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冰三重臉如死灰,走出皇宮,整個人都處於沌混狀態。

如果沒有大哥幫忙罩著人,他只有死路一條。

他正在廳之上發愣,突然屬下過來回報:「三王爺,外面有人遞過一個魂簡,請你過目。」

「什麼人送過來的?」冰三重問。

「不知道,那人只是留了一句話,他說……」

「他說什麼,別吞吞吐吐的。」冰三重怒道。

「他說,可以救三王爺一命。」

「大膽。」冰三重霍站了起來。

「三王爺,饒命,屬下只是傳令而已,請三王爺恕罪。」那手撲通地跪在地上。

冰三重以靈識讀取魂簡,片刻之後,臉色微變。

「送魂簡的事情,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知道?」

「稟三王爺,就小人一個人知道。」

「很好!」

好字剛出口,冰三重一袖揮出,一鼓冰雪寒氣擊出,那屬下還沒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被冰封,咣地碎成碎片。

冰三身影一閃,化成一道流水,離開水宮。

(本章完) 半小時之後,水宮北面的海面,一條小船正在輕輕地盪著。

夜船吹笛雨瀟瀟 冰三重落到小船上,朝裡面一名黑衣人說道:「你是何人,找我有什麼事?」

冥淵轉過身,淡淡地說道:「三王爺,咱們又見面了。」

「冥淵,是你。」冰三重殺氣大盛。

「你確定要跟我動手?」冥淵冷笑地看著他,道:「我可是來救你的,別忘了,咱們可是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江南王。」

聽到這裡,冰三重的殺氣頓時就收了起來。

前陣子,魔界三魔尊贏戰過來遊說水王冰一峰,要求跟他合作,至於合作做什麼事情,冰三重不知道。當時,冰一峰斷然拒絕,還跟魔尊大戰,當時冥淵也在其中。

沒想到,他們遊說不服自己大哥,反而跑來遊說自己。

「我冰三重什麼都敢做,就是不敢投靠魔界。」

冰三重冷哼一聲,正義凜然地說道。

冥淵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只不過是水國一顆沒什麼用的棋子,對我們產生不了多大的幫助,咱們三魔尊說了,你要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咱們也勉強,就就祝你三王爺長命百歲了,希望你能從江南王手裡活著出來。」

冥淵說完,哈哈大笑,正準備離開。

「等一下。」冰三重突然喊住他,說道:「你想怎麼合作?」

「很簡單,只要你遊說冰一峰,出手幹掉江南王就行。」冥淵說道。

「你們為什麼不自己動手,你們三魔尊的實力跟我大哥在伯仲之間,殺葉雄根本就不是難事。」冰三重不解地問。

「咱們三魔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豈會把時間,浪費在這小子身上。」

「換在之前,就算我不說,我大哥也會去殺葉雄,但是現在,估計不行。」

「為什麼?」

「大哥收到金山上人的魂簡,知道他在修真界的事情,暫時決定不殺他。」冰三重回道。

「可惡,又是這個金山上人在找麻煩。」冥淵恨恨地說道。

「現在,我也沒有辦法說服他。」冰三重說道。

「既然沒有辦法,那就廢了唄,不就是一個水王,誰當還不是當。」冥淵冷笑。

「你們敢幹什麼?」冰三重大驚。

冥淵掏出兩個小瓶子,一綠裡面是無色的液體,另一瓶是綠色液體,放到面前的桌面上。

「有色這一瓶叫七毒散,是咱們魔界的聖葯,只要喝了,就證實你是魔教的人,無論你做出什麼事情,闖下多大的禍,魔界都會罩著你。這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喝的,咱們魔界,也只有幾十人有資格喝。另一瓶是毒液,此毒無色無味,沒有解藥,一旦喝下去,哪怕境界再高,也沒有用,不出十分鐘,就會死翹翹。」

「你讓我給自己大哥下毒?」冰三重霍地站了起來,吼道:「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我才不會對自己的親哥下手。」

「我言盡於此,怎麼選擇,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三王爺,再見。」

冥淵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不見蹤影。

冰三重看著面前的小瓶子,呆若木雞。

……

五公里之外,冥淵從天而降,落到一片山林之中。

那裡,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正在等侯著。

「三哥,事情辦好了。」冥淵上前說道。

贏戰點了點頭,詳細問了事情經過。

「三哥,你確定冰三重會按我們的要求去做嗎?」

「冰三重是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做的。等他到了絕路,沒什麼事情是他干不出來的。」

「三哥,咱們真要扶植冰三重當傀儡嗎?」冥淵繼續問。

「誰當傀儡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沒有人妨礙我們做大事就行了。」

……

冰三重回到水宮,馬上就往前皇宮,尋找自己的大哥。

剛剛進入皇宮,冰一峰正好迎面走來。

「三重,我正好有事情找你。」冰一峰走上來,說道:「我考慮過,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去找一下江南王,殺不殺他倒是其次,但他必須給我們水國一個交待。」

冰三重鬆了口氣,說道:「大哥,我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你說。」

「如果你見到江南王,確定不想殺他的話,我希望你能讓他保證,不再殺我們水國的人,不然的話,你不能放過他。」冰三重說道。

「這是必須的,如果談判不合,哪怕他背景再強,我也一定要殺了他。」冰一峰冷冷道。

「宮裡的事情,我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冰一峰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去,朝木國的方向飛去。

……

水宮,十公里之外,一處森林之下,兩道人影正在潛伏著。

他們身邊有一個小小的隱匿禁制,能將兩人的氣息隱藏起來。

「阿雄,你確定冰一峰會中計,離開水宮?」孤月懷疑地問。

「不知道,中計就殺入水宮,把冰三重宰了,如果不中計,咱們就當在這裡渡蜜月唄。」

葉雄說完,一手向她的小蠻腰摟去。

「討打。」

孤月一把拍在他的手中,罵道:「來水宮這一路上,你晚晚都要,不怕傷了身體。」

「為了你,哪怕X盡人亡又如何?」葉雄哈哈地笑了起來。

孤月的身體剛剛被開發,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總是讓葉雄意猶未盡。

說著,他的手又想溜進衣服里使壞。

孤月正想反抗,突然急道:「快看,那是什麼?」

葉雄定晴望著,穿過樹葉之間,兩道黑色的流光,朝天邊飛去。

葉雄雙目突然發出一道金色光芒,《梵聖功》被運用到雙眼,天眼被他施展出來。

「難道冰一峰跟冰三重同時離開了?」孤月問。

「不是水宮的人。」看清楚那兩人的模樣之中,葉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這兩人,一個是我的死敵冥淵,他緊跟在前面那個人身邊,唯他馬首是瞻,這人在魔界之中,地位肯定不低,很有可能是排行前幾的魔尊。」

「魔尊,他們怎麼會出在這裡?」孤月驚訝地問。

「有魔修出現的地方,都不會有好事,肯定又在想什麼害人的詭計了。」葉雄說道。

「咱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孤月問。

「別,前面那魔尊氣息極為不簡單,我剛才用天眼窺視,查點都被發現了。」

轉眼之間,那兩道人影,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本章完) 葉雄正在想著魔界有什麼詭計,突然,又一道流光從水宮的方面飛來。

這次他看清楚了,正是冰一峰。

「魚兒上勾了。」葉雄笑道。

等冰一峰離開之後,孤月連忙道:「咱們快點去吧,趁現在冰一峰不在水宮。」

「你傻啊,他這才剛離開,一個電話就回來了。」

「電話?」

「通訊器啊,我們那星球叫電話。」

聽葉雄解釋,孤月這才明白。

在修真界修羅界這樣的上層星球,科技遠遠比地球發達,只是由於大家都不怎麼在乎這些,一心修鍊,所以把這方面給忽略了。

在修真界,像建築,通訊,還有宇宙飛船之類的,不知道比地球文明高了多少倍。

「咱們還要等多久?」孤月問。

葉雄想了一下,突然目光火辣辣地看著她。

「你想幹什麼?」孤月被他看得心慌。

「咱們先親熱一下,完事之後,就差不多了。」葉雄嘿嘿笑道。

「你別鬧了,一會還要去大戰呢!」孤月急道。

「大戰算得了什麼,沒事。」

「我不要,你別過來,救命啊……」

……

兩個小時之後,葉雄跟孤月懸浮在南海之上,面前是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

「水宮在哪,不會就在這片海洋下面吧?」葉雄問。

孤月點了點頭:「沒錯,水宮就在這下面,跟著來!」

她化成一道流光,快速遁入水宮之中。

葉雄跟在她後面,一頭扎進水裡,朝海底遁去。

差不多遊了幾百米,前面突然出現一片巨大的海底宮殿。

看到這片宮殿,葉雄不由得震驚了。

足足十幾公里的宮殿,被建造在海底之下,周圍用兩層東西隔著,第一層是禁制,第二層是厚厚的玻璃狀物,游魚就在周圍游著,從下面可以看到整個海底的景觀,怎一個漂亮了得。

「冰一峰這老傢伙還真會享受,這裡簡直就是人間仙境啊,不知道這冰宮被大水淹了,他會有什麼反應。」葉雄嘴角揚起一抹邪笑。

看到他那邪惡的模樣,孤月震驚地問:「你想幹什麼?」

「水宮這麼大,綿亘幾十公里,冰三重在哪咱們都不知道,咱們怎麼找,總不能一座座宮殿找吧,所以,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水淹冰宮。」葉雄說完,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勢。

「瘋了,你真是瘋了,這水宮下面,可是住著數千上萬的人,你這樣做……」

孤月說不去了,她無法想象那樣的後果。

「反正淹不死,大不了,無家可歸而矣。」

水宮下面,全都是修士,哪怕被水淹了,也淹不死,所以葉雄一點都不在乎。

他說完,身體一閃,已經落到那禁制上面,身體爆發出來強橫元氣,讓他身體周圍幾十米,變成一個真空地帶,滴水都進不來。

喝!

葉雄一聲大吼,一掌狠狠地擊在禁制之上。

強盛之極的元氣,頓時翻起滔天巨浪,翻江倒海。

禁制一陣悲鳴,禁制之上,一道道白色的銘文浮現,生生他這一掌的力量,全部化解。

這驚濤駭浪的一掌,居然無法攻破。

「別浪費元氣了,水宮由於建在水底,需要擔當巨大的風險,所以水宮的歷代國王,都不斷地加強護宮禁制。這禁制之上的銘文,叫做『蝌蚪文』,是一種非常古老的銘文,據說防禦力在所有的銘文之中,是排第一的,別說你才剛剛金丹初期,就算是金丹後期,都沒那麼容易破開。咱們如果乖乖用身份銘牌進去就好了,現在引起那麼大的波動,想用身份銘牌進去都不行了。」孤月嘆了口氣,對他的衝動,表示無語。

「誰說這蝌蚪文是最強的銘文了?」

「難道不是?」

葉雄沒有說話,將《梵聖功》施展出來,頓時身上爆發出一層金光。

「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最強的銘文。」

元氣運於右手食指之上,一道金色銘文從他的指尖之中,落到禁制之中。

進入金丹期之後,葉雄對於金梵銘文的運用,又上了一層樓,那金光閃閃的符文,進入禁制之後,馬上就融進去,跟那些白色的蝌蚪文抗爭起來。

騎馬與蘿莉 吸引蝌蚪文的注意之力,葉雄的身上金光大盛,手指再次吐出無數的金梵銘文,那些銘文進去之內,按照他的要求,圍成了一個直徑十幾米的圓圈,把所有的蝌蚪銘文隔絕在外。

「沒有了銘文,我就看看,你這禁制還能不能扛住我的一擊。」

葉雄說完,氣勢再次爆發,一掌拍落。

禁制一陣悲鳴,那被金梵銘文圍住的圓圈之內,沒有加鞏固銘文,瞬間就被一掌擊潰。頓時,整個禁制一潰千里,瞬間全破了。

海水瘋狂地涌了進去,瞬間就來到第二層防護之中,那是一層一米多厚的玻璃狀物。

孤月在旁邊看著,又一次被震撼到了。

她沒想到葉雄居然會銘文,而且這銘文,似乎比起蝌蚪文還要厲害得多。

這個傢伙,為什麼總是讓人感覺到無比的意外。

他到底從哪裡學會這麼多的神通。

「水宮的朋友,感覺一下水淹宮殿的滋味吧!」

葉雄哈哈大笑起來,一掌拍出,厚厚的玻璃狀守護層,怎麼可能擋得住他如此厲害的一擊,瞬間就破開一個大洞,海水瘋狂地涌了進去。

「一個洞似乎慢了一點啊,那就再加快一點。」

葉雄落到第二個地方,又是一掌,離開幾米又是一掌,僅僅片刻,整個護陣線,千瘡百孔,徹底崩塌,水淹水宮。

水宮頓時一片大亂,無數的修士從裡面出來,企圖救援,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崩潰的地方太多了,根本就堵不住海水狂潮,只能放棄。

「孤月,咱們去找冰三重算賬吧!」葉雄朝說道。

lixiangguo

戴龍的話完全不給妙俊風餘地,似乎是在對學院提出一項要求。

Previous article

「是!」子龍昂首挺胸看著郭念菲,郭念菲拍了拍子龍的肩膀說道:「這才是郭氏一族的男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