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中一名男子,看向葉擎的目光中,夾雜著絲絲羨慕……

火神秘境開啟是大事,進來的也並非全都是精英,一些散修強者,也不會放棄這次機緣,很多膽子大,又心黑的傢伙,都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甚至還有專門的組織,派遣大批人員進入秘境,專門獵殺那些身家豐厚的天才……

「嗯,趁著火神秘境開啟的機會,最好能多找幾個類似這傢伙一樣落單的,也許我們四兄弟就都能湊齊千寶囊了!」另外一個圍著葉擎的傢伙,嚷嚷道。

「我說,幾位,你們是否太過自信了?」

看到這幾個蠢賊,葉擎不由得哭笑不得……

四個人,實力倒是不錯,都是洞天境修為,其中三個不值一提,水準大概相當於縛靈宗的普通長老,而那位老大明顯不同,實力似乎不比言緒差多少的樣子。

果然不愧是火神秘境,吸引過來的人就是不一樣,一群打劫的傢伙,實力都堪比縛靈宗的長老了,由此可見,莽荒城,在這個世界真的只是一個窮鄉僻壤而已……

「大哥,這小子看不起我們!」最開始說話的那男子道。

「哼,跟他費什麼話,不過就是一個元丹修士,哪怕是上品元丹的天才,也只能悄無聲息的死在這裡,正好,我這面百鬼幡還缺少一道主魂,就用他的了!」為首的男子,面色陰狠,說完,手中直接出現了一面陰森旗幟,上面隱約有各種鬼物,似乎是想要透體而出……

「小子,受死吧!」

幾人冷笑著,手中的法器紛紛打向葉擎……

而則是面帶冷笑,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哈哈,大哥,這小子已經嚇傻了,連躲都不會了……」

「哼,這些所謂的宗門天才,也不過如此嘛……」

「……」

幾人看到葉擎的表現,一個個放肆的大笑起來……

然而,很快他們笑不出來了……

因為,他們的法器在刺中葉擎之後,竟然發出了金鐵交加的聲音,尤其是其中一個人手中的判官筆,似乎因為質量不夠的原因,筆尖竟然直接折斷了……

「這,這怎麼可能?」那老大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

「純肉身,竟然能硬抗法器,難道你……你是純血凶獸不成?」其他幾人也跟著嚷嚷起來……

可若真的是純血凶獸,怎麼會一個人傳送過來,還和他們在一起,連個護衛都沒有?

極品王妃 「老子是人!」

葉擎嘴裡換換吐出了幾個字之後,閃電出手,一把掐住了那老大的脖子,而後用力一擰,嘎吱一聲過後,其餘三人都驚呆了……

「跑啊……」

……

「跑的掉嗎?」

隨手將那老大的屍體丟入儲物戒指,而後急速朝著第二個人追去……

一分鐘后……

「你,這不可能,我明明看見你先去追老三的,我和老三跑的方向是相反的,你怎麼會這麼快追到我……」

「不止是老三,你另外一個兄弟也已經在這了,你是最後一個,一家人嘛,就算是死了,也得整整齊齊的不是……」

「不……我不……」

「哪來那麼多廢話……」

隨手一拳,轟碎了那傢伙的腦袋,葉擎將這四個傢伙一字擺開,盤點收穫。

三個百寶囊,一個千寶囊,五件極品法器,四件上品法器,還有靈石,丹藥若干,各類材料,靈草靈藥若干……

「真是一群窮鬼,這些東西加在一起,都不如之前開的一個百寶囊值錢……」

「看來,還是神山聖地的那些傢伙身家豐厚啊,哪怕只是一些隨從,身上的靈石不算多,但是架不住那些神山聖地的特產值錢啊……」葉擎喃喃自語道。

極品雲霧靈茶,百獸血,可都是那些儲物法器之中開出來的寶貝,價值不能單純用靈石計算,更何況還有許多法寶,煉製法寶,乃至於靈寶的材料等等……

將那些東西一股腦兒收拾一下,而後取出四枚元丹,葉擎滿意的直接將其中一枚丟進嘴裡……

「嗯,不愧是洞天境的元丹,比之元丹境的強大太多了,珍寶閣的那群傢伙,也太會偷工減料了,給搜集的元丹,絕大部分都是元丹境不說,而且幾乎都是下品元丹……」

然而葉擎哪裡知道,他手裡的那些元丹,幾乎都是來自散修元丹修士,而散修元丹修士能成就的,幾乎都是下品元丹,倘若真的能成就中品元丹,怕不是早就找個門派加入了。

王妃她只想守寡 所以說,中品元丹,幾乎都是有腳跟的,輕易不會死掉,就算是死掉了,也會有人替他收屍,不會說直接把元丹都挖出來……

也只有那些毫無背景的散修元丹,在相互爭鬥的過程中身死之後,才會連元丹都不會放過,然後流入到黑市之中……

「也不知道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火神秘境的面積可不小,雖然有前人畫下的地圖,但仍舊有許多未知之地……」

葉擎將那聚靈環拿出來,仔細感應一下,發現其他聚靈環距離他都十分的遙遠,想要匯聚起來,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只能隨意找個有聚靈環感應的方向而去…… 「葉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好在你反應快,剛剛若非有你,我恐怕已經被那寒冰蟾蜍給吃到肚子里了……」

在一片寒湖附近,兩個年輕人腳下躺一隻碩大的蟾蜍,周圍一片狼藉,到處都是倒塌的樹木和深坑,顯然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石兄客氣了,就算是沒有我,區區一頭蟾蜍,也奈何不得你吧!」葉擎笑道。

眼前之人叫石浩,也是獨身一人,實力不錯,元丹後期,而且還是九品元丹,顯然是大有來歷之人!

須知,葉擎進入這個世界這麼久,真正的九品元丹,也只見過夏紫一個人,眼前這位是第二個!

只是讓葉擎頗有些搞不懂的是,如此實力,身邊怎麼連個保護的人都沒有,而且,此人的身體情況似乎並不樂觀,體內有極為嚴重的隱患存在,導致他的實力,只能發揮出正常水平的五成左右……

「正面戰鬥,我自然不懼,可是這寒冰蟾蜍隱身寒湖之中,若非葉兄觀察細緻入微,我卻是難以發現……哎,這次可真是倒霉,本來家族給我準備了充足的人手,而且還有聚靈環連接契機,可不知怎麼得,傳送估過後,什麼連個保鏢都沒有,真尼瑪的是活見鬼了……」那年輕人羞惱道。

「石兄不要驚慌,我傳送的時候,身邊也跟著一群人,後來進入火神秘境之後,也就剩下我一個了,你我二人結伴同行,還算不錯!」葉擎笑道。

「哈哈,我石浩這輩子沒幾個朋友,雖然和葉兄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卻真心將葉兄當做是我的朋友!」葉浩大笑道。

「我很榮幸!」葉擎道。

能看的出來,葉浩屬於豪爽之人,只是不知內心隱藏著什麼秘密,似的石浩似乎有些抑鬱,然而葉擎也不是追根問底之人,石浩不說,他也不便於打聽。

「葉兄可知道,這寒冰蟾蜍可是好東西啊,雖然它的皮有劇毒,但是剝去毒皮,它的四肢可是極品食材,眼前這頭寒冰蟾蜍足足有洞天境後期的實力,傳聞寒冰蟾蜍體內有一絲三眼碧睛蟾的血脈,從中熬煉而出的精血,更是大補之物,只可惜我隨身帶的鍋碗瓢盆,都在侍衛的手裡,否則的話,今天你倒是可以飽個口福了!」石浩帶著滿臉可惜道。

「哦?石兄還會提煉精血?」葉擎問道。

「這有什麼難的,不瞞你說,我石浩這輩子,對別的東西興趣都不算大,唯獨對於吃這一道,最是有研究,最嚮往的功法便是傳聞中,饕餮一族的傳承功法《吞天決》,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簡直就是為吃貨量身定做的極品功法!」

「只可惜,下界之中,饕餮一族早就絕跡了,就算有一些太古遺種體內有著饕餮一族的血脈,這傳承功法,也是尋不到了……」石浩說著,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吞天決》?

這小子肯定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自己身上,就有這一道功法……

「呵呵,以後會有機會的,既然你會提煉精血,正好,我這裡還有一些東西,需要你的幫忙!」

葉擎說著,直接將一直藏在儲物戒指里的六個白銀獸屍體丟了出來……

這六個白銀獸還是葉擎在秘境中殺死的,之前一直放在萬寶囊中,現在則是轉移到了儲物戒指之中。

「這……白銀獸?兄弟,你怎麼連白銀獸也敢殺啊?這……」石浩看到地上的六具屍體,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也是頗有來歷之人,自然知道,白銀獸意味著什麼,只有古神山才有白銀獸和黃金獸,而古神山則是號稱人類的禁區,傳說中純血凶獸居住的地方……

「石兄認識這些傢伙?呵呵,殺都殺了,總不能浪費了吧,這白銀獸的精血提煉出來,我分你一半!」葉擎道。

白銀獸的精血對於葉擎來說沒啥作用,他的體質,堪比超級凶獸,但是對於普通人類來說,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煉化入體非但可以提升修為,更可以增強自身潛力,肉身強度等等。

葉擎的話,最終讓石浩心動……

他的身體有很大的隱疾,需要大量的靈物彌補,凶獸的精血對他的隱疾十分有幫助。

然而,凶獸精血可不是隨便哪裡都能弄到,要麼去獵殺類似白銀獸,多臂獸之類帶有凶獸血脈的種族,要麼就只能冒險去獵殺那些太古遺種,才有可能得到。

然而,這兩條,無論是那一條都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前者他倒是有能力獵殺一些弱小的傢伙,可問題是人家是有靠山的,而後者……

一般太古遺種都有王侯級別的實力,他石浩還沒活夠,可不想去招惹那些兇殘的傢伙……

「好,交給我了,保證把所有的精血全部熬煉出來,不過這些白銀獸的屍體,等會兒可要毀屍滅跡,否則被古神山的傢伙見到了,可是一樁大麻煩!」石浩道。

「行,都交給石兄處置,我這裡正好有極品的丹爐,應該可以幫上不少忙!」葉擎說著,丟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紫色三足丹爐,爐壁上還刻著一些凶獸的圖案,顯然不是凡品的樣子。

「這個,似乎是傳說中的紫言鼎,這可是極品法寶級別的丹爐,已經有十多萬年沒有出現過了,想不到竟然在葉兄的手裡……」

石浩仔細打量一番葉擎丟過來的丹爐,不由得驚呼起來……

「不就是一個丹爐,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葉擎不由得道。

這石浩也不是普通修士,九品元丹不說,身上表面佩戴有千寶囊,其實腰間還有一個萬寶囊,顯然千寶囊只是用來做掩飾的,隨身的法器也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背後定然是有極大背景之人,眼前這丹爐雖然是一件極品法寶,但應該不至於惹得他如此驚訝……

「什麼叫大驚小怪,葉兄,這可是極品煉丹爐,其價值之高,比之靈寶,也是只高不低,對於煉丹師來說,更是無價之寶!」

「葉兄,這丹爐,等會我用完了,你可要小心收好,千萬不要再隨便拿出來,倘若被有心人認了出來,你的麻煩可就大了……」石浩鄭重道。

火神秘境可不是什麼善地,在這裡,殺人奪寶的事情多了去了……

一件極品丹爐的價值,堪比靈寶,即便是王侯級別的強者都有可能忍不住去搶的…… 「呵呵,石兄,還是先提提煉精血吧!」葉擎笑道。

其實,提煉精血這個活,他也會,只是一直以來沒有時間去處理這玩意,恰好石浩的身體又十分需要,剛好都交給他完事……

「葉兄請稍等,有紫言鼎在,提煉起來就簡單多了!」

石浩聞言點頭,隨後將法力輸入紫言鼎,隨後紫言鼎直接膨脹起了約莫兩米多高,而後石浩打出元丹之火,灼燒紫言鼎底部,在達到一定火候之後,將那六個白銀獸一一放血……

對於那白銀獸的屍體,石浩用了一道特殊的法術,可以最大限度的將白銀獸體內的血液全部逼出,而後那些白銀獸的屍體則是變得乾癟起來,倒是和之前被葉擎用長槍殺死過的一些縛靈宗弟子相似,顯然肉身的精華,已經完全被逼了出來,隨著血液流入了丹爐之中……

對於那些已經乾癟的白銀獸屍體,葉擎隨手彈出一團元丹之火,元丹之火遇到乾癟的白銀獸屍體直接直接劇烈燃燒起來,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化為灰燼……

不得不說,石浩對於如何提煉精血,似乎做過精心研究,不過幾分鐘的功夫,一團約莫鴿蛋大小的銀白色液體被他從丹爐之中取出,隨後被其一分為二……

「葉兄,我可就不客氣了!」

石浩說著,張開嘴巴,直接一口將那團銀白色液體吞入腹中,有了這麼一團精血入體,原本有些病怏怏的面色,變得稍稍好看了一些……

而葉擎心中則是有些奇怪,這石浩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六個白銀獸體內提煉出來的精血,雖然他只分了一半,但也不算少了,竟然對他的隱疾,似乎只能起到一些緩解作用……

「石兄的身體,似乎有所不適,我要這精血也是無用,這一團,石兄也收下吧!」葉擎隨手一指,將那一團精血移動到石浩的面前道。

「葉兄,拿了一半精血,我已經是厚顏了,這一半,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要的!」石浩下意識的搖頭道。

他可不是那種貪得無厭之人……

「呵呵,好,那裡還有一隻寒冰蟾蜍,也能熬煉出一些精血來,這一份,我就不要了,這玩意對我來說,真的沒什麼用!」葉擎笑著,拿出一個玉瓶,直接將那團精血牽引到了玉瓶之中。

婚後極寵:高冷男神萌萌愛 「好,多謝!」石浩聞言點頭道。

他哪裡肯信葉擎說的話,這可是凶獸精血,別說是對元丹境修士了,哪怕是洞天境之上的存在,對這玩意都是垂涎三尺,就算是王侯級別的強者,想弄到凶獸精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他認為,葉擎這麼說,只是想讓自己的心中不是那麼愧疚,心中對於葉擎,自然是更加感激……

石浩如法炮製,不過他只是放掉了寒冰蟾蜍體內的血液,並沒有施加法決,所以寒冰蟾蜍的身體並沒有變得乾癟。

很快將那寒冰蟾蜍體內的精血提煉了出來,不過諾大一個寒冰蟾蜍,卻只提煉出了一滴約莫豆粒大小的精血,實在是少的可憐……

不過,石浩倒是不嫌棄,直接一口給吞了下去。

「精血提煉完事了,接下來我可要給你表演一道絕活,保證你喜歡!」

石浩笑著,直接用法器將那寒冰蟾蜍給肢解了,毒囊,毒皮等還算有用的材料放在一起,沒用的材料直接打出一團元丹之火全部燒掉,最後剩下四條帶著雪白肌肉的大腿……

「今天條件有限,先讓你來個烤田雞腿!」

「還真的要吃啊?我還沒吃過這玩意……」葉擎面色古怪道……

這年頭,野生動物,不能亂吃啊,容易得病……

「哈哈,保證你吃了這一次,還想下一次……」石浩大笑著,開始生火,隨後拿出了一桿極品法器級別的長槍,將那雪白的田雞腿刺穿,架在火上……

「終於讓我們找到你了,三殿下,嘿嘿,傳聞你個吃貨,看來還真是不假,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記吃……」

就在田雞腿即將烤好的時候,一行十多個身穿白衣的陌生人,緩緩將葉擎和石浩兩人圍住,不過他們並沒有將目光集中在葉擎的身上,而是看向石浩,顯然都是過來找石浩麻煩的……

「冰王府的人?你們來這裡做什麼?」石浩看到這群人,不由得皺眉道。

「做什麼?哈哈,石浩,你說做什麼?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要裝傻不成?」那為首的白衣人冷笑道。

「大哥他,真的要趕盡殺絕嗎?我真的沒有跟他爭什麼……一直都沒有……哪怕是……為什麼?這次進入火神秘境,我和身邊的護衛失散,也是你們做的嗎?」石浩忍不住指著那為首的白衣人道。

「你還算有點腦子,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誰讓你的資質太好了呢?九品元丹,嘿嘿,三殿下,您隱藏的可真是夠深的……」那為首的白衣人冷笑道。

「你們……你們是怎麼知道的……小艾……連她也背叛了我嗎?」

石浩說話的時候,雙拳緊握,胸膛起伏不定,顯然是在強忍著巨大的怒意……

「背叛,何談背叛啊,小艾她,本來就是大殿下的人,只是你不知道罷了……」那為首之人輕輕搖頭道。

「大哥他為了我,還真是費勁了心思啊……可為什麼啊,我根本威脅不到他的地位,他天生重瞳,未來註定會成為聖人,後來又……我現在已經是個半廢之人,根本沒人能威脅到他的地位,為什麼非要如此?」 大神別追我 石浩痛心疾首道。

「三殿下,別裝了,沒用的,雖然我們不清楚你和大殿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大殿下對您實在是有太多的顧忌,在皇宮中,我們很難找到下手的機會,國主對您的保護也做的十分到位,我們更不敢觸怒國主的威嚴!」

「可是在這裡,沒人能保護的了你,你的那些護衛,現在還不知道被分散在火神秘境中的哪個角落裡呢,今天,你死定了,拿著你的人頭,去給大殿下復命,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那為首之人淡淡道。

「你們想要殺我,自然可以,不過葉兄是無辜的,他只不過是和我順道遇上的,你將他放了!」石浩道。

「呵呵,三殿下,您還是那麼的天真,放了他,萬一他說出去了怎麼辦?冰王府,可承受不住國主的怒火……」那人冷笑道…… 「我說過,他是無辜的!」石浩忍不住怒道。

「跟你在一起,就不無辜了……三殿下,是您,連累了他!」那為首的白衣人輕聲道。

「葉兄,對不住,等會兒我會全力拖住他們,你趕緊走!」石浩轉過頭來,一臉歉意的看向葉擎……

雖然兩人認識不久,但是卻異常合拍,甚至葉擎還將白銀獸的精血分與他,只可惜,遇到了冰王府的人……

「呵呵,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不過,這火神秘境,確實是個好地方,嗯,殺人放火的好地方啊……」葉擎笑呵呵道。

不得不說,這個所謂的冰王府,實力確實很強,眼前這十多個白衣人,各個都是洞天境好手,尤其是那為首之人,更是七品元丹境界的洞天境巔峰強者,其實力,怕不是比令狐雲,金峰還要高上一籌的樣子,然而這只是一隊用來追殺石浩的人手罷了……

葉擎相信,冰王府,不可能只派遣了這麼一隊人馬……

「兄台好眼光,此地確實一片好風光,最是適合用來當做埋骨之地,三殿下與這位兄台如此投緣,不如就長眠於此,也算是一段佳話了!」那為首的白衣人道。

「廢話少說,想要殺葉兄,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石浩的手中陡然多了一桿長槍,隨意揮舞一下,一道鋒銳的氣勁,朝著周圍的人急速射而去……

「砰……」

那些白衣人反應十分迅速,每個人的手中都多了兩樣極品法器,一面盾牌,一柄長劍,十幾個人幾乎一模一樣,顯然是屬於制式兵器。

類似這樣的制式兵器,葉擎也有不少,不過都藏在白古城,而且並不是法器,而是法寶……

「三殿下果然不愧是天縱之才,哪怕身體有漾,實力仍舊超越普通洞天境強者,不過沒用的,今天,你一定會死在這裡!」

「上!」那為首白衣人冷笑一聲,隨後大手一揮,十多個白衣人直接朝著葉擎和石浩兩人沖了過來。

這十多個人進退有度,顯然是經過長期訓練的強者,聯手之下,怕是比他們多數倍的對手,都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葉兄,小心,有機會就跑,他們的目標是我,你應該有機會逃出去的!」

「爾等竟敢襲殺本殿下,乃是叛逆,受死!」

石浩大喝一聲,主動沖了上去,手中長槍揮舞,槍尖急刺。

倘若對面只有一到兩個白衣人,哪怕石浩只能發揮出部分實力,怕是也能斬殺對手,奈何,他對面的高手太多了,而且還都是訓練有素,擅長配合的強者……

「噗……」

石浩拚命,以傷換傷,一槍貫穿一個白衣人的腹部,而他的後背也被刺中了兩劍。

半盲女的英雄之旅 不過,石浩並非凡人,身上自然有異寶護體,乃是太古遺種的皮製作的內甲,雖然不算是法器或是法寶,但是防禦力能力,比之普通法寶鎧甲都要強,所以只是被巨大的衝擊力震的吐血,並未被兵器貫穿。

「唉,就你這點實力,還逞什麼強啊……」

葉擎在後面看的直搖頭,手中陡然出現一桿長槍,一把將石浩拽到身後,直接朝著那十多個白衣人衝去……

lixiangguo

何處不能歡樂無限

Previous article

事實證明,這直播間后真的是狗,物理意義上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