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墅中還有幾間空房,她們讓黃超隨便選了一間住進去,死亡大陸保證了冒險者的絕對的隱私權,沒有經過黃超的允許,任何人都無法進入和窺探這房間,當然,城市的管理員例外。

他從儲物空間拿出聚魂盒放在身前,看著聚魂盒上纏繞痛苦嚎叫的上萬靈魂,眼神複雜,就這樣靜靜的呆坐了近一個小時。

「最終我還是一個自私的人,年輕的身體里留下的情感,始終還是比不上兩年後的鐵石心腸。」黃超顫抖著雙手握住聚魂盒慢慢打開,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無數慘嚎的靈魂從盒子上飛出,塞滿了這間小屋,這是靈魂的海洋。黃超的身體被眾多靈魂包圍,它們怨恨的注視著他,張牙舞爪的撲來,一幕淡淡的血光從聚魂盒放出。靈魂們撞上這面光,發出驚恐絕望的呼聲,虛無的聲音漸漸淡去,靈魂的力量被吸進聚魂盒,可其他的靈魂在仇恨的促使下,接二連三飛蛾撲火的向黃超而來……

半個小時中,這種異象一直持續,黃超平靜的坐在凳子上,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直到最後一隻靈魂哭泣著,慘叫著,絕望著撞上來,聚魂盒終於緩緩打開。

「你打開了聚魂盒,你將隨即獲得3-5個特殊道具。」

「你獲得了黑暗城堡x1,職業強化捲軸x2,星圖坐標x1,惡魔枷鎖x1。」

黑暗城堡,等級:lv1,特殊道具,可成長。

效果:根據城堡的建築物等級可容納一定的生物,必須是黑暗生物。目前建築不全無法發揮效果。

建築物:居住區(暫無),訓練區(暫無),儲物區(暫無),奴隸區(暫無),養殖區(暫無),解鎖更多建築需要更高等級的城堡。修建以上建築物暫時不需要勞動力,以後更高級的建築物需要大量的勞動力,請使用者積極收集。

城堡提升等級需要一定的珍稀材料,請使用者收集。

……

「居然是這東西!」黃超驚訝的大叫,心中大喜過望,這東西對於部分以召喚為主的冒險者來說簡直是神器。 更新時間:2014-04-28

死亡大陸中召喚生物需要負擔一筆不菲的積分,而且召喚物等級越高所付出的積分越高,只有少數特殊的召喚職業豁免這一規則,比如黃超前世的亡靈法師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召喚需要的積分被另一種物質取代。

以召喚為主的冒險者到了後期甚至往往無法負擔高額的積分,一次任務中付不入出也是常見的事情。但是有一種道具能夠改變並且增強召喚師,類似於黑暗城堡的這種容器,一種可以讓召喚物生活的地方。

而且還不僅僅如此,容器道具還具有強化居住其中生物的能力,通過建設各種效果不同的建築物,從各方面提升召喚的強度。

不同類型的容器也具備效果,科技類的正義軍營,可以容納大量的美國大兵,通過建設後期甚至能夠出現榴彈炮、坦克、轟炸機等一些戰爭機械。魔法類的元素密林,主要是以精靈為主,通過精靈豢養的各種魔法生物,後期出現的精靈龍,獨角獸和鳳凰都是十分可怕的魔法生物。還有龍族之巢穴,邪鬼之府,幽冥礦井,天國祭壇等等。

黑暗城堡的標準雖然是容納所有黑暗生物,但是黃超卻明白黑暗城堡主要還是以人形生物為主,如果隨意培養一些黑暗生物,那麼連黑暗城堡的一半的能力都發揮不出。黑暗城堡後期訓練出現的黑暗鬥士和黑暗騎士是少數能夠和冒險者一對一對陣的強大召喚物。

「職業強化捲軸,特殊道具,可以強化一個特殊職業,讓該職業獲得更強大的威能和額外的特殊能力。」

「星圖坐標,特殊道具,標註著一個位面的坐標,通過該物品連接該面位了,開啟該位面或者招募該為位面的生物。目前連接位面:冰元素世界。」

「惡魔枷鎖,特殊道具,這是地獄中上階惡魔篡養下級惡魔的道具,使用者可以通過該道具控制地獄惡魔。可控制的惡魔數量:10隻。」

……

聚魂盒從來不會開出次等物品給冒險者,只是數量的多寡而已,黃超如今的手紅的不行,直接開出了最大數量。

黑暗城堡是一個巴掌大小破舊的城堡模型,有一種洗盡鉛華的古樸味道。職業強化捲軸是兩張寫刻著金色文字的羊皮紙,被兩根華貴的金絲線綁住。晶瑩璀璨的水晶就是星圖坐標。惡魔枷鎖則是一個碩大的金潢色臂環,拇指粗細,上面刻滿了怪異如火焰般的紅色文字,這是地獄中的惡魔文字,黃超一眼就能認出來,上面銘刻的是關於惡魔的契約和規則全文。

只是星圖坐標連接居然是一個冰元素世界,這有些可惜。死亡大陸中就職和專職並不是只需要完成規定任務和職業捲軸就行。還需要一些特殊道具,比如黃超手中的這枚冰元素世界的星圖坐標,冰雪劍士和寒霜騎士轉職都需要藉助冰元素世界的星圖坐標。前往冰元素世界的旅行,冰怪召喚師需要連通冰元素世界布下魔法陣,等等。

雖然這東西對黃超的用處不大,但是在某些人眼裡卻是一件寶物,黃超是有這個打算把這東西放到繁星拍賣會上去,只是這需要黃超前往no6.聖白之港才行,就目前黃超暫時還不具備在各個城市傳送的權力。

手上把玩著星圖坐標,黃超微微一笑,他自己沒有關係可不代表別人沒有,外面那幾個神通廣大的女人不就是最好的選擇嗎。

惡魔枷鎖對於黃超來說就是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了,自古以來,惡魔與亡靈之間總有些千絲萬縷不清不楚的關係,前世黃超為了更好的掌握亡靈魔法也去學習過惡魔召喚。惡魔枷鎖是必須要留下來的,也關係到黃超獲得的第一個主戰職業的時間問題。

…………

…………

「各位早上好,請先享用我精心準備的美味早餐。」黃超站在一張放滿食物桌前撫胸恭聲道,黃超生活習慣邋遢,可在他未曾進入死亡大陸之前,因為爸媽的工作原因,他一直負責全家人的伙食問題,特別是他在廚藝方面還特有天賦,比一些大酒店的廚師也毫不遜色。

只是他懶得可以,平常根本懶得做。偶爾心情好的時候倒是會動動手。

清香四溢的皮蛋瘦肉粥,上面灑著一些花花綠綠的青蔥。小蒸籠里冒著蒸汽的水晶蝦包,小蟹黃包,灌湯包,烤酥酥脆脆的奶黃油條。還有幾碟晶瑩剔透的水果沙拉,讓人一看就食指大動。

「哇~」五個睡眼惺忪的少女,被室內瀰漫的香氣一衝,頓時半點睡意都沒有了,口隨不由自主從嘴角流下。平時不睡到下午四點不起床的青竹,迷迷糊糊順著香味從樓上走下,她一邊夢囈一邊使勁聞著香味,小鼻子一抽一抽的,顯得十分動人可愛。

黃超端來一些洗漱用品,微笑道:「請各位先洗漱,再享用美食吧。」

莫新倩和菲奧娜根本不理他,迫不及待的衝到桌子前大快朵頤,其它四女倒是很講究,可一看桌上被兩女以驚人速度消滅的食物,也只是充滿完事,加入掃蕩食物的隊伍中。

看著這一幕,黃超低聲邪笑起來,有句話叫要抓住男人先抓住他的胃,但是有時候反過來想想,很事情上道理是相同的。黃超對自己的廚藝可是非常的自信,抓住她們的胃小菜一碟。想到這裡,黃超捧著筆記飄然離去。

中午的時候,黃超和夜如夢坐在涼亭里看書,夜如夢不時捧起書詢問黃超,黃超也耐心的一一作答,本來可以一直這麼安靜下去,可莫新倩和菲奧娜的到來瞬間就打破了平靜。她倆帶著討好的笑容,說實話黃超和她們相處了好幾天,這種笑容還是首次出現。

黃超的嘴角微微翹起合上筆記,道:「找我有事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馬上就是我自由活動的時間了。」

「當然,當然,我們不會打攪你的哦,只是……」莫新倩訕笑道,「你的肚子應該餓了吧?」

「說的也是呢。」黃超點了點頭,從儲物空間拿出一盤夾心點心和一壺奶茶,他對夜如夢微笑道,「早上的時候我順便做了一些點心,嘗嘗吧。」

夜如夢看著精緻的小點心,忍不住拿起一個塞進嘴裡,點心入口即化,感受到嘴腔里絲滑甜美的問題,她不由自主享受的哼了哼。

莫新倩和菲奧娜面面相視,看夜如夢吃下點頭一臉花痴的樣子,她們也跟著拿起一個扔進嘴裡,感受到嘴裡爆發的味道,她們瞪大了雙眼,目光炙熱的看向那一小盤點心。

眨眼間,點心就被三個女人消滅乾淨,她們砸吧砸吧嘴,正在回味剛才的享受,黃超適時的送上一盤,順便還給她們每人倒上一杯奶茶。莫新倩和菲奧娜在美食的作用下坐了下來,享受著美食和城市中的寧靜,一時間連她們來此的目的都忘記了。

過了片刻,藍顏走來,無語的看著這一幕,莫新倩和菲奧娜竟然罕見安靜的坐在涼亭中,沒有了她們平時的張牙舞爪。藍顏頭疼捂著額頭,特別是黃超還舉起點心向她示意,他更是有一種想掐死那兩人的慾望。

藍顏帶著既有恨鐵不成鋼,又有無奈的眼光注著那兩人,莫新倩和菲奧娜才赫然想起來自己來找黃超的目的,她們張了張嘴,最終低下頭不敢對上藍顏的目光。

「好吧,你有什麼目的?」藍顏只好哼了哼,咬牙切齒的對黃超道。

「你在說什麼呢?藍顏小姐。」黃超睜著眼睛裝傻充愣的說道,其實心中早就在偷笑了。

「一大清早就無事獻殷勤,你說你沒什麼目的,你認為我會相信嗎?」

黃超知道有些事情水到渠成就行,太過火了惹毛了這票瘋婆子,他只有吃不完兜著的下場。他拿出星圖坐標,擺在藍顏面前,道:「我只希望藍顏小姐能夠幫我把這東西放到繁星拍賣會上去,憑你們的身份,這個要求不難吧。」

「呃,繁星拍賣會是個蝦米東東?」菲奧娜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問道。一聽到這話,黃超臉上一僵,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莫新倩很乾脆的搖了搖頭。

夜如夢的眼睛則一直在書籍和點心之間徘徊,這個話題對她的吸引力半點都沒有,甚至還抬起她三無表情撲克臉,拉了拉黃超,指著書籍上的一個問題。

當事人藍顏則手點著下巴,俏生生站在那兒想了半天,對菲奧娜說道:「奧娜你記得以前有個好討厭的傢伙向我們兜售一張叫繁星拍賣會的請帖不?」

菲奧娜挽起袖子,一腳踏上吊椅,匪氣十足的大喊:「當然嘍,我一想起那混蛋就火大,竟然還敢向我們要5000點積分的好處費,我和倩倩直接按住他打了三個小時,好像青青也上來踢了幾腳。」

「靠!」黃超登時傻眼,聽到這話,立刻佩服的五體投地,他知道聖白之港的人一直趾高氣昂慣了,語氣多多少少有些不恭是事實。但是那個勞什子好處費絕對冤枉人家了,聖白之港製作這些請帖也花費了不小的代價,5000點積分只是買請帖的價格而已。

這麼說來,眼前這票瘋婆子連拍賣會都沒有參加過,那自己上午做的這些事情不是全給瞎子看了么?簡直坑爹啊!

「我對拍賣會的事情不了解,可是朋友中總有些人知道罷,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作為代價,從今以後你要負責我們的伙食,就這樣說定了哦。」藍顏笑著眯起眼睛,臉上笑眯眯的,活像一隻狡猾的小狐狸。

「耶!」莫新倩和菲奧娜跳起來歡呼拍手,一旁夜如夢認同的點了點頭。

黃超翻起來白眼,撇了撇嘴,道:「你認為這可能嗎?想都別想,作為報酬頂多再給你們做頓好的。」

「你敢?信不信老娘我現在就把你大卸八塊啊!」菲奧娜指著黃超的鼻子跳腳大罵。

莫新倩毫不猶豫扛起那桿火箭炮對準他,正準備喊出她的口頭禪,藍顏趕緊滿頭黑線拉住她。

「別人一般是好言相勸到威逼利誘,再到人身威脅,你們倒是直接省略所有的步驟,到了最後一步驟,殺人滅口啊!」 銀鴉之主 黃超聳了聳肩,連夜如夢這個好好孩子看他的眼神都變了,只好道,「我這個人懶得要命,肯定不會天天弄給你們吃,但是隔三差五心情好的時候倒是可以下下廚。」

聽到黃超的答覆,幾女滿意的點了點頭,收起她們弩拔劍張的表情,笑嘻嘻的比出勝利的剪刀手。黃超翻著白眼靠了一聲,感情這幾個女的是演戲給他看呢,不愧是一個隊里的,這配合還真是天衣無縫。

…………

…………

「這是什麼東西啊?」青竹跪在一張凳子上,兩支潔白的小腳一上一下的擺動,她抽了抽小巧的鼻子,聞著奇異又刺激的香味,饞嘴的舔了舔嘴巴。

「火鍋沒見過嗎?真是一群有人家的女兒。」黃超把一大盆翻滾的火鍋端上桌,煮爛的肉塊被湧起的湯水帶起,紅油辣椒的湯麵上漂浮著八角、桂皮和橘皮,黃超在上面撒上一把花椒,帶起一股更加濃郁的刺鼻香氣。大大的刺激了另一邊拿著刀叉端著盤子的少女們,她們眼巴巴的看著黃超忙前忙后,擺上洗好的青菜、豆腐、豬血、金針菇、粉絲、火腿等一些配菜。

「呀,原來是這東西啊!」莫新倩看來看去終於看出了名堂,大叫起來。

黃超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向她們,無奈的說道:「別告訴你們連狗肉火鍋都沒見過。開玩笑的吧!」

莫新倩反駁道:「克汀和奧娜是美國人,藍顏和我從小待在歐洲,我們的家世都不錯,青青和夢夢雖然待在中國,可好像也是千金小姐來著,沒見過這東西很奇怪嗎?」

黃超重新上下打量了她們許久,想起這票瘋婆子平時瘋瘋癲癲的樣子,實在難以想象她們穿著禮服規規矩矩的摸樣,只是稍微想象了一會兒,他就爆笑起來。

「你找死了吧!」幾個女孩暴怒起來,氣勢洶洶的揮舞手中的刀叉,雖然她們不知道黃超在笑什麼,可也大體猜得到。

「等等,你說這是狗肉!」藍顏是最快反應過來的,她一臉驚恐的指著翻滾的鍋子,宛若看見了什麼天崩地裂的恐怖事情。

「吃火鍋的話肯定是優先想到狗肉的呀,正所謂聞到狗肉香,佛爺也跳牆,放心好啦,狗肉火鍋是我最拿手的。」一應俱全后,黃超脫下圍裙,說實話他也很久沒有好好的享受一下了,特別是他最愛的狗肉火鍋,也是好久都沒有吃上,今天要好好地一飽口福。

「你好殘忍!」

「你沒人性!」

「吾之眷顧啊,天譴即刻就到!」

「那麼可愛的生物你怎麼下得了手啊,你難道不知道狗狗是人類最好的夥伴嗎?」

……

一群女孩七嘴八舌的聲討黃超,彷彿他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黃超獃獃的饒了饒頭,道:「啊,抱歉,這是我花50點積分直接從死亡大陸買來的。」

「呃……」

「這也是罪孽啊,吾之眷顧,不可饒恕。」

「是的,是的。黃超你死定了,那隻狗狗的靈魂晚上肯定會來找你的。」在藍顏的帶領下,女孩們再次發起征討。

「靠,吃個狗肉還大驚小怪的,還吃不吃。」黃超慢悠悠的從儲物空間拿出一瓶米酒,給自己倒上一杯,美滋滋的小啜上一口,吧唧吧唧嘴巴,眯起雙眼,他立刻覺得自己一下午的忙碌不是沒有收穫的。「死亡大陸出售的米酒味道可真不錯。」

「哇,你這個臭小子,你知道不知道未成年是不許喝酒的,給我吐掉。」

「是哦,是哦,你這個壞小子!」

黃超已經很可以自然的過濾那票女人的話了,夾起一塊肥嫩的狗肉放進嘴裡,狗肉嫩而不老,筋肉充滿嚼勁,火候煮的剛剛好,再加上花椒的麻辣和八角桂皮的特有香料味道,配上清甜可口的米酒,簡直是人間極品啊。

坐在對面的青竹瞧了半天,聞著誘人的香氣和看著黃超吃的火熱,不由自主叉起一塊狗肉,菲奧娜大驚小怪的叫起來:「青青你怎麼能這樣,快把那東西放下,你這是在背叛我們哦。」

正當她說話的時候,青竹已經把肉塞進嘴裡,也許是第一次吃辣,青竹吃下那塊肉,誇張的吐出舌頭,一張小臉漲的通紅,黃超把一杯米酒放在她面前,青竹也不管這是什麼,拿起就往嘴裡倒,米酒的清甜可口只是對於黃超這種喝習慣的人而言,不管怎麼樣,米酒也還是屬於白酒的一種。

「咳咳。」青竹第一次喝這種米酒,米酒的衝擊混著辣味嗆得她眼淚都出來,等她好不容易緩過勁來,氣鼓鼓看向黃超。

「雖然有些難受,但是這種感覺是不是很刺激呢。」黃超笑著說道,青竹歪著想了想,高興的點了點頭。

幾分鐘后,其他人也不知是在香味的誘使,還是看黃超和青竹吃的眼熱,最終還是抵不過美食的誘惑,加入其中。

麻辣的狗肉對於這些清淡口味的女孩們來說無疑是個挑戰,可是征服了大半個中國狗面前,瞬間摧枯拉朽就征服了這些女孩,在絕美的味道,一切都能被拋棄。特別是能夠按照自己的口味隨意搭配的配菜,更加滿足了她們的新奇感。

本來藍顏還看不起黃超帶來的米酒,固執的拿出他珍藏許久的紅酒,或者牛排和紅酒是一對不可分開拍檔,可是火鍋與紅酒很難成為拍檔,所以藍顏的提議被駁回。

黃超吃的正開心,儲物空間里的繁星拍賣會的邀請函開始發熱,他愣了愣拿出邀請函,高興道:「拍賣會怎麼快就開始了,太棒了。」 更新時間:2014-04-29

「對了,藍顏小姐,我的那顆星圖坐標怎麼樣了?」黃超看向吃得滿頭大汗的藍顏。

藍顏被辣的連最都快張不開了,一連喝了好幾口水才開口結結巴巴的說道:「早就搞定了,我的一個姐妹剛好要去聖白之港,已經以掛上拍賣會了,據我她和那個什麼什麼的拍賣會的高層人員還一定關係,會把你的東西掛在最醒目的地方,只要她要收取百分之二十的手續費,東西一賣出去積分馬上就會傳到你手上。哎呀,別跟我搶啊!那是下的金針菇,要吃你們自己去弄啊!」

「那就好,就是手續費太高了,算了。」黃超高興的點了點頭。

「你要馬上去no6.城市嗎?現在也好像太晚了呀。」青竹眨巴眨巴眼睛問道,她嘟了嘟紅通通的可愛小嘴。「東西都快吃完,要不先你弄點再過去?」

「感情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黃超翻了翻白眼,把繁星邀請函反正死之印記上,道,「每一次拍賣至少有數以百計的冒險者參加,特別是最低層的繁星拍賣會,如果所有的冒險者都一齊湧進聖白之港,你認為聖白之港能夠容納這麼多人嗎?」

令人震驚的一幕緩緩出現,繁星邀請函在碰到死之印記的那一刻,竟然就此化作一灘金液,滴落在死之印記的花紋上並滲透進去。

「邀請函本身就是一種高等煉金道具,聖白之港的諸商會簡直大手筆。他們一口氣買下了三個小型位面,改造成拍賣場,邀請函其實就是一張傳送卷,不然為什麼每張邀請函都價值5000點積分呢。」話音剛落,黃超的身體變得虛化,一道璀璨星光從死之印記照射出,慢慢覆上黃超的身體,其星光耀眼,令大吃特吃的眾女都閉上了眼,星光充斥了整間別墅了,甚至還有幾縷調皮衝出窗外。

當眾女惱火的睜開有些刺痛的雙眼,正準備教訓教訓黃超,可四下看去,黃超的身影消失無蹤,只留他桌前還帶著餘溫的碗筷。

…………

…………

繁星拍賣會,黃超挺立站在一片星空之上,周身充滿了漫天星輝,一個穿著得體的女式套裝的少女俏生生走來,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軟軟糯糯的對黃超說道:「歡迎來到繁星拍賣場,請拿好您身份牌和偽裝道具。」

黃超結果一張標準數字的圓牌和一件黑色斗篷,輕車熟路把圓牌別在左胸,然後披上黑色斗篷,立刻就有一股黑霧從身體中瀰漫起來,讓人看不清他的身材和面孔,只有他胸口上的號碼牌清晰可見。

「需要我為您介紹一下此次拍賣會的規格嗎?」

黃超冷漠的點了點頭,少女指向二人腳下一座繁華城市,城市在星光照耀下熠熠生輝,人流涌動,仔細一看全是和黃超一般的冒險者,少女說道:「那裡就是繁星拍賣場,此次拍賣會共有五千名參與者,舉行時間為一天。拍賣場根據各種種類的道具、裝備、職業捲軸和一些特殊物品,將拍賣場分成二十個區域,每個區域有三個拍賣所,在您進入每個區域前,拍賣場的工作人員會發給您一張商品清單。您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參加不同種類的拍賣所。」

「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樣。」黃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少女繼續公式化的說道,「拍賣場里不允許發生爭鬥,競爭同一樣商品只允許積分競價,也不允許隨意窺探其他買家的身份。客人不得隨意在拍賣場劃定的邊界走動。如果不遵守以上規則,拍賣場的守衛是有當場擊殺搗亂者的權力。現在請您閉上眼,我會傳送客人至繁星拍賣場。」

「恩。」黃超閉上眼,少女拿出一塊精緻羅盤,她對準黃超輕輕一晃,周圍的景象頓時扭曲起來,一股碩大的吸引力從腳下升起,黃超感覺天旋地轉,有種眩暈嘔吐的感覺。可片刻之間,腳底傳來一種腳踩大地的實質性觸感,他睜開眼,抱怨道,「聖白之港的那些黑心商人們也不好好修改一下傳送盤,總是用這種劣質東西敷衍了事。」

抱怨歸抱怨,黃超不會真的去向聖白之港的人反映。因為人家現在根本鳥都不鳥他這個小人物。

他四處看了看,一切都和他印象中的相差無幾,前世去戰場的前夕,他還在這裡混跡,但那兩年後的拍賣場,仔細看看有些部分還是和記憶中的印象不符。

一路走來,周圍人群渾身氤氤氳氳,看不清體型,無法從特徵上辨認他們的身份。每個拍賣所前都一些花枝招展的妙齡女郎,手捧商品清單與過往的冒險者打情罵俏。

三大拍賣會雖然是聖白之港諸商會聯合舉辦,卻代表他們之間真的是一家和氣,這不過是為了大家利益所在展開一次合作,商會間的競爭還是不會缺乏的。比如拍賣場分化的二十個區域,每個區域由不同的商會把持,區域內的拍賣所的主人也各不相同。甚至還有其他城市裡勢力混雜其中,反正這裡的勢力比死亡大陸也好不了多少,也亂成了一鍋粥,幸好這裡的勢力還比較克制,一直以來都是良性競爭,至於私底下的骯髒是不會暴露給大眾的,商家還是要保持良好的聲譽。

沒過多久黃超手中多了一大疊商品清單,說實話從將近萬種物品中找出自己需要的東西的確有些困難。就在這時,一張屏幕從漫天星空升起,星光彙集,人語歡騰,一下子就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天之帷幕,星霞披肩,辰光為衣,一個好似如詩如畫的美人兒從星辰款款浮現,她有一雙彷彿會說話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宜嗔宜喜的俏臉不施半點粉黛,因為她牛奶般光滑閃亮的臉蛋兒,粉紅色小巧櫻唇勝過一切平凡的化妝品,兩個俏皮的小酒窩讓她聖潔氣質中帶上了狡黠的味道。

「兩年前的郝星辰也是如此的美麗啊,只可惜要不多久就要嫁做人婦,唉。」黃超眼神迷離的看著那絕美的人兒,曾經那是黃超一度心儀的對象,奈何兩人之間的身份相差實在太大,她就好像高不可攀的神女,他只是平平凡凡的小人物,註定不會產生交際。

「歡迎各位新朋友、老朋友,星辰代表繁星拍賣場感謝各位的到來。」郝星辰眨了眨眼裡,笑起她那迷人的小酒窩,俏皮的招了招手,「讓我們省略那些繁瑣的禮儀,庸俗的問候,直接進入我們今天的主題。大家不會怪罪星辰的無禮吧。」

郝星辰楚楚動人的摸樣大大的刺激了眾人的雄性荷爾蒙,他們發出山呼海嘯的歡呼,黃超安靜的看著這一幕,心中升起久違的心動感覺,他曾經這種已經隨著郝星辰的出嫁而消失,他以為這只是一個年幼少年對一個美好事物的追求與憧憬。然而沒想到的這情感不但沒有消失,反而隨著時間的沉澱越發的強烈。

lixiangguo

葉楚點了點頭,這種事情只能是交給白狼馬去做了,因為時間緊迫,白狼馬怕來不及,又將陳三六和屠蘇叫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而貝羨更是雙眼一眯,緊接著身形一晃,直接向著城下那巨人族大尊沖了過去。可就在這時,只見一道巨大的影子猛地竄出,就在貝羨將要對那巨人族大尊下手的同時,一拳將貝羨擊飛了出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