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一進去,所有人的身體就都是一震,下一刻,一股莫名的氣息就開始涌了過來,瞬間就讓每一個人的眼神一亮。

這股氣息,狂妄,霸道,同時還蘊含各種武學精要,只是一接觸到這股氣息,所有人就感覺自己的心靈好像被洗滌了一般,進入了一個無畏無懼的境界之中!

感受到這股氣息,方恆的眉毛也是一挑,目光閃爍起來。

「好強的狂氣!」

就在這時,靈玄的聲音突然響起,「真是太強了,比狂殺神武都要強。」

「的確很強。」

方恆也是暗中點頭,「光是氣息,就能如此讓人無畏無懼,可想而知,當年的狂神是多張狂的一個人,取一個狂字,倒也不誇張。」

方恆是能夠感覺到這股氣息中的真意的,就是兩個字,無畏。

無所畏懼,無所在意,誰擋路就殺誰,看誰不順眼就殺誰,就這麼簡單。

「好一個壯闊的世界。」

就在這時,器神天宮中的劉夢也是驚嘆一聲,立刻讓方恆等人的目光也向著四周看了起來。

山巒迭起,林木參天!

入目所及,每一種植物,都是極其茂盛,每一塊山石,都是極其巨大,好像這個世界,不是正常人類的世界,是巨人世界。

偏偏,在這個世界中,眾人還感覺不到任何渺小之感,只覺得心中舒坦,漫漫武道之路,恍若就在腳下,只要他們想,就能達到。

「果然是好世界。」

方恆這時候也出言,淡淡道,「有志者,事竟成,無所畏懼,昂首前進,狂神,果然不愧是當年的傳奇神武。」

話語吐出,趙威也露出了笑容,道,「能得到方兄此言,我深感榮幸。」

「呵呵,趙兄不必客氣。」

方恆擺了擺手,淡笑道,「此界大氣磅礴,浩瀚無邊,也怪不得趙兄境界不高,力量卻這麼強了,常年在此界修鍊,在膽小懦弱的人,也都會變得勇猛精進。」

「呵呵,不敢當,我的力量雖然不錯,不過和方兄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

趙威笑道。

「趙兄不必謙虛。」

就在這時,劉夢淡淡說話了,「有此世界,趙兄只要常年修鍊,突破神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趙兄成就神武的機會,可比我們的機會大太多了。」

「哈哈,不敢當不敢當,我也只是僥倖,有父親的小世界幫助我修鍊,要是論真本事,還是比不上你們的。」

趙威大笑一聲,話語卻無比謙虛,讓人聽著極其順耳。

聽到這話,方恆卻是眉頭一皺,心裡總覺得不對。

「怎麼了?」

靈玄在方恆體內,自然察覺了方恆皺著的眉頭,立刻問道。

「有些問題,這狂神這麼霸道,身為狂神之子趙威,怎麼會這麼謙虛?當初我第一次見趙威的時候,趙威也是極其狂傲,行事手段雷厲風行,哪裡像現在這般客氣過,現在卻處處謙虛,之前還主動和我調節矛盾,這是為什麼?」

方恆暗中說了句,立刻,靈玄也沉默起來。

「你這麼一說,也確實是這麼回事。」

片刻后,靈玄認真道,「不過問題在哪裡,我也找不到。」

「看看再說吧。」

方恆也是暗道一聲,就不在多說,他不知道趙威到底想幹什麼,只是他也不怕。

這麼多天宮弟子都在這裡,他還真不信趙威敢對他們如何。

「呵呵,諸位,請跟我來。」

就在這時,趙威再次笑了一聲,身體騰空,向著一處山頭飛去,很快,方恆以及器神天宮的人也都騰空飛起,跟著趙威飛了過去。

片刻之後,他們就來到了一處山頭之上,同時這個山頭上,還有著兩批年輕人。

一批人,身穿黑衣,一批人,身穿白衣。

「師兄!」

一看到那批白衣人,陳畫龍立刻叫了聲,身體猛然一衝,就到了這批白衣人的身邊,他們正是符神天宮的諸弟子。

器神天宮的人都是目光一閃,看向了那個為首的青年。

能站在符神天宮眾弟子中央,還能讓陳畫龍口稱師兄的,除了符神之子符真,還能有誰?

方恆等人也是眉毛一挑,全都看向了那符真。

「哼。」

見到方恆的目光,符真也是腦袋一轉,冷冷的看了方恆一眼,卻沒有說什麼,就一下轉開了。

「哦?」

見到符真這個表現,方恆的眉毛也是一挑,他沒想到,符真竟上來沒對他動手。

「方師兄……」

「呵呵,不必多說,既然他不動手,我們也不必在乎。」方恆淡笑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符真,竟真的能忍住。」

「忍住,不代表忘掉。」

就在方恆話語落地的時候,這符真突地冷冷說了句,「那筆賬,我以後再給你算。」

「哈哈,既然如此,我等著。」

方恆大笑一聲,也不再理會,目光再次看向了那批黑衣人。

同樣的,那批黑衣人,此刻的目光也都在看著方恆,似乎充滿著好奇。

「呵呵,想必雙神天宮和器神天宮的諸位還不知道這幾位是誰吧。」就在這時,趙威笑道,「我來給諸位介紹一下,這幾位,就是靈界靈神天宮的諸位天才,而這位小姐,是靈神天宮的記名弟子,靈月,靈小姐。」

聽到這話,器神天宮和雙神天宮的部分人都露出了恍然之色,下一刻就認真的看向了這群黑衣人。

靈界有天才到來,他們都是知道的,只是他們還從來沒見過靈界存在,現在見了,自然好奇。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方恆的眼神也是閃了閃,這個靈月,

當初在太皇城皇行商會拍賣場,就是這個靈月,買下了一件半神器明月刀。

「去太皇城一趟,只為了買一把明月刀,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呢。」

心中暗道一聲,方恆也是對那靈月點了點頭,表示就是認識了。

「呵呵,靈小姐,符兄你已經認識了,想必這兩位你不認識吧,他們分別是……」

「趙公子不必說了。」

這面帶黑紗的靈小姐一擺手,笑道,「這位,是方恆,方公子,之前在太皇城,我見過了,的確是驚才絕艷之輩,這位,應該就是器神天宮傳說的器皇血脈擁有者,劉夢,劉小姐了。」

話語吐出,趙威一呆,下一刻就笑道,「呵呵,倒是沒想到靈小姐消息這麼靈通。」

「呵呵,這哪裡稱得上是靈通?不過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已。」

靈月笑道,「行了,現在我們也認識了,趙公子,我們也該辦正事了吧。」

「哈哈,好。」

趙威大笑,道,「不過在辦正事之前,我還是有幾句話要提醒諸位,第一,接下來我們要進入的,是我父親當年的修鍊洞府,所以裡面的狂氣,可能會很濃郁,所以大家要做好準備,第二,就是這個洞府之中,有著兩位父親當年的弟子,也是我的兩位師兄,他們不會做什麼,但是請諸位也不要對他們做什麼。」

聽到這話,場中之人都是點頭,這兩點,很正常。

「那好,諸位請隨我來過來吧。」

話語之間,趙威的腳步就是一動,直接向著山頂走去,很快,就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洞府之中。

各大天宮之人也直接跟上,很快,就全部進入了這洞府之內。

轟!

剛一來到這洞府之中,各大天宮弟子的身體就都是一震,他們俱都遭受到了強烈的狂氣能量衝擊!

好在的是,來這裡的都是天才人物,事先也都做好了準備,倒是沒有人受傷,只是讓人有些臉色蒼白。

方恆在第一時間就回過頭,看向了諸位師弟。

當發現諸位師弟也都沒什麼大礙之後,方恆才鬆了口氣。

這次他是這些人的大師兄,是領頭的,那他自然就有責任照顧這些師弟,不能光顧著自己。

「好多的兵器!」

「我的天!」

就在這時,四周傳出了一道道的驚呼聲,方恆等一眾人也是目光閃動起來,臉上露出了一抹驚駭。

兵器,密密麻麻的兵器!

同時,這些兵器還都不是完好無損的兵器,全都是斷裂的,破損的!

「呵呵,倒是忘了和諸位說了。」

就在這時,走在洞中前方的趙威笑道,「這些斷裂的兵器,都是當年我父親所擊敗,斬殺過的對手兵器,我父親把它們收藏了起來,倒不是為了炫耀,只是為了紀念他們,我父親說沒有他們,他也不會成就神武,同時也是為了激勵當年我父親的弟子,想要成為神武,就必須經歷足夠的磨難。」

話語吐出,洞府中的眾人也都是獃獃的點頭,心中生出了一股佩服。

這些兵器,哪怕都是折斷的,他們也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強度,每一件,都最起碼有著高級魂器,甚至是半神器的威能!

現在這麼多兵器密密麻麻的擺在一起,足有數十萬!這證明當年的狂神,最起碼殺了數十萬的魂武高手,甚至是半神高手!

這戰績,真的是太驚人了。

「狂神之言,令人敬仰。」

符真這時候淡淡道,「不過,狂神刀在何方?」

「呵呵,符兄不必著急,就在前面。」趙威一笑,「請跟我來。」

話語說著,趙威的腳步就繼續前行,很快,方恆等人也跟了上去。

片刻,走過了如蝗蟲堆一般的殘破兵器后,終於,一眾人來到了洞府的最深處。

一柄沾染著灰塵,銹跡斑斑的巨大長刀,突然間出現了眾人的面前。

看到這柄刀,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停止了行動。

他們都知道,這柄刀看起來銹跡斑斑,灰塵密布,只是散發的氣息,卻無比獰惡。

好像一瞬間,他們就在這刀中看到了屍山血海一般的慘烈之景!

「呼!」

良久之後,一道道吐氣聲從人群中傳出,無數的人都別過頭去,不敢在看。

「呵呵,果然,諸位都是人中龍鳳。」

就在這時,站在最前面的趙威笑道,「這麼快就能從這柄刀的氣息中清醒過來,這比當年的我都強多了。」

聽到這話,場中的眾人都沒有回應什麼,任誰都知道這趙威是在謙虛。

「見過兩位師兄。」

見到沒人回應自己,趙威也沒有在意,直接走到了這柄刀的前方,恭敬的行了一禮。

唰唰!

就在趙威行禮的同時,兩個身穿黑衣的老者,也突然從這柄刀的旁邊虛空中出現。

見到這一幕,場中的人都是一驚。

人群中的方恆,也是眼神一閃。

就連剛才的他,也都沒發現那裡有異常,偏偏,這兩個老者就出現了。

從這一點來看,這兩個老者,就不只是簡單的魂武這個實力。

「歡迎諸位天才,來我狂神世界。」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老者淡淡說話了,「想必你們諸位剛才也都感受到了這柄狂神刀所散發的氣息,按照道理,這狂神刀是在沉睡之內,不應該有這氣息,所以,接下來就請諸位天才,近前一觀,好告知我們其中出現了什麼問題,若是能夠找出原因,並且解決的話,我等必有重謝。」

話語吐出,洞府中的諸人都是目光一閃,點了點頭,下一刻就各自走向了這狂神刀的旁邊。

越是走進,壓力就越是壓迫過來,剛走了兩步,就有一些人受不了壓力,開始後退了。

方恆,劉夢,符真,等幾個人,卻是平穩無比的走到了近前,開始觀察起來。

感應力散發,方恆的眼神無比凝重,在一瞬間,他的腦海中就出現了一個手持長刀,劈天砍地的狂傲男子。

「好霸道!」

lixiangguo

「我也不知道,我爹走的比較急,沒有說是什麼事情,只是叫我來叫你,后一起趕過去,時候不找了,我們走吧!」玉婷拉著若雲就向天道殿走。

Previous article

顧曳也無所謂,反正小明寺的齋菜跟花雨台一樣聞名諸道,甚至大唐境內都很有名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