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刷……

大長老的身形瞬間來到了廢墟面前。

刷刷刷……

其餘四位長老也是如此。

嗯?

看著眼前的廢墟,四大長老眉頭忍不住一皺。


「黃金呢?」大長老那迷茫的聲音隨之響起,其他四位長老也是發現了異常。這廢墟之中只有石塊,並沒有黃金。可是……天玄宗這傳功殿根本就是用黃金打造的,那些黃金怎麼可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轟!!

五大長老身體不由一震。

坍塌?

傳功殿為什麼會坍塌?

那支撐整座傳功殿的黃金都詭異的消失了,只剩下一個軀殼的傳功殿又怎麼可能還會屹立不倒,坍塌是必然的。可是這些黃金怎麼就會莫名其妙的消失?這之中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原因,當即,五大長老視線瞬間落在四大玄帝身上。「剛才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或者說有沒有人靠近這裡?」當即,大長老直接問道。

「沒有。」四大玄帝異口同聲道。

沒有?

五大長老眉頭一皺。

嗖嗖嗖……

這個時候,一個個人影從遠處奔襲而來。

剎那間,傳功殿前人滿為患。

這……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神色不由一愣,所有人更是陷入了獃滯。

傳功殿,坍塌了?

轟!!

然而,此刻五大長老卻沒有心思理會眼前這些宗門的弟子,他們五人的臉色瞬間一變,那一雙雙驚駭的眼神都看向了眼前的廢墟。之前他們不知道這傳功殿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坍塌,但是他們現在知道原因了,那無疑是因為整座傳功殿內部的黃金全部消失了,當然……他們神色巨變的原因不是因為那些黃金,而是因為這傳功殿之中的其他東西。

黃金消失?

這不可能是憑空消失,必然是人為。

黃金?

那……傳承玉簡呢?

砰砰砰!!

當即,五大長老沒有絲毫的遲疑,一個個翻動著眼前這小山一般的廢墟,在其他人眼中五大長老彷彿瘋了一般,然而五大長老卻是沒有在意這些,而是繼續翻找著眼前的這堆廢墟。

氣氛,詭異至極。

轟!!

片刻之後,五大長老身體皆是一震。

神色巨變。

玉簡?

玉簡全部消失了。

轟!!

五大長老更是神色駭然,現在他們可以肯定這絕對是人為的,而且這就是偷竊。對方不但偷走了構建整座傳功殿的黃金,而且還偷走了天玄宗所有的武技和武訣的傳承玉簡。相比於黃金,這些武技和武訣才是重中之重啊,沒有了這些,宗門將如何繼續發展下去?


刷……

一瞬間,五大長老的神色凝重到了極致。

什麼人?

究竟是什麼人乾的這一切?

竟然沒人發現?

刷刷……

五大長老的視線再度落在四大玄帝身上,而此刻四大玄帝的身體則是不斷的哆嗦著,尤其是看到五大長老那『吃人』的眼神,他們更是害怕到了極致。不管眼前這一切究竟是出於什麼原因,他們都逃避不了責任。

砰砰砰!!

在五大長老眼神的壓迫下,四大玄帝全部跪倒在了地上。

長老,身份比他們尊貴。

地皇,實力比他們強悍。

「說,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長老質問道。

「我……大長老,我們,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現,這傳功殿真的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坍塌。而且……在三樓坍塌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用神識搜索過了,這周圍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後來二樓也坍塌了,在然後三位長老來了,之後又是一樓也坍塌了。」其中一名玄帝凌亂的解釋道,他害怕到了極致,更是恐懼到了極致。

嗯?

聞言,五大長老眉頭一皺。


三樓坍塌?

四大玄帝搜索無果?

二樓坍塌?

那個時候他們已經到了。

一樓坍塌?

那個時候他們也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

之間,十個呼吸左右。

按照眼前四大玄帝的說法,這傳功殿的確不是一次性全部坍塌的,甚至這之間還有一個過程,還有一段時間間隔,而且……在五大長老到來之後這一切還在進行。突然,大長老天金神色一變,「那人還在這裡。」他那狂暴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什麼?

在場的人不由一驚,尤其是其餘四大長老。

竊賊,還在?

轟轟!!

當即,包括大長老在內,五大長老沒有絲毫的遲疑,他們神識瞬間散開,地皇級別的感知力那絕對不是玄帝九段可以比擬的,那恐怖的神識瞬間籠罩方圓數里,當然眼前的傳功殿周圍更是重中之重。

竊賊?

絕對不能夠放跑。

畢竟,這竊賊盜竊走了天玄宗所有的武技和武訣,要是無法將他抓住,那……整個天玄宗日後怕是要一蹶不振啊,沒有了武技,沒有了武訣,一個宗門還如何發展下去?畢竟一個宗門的壯大依靠的還是門下弟子。

嗯?

片刻之後,五大長老眉頭一皺。

沒人?

他們根本無法感知到這周圍還有其他的人。

等等。

突然,五大長老又是一愣,在那一堆廢墟之中,或者說在那一堆廢墟的邊緣他們感知到了一個生命體。「在那邊。」當即,大長老天金那狂暴的聲音直接響起,同時另外四大長老也發現了那廢墟之中的一個生命跡象,他們的視線瞬間向著那生命跡象牢牢鎖定而去。

此刻。

毛球收颳了整座傳功殿之中的黃金和玉簡,正準備離開,剛走出廢墟毛球就聽到了大長老的怒吼聲,隨即毛球那縮小到極致的身體不由的一震,那夜明珠一般的雙瞳更是帶著一絲的忌憚看向了五大長老。

被發現了?

地皇強者可以感知毛球的存在。

毛球無所遁形!! 轟!!

傳功殿三樓坍塌,那沉悶的聲音原本算不了什麼,但是在這無盡的黑夜之下,在這死寂的山林之中,這一沉悶的聲音那無異於一位強者自爆,那聲音瞬間響徹整個天璇山脈之間,回蕩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

將無數人驚醒。

刷刷……

傳功殿外四大玄帝更是面面相覷。

什麼驚愕。

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看著那坍塌的傳功殿三樓一個個茫然不已,同時那神色之中更是帶著一抹的驚駭甚至是恐懼。畢竟這傳功殿對於天玄宗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他們四人則是今夜負責看守傳功殿,如今傳功殿坍塌,他們難辭其咎。

嗖嗖……

四大玄帝強者神識瞬間散開。

搜索。


他們在瘋狂的搜索這四周的一切。

莫名坍塌?

這之中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原因。

可是……

四大玄帝九段強者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轟!!

這個時候,傳功殿二樓也隨之坍塌,整個傳功殿眨眼之間成為了一堆廢墟,而這又一次沉悶的聲音更是將天玄宗更多的人驚醒,甚至是所有人都已經感受到了這巨大的動蕩,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困惑的神色。

發生了什麼事情?

嗖嗖嗖……

五個人影更是瞬間出現在傳功殿的虛空之上。

這……

看到眼前的一幕,來人一個個神色獃滯。

傳功殿坍塌?

這是什麼情況?

轟!!

無盡的怒火瞬間從這幾人身上湧現而來。

「五位長老。」這個時候,那四大玄帝也是發現了這虛空之中的五個人影,當即他們那顫抖的聲音響起,他們完全能夠感受到這五人身上湧現而來的怒火。毋庸置疑,這幾個人正是天玄宗那五大長老:天金、天木、天水、天火、天土。

「怎麼回事?」大長老天金怒道。

「這……」四大玄帝一陣遲疑。

轟!!

見狀,五大長老心底的怒火更是瞬間攀升。

「我問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即,大長老天金那狂暴的聲音響起,那聲音猶如野獸長鳴一般,響徹在整個夜空之下,回蕩在整個天玄宗之內。實在是因為傳功殿對於天玄宗而言太重要了,這就是宗門的根本啊,如今傳功殿莫名坍塌,這……怎能讓五大長老不怒。

天璣鋒!!

「這聲音是……」聽著大長老那狂暴的嘶吼聲,騰炎整個人不由一愣,心中瞬間聯想到了毛球,聯想到了毛球現在在乾的事情,當即,騰炎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毛球,出事了?」

可是,很快騰炎便釋然了。

毛球?

毛球並沒有任何的事情。

毛球?

毛球還在繼續收刮傳功殿一樓。

轟!!

傳功殿之處,四大玄帝還來不及回答大長老的怒問,那一樓也隨之坍塌,一瞬間整個傳功殿直接變成了一堆廢墟,當然有的只是那建造傳功殿的石塊,那內部的黃金是一絲一毫都沒有剩下。



lixiangguo

如果是一般的靈獸他們也不吃驚,最讓他們吃驚的就是秦寧竟然把那種無論是防禦還是攻擊力都很強的箭獸磨死了。

Previous article

恍惚間,谷星燚錯覺自己的身體退返到十歲的年齡,四周景物變幻,兩人曾經同窗習箏的那段歲月浮現眼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