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打死了。”

魔術師搖了搖頭,直接向外走去的他只交代這一句,雲天可不能死,否則所有線索就都斷了。

“放心吧,老子只讓他疼,不會讓他傷的。”

幾個人答應一聲,立刻揮動拳頭,現在的雲天就是一個掉在半空的沙袋,任憑他們不斷的捶打着。

“使勁使勁,都給你爺爺使點勁打,好癢!好癢!”

沒幾拳,雲天就已經口吐鮮血,不過他依舊狂叫着,雙眼血紅的對着幾個傢伙怒吼着。

一陣拳打腳踢之後,雲天鼻青臉腫的低下了一直昂着的頭,這些傢伙很清楚人的那裏疼那裏傷。

避重就輕的這頓拳頭,打得他們一個個都呲牙咧嘴了,可雲天卻連一句告饒的話,都沒說。

“小子,夠硬啊,今天老子就讓你皮開肉綻。”

看着昏死過去的雲天,再這樣打下去,恐怕就會把他活活打死。

魔術師還要套他口供,若是打死了他,他們恐怕也要陪葬,於是轉身抓起一條皮鞭,冷笑着看着雲天。

“啪啪啪”

那皮鞭可是浸過辣椒水的,一鞭子下去可就要打出一個口子,而這一鞭直接打在了雲天的後背上。

劇痛,讓昏死過去的雲天一下子甦醒了過來,可是他緊咬着牙關,依舊沒有吭過一聲。

緊握的拳頭證明他有多疼,但是他依舊忍着,就算是咬斷舌頭也不會叫的。

“啪啪啪”

看着雲天這硬骨頭,這幾個大漢可毫不留情,那沾着辣椒水的皮鞭,猶如雨點般瘋狂的抽打着雲天的身體。

“好爽!”

皮鞭聲響徹整個密室,但是雲天的怒吼更是帶着無以匹敵的堅定。.. 當一盆涼水再一次把雲天潑醒後,雲天努力的擡起了頭。~,.

此時的他簡直就是一個血人一般,渾身上下皮開肉綻的他,鮮血淋淋。

隨着甦醒,疼痛再一次讓他的雙眼血紅血紅,後背血肉模糊間,依舊是刺痛明顯。

“來啊,你爺爺後背好癢,再給我來幾下。”

不過,雲天卻依舊緊咬着牙,直視着眼前的這個傢伙,身後的傷口猶如刀刺,可他依舊不可求饒。

“小子,可以啊,那我就把你的手指甲、腳趾甲都拔光,看你能挺多久。”

這頓鞭子,打的這幾個傢伙也是一身大汗,這傢伙的骨頭還不是一般的硬。

“****的,你給老子記住,我一定會親手擰斷你的脖子。”

看着對方拎着那專門拔除手指甲的工具向着自己走來,雲天雙眼射出的殺氣讓人心中一寒。

但這些傢伙可都是心狠手辣之人,嚴刑逼供更是他們的家常便飯,所以他們根本就不在乎雲天那駭人的眼神。

十指連心,那手指甲被拔掉的疼痛可是難以形容,不過雲天早就打定主意,死都不會開口。

“好啊,老子的脖子就在這裏,你來擰啊!”

壯漢一臉冷笑的走了過來,無懼雲天目光的他不忘冷笑着說道。

搬過一把椅子,踩在上面的他來到了雲天雙手的位置,雖然雲天想要掙扎,但是那結實的鐵鏈和手銬,讓他動也不能動。

使盡全力掰開了雲天的手指,壯漢的鉗子更是扣住了雲天的指甲,只要用力一拉,雲天的指甲就會脫落。

那種疼痛絕對是可以震碎靈魂一般。

“住手!”

就在這時,大門再一次被推開,而魔術師一臉冷笑的揹着手走了進來。

“報告,這小子還不肯招供,我現在準備拔掉他的指甲,看他招不招。”

沒想到魔術師去而復返,那爲首的傢伙立刻對着魔術師說道。

“不用了,你們這種方法太落伍了,可別忘記,這個傢伙可是特種兵,這些疼痛又怎麼可能讓他屈服呢?”

魔術師微笑着搖了搖頭,這拔指甲的事情對於普通人是噩夢,但是對於特種兵,恐怕還不足以撬開他的嘴。

拔除指甲恐怕是這裏最能讓人招供的方法了,否則下一步就是一根根剁掉他的手指、腳趾。

這種疼痛雖然比指甲更狠,但很容易致死,所以不到最後,他們也不想用這招。

“那怎麼辦?”

負責刑訊的那個傢伙疑惑的問道,這就是他們最狠的辦法了,恐怕不能再狠了。

“用這個,給他注射進去,這疼痛比拔指甲疼十倍呢。”

魔術師一臉冷笑,從懷中掏出了幾個小瓶放在了桌子上。

這一個個小瓶也就拇指大小,裏面是透明的藥水,每一瓶計量也就1cc而已,而桌子上現在是十個小瓶子。

“這是什麼?”

刑訊的壯漢一臉疑惑的拿着那小瓶子,這藥水有什麼作用,會讓他開口嗎。

“這可是國外專門審問特工人員的藥水,一旦被注射他就知道什麼叫真的疼了。”

魔術師說的和顏悅色,但是這藥水卻絕對不簡單,否則也不會拿出來對付雲天了。

硫化噴妥撒納劑,是一種神經性炎症型藥物,是國外特工部門研究出來的。

這藥水專門用來刑訊逼供,當這種藥物注射到體內時全身的末梢神經會感覺到無比疼痛。

末梢神經之發達,幾乎遍佈整個身體,一旦開始劇痛,那絕對是要生不的要死不能。

“明白!明白!”

這幾個人可沒有見到過如此高級的貨色,急忙點頭的他們,接過藥水,拿出注射器就走到了雲天的身邊。

“魔術師,你覺得有用嘛,我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看着那注射器,雲天當然也知道這恐怖的東西,緊咬着牙關的他,惡狠狠的瞪着魔術師。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死,但是我會讓你活的很痛苦,痛苦的求我讓你死。”

魔術師依舊是一臉的得意,話語間更是帶着輕鬆,直接拉過椅子坐下的他,還不往搖晃着手中的酒杯。

眼前的場面在他眼中並不是血腥的刑訊,而更像是一個藝術。

隨着注射劑被推進了雲天的靜脈之中,僅僅只過了幾秒鐘,雲天突然不再言語了。

隨着血液的流動,那每一塊肌膚都在疼痛,每一個肌肉都在收縮,沒過多久,這感覺遍及全身。

冷汗不斷留下,雲天的臉色一陣血紅,如果說剛纔的鞭打只是後背的外表,那麼現在這疼痛簡直就是來自於靈魂。

死死的咬着嘴巴,雲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過他卻一聲不吭,用他強大的意志堅持着。

“不錯不錯,2cc都沒有問題是吧,再加一倍!”

看着雲天的模樣,很明顯還堅持的住,魔術師微微一笑,揮了揮手。

那大漢再一次抽取了兩瓶硫化噴妥撒納劑,直接推進了雲天的靜脈之中。

而剛纔緊咬牙關的雲天,此時卻不斷的扭動着身體,渾身上下的肌肉此時都好似碎裂了一般。

那一寸肌膚都火燒火燎,恐怖的疼痛讓他的臉色變得慘白,豆大的汗珠不斷低落下,他的雙眼血紅血紅的。

但是那張嘴,卻依舊死死的閉着,一雙眼睛更是狠狠的看着魔術師。

這4cc的用量,如果是普通恐怕已經活活疼死,可到現在,雲天卻一聲不吭,粗重的呼吸讓他整個人猶如暴走的公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是對於雲天來說,這時間就好似停止了一般,劇烈的疼痛讓他根本無法昏迷,拉扯着靈魂的痛感,撕心裂肺。

“再加2cc。”

果然是經過特殊培訓,對於疼痛的忍耐力果然夠強悍,魔術師再次揮了揮手,藥量繼續加倍。

“啊……”

終於,隨着6cc硫化噴妥撒納劑注入體內,緊咬着牙關的雲天再也忍不住慘叫一聲。

撕心裂肺的慘叫讓人毛骨悚然,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被撕裂,每一塊肌肉都被嚼碎,每一根骨頭都被搓成灰燼。

這就是雲天現在感受到的疼痛,整個人不斷慘叫下,靈魂放佛都開始晃動着要逃離這軀殼一般。

其他的幾個人,此時也感覺後背發麻,打了這麼久,雲天可是從沒叫過疼。

但是現在,他卻好似殺豬一般的慘叫,這恐怖的藥水果然威力強悍。

“說吧,夜魔是誰?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李清揚又在哪裏?說出來,說出來我就幫你脫離苦海。”

看着雲天痛苦的哀嚎,魔術師一臉冷笑,6cc的用量已經超出了人的疼痛等級極限,在這種狀態下,人會進入到一種瘋癲的狀態。

現在求生的意識越來越少,而一心求死的思想會佔領大多數人的腦子,畢竟死亡是一種解脫,也可以擺脫現在的痛苦。

“夜魔是你爺爺,李清揚日=你=媽呢!哈哈哈哈……”

猛然間,雲天止住了叫聲,這聲怒吼,倒是讓魔術師一愣,這傢伙竟然還笑得出來。

“好小子,你果然不錯,再加!”

魔術師真沒想到,雲天現在的意識還那麼的清楚,咬了咬牙,他就不信這個邪了。

於是身後的幾個壯漢,再一次走了上來,七手八腳摁住雲天那不斷抖動的身體,找了好一會這才把注射劑扎進了雲天的血管。

8cc硫化噴妥撒納劑在雲天的身體之中,就好似一個核彈一般的爆裂開來。

那每寸肌膚都好似被活生生剝掉的感覺,讓雲天的慘叫更加的淒涼,剝膚之痛卻僅僅只是一小部分。

修仙狂少在校園 不管是肌肉、骨骼還是關節,雲天感覺到整個靈魂都開始翻滾了。

鮮血更是不斷的從他的毛孔中滲出來,那猶如從血池中撈出來的雲天,汗水中帶着鮮血。

淒涼的慘叫聲越來越小,雲天的體能也下降的非常之快,8cc的用量讓他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混沌。

慘叫聲更好似九幽地獄之中那被烈火灼烤的靈魂一般。

“說,夜魔是誰?李清揚在哪裏?”

眯着眼睛的魔術師,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被注射8cc硫化噴妥撒納劑。

這計量之大,足以把人活活疼死了,而云天現在也漸漸的氣若游絲,身體消耗過大的他,恐怕大腦都開始變得模糊了。

雲天低着頭,身體還在不住的抽搐着,整個人好似在微微低語着什麼,魔術師卻又聽不清楚。

於是他急忙站起身,走到了雲天的面前,這渾身鮮血的傢伙,恐怕已經招供了。

“夜魔是你祖宗,李清揚在日!你!媽!”

猶如蚊子一般的聲音,雲天依舊一遍一遍的唸叨着這句話。

很顯然,他現在的大腦已經開始不聽使喚,身體更是沒有直覺,但是這句話卻不斷的被背誦着。

這是一種自我意識的催眠,爲了不讓敵人在意識模糊時打聽出自己的口風,所以雲天一遍一遍的強迫自己記憶。

所以現在,他的嘴巴里只剩下這一句話,而且依舊不斷機械的重複着。

“這傢伙骨頭真硬,要不要再加點?”

看着桌子上還剩下兩瓶藥水,那個刑訊的傢伙立刻開口問道。

“不行了,再繼續他的腦袋恐怕就壞了,到時候白費勁,把他關起來。”

魔術師搖了搖頭,這藥劑的副作用很強,在注射下去他會變成傻子。

“關那裏?”

幾個人急忙點了點頭,七手八腳的把雲天放了下來,不過渾身是血的雲天除了抽搐外,在無反應。

“和那幾個傢伙關在一起,如果撬不開他的嘴,就用他的戰友。”

魔術師一陣冷笑,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撬開雲天的嘴巴,找出夜魔的身份。 “雲天!夜貓!隊長!”

漸漸的,雲天感覺自己的身體可以動彈了,雖然眼前依舊是一片的黑暗,但是卻有一陣陣的呼喚傳了過來。

雲天努力的睜開那好似重達萬斤的眼皮,朦朦朧朧的看清楚了眼前圍在身邊的人。

“隊長,你醒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正是大臉虎,激動的他拖着雲天的頭,眼淚在眼圈中。

疼痛,讓雲天忍不住皺了皺眉,皮開肉綻的後背讓他根本無法躺下。

側身靠在牆角的雲天,努力的看着眼前一張張熟悉的臉龐。

雖然他們此時眼眶深陷,渾身上下還都是傷痕累累,可是那眼神之中的堅韌依舊沒有變過。

“大臉虎、獠牙、孤狼、瘋狗,熊貓呢?熊貓那裏去了?”

恢復記憶的雲天,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戰友們,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可是人羣之中,並沒有熊貓的身影,雲天一把抓住大臉虎的胳膊,緊張的問道。

“熊貓在這,不過現在高燒不退,再不救治的話,可就要麻煩了。”

陰暗的牢房只有一個小窗戶,藉着那些許光線,雲天急忙向着角落看去。

熊貓現在也是滿身是血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的他臉色漲紅,高燒讓他的意識模糊。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怎麼會這樣?”

雲天忍着渾身上下的疼痛,緊咬着牙關爬了起來,那好似散架的身體越發的不聽使喚。

但他還是在幾個人的慘負下,來到了熊貓的身邊,此時他們誰的身上都有傷,而熊貓的更加嚴重。

鞭子拳頭他們基本上每天都嘗,練就過的身體並不在乎這些東西。

只要意志堅定,沒有人可以讓他們動搖,但是身上的槍傷,確實熊貓發燒的關鍵。

他的大腿上一處槍傷開始潰爛發言,惡臭的腐肉誘發了他的高燒。

看着那巨大的傷口,如果在這樣潰爛下去,恐怕熊貓性命不保。

即便是保住了他的命,恐怕這條腿也完蛋了。

“隊長,你怎麼也被抓進來了?”

此時獠牙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些日子以來,他們每日都被毒打逼供,可是他們依舊是一個字都不說。

而心中堅定的信念之一,自然就是強大的祖國不會捨棄他們。

幾個人都堅信,雲天一定會來,但是卻沒有想到,他雖然來了,但卻是被抓進來的。

這讓他們一直所堅持的信念不免有些懈怠了,因爲他們想不到,雲天竟然也遭遇毒手。

“我不被抓進來的話,又怎麼救你們出去,看起來這一次果然賭對了。”

雲天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狡猾的光芒,雖然這皮肉受苦,但是他還是成功了。

在環顧四周,確定沒有什麼攝像頭後,雲天拍了拍大臉虎和獠牙的肩膀。

“扶我到角落去!”

壓低了聲音,雲天在兩個人的耳邊說道,雖然不知道雲天要做什麼,但兩個人還是急忙摻扶着雲天站起身來。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在刑訊的時候,雲天就發現,自己的大腿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有一個小口子簡直就不是槍傷。

lixiangguo

“唯!”橋蕤領命。

Previous article

古帝之物,又豈是泛泛之輩!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