黎夜,「收!當然要收!」

黎夜點點頭,轉而掃了眼那戰士的id:「我是魔王么?ok,申請加入幫會吧。」

「真……真的么?」

本來以為加入觀自在的前途渺茫,誰知輝夜女神當眾宣布同意他申請入幫。

那戰士覺得自己簡直像在做一個美好又易碎的夢!

黎夜嗯了聲,指了指身旁的千金散盡:「你可以跟他加個好友。」

「女神,我好友滿了……」千金散盡不好意思地撓頭。

「這麼快?」微微訝異地揚了揚眉,轉而看向七月流火,「七月,你滿了沒?」

「沒,我來加他。」

見那個叫「我是魔王」的戰士成功獲得輝夜女神的認可,在場的其他玩家紛紛大跌眼鏡——

本來以為那個戰士加入觀自在肯定會費一番波折,圍觀的他們甚至都做好了極大可能被拒之門外的心理準備。

誰料看似高冷的輝夜女神竟意外地好說話,這麼快就讓戰士通過了。

要是換作他們,通過申請的可能性或許也不低。圍觀的玩家裡,比那戰士的等級更高、裝備更好的大有人在。

即便是這樣,他們這種「可能性不低」與那板上釘釘能夠加入觀自在的戰士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真讓人眼紅啊,那個幸運的戰士……

嘿,你說怎麼就沒人能在關鍵時刻推我一把?

在「三思而後行」型玩家還在羨慕又暗自懊悔之時,行動派一點的已經抱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心情直接上了。

「女神,我是刺客,也想加入觀自在!」

「11級法師瀟洒冰皇,身上黑鐵裝3件,女神你看我行不?」

「女神求掛大腿帶我飛!」

「女神,加入觀自在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

玩家太過於激動,場面一度有些混亂。

身為幫會成員,七月流火和千金散盡一前一後,自覺將黎夜護在中央。

「女神,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七月流火轉過頭對身後的黎夜低語。被這麼圈著,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又出不來。

剛到不久、想要和他們匯合的月下影和彈棉花剛才就愣生生沒擠進來,只好無奈地站在外圈觀望著。

黎夜思忖了一下,從七月流火的身後走出。

「大家別急,觀自在將會在未來一周內向外擴招成員,具體招收時間、入會要求將於明日10點公布在區域頻道公布,屆時大家可根據入會要求結合自身情況,向指定負責人報名。」

黎夜一表態,玩家們頓時安靜下來,面面相覷。

女神的意思是,今天現場不再招人,他們可以擇日報名入會。

等於現在婉拒了他們的入會請求,具體招收另行通知。

有玩家立刻表示不服:「憑什麼我們要擇日申請,那個戰士就可以被通過直接入會?我又不比他差!」

因為他緊跟黎夜發言后跳出來的,全場安靜得只能聽得到他的嗓音。

從來沒有那麼多的目光一下子匯聚到自己身上的矚目感讓他感覺到新奇、激動的同時又打心底地有點兒暗爽,有點兒自鳴得意。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是在場玩家的代表,勇敢地為敢怒不敢言的玩家們說出他們的真實心聲。

真是太偉大了有木有!

「難道不是么?」

他又補了一句,隨後看了看身後本以為會得到其餘玩家的一致認同與附和。

誰知大家不約而同地以一種複雜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這是唯一一個跳出來表示不滿的。

明白的玩家心裡門兒清,知道輝夜女神在顧及他們的面子沒有當場明說拒絕,又為他們打開了另一條入會的口子。

換做他們是觀自在的會長,哪有當場就拍板一大群人的入會問題,那也太草率了。

不明白的玩家只覺得女神既然這麼承諾,他們就照做好了。反正作為第一幫會的觀自在沒必要為這個耍賴。

突然有人提出質疑,在他們看來顯得冒失又非常可笑,紛紛投去「有膽就是牛B,兄弟我敬佩你是條漢子!」、「為你點根蠟燭!且行且珍惜!」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的目光。

「你叫』君天行』?」黎夜掃過他的id。

「對。」君天行挺起了胸膛。

雖然他很瘦沒二兩肉,但他有骨氣!

「好的。」黎夜轉頭對七月流火道,「這個名字記下來。」

七月流火頓時心神領會,這樣的刺頭是肯定不能要的。

君天行在心裡比了個v,也只有他這樣有膽有識的人的id才佩讓遊戲第一人的輝夜女神記住。

雖然他又看不懂周圍玩家向他投來的那種關愛的眼神,不過這些玩家無疑是在妒忌。

他突然明白了高手為什麼會那麼地寂寞。

想必輝夜女神也能體會這種感覺。 心意相通之下慧眼識珠,將他拉入幫出任副會長,跟輝夜女神看對了眼結成情緣,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君天行用手掌抹過額前的碎發,此刻他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閃爍著金子般的耀眼光芒。

聽到的卻是——

「如果沒事的話,都散開吧。」

嗯?就這樣結束了?

說好的要拉他入幫會的呢!

他一愣,金光頓時暗了一半,不可置信:「就這樣?」

回答的不是輝夜女神本人,而是女神身邊的法爺:「還想要什麼樣?」

「當然是——」

哎喲,這種加入幫會的邀請應該是女神提出的,他怎麼能率先說出口呢。不然就顯得他很想倒貼上去似的。

「誰管你是不是!」

那法爺語氣不耐。

因為圍著的人群散去,觀自在的其他成員靠攏過來。一個個眼神不善地看著他。

也有刺客掏出了自己的兩把匕首,當著他的面用手指勾著轉了好幾個圈,期間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視著他。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君天行畏懼地後退一步,身上的金光像被按燈似的啪啪全滅。

他自我安慰道,法師好青年不跟猥瑣刺客杠,暫且戰略性撤退!

用架勢嚇退那個看起來不怎麼正常的法師,孤注生向黎夜打了個招呼。跟他一起的還有月下影、彈棉花和以劍問道。

「幽影、兮枕和副會都還沒到?」他看了看黎夜那一邊的成員。

見那堆人里有個生面孔,他身後的彈棉花指了指孤夜難眠:「那是誰?」

「還沒到。」

黎夜搖頭,回答了孤注生后又順著彈棉花的目光看到孤夜難眠。

只見孤夜難眠正可憐巴巴地望著她,抿了抿唇解釋道:「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被這裡的玩家圍起來。」

彈棉花長長地哦了聲,走到孤夜難眠的身旁用手臂一把勾過他的脖子。

「來,我們哥倆聊聊……」

黎夜給還未到場的幽影、兮枕河有三隻喵分別發去消息,得到回復后對孤注生他們道:「幽影和兮枕馬上快到了,三喵……」

「副會長她怎麼了?」

「呃……應該也快了……」

大概又迷路了吧。

黎夜派七月流火去找有三隻喵。目送七月流火離開,轉過頭髮現我是大魔王走到她面前一臉拘謹。

「那個……女神……」

「嗯,想說什麼?」

「我的入會申請什麼時候才能通過?」

「你已經申請了?」黎夜打開幫會的操作版面,在他的申請下面確認了下,「好了。」

「謝謝女神!」我是大魔王先是一喜,然後瞄了瞄其他成員的胸口,忐忑道,「那個幫會徽章……」

那徽章可是觀自在成員身份的象徵啊!

「可以去這座城市的幫會區找npc領。」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哦!好的!」我是大魔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悄悄拐了拐站在身旁的孤注生,「兄弟,請問那個幫會區在哪一塊?」

「你是新來的?」孤注生上下打量了他,見他點頭沒說什麼,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你打開小地圖……」

月下影無事站在一旁被黎夜喊了過去。

「你們這些刺客裡頭,誰學過開鎖技能?」

「開鎖么?」月下影詫異地看了黎夜一眼,「我和孤注生都學過。」

「2級的寶箱能開么?」

「2級?」月下影更加吃驚。

那可是黑鐵品質的寶箱!

「會長你……有?」

「嗯。你們能不能開?」

月下影一喜,每開一個寶箱都能給開鎖技能提升一定的熟練度。

目前為止,他只開過青銅。

好在開過的青銅寶箱數量夠多,開鎖技能堪堪升到2級。

「我能開,不過開鎖不是百分之百成功,有一定幾率失敗。」

「這個不是沒問題。」

連把自己坑下山崖都經歷過,失敗個寶箱算什麼?

黎夜從包裹里取出黑鐵寶箱遞給月下影。

另一邊的孤注生被黎夜拿出來的黑鐵寶箱所吸引,雖然看似在小地圖上給我是大魔王指路,餘光卻總往黎夜那邊瞟著。

畢竟對於刺客來說,沒有什麼比開寶箱更令人興奮的了。

見黎夜將寶箱給了月下影,再也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對我是大魔王道:「差不多就是這樣,剩下的你再摸索一下。」

迅速交代完畢,他一臉激動地湊到月下影身邊想看看2級的黑鐵寶箱能開出什麼。

千金散盡也圍了過來,如果開出什麼好東西,也許女神會找他出手也說不定。

只有使用了開鎖技能的月下影才能看到開鎖的進度條。

黎夜、孤注生和千金散盡只能通過月下影的神色來判斷開鎖的進程。

突然月下影神色一黯,對黎夜滿懷愧疚道:「抱歉,失敗了……」

一聽開鎖失敗,孤注生賀千金散盡也一臉可惜。

「沒事。」黎夜拍拍月下影的肩膀,不就一個寶箱么。再挖就是了。

輝夜會長並沒有怪他,月下影內心感動。

他深吸一口氣:「還有一次機會。」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還能開?」

孤注生比黎夜更為驚訝。

「我記得寶箱只有一次開鎖的機會……」

月下影搖搖頭,糾正他:「那是1級的青銅寶箱,2級寶箱可以開兩次。」

「那還不趕緊地!」孤注生搓了搓手,彷彿即將開鎖的是他。可惜啊,他開鎖才1級,還沒有開黑鐵寶箱的資格。

月下影點頭表示明白。頂著三人的灼灼目光,一臉凝重地再次使用開鎖技能。

花費了近5秒,最終月下影閉著眼睛緩緩吐出一口氣。

「成了。」

話音剛落,寶箱發出「咔噠」一聲,然後它被遞到了黎夜手上。

如果說開鎖需要一點運氣的成分,那麼摸獎勵就完全依靠運氣了。

「加血防的黑鐵項鏈。」黎夜將項鏈發到幫會頻道,「看來那個剛加入的戰士運氣不錯,回頭我就丟到物資庫里。說到兌換……」她停頓了一下,「散盡,你研究出黑鐵裝的幫貢兌換比例了么?」

「剛研究出點頭緒。」千金散盡點點頭,「黑鐵裝備,不包括武器、稀有飾品,現在的市價大概12金左右。幫貢的話,把每天的幫會任務刷到上限,每人大概總共能獲得100幫貢。」 「而普通玩家每日獲得的金幣,不計修理裝備等花費,最多也就大概在1-2個左右。100幫貢等於2個金幣。幫貢和金幣的兌換比例是50:1。」

黎夜總結:「所以,12金的黑鐵裝,差不多需要花費600幫貢?」

千金散盡:「理論上是這樣的沒錯。」

「好的,我差不多了解了。」

千金散盡想了想,其實他還有另一件事想找輝夜女神。但礙於有其他成員在場,私事不好說。

看千金散盡欲言又止的樣子,黎夜揚了揚眉:「怎麼了,有什麼事?」

「沒,就是我這邊又有烹飪和雙手弩的訂單,你看……」

「這個可以合作,不過秘境結束后再談。」

「好。」千金散盡放下了心。

等幽影、兮枕和有三隻喵終於抵達符禹柱,兩隊人馬先後組了起來。

1隊隊長輝夜,指揮輝夜,成員幽影、有三隻喵、兮枕、以劍問道。

2隊隊長千金散盡,指揮七月流火,成員月下影、孤注生和彈棉花。

lixiangguo

盧倩嬌嗔著,「我哪有?你冤枉人家,人家不要理你了啦!哼。」紅唇撅起,一雙小手卻很不老實,直接就攀上了樂益民的胸,勾勾畫畫很快就把他的火挑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沒等多久,一輛白色的桑納塔就停在陳墨身前,車窗落下,林星娜探出頭,簡潔道:「上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