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冰晶一落在上面,冰柱便立刻迅的消融,化作細小的冰流竄入到冰晶中。

此刻,眾人也都是屏住呼吸,畢竟冰邪王的話也不可全信,若然這冰晶沒有他說的那樣好,不能夠復活人的話,那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不過一會兒工夫,冰柱便已經溶解到接近先輩的衣服上。

然後,眾人便見到那冰柱仍在消失,但衣服卻顯然並未受到影響。

「那冰邪王沒有說假話,人體內的冰正在高的朝外移動。」

這時,李默一句話讓眾人吃了個定心丸。

就眨眼工夫,這位一身青衣的老者便脫離了冰柱,待到完全解放出來,但見他渾濁的眼神中漸漸有了生氣,然後陡地大叫一聲道:「邪道,受死吧。」

他原本就是持劍斬殺的姿態,如今一恢復神智,便是一聲大叫。

只是叫聲剛落,人卻失了力氣,一下子摔倒在地。

「師傅,你怎麼樣了。」

旁邊,灰衣玄師連忙將他扶起,激動的問道。

「你……你是德勝。」

老者驚訝道。

「是,是,我是德勝。」

灰衣玄師熱淚盈眶的答道。

「這裡是……」

老者漸漸鎮定下來,左觀右望。

待到灰衣玄師把這事情一說之後,老者頓時久久愣神不語,然後朝著羽華夫人深深一拜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你能復活,並非我一人之功勞,要謝就謝大家吧。」

羽華夫人微微一笑。

「多謝……多謝大家。」

青衣老者一臉感激的朝著眾人行著禮。

如此場面也讓其他宗派的人都甚是激動,隨著羽華夫人施功,一根根冰柱解除,一位位前輩人物恢復,場中直是泣聲不斷,人人臉上都掛著欣喜。

「這樣的結果真是大快人心。」

看著這局面,李默微微一笑。

「是啊,總算是有驚無險。」

蘇雁輕輕點頭。

「那冰邪王想要借他們要挾,哪知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真是可笑,從這點看,還是土邪王更狡猾些呢。」

柳凝璇則道。

「是啊,土邪王究竟在搞什麼鬼呢……」

李默沉吟道。 有冰晶在手,沒花多少工夫便將被困的幾百人都解救了出來,這樣一來,正道這邊的陣容直接過了五百人。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實力的增強。

這些前輩人物因為在冰柱中封存了幾十上百年,身體極其虛弱,短時間內是沒有戰力的,即使少數幾個天王也一樣如此。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冰宮也已經恢復了原狀。

「即使是雙頭冰龍,施展了如此浩大的冰系陣法之後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再度動陣法,沒有了冰龍,那冰邪王只怕連攔都不敢我們。」

無根聖者說道。

「無根師弟說得沒錯,咱們大可長驅直入。」

羽華夫人也輕輕點頭道。

於是,一行人便再度殺入冰宮。

要朝前走,冰宮並非是唯一的途徑,但是周遭的山體上要麼毒霧濃密,要麼布設著萬千陷阱法陣,所以,冰宮反倒是個捷徑。

而果如無根聖者所言,這一次殺入冰宮,重抵大殿的時候,深淵仍在,只是雙頭冰龍已然不見了蹤跡。

那冰邪王和席下四惡煞也同樣如此,早就藏匿了起來,只剩下寶座前那一灘血跡觸目驚心。

「果然,師姐那一招斷腕看來是把這魔頭嚇得龜縮著不敢出來了。」

無根聖者哈哈大笑道。

回憶起當時的場面,諸玄師也不由得輕噓聲聲,那一剎生的事情只怕這一生都難以忘懷。

對於那些救出來的前輩人物而言,一個個重獲新生,再游舊地亦不免感嘆三分。

「師姐這一下子可是把人心都牢牢抓緊了,那紫雷聖王臉都快憋出血了。」

蘇雁掩著小嘴兒低聲說道。

「是啊。」

李默微微一笑。

原本兩百來人的陣容,都是隨著紫雷聖王的號召而來的,然而如今諸多前輩人物的出現,對於尊師重道的正道而言,他們的意見足以左右全局,而這些前輩們因為感激於羽華夫人的救命之恩,使得這些宗門已然站在了十三信徒這邊。

現在紫雷聖王雖然算不得是孤家寡人,但是在諸宗門中的影響已經大大被削弱了。

接著,眾人穿過大殿,走出冰宮,直朝著蠻荒山脈的更深處走去。

就在眾人離開后不久,幾道身影突而落在了冰宮大殿中,領頭一人身著黃袍,頭戴帝冠,可不正是土邪王和其麾下四惡煞。2

土邪王嘴角泛起幾分邪笑,一縱身便朝著深淵跳了下去

四大惡煞緊隨其後,五人順著深淵高下行,直到抵達了深淵之地。

深淵之底,是個巨大的深谷,冰寒刺骨,一股股寒流在裡面肆意流動著。

深谷盡頭的地方有著一個洞口,洞口外則趴著一頭巨大的雙頭冰龍。

「開始吧。」

土邪王說道。

於老怪便一揮手,一根根陣柱落在周邊,化為一座陣法。

接著,虎頭獸人取出一枚鱗片來,這鱗片晶瑩剔透,色澤冰寒,和雙頭冰龍的鱗片簡直一模一樣。

他將鱗片朝著陣中一丟,剎時間,陣柱上射出一道道光澤聚集在鱗片上,恍眼間便化作了一頭雙頭冰龍。

然後,但見那美艷婦人一繞手腕,朝著這冰龍一點,冰龍身上的龍氣便慢慢釋放出來。

龍氣初生之時,那趴在洞口外休息的雙頭冰龍頓時受到觸動,它豁起站起身來,聳了聳鼻子,緊接著便朝著這邊飛來。

待來到陣法外,一看到陣中的雙頭冰龍,它便兩眼著紅光,噴著粗氣,然後彷彿受到誘惑般的眼神漸漸迷失,一步步走入陣中。

待到入陣之後,兩頭冰龍耳鬢廝磨,一副親熱姿態。

「哼哼哼,畜生就是畜生,即使是雙頭冰龍也無外乎如何,單身這麼久見到頭母龍就已忘記自己的職責所在了。」

後方,於老怪笑道,話落又不免恭維道,「不過唯有王上睿智如天,才能想到用這方法誘開這冰龍。」

土邪王便道:「雙頭冰龍確實是棘手之物,即使施展了大陣法之後,那小陣法也照樣令人頭疼,因此,唯有智取,待殺了冰邪王,再將這寵物納入本王麾下,那便算一箭雙鵰了。」

話落,他不由得長笑一聲,飛身朝前趕去。

此刻,雙頭冰龍被陣法中的母龍所惑,早無法感知外界的情況,五人從陣法外擦身而過,它卻還在溫柔鄉里做著美夢。

待抵達洞口,土邪王一行便大步而入。

未過多久,便抵達了一個巨大的地下世界。

這裡山脈縱橫,連天接地,一座座峰頭猶如雨後春筍般密集,而在這其間又分明有著四座山頭最為巍峨,每一座上面都有著一座宮殿。

此刻,感受到有外人進入,宮殿里各飛出一道黑影,落於虛空之上,正是冰邪王麾下的四煞。

「土邪王。」

一見到來的人是土邪王,四個黑衣老者都直是大為意外。

「放心吧,正道已經走了。」

土邪王微微一笑道。

這一說,四老是明顯的鬆了口氣。

雖然他們和冰邪王一樣,即使被殺了也能夠復活,不過若非萬不得已誰又願意死過去呢,那復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

然後,其中一個老者又問道:「那土邪王過來是……」

土邪王便肅然說道:「本王的城池被那一群正道毀掉,我們好不容易揀了條命,這口氣本王可是咽不下去的,因此一路過來準備和冰邪王聯手對敵,不想這些正道腳程如此快,卻是搶先一步,總之,本王現在就要去見冰邪王,商量聯手之事,只要我們比正道快一步趕到雙子殿,我們四大邪王聯手必定能夠剷除正道,為天魔大人分憂。」

看著土邪王那憤怒的表情,四個老者也不由得深受感染,一人便道:「那請邪王稍後,老朽先去稟告。」

「先去稟告,你這一來一去的功夫可知道耗了多少時間,到時候因為這時間的拖延而導致我們無法及時趕到,這責任你可擔當得起。」

土邪王一瞪眼道。

「這……」

老者頓時一遲疑。

「眼下事態緊要,對付正道為上,這些繁文縟節就省了吧,你們直接帶本王過去。」

土邪王不容反對的大手一揮。

那凜然的氣勢威懾著四老,四老便終是點點頭,朝前飛去。

於是,在四老的帶領下,土邪王一行便朝前飛去,直到抵達了這地下世界深處的最為巍峨壯觀的一座大山顛峰之上。

這裡建造著另一座宮殿,和地表上的那座冰宮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待入宮中,一路抵達大殿深處,便見到冰邪王盤坐在寶座之上,殘缺的右手正在緩慢的再生長中。

「王上,土邪王求見。」

四老者躬身拜道。

「哎呀,冰邪王你居然這麼不小心,一隻手都斷了。」

土邪王則是故作驚訝的叫道。

冰邪王慢慢睜開眼來,盯著土邪王道:「看來土邪王你倒是躲得快,渾身沒有一點傷啊,莫非是在正道面前跪地求饒不成。」

土邪王便笑道:「本王在冰邪王眼中就是那麼懦弱之輩嗎,再想保命也不會跪地求饒啊……」

話到這裡,他話鋒又一轉,邪笑道,「不過不知道冰邪王在生死關頭會不會跪地求饒呢。」

「哼,本王的骨頭可比誰的都硬,豈會向正道低頭。」

冰邪王冷哼一聲,然後又道,「不過,沒想到雙頭冰龍這麼不中用,放了大陣之後居然睡著了,讓你這麼暢通無阻的就進了來。」

話落,又朝著四老怒哼一聲道,「還有你們,就這麼把人帶到本王面前。」

一個老者連忙說道:「王上息怒,土邪王此行過來是為謀大事,時間趕得緊,所以屬下等便破了例。」

「大事,什麼大事。」

冰邪王便問道。

土邪王臉一肅道:「本王敗陣,冰邪王你更受了重傷,咱們這臉面可是掃了地,相信這口氣本王咽不下去,冰邪王你也咽不下去吧,所以,本王想著咱們一道趕到雙子殿去,聯合雙子邪王一起,將正道一行剷除,以捍衛我們四大邪王之名。」

冰邪王冷著臉,點了點頭道:「你這想法倒是不錯,上次洞湖真人過來,本王已經死過一次了,如今這一次又斷了手,這心裡憋著口氣確實難受,但我們若然和雙子邪王聯手的話,那麼確實有和這些正道硬碰的本錢。」

話到這裡,他邪邪一笑道:「雖然他們把人給救走了,不過那些人被封印了幾十上百年,戰力全無,就是一群殘兵敗將,帶上他們可就是一大包袱,若是對他們動手,便可大亂正道的陣腳。」

「這可真是好消息,他們人數雖多了,但顧慮更也多了三分,咱們勝算就更多了三分,即是這樣,咱們就啟程吧。」

土邪王立刻說道。

「你沒看到本王缺了一隻手嗎,就這麼過去豈不被雙子邪王笑話。」

冰邪王則瞪了他一眼。

土邪王便一肅臉道:「眼下事態緊急,咱們去晚了那隻怕只有去跟雙子邪王收屍了,要不這樣吧,本王來助你恢復。」

「你來幫我。」冰邪王皺了下眉頭,眼中閃過幾分警戒。

土邪王便正色說道:「怎麼,冰邪王你不信我,你我雖然平日里有間隙,但咱們同為天魔麾下共事這麼多年,你也該知道本王是個有分寸的人,小事是小事,大事就是大事,這個時候你我就該聯手起來共同應敵。」

這麼一說,冰邪王的戒備心倒是少了許多,終是點了點頭道:「既是這樣,那你就來幫忙吧。」

「好,有本王之助,不出一時三刻必定助冰邪王你傷勢痊癒。」

lixiangguo

楚玉萱收回了雙掌,道:「你在這裡休息,我去給你找郎中!」

Previous article

荻翠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害怕的問秦烈:「秦師兄,小姐她怎麼不見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