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他村沒有,但是他們這裏有。”荀明忠羨慕地說道,“他們要是想安電話,家家都安得起。你沒聽他剛纔說的耗子藥廠嗎?這個廠就是他們辦的,一年能賺二三十萬。最近搞了個牧場,就在後山,光承包費一手就給了十萬。聽說他們還在深圳搞了個廠子,那個廠子賺得更多!”

楊光義三人聽着荀明忠的介紹面面相覷,各人臉上都是一片吃驚之色。他們沒想到,在他們心目中偏僻貧窮的小山村,居然這麼富裕!

楊光禮幾人得到消息,急急忙忙地趕回來,先來了一聲“哥,我還以爲你死球了”,然後就抱在一起嗚嗚地哭。聽得讓人心裏不是滋味,李遠山乾脆先避避再說。

等情緒平息下來,楊光義說起過去的事,才知道,他們當年拉省兵去的四個,就他一個活下來,其他三個都犧牲在了戰場上。後來內戰的時候,楊光義已經是排長,帶着一個排悄悄投降,因爲功夫不錯,又有頭腦,zhengzhi上可靠,所以留在了部隊。

至於因爲這段經歷,特殊時期招受了迫害,這些他並沒有說出來,不過這是李遠山腦子一轉就能想到。要不是因爲這樣,楊光義應該早就回來探親了。至於當年爲什麼不通信,李遠山覺得應該是保密需要。他不知道,楊光義這次回來探親,雖然僅僅是一個退休上校,但畢竟參加過抗戰的,縣裏還安排了人陪同,只是楊光義被留在了鄉里。

接着楊光義問起寨子裏的變化,楊光禮幾人也一一說了。誰去參加游擊隊犧牲了,家裏老人什麼時候去世了,村裏現在過得如何。

這邊說着,那邊準備做飯做菜。宋世安特意去牧場抓了一隻羊和兩隻雞回來,正在外面張羅着殺。

楊光義聽着羊叫,高興地說道:“是不是白山羊啊?”得到確定之後欣喜地跟楊明玉說道:“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白山羊,味道美得很,今天有口福了!”

“除了白山羊,還有忘不了魚。”李遠山起身去幫忙說着,起身去幫忙。

白山羊和忘不了魚,楊明玉從小到大聽爸爸叨唸過好多次,一直以爲是因爲爸爸想家才認爲好吃,馬上就要見識是否名副其實了。

開飯的時候,不只是羊肉和魚肉,就連米飯也特別香,楊明玉一嘗眼睛發亮,總算理解了爲什麼爸爸一直戀戀不忘了,實在太美味,誰吃過這些東西都無法忘記。

“怎麼樣?爸爸沒騙你吧?”楊光義見女兒吃得眉開眼笑,笑道。

楊明玉嗯嗯直點頭。

“不只是這羊和魚,就連這米飯,爸爸也沒在其他地方見過。”楊光義接着說道,“《紅樓夢》上倒寫過胭脂米,不知道是不是同一種。”

熱熱鬧鬧地吃過飯,楊光義雖然身體不好,依然執意去上墳。

楊光禮擔憂地看着,生怕出問題,悄悄叫過李遠山說道:“我這老哥身體太差了,也不曉得支撐得住不,你看着點。”

“沒事,支撐得住。”李遠山安慰道,“就是老毛病罷了,有胃病,有舊傷,回來配幾副藥,喝完就能好大半,不過想要斷根就難了。”這需要楊光義在村裏修養幾年,好好治療才能徹底治好。

回來之後,李遠山配了幾副藥送來,楊光禮按照李遠山的囑咐熬藥給楊光義喝。

第二天,家在附近的姐妹得了信回來。下午。城裏的楊光禮和在隔壁縣的楊光智也回來了,兄弟姐妹圍在一起說個沒完。

熱鬧了兩天,楊光義一家要走了,楊明玉得趕着回去上班。她媽也要回去幫她帶孩子。好說歹說答應了過年再來,才放他們離開。不過離開的時候每家送一包東西,馬車都裝不下了,楊明玉直說這麼多東西坐車不讓帶,纔有放下來許多。 第214章、建新房,搬新家

時間慢慢過去三年,這三年不管是牧場、耗子藥廠還是傢俱廠,都發展得很好。儘管老美髮生了經濟危機,但對國內影響不太大,要不是李遠山一直強調穩紮穩打,傢俱廠的規模還能再擴大一倍,也能賺更多錢。

不過李遠山對傢俱廠的未來定位可不是做大衆傢俱,而是做名貴傢俱和雕刻品。傢俱廠生產普通傢俱,只是因爲這一段時間做普通傢俱賺錢容易,正好賺錢囤積名貴木料而已。要不然,何必開傢俱廠,開個來料加工廠一樣賺錢,而且賺的還是外匯。

不過這幾年傢俱廠賺了一大筆錢,這些錢除了囤積珍貴木料,也不能就躺在銀行裏,這樣是跑不贏通脹的,於是,哪怕李遠山心裏不想投資房產,最終成爲炒房團的一員,也不得不加入進去。

而真正讓李遠山興奮的是,楊明東他們去年居然在李遠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投資了一個以後鼎鼎大名的公司,雖然份額只有百分之八,但是也讓李遠山興奮不已。李遠山得到消息之後特意打電話去問,想要增加份額。楊明東告訴李遠山,人家是因爲想要自主研發產品,所以才籌錢的,想要再多對方也不會出讓了。

這天,李遠山接到楊明東打來的電話,開口楊明東就說道:“前段時間的風波你知道了吧?現在影響已經出現了,經濟有點不景氣了,我們傢俱廠的銷量也開始下滑了。”

“什麼風波?明月懷孕了,我這段時間都沒關注其他事情。”李遠山疑惑地說道。

“明月懷了?你們總算要孩子了!我還以爲你們有問題,打算找個機會建議你們去大醫院看看呢。”楊明東高興地說道,接着又講了前段時間的風波。他也知道得不清楚,但是影響據說挺大的。

李遠山聽了,想起來有這回事,於是說道:“知道了。既然有影響,那你們討論分析一下影響有多大然後做個應對方案,要裁多少人,怎麼裁,保證傢俱廠能正常運轉就行。實在不行,那就除了安保的,看倉庫的這些,其他車間的工人全放大假。傢俱廠沒有訂單養不活他們,那就讓他們回來。他們都是農村出去的,不行還能回來種地。”

“全部放假肯定不可能,再怎麼影響也不會沒有訂單,沒有銷量。不靠出口,國內也要發展不是,只是銷量減少而已。”楊明東說道。

“你們看着辦。”李遠山說道,“反正我們在銀行也沒有貸款,沒有訂單大不了停產,等風頭過了再開工。”

“哈哈,說起這個心裏就舒暢。”楊明東笑道,“現在規模比我們大的幾家傢俱廠已經開始裁工人了。當初他們規模跟我們差不多,甚至比我們規模還小,一個勁地擴大規模,按我們的估計,他們每家在銀行都有不少貸款。現在銷量下滑,搞不好就得倒閉,老闆怕是急得想跳樓了!”說起來哪怕他們與人爲善,但是同行是冤家,你不得罪人家,人家也要針對你,搞得楊明東他們經常火大,恨不得火拼一場。

“呵呵呵。我們不貸款,慢慢發展,這樣雖然會失去許多機會,但勝在穩健,有個風吹草動的,也不容易倒閉。”李遠山笑道。

果然,沒過多久,開始有打工的回來了,趕場的時候街上人多了起來。

李遠山聽到兩個拉家常,其中一個應該是在家種地的,他笑道:“本來種地纔是我們的事,出門打工只算是副業。現在打工不行,回來種地正好。”

“也是哈!”另一個是個年輕人,說道,“應該慶幸家裏還有地,打不了工,還能回來種地,怎麼也能整得到一口吃的。”

另外一個老頭插話問道:“我問哈,是不是去那邊打工的人都回來了?”

“沒有,留下的還多得很。我是今年纔過去的,找的這個廠子這兩個月不景氣,要不了弄個多人,才把我裁下來的。”年輕人說道,“就是我們廠裏,大部分人還在上班呢。”

“那就好,那就好。”老頭聽了心頭落了地,感嘆道,“我看好些人都回來了,可我家那個一點音訊都沒有。你說這老遠八遠的,我們又得不到他的消息,多擔心啊。”

年輕人並不知道老頭的兒子到底怎麼樣,是在廠裏還是在工地上,又或者在那邊浪着,幹起了敲詐勒索的勾當。這種人他在廠裏聽說過好幾個,都是不願意吃苦,上班經常偷懶,然後被廠裏開除,在其他廠也一樣待不長,最後就流落街頭做起了小混混。

回來的人越來越多,又想到明年孩子就要出生了,李遠山打算抓緊時間把新房子建起來。和楊明東他們電話溝通之後,那邊匯錢過來,加上這幾年耗子藥廠的利潤,就可以動工建房子了。

看着李遠山和江明月搞出來的建設圖紙,寨子裏的人一個個興奮得很,這麼漂亮的房子,只有大城市的有錢人才住得起。現在,自家也要建這樣的房子了!

施工隊找的還是嚴紅,二十多棟樓房,兩邊還帶一層的雜物間和廚房,工程量不比建設牧場的時候少多少。他自從建牧場之後就沒有接到這麼大的活了,趕忙帶人過來。

大致看了圖紙,嚴紅苦笑道:“這種房子我還沒有建過,要求很多啊,圖紙都沒怎麼看懂。”

“都差不多,只是多幾根柱子而已。”李遠山說道,“我說你得學着看圖紙了,實在不行得招一個人。”

“我就這麼一個小施工隊,一年接到的活也不多,哪養得起這樣的人才啊。”嚴紅說道。

非常規編劇 “活有的是。”李遠山說道,“你找個技術員,施工隊搞正規點,然後進城包活幹,現在下面已經拆縣建市,正在搞建設,有的是活,只看你資質夠不夠。”

嚴紅聽李遠山一說,心裏一動,他小打小鬧這些年,辛苦不少,每年賺不了多少錢,如果能夠進城去幹,還真是一個機會。他看着李遠山他們的耗子藥廠每年賺幾十萬,深圳還有一個大傢俱廠,賺錢更多。有了對比,他也心熱,想要賺大錢。

爲了讓嚴紅的施工隊按照圖紙建設,李遠山特地用木頭做了一個縮小的模型。

“你看,房子建好就是這個樣子。”李遠山帶着模型找到嚴紅,擺着讓他看。

“哈哈!這樣一看,就一目瞭然了,不像圖紙,全是些直線,看得人眼暈。”嚴紅高興地說道。

等嚴紅有了一個整體的印象,李遠山再將模型拆開,指着地基說道:“這是基腳,有石頭的地方挖到石頭,沒石頭的地方要挖一米五深一米寬。下面用石頭砌起來,然後扎鋼筋,用水泥石子做成一個整體。上面也是連着的整體框架,然後才砌牆。”

“好,這樣就清楚了。”嚴紅欣喜道,“你這個模型就放我這點,我對着琢磨琢磨。”

兩層的小樓簡單,不像那些動着二三十層的高樓那麼複雜。嚴紅搞明白之後,招來更多工匠,先開工一半,每棟房子連着和砂漿、送石頭磚塊的小工少的時候也有十多人在施工,建設速度非常快,幾天時間地基就築起來了,第一層的主樑也築起來了。

這一半暫時停下,又開工另一半,等另一半地基築好,這邊地基主樑已經乾硬,可以繼續開工了。

就這樣兩邊換着,臘月二十二楊明東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只剩下收尾了。之所以這麼快,一是人多速度快,二是裝修只是簡單抹了一層瓷粉。

“喲!今年過年就能住進新房子了!”楊明友興奮地叫道。

“是啊!”李遠山笑道,“後天日子不錯,宜結婚、入宅、祈福。要不幹嗎讓你們早幾天回來?”

“我們全寨一起搬新家嗎?”宋瑜問道。

“當然一起,免得麻煩。”李遠山笑道,“到時候就在打穀場擺酒席。”

“搬了新家,老房子就可以拆了!”楊明東轉頭看了看,說道,“現在看這些老房子,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呵呵。老房子已經拆了好幾棟了。”李遠山笑道,“他們好幾個老頭子捨不得離開住了一輩子的屋基,我們也住習慣了那裏。耗子藥廠不是去年修了些房子做宿舍嗎?我們就先搬過去,拆了老房子建新房子。”

一聽李遠山的老房子拆了,楊明東急忙問道:“啊呀!你那老房子有好些好木料呢。那根樑我看了,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綠檀木,可別扔了!”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哪能扔了。”李遠山笑道,“我又不是不認識,都堆在雜物間裏了。”

就近進了一棟新房子,參觀了一番,李遠山笑道:“今天回去幫着收拾收拾,明天早上就要去幫忙買菜了。”

“要擺酒席,現在還沒買菜?”楊明才問道。

“豬和雞不用買,不過乾菜已經買了。”李遠山說道,“剩下的就是蔬菜了,蔬菜當然要賣新鮮的。不過大致已經跟各家說好了,明天直接帶着錢去拉就行。”

從二十三下午忙到二十四下午送走客人,打掃衛生,大家累得不行,隨便洗洗就睡了。主要是客人太多,不但要招呼客人,肉菜不夠,還得現殺現買。 第215章、新的打算

第二天起來,坐到一起,各個精神抖擻,李遠山笑道:“新房子住的不錯吧!”

“嗯!夢了多少年的新房子,總算住上了。”楊明東感嘆道。

“是啊!以前你說的時候,我嘴上不說,心裏可認爲你是在做白日夢。”楊明學也說道。

“呵呵呵……房子是修好了,不過這路還不成樣子。”李遠山笑道,“等明年看看有多少利潤,如果可以的話,明年把這路修了。怎麼也要從小學修過來,修到各家敞壩。”

“不用考慮傢俱廠那邊都可以,我看耗子藥廠不會受影響。從小學過來還不到一里,再修到各家,也就兩三里路的樣子,就用耗子藥廠賺的錢就可以修了。”楊明東說道。

李遠山說道:“耗子藥廠賺的錢得留着。這藥廠在這上面始終不太行,原料要從下面運上來,成品也要運下去,這樣下去不行。我覺得應該搬到城邊去。耗子藥廠的錢就留着在下面建新廠。”

“這麼也行,廠子在這上面雖然家裏人上班方便,可發展就受限制了。”寨方和說道,“你看在城裏高的那個飯店,這些年已經換店了兩次店面了,一次比一次擴大。”

“那個飯店要不了多久又要換了。”李遠山笑道,“黃燕打算自己建一個五六層的酒店。”

“五六層的酒店,要不要這麼大啊。”楊明東說道,“就興義這個小城,有多少消費能力?”

“因爲明月畫的那兩幅畫,這些年來旅遊的人開始多起來了。”李遠山說道,“再加上城裏這些年的發展,上面兩三層做客房,下面做餐廳。就算暫時空着一兩層也無妨,她是打算一次到位,免得搬來搬去,每一次搬遷都是一個大麻煩。而且店面也不好找,那些房子用來做酒店始終不太對勁。”

“這麼說來耗子藥廠必須得搬下去了。”楊明才說道,“只有搬下去了才能更好地發展。”

“只是,雖然我們的耗子藥有獨門祕方,可其他耗子藥也不太差,這個行當我覺得做不了幾年了。”楊明學又提出新的問題。

“也是啊。”寨方和說道,“要是藥廠不行了,接下來應該幹什麼?化肥廠?水泥廠?還是開礦山?除了這些,好像找不到合適的做了。”

“化肥廠水泥廠下面都有,而且是公家企業,要人有人、要技術有技術,怎麼也輪不到我們來。”李遠山說道,“至於礦山,雄武鄉那些礦山,聽說每年都要死幾個人,背景不硬根本做不起來。”

“那還能幹什麼?”幾人面面相覷,問道。

“我想想啊……除了這些,要不搞建築公司?只是現在興義就有不少,找活幹怕是不容易。”李遠山說道。

“要不建個藥廠?其門這邊好多藥品都要從其他地方進,而且藥品緊缺,經常進不到。”楊明竹說道。她在醫院上班,自然從自身行業出主意。

“藥廠?”李遠山眼睛一亮,這是個好主意,“行,就建個藥廠!那這樣,要是能夠把藥廠建起來,那耗子藥廠就不搬了。就放在這上面,什麼時候倒閉什麼時候算完!”這邊建藥廠還真不錯,除了生產西藥,還能生產中藥,這邊中藥材資源很豐富。另外位置也不錯,是滇桂交界,而且昆明至廣東的鐵路也已經修了一段,要不了幾年就能竣工,運輸很方便。

“要建開年過後就開建,傢俱廠的賬上還有兩百多萬,先打一百萬過來建廠房。我們分一下工,姐夫你開年回去看着傢俱廠,友哥才哥你們跑建藥廠的手續,我帶人去大藥廠考察一回。”楊明東說道,“跑一個藥廠未必行,我打算多跑幾個藥廠,最好能招到幾個人纔回來。”他沒有算上李遠山,現在李遠山得在家照顧江明月。

“呵呵。人才,除非是退休了的,不然怕是沒人願意過來我們這邊。”宋瑜苦笑道。

“看吧,實在不行那就找些退休了,身體還硬朗的技術員。”楊明東笑道,“其實這些退休人員更好,經驗豐富。有他們手把手教,很快就能上手了。”

李遠山笑道:“呵呵呵。明年忙的時候,我的在家照顧明月,就只能看着你們忙了。”

“這幾年不一樣看着我們忙?”楊明東笑道,“什麼事你都是起個頭,然後就交給別人來。 策江山:嫡若驚鴻 當年你從傢俱廠回來的時候,大家還說那是你想鍛鍊大家,其實就是懶得管。”

“話說,確實是鍛鍊了你們啊,你看現在你們不是一個個都鍛煉出來了?每一個都能獨當一面了。”李遠山笑道,“要是我一直在那邊,什麼是你們都指着我,那你們現在肯定沒有多大進步。”

“這是我們不想讓好不容易開起來的傢俱廠倒閉,纔想盡辦法趕出來的。”楊明東說道。他們又沒多少文化,什麼都不懂,都要學,只能硬着頭皮上。現在想想,都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說起來,韓徳朝也是勞苦功高,等傢俱廠效益好起來,也該給他一些股份纔好。”李遠山說道。

“嗯。他這些年盡心盡力,確實應該給點股份纔好。”宋瑜說道,其他人也點頭同意。

“你們想想是開年宋瑜你過去就給還是等效益好起來再給。”李遠山說道,“不過要寫清楚,股份雖然給他,但不能轉賣。如果有一天他不想持有股份了,也只能廠裏回購,跟黃燕一樣。”

“那就開年姐夫過去之後跟他說一下,要是他願意,那就找個時間吧事情辦了,也跟黃燕一樣,百分之三的股份。”楊明東說道。飯店後來就是出讓給黃燕百分之三的股份,不過黃燕嫁給了楊明仁,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還是跟黃燕那次一樣,各家退相同的股份。”李遠山說道。當時出錢建養殖場開始發展的時候,是按照出錢算股份的,李遠山因爲有錢,而且要帶頭,楊光明他們那一代九家,加上他正好十家,每家佔百分之十。飯店退了百分之零點三,還剩百分之九點七。

說完股份的事,又說起名下僅僅只有一棟樓,兩個公司股份的投資公司。“明年那個投資公司應該沒多少事。”李遠山笑道,“最多就是收收房租,然後年底的時候看看兩個公司的經營情況。”

“是啊。本來搞個投資公司,是打算傢俱廠利潤豐厚,投點有前途的項目。現在傢俱廠明年到底能賺多少錢都不知道,而且這邊藥廠要投產,還得引進生產線,明年是沒錢投資了。”楊明東笑道。

熱熱鬧鬧地過了年,正月初六大家就開始分頭行動,楊明友他們去尋找建藥廠的位置,宋瑜過去傢俱廠,楊明東去武漢,楊明錦和寨方蘭重傢俱廠北上,在武漢匯合,兩人一個大專生一個大學生,懂得多。武漢考察之後,再去南京、上海。

別人都忙起來了,李遠山在家沒什麼事,還有閒心考慮安裝電話。

李遠山一說安電話,老一輩的一個個搖頭不已,在他們看來,寨子裏有一部電話就行了,多了就是浪費。不過年輕人卻都贊成,他們每次往家裏打電話,都得等幾分鐘才能通話,實在麻煩得很。

每家安一部電話,再加上牧場,安裝人員讚歎不已。以前只聽說過這個寨子有錢,現在才真正明白,家家漂漂亮亮的二層樓房,家家安電話,這在整個市甚至整個州都應該是獨一份了!

楊明東考察一個多月回來,開口說的卻不是藥廠的問題,而是傢俱廠:“這次去考察,我發現一個新的機會。我們可以在上海附近搞個傢俱廠。那邊水陸交通方便,可以輻射附近很多城市。”

“呵呵呵。你到底是去考察藥廠的還是去考察傢俱廠的?”李遠山笑道。

“這都不用特意考察。”楊明東說道,“一走一過就曉得了。”

“你這個想法倒是可以。以後傢俱廠的一般木材還是進口划算,上海有大港口,倒是合適。”李遠山說道,“不過也得等藥廠建起來再說。”

“那當然,就算現在想建也沒錢啊。而且當地本就有傢俱廠,現在經濟下行,再去跟他們搶市場是吃力不討好。等經濟恢復正常之後再去,那時候大家肯定要抓緊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這就是我們一舉打開市場的機會。”楊明東說道,“不過你說進口木材?木材而已,那裏沒有,還需要進口?”

“你也該關注一下國際時事啊,現在北邊老大哥鬧得歡,看樣子要出大問題,合適的時候去買它一片林子,可比國內的划算多了。國內的木材價格雖然不貴,但是老遠八遠的運去,成本也就上來了。”李遠山說道。

“那邊雖然鬧得歡,可應該不會出問題吧?”楊明錦說道。

“呵呵!”李遠山笑道,“本來他們輕工業就薄弱,現在人心渙散,問題就越來越大了。聽說東北那邊有很多倒爺,就是揹着兩個大帆布包兩邊來回倒騰,都發了財了,你們要是有機會找個人問問就清楚了。”

寨方蘭點頭說道:“我有個同學是東北的,我有她的電話,一會問問看。” 第216章、孩子

“這一趟考察有什麼收穫?”說過再建傢俱廠的事情,李遠山問起他們此行的主要任務。

“還行。”楊明東說道,“大藥廠小藥廠我們都考察了一下,大藥廠產品種類豐富,它們實力強,自然在採購單位眼裏就更有信譽,每個廠門口都有很多等着提貨的客戶。而且每一個廠最少都有兩三種核心產品,這樣他們的利潤就很可怕了。而小藥廠可就不怎麼樣,他們的產品賣得一般,而且全靠銷售員賣力跑銷路維持着,利潤也就一般,好點的一年能賺一兩百萬,差點的一年也就賺幾十萬。所以,我認爲我們應該引進更先進的生產線和藥品配方,不能再將就着來。要做就要一下子打響名氣,這樣才能吃到肉。不然搞個小廠子,也就只能喝點湯而已。”

“行啊。”李遠山笑道,“那建好廠房之後,等錢夠了再引進生產線和藥方。前面我們可以搞點中成藥,我可有幾個合適的中藥配方的。”

“中藥?”楊明東有點不同意,他當然知道中藥在李遠山的手裏效果有多好,但是外面的人未必就信任中藥,“藥廠生產中藥,未必能賣得出去啊。”

“就算賣不出去我們也要生產一點。”李遠山說道,“以後中成藥市場擴大了以後,我們就可以吹噓我們從事中藥生產多少年!這能讓病人增加信任感,從而選擇我們的藥品。”

“中成藥市場?這會有市場嗎?”楊明東懷疑。雖然這些年中藥材也是一個重要的商品,但都是以原料買賣,然後中醫開方抓藥,拿回去熬湯藥喝,市面上少有中成藥。

“當然,西藥確實很好,服用方便,療效快,更是解決了許多中醫還沒有解決的問題,比如脊髓灰質炎疫苗、乙肝疫苗。乙肝疫苗現在國內已經在生產了,脊髓灰質炎疫苗早就有了。”李遠山說道,“但是西藥也有一些問題,很多藥會讓人體產生抗性。比如青黴素,效果確實好,但是每個人的用量會越來越大,用量小了效果就不明顯。要是重要能夠解決服用方便的問題,像西藥一樣做成藥丸或者膠囊,療效再能好起來,那市場還是很大的。所以,不管中藥西藥,只要治療效果好,能賺錢,那我們就生產。”

“行,你也是醫生,你說了算。”楊明東笑道,“反正生產中成藥需要的機器也不貴。”

“嗯,現在剛開始,只是簡單的清洗、烘乾、粉碎、裝袋,以後再研究像西藥一樣提取。”李遠山笑道,“畢竟提取之後,才能像西藥那樣減少體積,方便運輸,也方便病人服用。”

楊明東回來沒幾天,楊明友他們也拿到了藥廠建立手續。雖然因爲去年的事情,各個有點縮手縮腳。但是跟楊明友他們充分溝通過後,上面開過幾次會研究討論,還是同意了。一是藥廠戴着鄉鎮企業的帽子,雖然名不副實,只是一個村民組的企業,但因爲這個帽子,卻避開了不必要的麻煩。二是市裏有一個藥廠,就能極大地緩解缺少藥品的問題,畢竟人們的生命安全更重要。三是能夠增加就業,能解決一兩百人的就業問題。四是能夠增加稅收,另外藥廠還將生產中藥,這又能增加農民的收入。

團寵才是真大佬 幾人正在有說有笑地討論,嚴紅趕着車進村,笑道:“你們在講些啷子安?一個個有說有笑的。”

楊明東笑道:“老嚴你來了啊,我們在說建藥廠的事。”

“什麼藥廠?”嚴紅一聽眼睛一亮,說道,“你們耗子藥廠要擴建了?交給我怎麼樣?”

lixiangguo

南帝沒有說話,只見他眸光一凝,很快一縷淡淡的威壓從他的身體內傳出,剎那間,妖帝臉色狂變,因為這一縷威壓直接籠罩了他,使得他根本無法動彈半步,而且他就算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也無法掙脫開這一縷威壓! 妖帝此時此刻,額頭上冷汗淋淋,那一縷威壓帶著一股恐怖的約束力,他根本無法動彈,就連抬下手指頭都做不到。

Previous article

咔吧一聲,手腕硬生生的被折斷,陳球反應半天才痛苦的叫出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