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剎那後,一股,比之方纔要強大的許多倍的氣息,自玄衣體內,如煮沸的開水般,滾蕩的衝涌了出來,她全身上下,都是被璀璨的銀色光芒所覆蓋。

她那一身的修爲,固然沒有突破到地玄境界,卻是在現有的力量中,直接蘊涵着一股無堅不摧的強大,甚至紫萱與辰夜都能感應到,玄衣現在的力量,都夾雜着大長老的氣息。

“這該死的老東西!”辰夜恨恨罵道。

“爲了殺你們,大長老不惜以全身修爲作代價,呵呵,辰夜,紫萱,你們也該是死得其所了!”

“小丫頭,你似乎很善忘,怎麼老是不記得,有我在一旁呢?”

鍾淇聲音突然響起,不但是聲音響在了玄衣身體中,更是有着一股凌厲的氣息,對她席捲而來。

“鍾淇,你想做什麼?”

玄衣猛地回身,見到,那柄長劍直接對她刺來。

這一次目的是什麼?鍾淇應該很清楚,之前她故意挑釁,玄衣以爲,這是鍾淇在爲自己拖延時間,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

難道她不是最想殺掉辰夜的嗎?

看穿了玄衣心中想的,鍾淇輕笑:“小丫頭,借用紫萱的一句話,你不是我,你怎麼能夠知道我的心裏在想些什麼?”

“爆!”

當青色長劍靠近了玄衣的時候,鍾淇朱脣輕點,一字輕輕飄出。

“鍾淇,你瘋了!”

所有的人都驚了,絕冥宗的人,包括冥花婆婆在內,更是整個人都呆滯了下來。

天價妻約 那柄長劍,可是神兵啊!

讓神兵自爆,固然是能揮出越神兵本身的威力,但同時,對主人而言,也是極大的傷害,就鍾淇如今的狀態來講,她無疑是在找死。

玄衣飛快的後退,可她在怎麼快,都快不過神兵bàozhà之後的能量衝擊,而她之前根本就沒有想過,鍾淇會這樣做。

“轟!”

驚天的炸響,直衝天際而上,即使那方結界,都在此衝撞下,有着深深的扭曲,似有着裂縫,緩緩的蔓延了出來。

玄衣更慘,被那能量正面擊中,儘管她現在修爲大進,渾身所擁有的力量,也是極端可怕,仍然像一隻斷了翅膀的鳥兒,在半空中劃出一抹彎曲的弧度,口吐着鮮血,重重的被甩在了結界的邊緣。

辰夜和紫萱,哪怕有着鬼屍在前方抵擋,二人也是被震的連連後退,辰夜還少一些,紫萱的氣息,在這次衝擊下,已經萎靡到彷彿不存在了。

一股股的混亂,便是如狂風般,盡情的攻擊着周圍的空間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隆隆!”

驚人的**,瘋狂的衝擊在周圍的空間中,那方結界,因此而不斷的顫動着,強大的毀滅氣息,此刻,赫然的衝出了結界之外,蔓延在更加廣闊的天地中

即使是蕭琅英這等高手,在面對這些毀滅力量的時候,也是選擇了退卻,他們並非是怕,而是,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去耗費自己的實力。

而在那裏面,空間早已癱瘓了下來,彷彿隨手觸碰,就能讓整個空間,如那玻璃般的碎裂開來。

這般混亂,足足持續了數分鐘之久!

當所有的能量衝擊,盡數散去後,這片空間,竟然是給人蕭瑟之感,而衆人目光,馬上投向了造成這一切的那個女人。

不遠處,鍾淇含笑站立!

雖然站着,可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出,這個影響了無數人的女子,此時此刻,怕已是生機盡散了。

好片刻後,紫萱輕聲道:“辰夜,去看看她吧!”

辰夜默然點了點頭,攬着紫萱,緩步的走向了鍾淇。

她如果不這樣做,以玄衣吸收了雷元力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今天,他辰夜和紫萱,將又一次面對生死之橋。

玄衣能否成功的殺了自己和辰夜暫且不提,但前者對倆人而言,絕對是致命的威脅。

即使動用了某些手段,消去玄衣帶來的威脅,凌霄城,自己三人,未必可以走的出去。

鍾淇自爆,解決了玄衣這個dàmá煩,乃是件天大的好事,可她爲什麼要這樣做?

剛開始的時候,辰夜都以爲,這場大戰,鍾淇也是有份參與計劃中的。

望着二人親密的走近,鍾淇臉上笑意更爲濃烈,可如果仔細看的話,便是看見,這笑意之中,夾雜着無奈,感傷,以及不服!

“辰夜,紫萱,到了此時此刻,你們的心中,可還恨我?”

二人一楞,顯然沒有料到,鍾淇會這樣說。

鍾淇嫣然一笑,似再也無法堅持了,整個人,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鍾姑娘!”

辰夜連忙伸出手,將鍾淇攔腰而住,那具嬌軀,如今才叫辰夜知道,什麼叫做柔弱無骨!

“紫萱,對不起,別恨我,當年,我那也是年輕氣盛不服而已”鍾淇旋即自嘲輕笑:“年輕氣盛,到了今日,我依舊的不服氣啊!”

紫萱默然,若說不恨,零兒七年的生不如死,這是事實,若說恨,而今鍾淇生機全散,將死之人,她有些不忍,不想讓鍾淇帶着某種遺憾離開人世。

見紫萱不語,鍾淇緊蹙着的黛眉反倒是鬆了開來,她輕鬆的笑道:“其實,你們心裏沒必要過於複雜,我這樣做,辰夜,你該知道的,我並不是爲了你們,也不是所謂的要贖罪。”

辰夜若死,她的心自然被解放,而今天,更是殺辰夜的大好機會,玄衣在內,凌霄殿衆高手在外,辰夜插翅難飛!

可她沒有這樣等着,反倒是幫助了辰夜,消掉了一次危機與玄衣一戰,即使他最終能夠獲勝,必然也是慘烈之極鍾淇無神雙眼看向天空,低聲喃喃:“他人看我這一生,風光無限,以讀心攝魂術爲輔,擁有妖孽天資,一路過來,想要什麼,全都得到了,更是得到絕冥宗青睞,成爲了絕冥宗少主,他日東域世界,我鍾淇之名,將更加響亮。”

“但其實,我什麼都沒得到!”

“家裏重男輕女,自我出生後,因爲讀心攝魂術並未領悟,一身xiūliàn天賦並未覺醒,爺爺從來都不喜歡我,而現我娘不可以再生產後,我們母女二人在鍾家,便再也沒有了半分的地位。”

“後來,隨着我綻露頭角,家裏人固然改善了他們的態度,可依然,他們想要個男孩,於是二孃嫁進了鍾家,順利的我有了個弟弟,從而,因爲弟弟的天賦也是不弱,我和我孃的地位”

鍾淇笑的很是悽苦:“不想看到各種勾心鬥角,更想爲自己和娘爭取一席之地,所以我離開了家,遇見了師傅,進入到了絕冥宗。”

“因爲絕冥宗,回到鍾家,我想,我和孃的地位,自會大不相同。卻沒想到,回去見到的,是我孃的最後一面。”

“呵呵,自此後,鍾家在我心中,便沒有了一絲一毫的吸引力!”

“紫萱,對你下手,僅是我的不服東域雙嬌,他蕭無魘爲什麼沒有喜歡上我?我不相信你不我更加出色,我更不相信,蕭無魘對你是一心一意至死不渝的。”

“果然,他就是一個不願意負責任的男人,他當時選擇你,不過是因爲,我鍾淇還沒有得到絕冥宗的青睞,而嘯雷宗雷池,百兵閣,比鍾家更有吸引力。”

“我知道他不是真心的喜歡我,所以,我的心,也始終沒有放在他的身上,他怕我的讀心攝魂術,然而,面對着一個我不是真正喜歡的人,讀心攝魂術,我如何會施展?”

聞言,辰夜與紫萱皆是心頭猛震,鍾淇她,曾經對辰夜施展過讀心攝魂術!

“紫萱,你知道嗎,我很羨慕你,蕭無魘固然不是真心喜歡你,可她仍然先選擇了你。而今,你有辰夜,他是那麼的喜歡你,爲了你,他可以連自己的命都不顧。”

“我多想,有這樣一個男人來呵護我!”

鍾淇悽然笑道:“可是,即使我以爲的依靠絕冥宗,也只是利用我的美貌與讀心攝魂術,想讓我爲絕冥宗所招攬一些高手來我活着,當真也生不如死!”

“辰夜,我現在要死了,你以後,就威脅不到我了,呵呵!”

鍾淇一笑,此刻卻是自真心之笑,那般的美豔動人,不可方物!

“不管我今天的死,是不是爲了你們,可我終究是幫了你們。辰夜,讀心攝魂術,不傷人便傷己,即使傷己,你的心中,仍然也會留下我的影子。”

“而今,我拿命幫你,辰夜,你是否覺得,你心中,我的影子,又明亮了幾分呢?”

鍾淇笑的很開心:“此生,你已不可能將我忘掉!呵呵,紫萱,就憑這一點,我並沒有輸給你,沒有”

話音越來越輕,最後,已是無法聽見,那具令得無數人都念念不忘的嬌軀,漸漸的開始冰冷了。

“她是個可憐的女子。”

紫萱輕聲道,想起自己的身世,除卻不知道父母家人是誰以來,其他的,都要強過鍾淇,即使後來那多年的煎熬,也有女兒在旁陪着,而今,更是苦盡甘來!

相比鍾淇到死,什麼都沒得到,自己太多幸福了,而即使在辰夜心中留下了揮散不去的影子,那又怎樣?

你人都死了,哪怕辰夜在想念,這些,都已經不是你能夠知道的。

“我們走吧!”

辰夜抱起了鍾淇,靈魂感知力掃過,這方結界,已不知道什麼時候沒了,半空上,周圍,一道道的身影,或是緊張,或是不懷好意“倆位前輩,多謝!”

辰夜先向青木老怪與葉邙說道,他實在沒有想到,當天的協議不成,二人今天,還能這麼幫忙。

“呵呵,小兄弟客氣了。”

在二人心中,紫萱固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辰夜,要更加的可怕,那份心計,常人難比。

“諸位,謝謝你們了。”

辰夜更沒想到,在場的所有人,竟然都不懼凌霄殿“兄弟你客氣了,我們只是不想倆位姑娘被蕭家的陰謀所害,可現在?”

一人在人羣中大吼:“兄弟們,鍾姑娘死在蕭家人的手上,我們要不要報仇?”

“報仇,報仇!”

辰夜長吸了口氣,沉聲道:“大家都先離開這裏吧,不要白白喪命,鍾姑娘的仇,我會幫她報的。”

“兄弟,你們先走!放心,就算是死,我們也會攔下蕭家高手。”

“我的事,還沒有做完!”

辰夜搖了搖頭,目光霍然看向那凌霄殿前,厲聲喝道:“蕭無魘,滾出來!”

虎力等人不由楞住了,這個時候,辰夜喚那蕭無魘做什麼?

唯有知曉了昨天大戰的人才明白,辰夜這是要借蕭無魘,來引起蕭家衆高手對他滔天的殺意,蕭琅英等人的關注力,將會全數的放在辰夜身上,那樣一來,其他的人,便是有了機會去救零兒。

青木老怪與葉邙不由互看了一眼,隨時隨地,都能夠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這個年輕人,太可怕了。

蕭無魘已被種下心魔,如果不及時化解,不單心魔隨時會讓人走火入魔,他的武道之路,也將變得極爲艱險。

身爲凌霄殿少主,未來的接班人,蕭無魘不容有失!

爲了這個,凌霄殿纔會安排了紫萱與鍾淇一戰,引出辰夜好將他置於死地,那玄衣沒能做到,蕭家的人,自是沒有道理放辰夜離開。

以辰夜的修爲,原本還當不起蕭琅英等四兄弟的全神貫注,但只要蕭琅英抽不開身,那麼,零兒就一定會救的回!

青木老怪和葉邙苦笑了聲,不知不覺,自己二人已經被利用了。

無視蕭家一衆高手的鐵青臉色,朝向凌霄殿,辰夜再喝:“蕭無魘,還不滾出來?莫非,你這一輩子,都想當那縮頭烏龜?”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洪亮之色,如那滾滾驚雷般,響徹在天際之上!

而在這聲音即將散去的時候,一陣陣的鬨笑聲,緊跟着響起:“哈哈,沒想到,那蕭無魘真的是縮頭烏龜,被這樣罵都不出來,凌霄殿,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痛快啊痛快,成天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搞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如今,還不是沒種!”

一句句難以入耳的聲音,聽得凌霄殿衆高手臉色無比的鐵青,可此時此刻,他們還真的不敢輕舉妄動,尤其是蕭琅英!

從來都沒有想到,凌霄殿所在地方,居然有這麼多人來反對凌霄殿。

蕭家固然勢大,卻也不敢狂妄的說,可以將如此多的人攔在這裏,畢竟,有青木老怪和葉邙牽制住蕭琅英四兄弟這些頂尖高手後,蕭家剩下來的那些高手,就已經無法有足夠的威懾力可以在這裏大開殺戒。

而只要蕭琅英四兄弟中,有一人動手,青木老怪和葉邙也會跟着出手!

蕭琅英固然傲視羣雄,可想要擊殺二人中的一人,也是需要一些時間的,在這段時間當中,就沒辦法保證,究竟會生什麼事了。

眼下玄衣的計劃已經失敗,千萬不能再讓零兒出現什麼意外。

因此,辰夜的挑釁與衆多人的罵聲固然難聽,蕭家等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又怎不知道,辰夜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凌霄殿蕭家,不過如此!”

辰夜冷笑了聲,你們不動手,什麼都不做,便以爲可以一直僵持下去嗎?

望着那將零兒緊緊抱在懷裏的蕭龍,身影一動,快若閃電般的而去,既然蕭家沉默,那自己率先動手亦是一樣。

“辰夜,交出鍾淇屍體來!”

蕭家人未動,冥花婆婆如幽靈般而來,她冷聲喝道:“把鍾淇交還給老身,我絕冥宗與你們無怨無仇沒有任何關係。”

“滾!”

一點幽芒,自辰夜眉心中暴掠而去,因爲對手是冥花婆婆,故而,辰夜全力以赴,那點幽芒,掠過空間時,赫然擴大,形成一方漆黑而龐大的旋渦,向着後者,籠罩而去。

不提冥花婆婆就是先天之毒的始作俑者,絕冥宗對鍾淇,也並無半點好心,這個女子,不管生前對紫萱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可她的死,卻是成全了自己與紫萱。

她至死都想離開絕冥宗,這個心願,無論如何,辰夜都要幫她完成!

“大膽!”

冥花婆婆怒喝,翻手一掌,帶着凌厲的罡氣,直接拍向出去。

“嗡!”

與那漆黑旋渦相撞時,冥花婆婆心中頓時一驚,那方旋渦,竟然充斥着極爲詭異的吞噬力量,在源源不斷的吞噬着她的罡氣。

儘管如此,雙方之間的差距太大,冥花婆婆總歸是皇玄四重境界的修爲,那道罡氣即使被吞噬了一些,剩餘的,依然有着摧枯拉朽之勢,震散了黑色旋渦的同時,也是撞在了辰夜的胸膛上。

“噗嗤!”

鮮血吐出,辰夜身影暴退而回。

“小子,把鍾淇交還給老身,你沒必要因爲一個死人,再來得罪我絕冥宗。”

“休想!”

辰夜裂牙一笑,他行事自有自己的原則,這個時候把絕冥宗放在了對立面,實屬不智,但有些事情,必須要去做。

人生在世,大丈夫自要頂天立地!

“那你是找死!”

冥花婆婆一聲怪笑,縮掌爲拳,旋即一拳轟出。

這片空間,頓時狂風大作,滔天的強悍勁氣中,讓人幾乎無法呼吸,而那裏面,一隻拳頭好像蛟龍般,帶着無窮的威壓破空而出,撲向了辰夜。

“冥花婆婆,傷了他,你也別想活着離開這裏。”

“葉邙,你的對手是老夫!”蕭琅英輕輕的一動,將葉邙攔阻而下,臉上笑意悄然浮現出來,他倒是沒有想到,這辰夜看上精明,實際上這麼傻,爲了個死人,竟還要得罪冥花婆婆。

與此同時,蕭琅軒三兄弟也是呈弧形,將青木老怪的前路給阻住,臉上,同樣是有着幾分自得,比起他們動手殺辰夜,自然是冥花婆婆出手要來得更好一些。

沒有同級數高手的牽制,在這裏,冥花婆婆便無人可以抵擋。

無數人驚呼,離之最近的這些人,更是拼命的向着辰夜衝去,試圖想與他一同來面對這一拳,但皇玄高手那股強大的氣勢下,無人可以靠近!

“娘,不要!老妖婆,別傷害我大哥哥!”

與辰夜親近的那些人,更是臉色一片蒼白,無論辰夜有着怎樣的底牌,現在的他,只是力玄境界的武者,太大的差距,根本不是什麼手段和底牌所能夠彌補的。

紫萱的手在顫抖,以至於雷擎滅世槍在手中,也隨着顫抖,感受着那股,即使她在巔峯時期,都很難正面迎接下來的強大氣息,紫萱並未如其他人那樣,有着驚恐後的臉色蒼白。

一抹溫柔,伴隨着她對冥花婆婆的殘忍,悄然在紫萱美眸中閃現,旋即,她悍然的向着冥花婆婆暴衝而去。

鍾淇的死,紫萱看的出來,她不是爲了自己,是爲了辰夜!

連她,都可以爲辰夜死,自己爲什麼不可以?

身影閃掠之時,雷擎滅世槍身上,無比耀眼紫芒,沖天而起,強烈的毀滅氣息中,有着嗡嗡聲響,那是一種不捨的味道,然而,一股死亡氣息,更加清晰的,出現在了無數人的感知力下。

零兒驚恐大叫,小身子使勁掙扎着,可她儘管妖孽天資,又怎能在蕭龍這位地玄九重巔峯高手手中掙脫開來。

望着零兒,蕭龍溫和一笑,卻是夾雜着一抹猙獰,影響零兒的你們,死吧,都死絕了纔好!

突然,詭異一幕生,掙扎中,零兒竟然真的掙脫了蕭龍的束縛,她小身體猛地一震,快若閃電般的向着前方掠去。

那度,非常的快,後先至,在冥花婆婆的攻擊還未到達辰夜身前的時候,她的身影,已經是越過了前者,直衝辰夜而去。

在她所過之時,皇玄四重高手的強大一擊,便是這般神祕的消失不見了。

所有人,都在這時驚呆了!

lixiangguo

沒人再喊叫,沒人再跑動,也沒人願意再打了。

Previous article

看着啞口無言的麴義,燕北笑的豪邁,在軍帳前張開雙臂喝道:“來人上酒,諸君且在燕某帳中飲酒作歌,靜候沮君佳音!” 越五十里風沙,王義策馬眺望,帶着驚喜回頭對大隊人馬喊道:“咱們沒走錯,沮君你看,部落的炊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