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餘三頭蠻荒皇者,也在同一時間,顯化本體。

大戰一觸即發!

莫語眉頭一皺,重重冷哼一聲。

他靈魂空間中,其餘五枚神通符文,此刻同時亮起。

一股無形氣息,衝天而起!

帶來一種,來自於血脈、靈魂雙重層次上的,徹底壓制!

四頭殺機騰騰的蠻獸皇者,此刻身體同時一僵,恐怖氣勢不攻自破!

一雙雙巨大眼眸死死看來,流露出無盡驚駭。

莫語凌空而立,漠然眼眸,蘊著無窮威嚴。

他目光一掃,淡淡開口,「臣服,或者死亡!」

落入四頭蠻獸皇者耳中,便似雷霆炸響。

深淵熊王心頭髮冷如墜冰窖,濃郁死亡氣息,將它徹底籠罩。

讓它毫不懷疑,任何反抗,都將迎來死亡!

苦澀牽動一下嘴角,深淵熊王巨大身軀,推金山倒玉柱轟然拜倒,「參見大人!」

……

「如非你們對本座還有用處,之前冒犯,便要你等死無葬身之地!」

吞天神宮,莫語端坐恢弘大殿上首,漠然開口。

下方,深淵熊王為首四大蠻獸皇者,急忙低頭。

心中,卻同時鬆了口氣。

既然有利用的價值,他們的性命,應該是保住了。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深淵熊王恭謹開口,「但有所命,我等必將遵從!」

莫語眼眸虛眯,緩緩道:「最好如此。否則本座保證,你們會後悔,出現在這世上。」

四大蠻獸皇者,身體同時一僵。

……

獸神考核臨近,整個荒古之地,隨之沸騰。

無數苦修強者,紛紛破關而出,爭奪進入資格。

獸神壁旁,匯聚了大量修士,關注著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的排名。

不時有璀璨神光爆發,凝聚成一列文字。

這便表明,有排列前百位者橫死,嶄新的強者橫空出世。

每一次,都引起一片驚呼!

當又一名強者,生生殺入百名之內后,一名獨行強者意猶未盡收回目光,「每次獸神考核開始,都會引出無數隱世強者,掀起腥風血雨,只有最強之人,才能獲得資格啊。」

「那是自然!」他身旁,一乾瘦蠻族修士冷冷開口,「不過獸神壁排名,最為熱鬧的,卻還不是現在。」

獨行強者面露訝色,「獸神考核開始前一月,才是獸神壁排名變動的最為激烈之時,難道有了變故?」

乾瘦蠻族嗤笑一聲,「九年前,金蠻部落拍賣,一外界天驕攜蜃獸地圖離去,遭各方強者圍殺。此戰過程不為人知,但獸神壁排名前百位,卻在數月之內,清空近半!其中包括聖魔、阿鼻兩族絕世天驕,獸神壁排名第一、第二的金尊、血袍。」

「啊!」獨行強者驚呼一聲,他近來出關,哪裡知道發生了驚天大事,「出手之人是誰?」

乾瘦蠻族抬手一指,目光不覺露出敬畏,「獸神壁排名第一位,莫語!」

……

萬仞高山之巔,空間毫無預兆生出一隻漩渦,隨即一隻粗糙大手從中探出,生生撕開一條裂縫。

帝無疆一步邁出,鷹鷲般的眼眸在周邊掃過,低聲道:「荒古之地!」

轟——

頭頂之上,無數雷霆同時炸響,張牙舞爪刺穿長空。

傾盆暴雨,隨之降臨。

只是這雨,呈猩紅之色,粘稠如血!

……

地底深處,一片黑土。

突然間,土層向下凹陷,很快形成一隻深坑。

枯黃色的泉水,從中噴出,將深坑注滿,形成一方黃泉。

平整如鏡的水面,不知何時,悄然多了一道身影。

起初模糊,漸漸變得清晰,最終一隻手掌從中伸出,將平靜水面撕開。

冷千秋一襲青衫,神色清冷,此刻驀地抬首,目光如閃電撕裂大地。

一條巨大溝壑,赫然出現,裂口平滑如鏡!

……

沉寂數年的聖魔、阿鼻修士再度活躍,帶領天行、地闕兩大部落之人,潮水般席捲而出。

無數條消息,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卻無法鎖定住目標行蹤。

巨大殿宇中,帝無疆以手抵額,冷冷開口,「廢物!」不見任何動作,下凡跪伏三人,身體轟然爆裂,血肉橫飛!

他抬頭,冰冷眼眸,如利箭洞穿虛空,「獸神考核就要開啟,莫語,本座看你躲到何時!」

轟——

暴虐殺機,在肆虐大殿內壁,留下無數縱橫切痕!

……

「尋找不到?」冷千秋眉頭微皺,隨即歸於平靜,「看來,他對自己的處境,非常清楚。」

他轉身,緩步向外走去,平淡聲音在空中響起,「傳令下去,停止搜索。」

「三日後,獸神考核開啟,他會主動跳出來。到時,殺他不遲。」

……

第三日,萬眾矚目中,獸神巨艦緩緩升空,自荒古之地最深處飛來。

無數蠻族、蠻獸匍匐,向獸神展露的神跡,虔誠膜拜。

半日後,獸神巨艦出現在獸神壁上空,一股無形力量,從中爆發。所有無關修士,都被一股浩瀚之力,直接推開。

嗡——

獸神壁噴湧出璀璨神光,形成一條光柱,筆直轟入蒼穹深處!

強大召喚之力降臨,整片天空,都劇烈扭曲起來。

一道道身影,便在這扭動空間中,緩緩浮現。

「吼!我終於獲得了獸神考核的資格!」一頭蠻獸興奮咆哮,磅礴如山的威壓,肆意散發。

黑衣黑髮黑弓的蠻族青年,一雙眼眸明亮蓋過星辰,釋放無盡銳利,似乎天地橫阻在前,都要被直接洞穿!

「老師,我沒有辜負您的期望,闖入了獸神考核!請您放心,后羿部落的榮光,將在今日再度綻放!」

「我體內流淌著獸神的血脈,此番必有大造化,一飛衝天,威懾荒古之地!」

「誰都不能阻攔我,都則死!」

或陰沉,或暴烈,或鋒利,或厚重……

無數道強者氣息,在此交錯碰撞。

無數黑雲自虛無湧出,令整片蒼穹,都徹底陰暗下去!

但就在這時,一股心悸,猛地自此處,所有修士心底湧出。

就像是被叢林中,最為嗜血兇惡的猛獸鎖定。

所有目光,同時匯聚過去,便見一道挺拔如山的身影,正在緩緩凝實。

唰——

帝無疆眼眸猛地張開,像是一把無形長刀,重重斬到所有窺測神念上。

一瞬間,但凡出手試探之人,盡皆悶哼一聲,臉上浮現蒼白,心神震駭!

嘴角浮現一絲森然,帝無疆目光橫掃,所經處眾人紛紛低頭,莫敢對視!

「哈哈哈哈!」

他仰首狂笑。

肆意、跋扈! 就在這時,帝無疆眉頭一皺,豁然轉身看向身後。

一青袍修士,身影正在凝實,神色間一片清冷。

「冷千秋!」帝無疆眼眸一縮,抬手一拳轟出。

青袍修士神色不變,平靜眼眸中,閃過一絲凌厲。

他並指為劍,向前一刺。

轟——

驚天巨響,恐怖勁氣激蕩,將周邊修士直接掀飛,一個個面露驚恐。

這是,哪裡來的兩個變態!

帝無疆狂笑,「萬古戰場一別,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不然這一次出手,未免太無趣!」

強橫氣勢,將及身勁氣,震成粉碎。

冷千秋眼眸明亮,淡淡開口,「這一拳我暫且記下,如有機會,定當加倍償還。」

不見他有任何舉動,席捲來恐怖勁氣,化為細潤春風,掀起身上長袍,飄飄如仙。

「好!」帝無疆氣勢豪邁,大手一揮,「我等你來!」

一者狂暴,如擎天長槍,縱橫睥睨。

一者靜默,如歸鞘寶劍,鋒芒暗藏。

兩大巔峰強者,像是升起的驕陽,令周邊修士黯然失色。

嗡——

空間扭動中,又有一名修士,被傳送而來,恰好是帝無疆、冷千秋之間。

特殊的位置,瞬間吸引無數目光,不乏嘲弄之意。

暗道一聲,這傢伙怕是要出醜了!

畢竟兩大巔峰強者無形氣機交錯,又豈是好消受的。

被帝無疆、冷千秋交手掀飛出去的各方強者,臉色不覺好看了一些。大部分人都是這樣,有了更為凄慘的比較,潛意識中會覺得頗為安慰。

但讓眾人失望的是,這名修士眉頭只是一皺,便恢復平靜。

沒有匆忙躲避開來,反而抬頭在場中緩緩掃過。

一襲黑袍,神色漠然,夾在兩大強者之間,竟自然流露出一股從容不迫。

不少修士暗暗心驚,忙收斂了淡淡失望,待看清他的身影,心底不由生出一絲迷惑。

此人,為何有些眼熟?

但很快,便有一道聲音,為他們解開困惑。

「莫語!」帝無疆突然開口,玩味目光下,隱藏著冰冷殺機。

冷千秋眼眸越發明亮,一股鋒銳氣息,漸漸從他體內散發,就像是一把即將出鞘的長劍。

「是他!」一名蠻族修士失聲驚呼,「獸神壁排名第一位!」

「傳聞中,九年前獸神壁排名大變,正是因此人而起。」

「難怪有實力,承受兩大超級強者氣息,不動聲色!」

lixiangguo

燭陽果通體晶紅,和燭陰果沒有什麼兩樣,不過有些不同的是,裡面的果核是黯紅色的,還帶著一絲紫色,晶瑩剔透,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Previous article

「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