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刀光突現。

蘇景行手持寶刀,從死士頭頂落下,一刀貼著對方臉龐滑過,削掉半邊臉。

這是死士警覺到后,避開的結果,沒有完全避開,只躲了一半。

不等他驚叫,人在半空的蘇景行,手中寶刀一斜,秒速切割向脖頸。

「噗嗤~」

一抹鮮血迸射,濺灑房門,以及兩側牆壁。

少了半邊臉的腦袋,脫離身軀,掉落在地發出「咚咚」兩聲悶響。

拾取了一張卡片,蘇景行腳步不停,沖向十米外的另外一個房間門口。

邊上的這個房間里,住的也是石家死士,六品境界。

警覺性非常高。

蘇景行剛解決掉目標,他就從房間里迅速又警惕的衝出來。

打開房門剎那——

「唰!」「唰!」「唰!」

飛掠過去的蘇景行一連快速三刀,劈砍的對方只發出一聲怒吼,整個人便分成兩半。

但也因為這聲怒吼,整條過道上的房間,裡面住的人被驚動。

頓時間,蘇景行的聽力範圍內,聽到一連串凌亂的腳步聲。

伴隨呼喊、叫嚷,一個又一個守衛、死士,從房間里衝出。

等待他們的……

咻!咻!咻!

破風聲響起。

蘇景行放出三把寶兵飛刀,真氣包裹著,極速破空而去。

「嘭!嘭!嘭!」

一個接一個守衛的腦袋,被洞穿當場爆炸。

「噗嗤~」「噗嗤~」「噗嗤~!」

一個接一個死士的心口,或者脖子被飛刀穿透、劃過。

呼呼呼!

唰!唰!唰~

血花在綻放,屍體在抖動。

蘇景行隔空操控三把寶兵飛刀,極速飛行,在人群中穿梭。

伴隨一聲聲慘叫,濺灑出一片片血花。

這些下三品的守衛、死士,沒有一個能逃脫飛刀的穿透飛舞。

當最後一個死士倒下時,過道上已經血流成河。

收回飛刀的蘇景行,一邊喘氣,一邊走在屍體中間,拾取卡片。

所有屍體拾取完。

蘇景行也停止喘氣,站在屍堆里,隔空遙望幾十米外突然出現的一個頭髮火紅的老者。

「啪啪啪~」

老者拍著手,饒有興趣的上下掃視蘇景行,笑眯眯道,「好,好,好,非常好!你這手飛刀術,硬是了得!我要是沒看錯,應該是『重刀』系列吧?」

重刀,顧名思義,以重量、力量稱雄的刀法、刀術。

《巨神刀》的特徵,的確可以歸納為「重刀」系列。

而老者的身份,蘇景行也認出來了。

湯武林!

石家供奉,這處秘密基地裡面實力最強的存在,四品高手!

蘇景行之前偷偷斬殺其他人,就是想把湯武林留到最後解決。

現在儘管還有不少人沒搞定,但剩下的人也不多了。

先解決湯武林,再去搞定不遲!

對戰四品境界,蘇景行全身心集中起來,丹田裡的踏天真氣,盡數調動。

咻~!咻~!咻~!

三把寶兵飛刀,再次破空射出。

「哈哈,這是不想和我老頭子嘮叨嘮叨嗎?」

湯武林看在眼裡,放聲大笑。

笑聲中,兩把半月形的無柄彎刀,自他腦後騰空飛出,迎上飛刀。

砰砰砰~

「當!當!當!」

兩把無柄彎刀和三把寶兵飛刀,在過道上展開激烈碰撞。

迸射出的火花,耀眼奪目。

彼此釋放出的刀氣,切割的地面、牆壁,留下一寸寸傷口。

地上的屍體,越發破碎,到處濺灑。

兩人隔空對拼暗器。

湯武林笑眯眯站著不動,蘇景行對此巴不得也沒動。

一邊操控飛刀,一邊取出存儲起來的兩張7年、8年修為真氣卡,貼著掌心解開來,填補消耗的丹田。

唰唰唰~

分心運轉《九步踏天》,將多出的無屬性真氣,轉化為踏天真氣。

半分鐘不到,蘇景行成功恢復全盛狀態! 越往後,軍銜跨度越大。

戰爭進入白熱化,所有人的軍功都漲得飛快。花錦明軍功榜第一的寶座坐得也並不紮實,隨時都有被取代的可能。

除了大頭鎮,密林谷、火雲郡、黑狐嶺……等很多地方,也都在爆發著激烈的戰鬥。

馬清香著急道:「小明,還要多少軍功才到都頭?」

「一萬二是屯長,兩萬是夫長,三萬才是都頭。所以不殺一個白銀領主,確實很難升到都頭。」花錦明還算有耐心。

他也是殺了亡靈巨將,才升到的屯長。

如果不去殺白銀領主,光靠任務、精英怪、青銅領主……今晚累死也升不到都頭。花錦明與馬清香說的時候,已經說得很保守了。

國服軍功榜

第1名·1.33萬軍功·12級劍士·雨吊雄魂

第2名·1.15萬軍功·14級戰士·霸氣留痕

第3名·1.02萬軍功·13級騎士·冷泉

第4名·1.01萬軍功·13級劍士·詩聲笑傲

第5名·0.98萬軍功·13級刺客·舞愁紅

第6名·0.96萬軍功·13級騎士·北牧人

第7名·0.92萬軍功·13級戰士·獨霸天下

第8名·0.91萬軍功·13級刺客·人未離

第9名·0.91萬軍功·13級騎士·宋齊梁陳

第10名·0.90萬軍功·13級劍士·劍響玲瓏

(已為您屏蔽10名以後的陌生人)

第11名·0.88萬軍功·13級祭司·玉手琵琶

第12名·0.88萬軍功·13級劍士·雲飛揚

第14名·0.88萬軍功·13級刺客·醉意留香

第27名·0.76萬軍功·12級遊俠·斗轉城荒

第68名·0.65萬軍功·11級劍士·老魚吹浪

……

花錦明突然兩眼一突,老魚怎麼又跑後面量車長去了?

群聊里,滴滴聲不斷。

斗轉城荒: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斗轉城荒:[怒]我要殺人!!!

斗轉城荒:9連殺。

斗轉城荒:15連殺。

斗轉城荒:21連殺。

雨吊雄魂:怎麼了?你和老魚怎麼還掉級了?

老魚吹浪:[笑哭]這群年輕人不講武德,偷襲我這個四十多歲的老同志。

花錦明這才驚覺,軍功榜上多了很多陌生面孔。很多職業選手都被擠了下去,有的甚至還掉了一兩級。

雨吊雄魂:誰動的手?

老魚吹浪:[笑哭]不說了,匿了,擼貓去。現在的年輕人戾氣真重。玩不起,我弔。

職業選手大都很坦蕩,輸就是輸,贏就是贏,尤其是像老魚他們這樣的明星選手。從不屑於在背地裡搞小動作。

可恰恰如此,反而容易被人針對。

雨吊雄魂:@斗轉城荒,你那什麼情況?

斗轉城荒:沒什麼情況。既然他們想玩,那我就陪他們玩到底。

雨吊雄魂:別中他們的詭計,他們故意激你呢,就是要你把時間浪費在殺人上。

斗轉城荒:那有啥不好嗎?

玉手琵琶:@斗轉城荒,組姐,姐過來幫你。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誰敢欺負我們的小東東。

玉手琵琶:你加油,幺雞,勇奪第一。

靠!

花錦明轉念一想,也是。這幾個傢伙又不在乎軍功榜,都是心血來潮了上個榜玩玩,第一傭兵團的名號對他們更是沒用。

冷泉:組我一個。皇圖的人有點囂張,是要拾掇拾掇。

玉手琵琶:老同志,你來嗎?

老魚吹浪:我不來了,我喜歡單挑,虐菜沒意思。

老魚吹浪:新賽季的擂主記得留給我。到時候我再看一看,這群人到底有幾斤幾兩。

斗轉城荒:擂主給你?我代表國服六億玩家感謝你噢。[扶額]

冷泉:皇圖有幾個人身手不錯。尤其是一個叫霸劍橫空的月斬劍士,有幾分老唯的味道。

冷泉:上來直接兩個月斬,要不是我用蟠縈寶氣擋了一劍,說不准他就滿月斬了。不過他大劍章學的雙沖,可惜了。

老魚吹浪:別說了,別說了,組我。

玉手琵琶:怎麼現在的月斬劍士一上來就打好幾個月斬,還不是一兩個,十有八九都是這麼打的。也不知道誰慣的臭毛病,瞎玩。

老魚吹浪:這事你得問唯我輕狂,這毛病他慣出來的。

斗轉城荒:我剛殺了一個,就是這麼玩的。追著我咔咔就是五個月斬,兩個殘月,三個Miss,想想就好笑。

lixiangguo

以前李和要曝光烏托邦實驗,全世界都在阻攔他,而如今,幾乎所有勢力都在推動這件事,所以,哪怕烏托邦這些年隱藏的很好,被找出來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Previous article

但解決掉后楊嘉才發現,這條路有五十多公里,而且近乎是直線向著中央區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