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下車。

就看見好幾個醫生在忙來忙去,場中央不時響起頓頓哀嚎慘叫聲。

一個身材白大褂的法醫,走過來彙報說道:「李隊,死者的死因出來了,是被利器割斷了咽喉,一刀斃命。」

一刀斃命?!

李詩詩滿臉寒霜,修長的美腿邁開,犀利的美目巡視著四周。

「小胡,這伙劫匪都動用槍支了,還被一個人給干翻了一群?」

李詩詩彎腰,撿起一枚空殼子彈問道。

「是的,聽他們說,那個人的速度非常快,子彈都打不著他。」

子彈都打不著?

李詩詩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的,可是看著這滿地的血跡和彈殼,又不得不相信。

「李隊,我剛剛看了所有人的傷口,他們的傷口寬窄全部一致!

而且根據目擊者的口供,對方使用的武器,應該是一枚小巧的刀片!」

在一旁的法醫介面說道,想起自己目睹的那些整齊而又一致的傷口,他就有些發寒……

這尼瑪,單憑一枚刀片,有這麼大的威力嗎?

一枚刀片割傷了十來個大漢!

這是哪裡來的怪胎?

李詩詩皺著柳眉,掏出手機,撥通了局長郭達康的座機。

電話接通。

「喂?小李嗎,你那裡進展怎麼樣了?」一個男性聲音傳了出來。

「郭局,情況我都了解了,只不過到底是誰救走了唐家的大小姐,還不清楚。」

「初步分析,這個人,肯定是一個身手高超的高手,至於這個人的本性怎麼樣,我們還不確定……」

李詩詩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全部說了出來,包括對方使用的那枚刀片的樣式和作案手法。

哐當!

電話里傳來水杯掉落地面的脆響。

「……」

電話那邊沉默良久。

隨後。

寵妻總裁你別鬧 就聽見郭達康那顫顫巍巍的聲音:

「你……你說,所有傷口都是整齊如一?兇器是一枚……一枚雪白色的刀片?」

「沒錯,郭局,你怎麼了?」李詩詩聽出局長話語間的驚恐,不由得著急問道。

另一邊。

郭達康整個人彷彿虛脫般,差點連電話都沒握住。

雪白的刀片!

難道是……難道是那位的成名武器?

雪裡藏刀不見痕,萬敵叢中不佔血!

郭達康的腦海中猛地蹦出來這麼一句話,額頭上豆大的汗珠落了下來。

黑榜高手!地獄喪鐘!

他……他怎麼回到了華夏?還來到了中海市……

身為中海市的警察局局長,郭達康自然了解過「黑市」這個地下世界!

據他了解,黑市裡面的人,隨便出來一個,都是對社會治安有巨大威脅的存在!

更不用說是黑榜的榜首「地獄喪鐘」!

「我的天,這位爺怎麼有興趣來我中海市!」

想到自己的管轄範圍內,隱藏著這麼一尊煞神,郭達康的心直接就墜落到了谷底。

這位爺啊,你特么在國外鬧騰就算了,可千萬不要再我中海市亂來啊!

想起「地獄喪鐘」在國外掀起的腥風血雨,郭達康的小心肝就不住的抽搐……

「喂!小李啊,這件事你可千萬不要深入了,我聽說那些綁匪都是被各省通緝的犯人,咱們先把這伙綁匪給解決了,其他的事你不用插手了。」

想到自己的手下還準備深入調查,郭達康一個激靈,趕忙叮囑道。

「可是郭局,那個神秘人出手太重了,要是不調查清楚,其他無辜的人出事了怎麼辦。」李詩詩皺了皺眉頭。

「我的姑奶奶啊!」

郭達康此時想哭的心情都有了:「這件事你千萬不要插手了!」

這尼瑪「地獄喪鐘」一來,簡直就是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啊。

「詩詩啊,我也是為你著想!你家老爺子把你分到我這裡,萬一你出事了,我哪還有臉去見老首長啊!」郭達康哭喪著臉說道。

「好啦好啦,郭叔,我聽你的,不會亂來的。」

李詩詩秀眉一挑,隨便敷衍幾句,加掛斷了電話。

哼,老娘從小就在部隊四合院里長大,還怕個不知名的「高手」?

況且教導自己武術的,可是服役於華夏最頂級的特戰大隊——「龍刺」裡面的二哥!

想到這裡。

李詩詩暗暗下定決心。

一定要把這個隱藏在中海市的神秘高手也挖出來! 楊浩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不過要是知道盯上自己的,是一位超級大美女,他或許還會興奮好一陣子呢!

車廂內。

「我說大小姐,你能不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看么?」

楊浩無奈的聳聳肩,被一股充滿殺氣的眼神,看得好不自在。

「哼。」

唐佳怡鼓著小臉,美目狠狠地盯著面前的楊浩:「臭流氓,你要是不老實交代你的師父是誰,我饒不了你。」

「我都說了,我老師的確是……蒼老師啊!」楊浩一本正經的說道。

哎,這年頭,說實話的老實人,怎麼就沒人願意去相信呢?楊浩心裡納悶。

「你還說蒼老師!你怎麼不說你的老師是小澤瑪利亞!」

唐佳怡臉蛋一熱,又是一頓粉拳砸過去。

「哎呀呀,大小姐你懂得挺多的呀,小澤瑪利亞你都知道!」楊浩瞪大了眼睛,滿臉驚訝的說道。

「你……!」

唐佳怡剛剛只是心急口快,此時反應過來,俏臉一片火熱。

左道傾天 「我說大小姐,你現在年齡還小,看多了這些不好。」

楊浩歪著頭認真的說道,隨後撇著嘴巴指了指正在專心開車的沈冰凝,認真的說道。

「只有像沈姐這樣成熟穩重的成年人,才可以去細細研究那種電影裡面的藝術成分。」

藝術成分……?那種電影裡面還有藝術?

唐佳怡小腦袋有些蒙圈,就連正在專心開車的美女總裁,嘴角都是一陣抽動。

吱……嘎。

一道響亮的急剎車猛的響起。

沈冰凝一臉寒霜,直接對著某個臭流氓說道:「下車!」

額……

楊浩一臉無辜,苦澀著臉:「沈姐,我只是打個比喻,是為了教育大小姐少看那些不健康的電影……」

「快滾下去!」

美女總裁的嘴角一陣抽動。

什麼叫我這樣成熟的人,才可以去……研究那種電影?說得好像我經常研究似的,沈冰凝感覺自己臉頰有些微熱。

「確實是有藝術成分在裡面嘛!」

楊浩嘴巴里嘀咕不斷,在唐大小姐得意的笑臉下,灰溜溜的下了車。

哎。

真懷念以前在山上,同小師妹一起觀看「藝術電影」的時光啊!

楊浩抬頭看了看夜色,邁著腳步向著藍色別墅走去。

幸好下車的地點距離別墅不遠,要不然走回去真得夠嗆!

……

十幾分鐘后。

當楊浩轉過一個彎道,神情卻不由得一楞。

美女總裁的賓利車,正被一輛黑色賓士給「堵」在了別墅門口。

一個身穿一襲白色西裝,長相頗為英俊的青年,正手捧一大束玫瑰花,討好般說著什麼。

在他身邊,還站著兩位壯碩的保鏢。

「佳怡啊,你沒事吧?我聽說你今晚差點讓人給綁走了,嚇得我趕緊推掉所有的聚會,跑過來看你。」

青年舉止優雅,配合嘴角那抹微笑,更顯英俊。

不過。

這套對其他人可行,在唐大小姐這裡可買不了賬。

「哼,馬天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趕緊讓開。」

唐佳怡皺著可愛的鼻子,毫不客氣的回絕道。

「嘿嘿,佳怡,我爸的公司和你們唐氏可是合作關係,我關心你也是正常的嘛。」馬天宇伸手清理一番整潔的西裝,討好般說道。

說完。

馬天宇又轉頭對著一旁的美女總裁笑道:「沈總,好久不見呀。」

「恩。」

沈冰凝心裏面是有些反感這種紈絝富二代的,但礙於禮貌,還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馬天宇看著眼前著渾身上下散發出成熟嫵媚的美女,又撇頭看了看唐大小姐那清純無暇的精緻臉蛋,心裏面頓時湧上了一股邪火。

媽的,這兩個娘們,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要是自己能夠得到她們倆,那還不爽死!

想到這裡。

馬天宇的眼眸深處,不由得閃過一抹淫邪。

「佳怡,今天你受了驚嚇,要不我叫幾個朋友出來,給你熱鬧熱鬧?沈總也可以一起去!」

馬天宇滿臉熱情,同時眼神中也透露出強大的自信!

他馬家,雖然比不上唐氏集團,但也是中海市排得上號的家族產業!

而他馬天宇,更是圈子裡面出了名的高富帥!平時隨便勾勾手指,多少女人都搶著撲進他的懷裡。

可那些女人,哪裡比得上眼前的這兩位仙女?

想到唐佳怡的清純刁蠻,以及沈冰凝的妖嬈嫵媚。馬天宇的心變得火熱起來。

「馬天宇,我今天很累了,你能不能不要來打擾我。」

唐佳怡看著這個臉上塗著粉底、噴著香水的男人,就有些討厭,揮了揮手好像趕蒼蠅般。

「佳怡,我這也是好心嘛。」

馬天宇內心早就罵開了。

要不是看你是唐家的大小姐,本少爺直接就把你拖進車上強上了!

就在這時。

他突然看見一個邋遢的身影,側著身子準備從他們身旁溜進藍色別墅。

「喂,你誰啊!知道這是誰的別墅嗎?趕緊給老子滾遠點!」馬天宇正愁脾氣沒處發呢,語氣囂張的說道。

額。

楊浩正歪著頭打算進別墅去,冷不防聽到這句話,有些無語,小爺走自己的路,進自己的家,竟然還被威脅了?

這粉臉小子的腦袋被狗屁股夾了吧?

「說你呢!就是你,往哪看呢?」

馬天宇高傲的抬起腦袋,趾高氣揚般說道:「趕緊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你特么是誰啊就敢往這裡面湊?」

楊浩歪著頭,對著唐佳怡認真說道:「大小姐,這小白臉和你沒啥關係吧。」

小白臉……

唐佳怡好像猜到了什麼,連忙搖著頭,雙手還揮舞道:「楊浩,我不認識他,你快把他給打跑!」

媽的,敢說勞資是小白臉?

「小子,敢這麼說我你還是第一個!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馬天宇臉色陰沉,話語中帶著濃濃的威脅。

楊浩抬起頭,神秘兮兮的說道:「你是誰不重要,問題是你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馬天宇一愣,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楊浩臉上綻放出笑意,大聲說出幾個字來。

「我是你大爺!」

我大爺?我去你妹的。

馬天宇的臉上陰沉得可怕,眼神中帶著濃厚的陰霾:「很好!很久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小子,你他媽這是在找死!」

「喂,你看那是什麼——」

楊浩突然指著馬天宇的身後大叫道,好像看見了什麼驚訝的事情。

恩?馬天宇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lixiangguo

“啪……”

Previous article

李權柱看完了《父子篇》就急忙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