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名半步金丹的銘文師強者在大戰,你一名築基後期的傢伙跑過來,不是找死嗎?

葉雄有心試試自己跟半步金丹的差距,此刻有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嗷吼!

身體開始變身真猿一變,瞬間變身兩米多高的猿人。

變身之後,他的肉身強大許多,已經能承受住金丹強者的威壓。

兩把炭劍落下手中,左手冰,右手火,冰靈化身跟火靈的元氣,透過身體傳到劍上。

嗖!

葉雄疾射出去,雙劍同時朝天機子劈去。

「胡鬧,你快下來。」馬昆急道。

天機子見馬昆對葉雄如此關心,似乎找到了對付馬昆的辦法,當下笑道:「看來這個就是你新招的徒弟,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廢他的。」

鬼冥刀帶著撕裂空間的威力,當頭朝葉雄劈落。

望著那半空之中,化成鬼頭的巨大刀芒,葉雄毫不畏懼,準備出手。

突然,一道人影擋在他面前,一刀劈出,迎戰天機子。

「我讓你下去,沒聽到嗎?」馬昆怒道。

「師傅,我沒你想象之中那麼弱,這種二五仔,還是讓我先上,我不行,你再來。」

葉雄繞過他的身體,再次撲過去。

馬昆沒想到他這麼不怕死,勸說無果,只得跟他同時出手,三人頓時混戰在一起。

天機子把重心放在對付馬昆身上,半步金丹強者之間的戰鬥,築期後期修士,哪怕再多十個,都沒有用。

相差兩個境界,等於一道不可逾越的溝壑。

就像兩頭大象在打架,一隻螳螂跑過來插手一樣。

「讓你無視我,一會讓你嘗嘗冰火爆的滋味。」

葉雄嘴裡不停地咒罵著,然後通過內世界,跟冰靈化身與火靈溝通,讓他們將元氣過渡到自己身上。

「還不行,繼續。」

「再加大一些,我承受得住。」

「再來。」

葉雄的身體,半邊冰藍,半邊赤紅,看起來異常恐怖,就像陰陽人一樣。

手中的兩把劍,氣勢也迅速攀升,到達一個恐怖的臨界點。

「叛徒,去死吧!」

葉雄身體化成一道流星,疾射進兩人戰鬥之中,左右劍同時劈落。

兩道劍芒,照亮半邊天,朝天機子斬去。

「有點用段,只可惜是築期後期,沒用。」

天機子毫不在意,右手一邊跟馬昆大戰,左手隨意一掌劈開。

原本以為輕易就能將葉雄的攻擊化解,哪知道下一刻,突然而來的一場爆炸,炸得他氣血翻滾,方寸大亂,口吐鮮血。

開玩笑,葉雄的實力你可以無視,冰靈化身跟火靈的實力,你忽視只有死路一條。

天機子怎麼也不敢相信,築基後期的修士,居然能使出如此強悍的攻擊。

穿越之戀戀庭院 這麼好的機會,馬昆怎麼可能放棄,斷絕刀狠狠劈落。

天機子還沒反應過來,握著鬼冥刀的右手直接就被砍斷,連刀帶臂,從半空掉落。

「臭小子,敢陰我,我殺了你。」

盛怒之下,天機子狠狠地朝葉雄撲過,左掌帶著澎湃氣勢,當頭劈落。

冰火爆幾乎抽盡葉雄身上所有的氣力,此刻的他,差點連御空的元氣都沒有了。

「師傅,救我。」葉雄大叫起來。

馬昆身影一閃,已經到天機子面前,一刀橫劈。

天機子的腰,直接被劈成兩斷。

「臭小子,你敢陰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話,身體就從半空掉了下去。

「恭喜師傅,終於親手殺了這個叛徒。」

葉雄拍拍胸口,鬆了口氣,一副劫後餘生的模樣。

(本章完) 馬昆神情複雜地看著葉雄,目光之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

葉雄進入銘文閣之後,他表面上很冷淡,其實一直在暗暗觀察。

越是接觸得多,他越是覺得這年輕人跟以前來銘文閣學徒不同。

他身上有種年輕人所沒有的淡定跟沉穩,他從不求自己教,只是在一邊默默地自學。

他的天賜非常高,哪怕從來沒有得到自己的指點,他都能自學到不少的東西。

最讓他震驚的是,這個傢伙居然學會傳聞之中的金梵銘文,那可是佛家的銘文,只有佛家的功法,才能刻出來,就連自己都不會。

現在,他居然以築基後期修為,擊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法術,將天機子這名半步金丹強者擊傷。如果不是他幫忙,他跟天機子誰勝誰負,還說不定呢!

他是個很注重名聲的人,最害怕自己的絕學,被人拿去為非作歹。

現在天機子被殺,他心裡一塊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江南王,跟我來。」馬昆身影一閃,進入銘文閣之中。

葉雄不知道馬昆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真正名字,要知道他在這裡可是用凌戰之名。

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人不多,也只有冰皇跟冰皇子,他這個足不出戶的人,怎麼知道自己身份的。

此刻不是多想的時候,他跟著馬昆進入銘文閣。

銘文閣在剛才的大戰之中,已經塌陷得差不多,只剩下兩層。

此刻,馬昆正坐在他平時工作的位子上,見葉雄進來,嚴肅地喊道:「跪下。」

「馬大師,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葉雄見他那嚴肅的模樣,有些擔心。

「怎麼,做師傅的,讓你一個弟子跪下也不行嗎?」

九爺夫人是大佬 葉雄大喜,激動得連忙跪倒在地上,急道:「師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馬昆點了點頭,欣慰地說道:「江南王,你的人品我已經派人徹底查過,雖然是個惹事的主,但是並沒有做過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修真一道的名聲也還不錯。我原本是應該收你的,但是馬氏銘文有祖訓,每個『十字銘文』弟子只能傳承一名弟子,在天機子沒死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收你做弟子的。」

葉雄現在才明白,為什麼馬昆怎麼都不肯收徒弟,原來是有祖訓。

他暗自慶幸,如果不是自己拼了老命幫忙,恐怕這輩子都無法得到馬氏傳承。

馬昆從身上掏出一個魂簡,遞了過去,說:「這裡面是我畢生研究銘文的心得,你的金梵銘文比我們馬氏銘文要高級,只要你能學會,成就絕對不會比我低。」

「謝謝師傅。」葉雄頓時又驚又喜。

「我還有一個要求。」

「師傅你請說。」

「你的金梵銘文可遇不可求,要學會佛門功法的人才能用,但是這個世界上,能學會佛門功法的修士始終是極少數,我希望你到時候能學會我馬家的『十字銘文』,到時候再教一名弟子,傳承下去。」

「師傅你放心,我一定會將『十字銘文』傳承下去的。」葉雄連忙回道。

「魂簡之中,有我對十字銘文的研究,以你的聰明,學會不難。」

馬昆說完,站了起來,道:「地牢有變,我得去看看,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師傅,我陪你去。」

兩人衝天而起,朝地牢方面而去。

此時地牢變成一片地獄,無數魔界修士跟冰宮的護衛大戰在一起,血雨腥風。

半空之中,數道流光在不停地碰撞,顯然是金丹期的強者在大戰。

由於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清哪道流光屬於哪個人。

葉雄剛才元氣消耗太大,一時之間還沒能完全恢復,此刻加入戰團,很容易殞落。

「師傅,上飛船,咱們坐飛船殺過去。」

葉雄手一揮,一號飛船放了出來。

「江南王,你元氣大損,一時半會也幫不上什麼幫,先離開這裡,別坐飛船了。」

馬昆說完,身影一閃已經衝進戰團之中,朝那些黑衣魔修殺去。

葉雄沒有辦法,只得自己坐入飛船之中,呼嘯著衝上去。

「讓你別亂來,你沒聽到嗎?」

馬昆見葉雄如此放肆,頓時嚇了一跳,他好不容易才收了個不錯的弟子,可別掛了。

那知道下一刻,他馬上就知道葉雄為什麼這麼肆無忌憚了。

一名魔修衝到飛船面前,想將飛船劈成兩半,哪知道刀芒全部被飛船吸收。

飛船那長長的尖頭,直接將那魔修穿體而過。

「這是……多昆石飛船。」

馬昆瞬間無語,越是接觸,他發現這個弟子身上的神通越多。

很多時候,他看似不知死活的拚命舉動,其實是胸有成足。

他不再擔心了,全心投入對魔界的大戰之中。

葉雄駕駛著飛船,在半空之中狂飆起來。飛船經過多羅多的改造,速度極快,而且有多昆石齊保護,金修期以下的修士,根本就沒辦法將飛船擊毀。

「試試側翼的殺傷力。」

他按下控制台上兩個按鈕,船體兩道如同魚翅一般,鋒利無比的側翼露了出來。

嗖嗖嗖!

飛船將從兩名魔修身邊飛過,直接將兩人攔腰切斷。

開始還沒有多少人注意,等葉雄的飛船,不聲不響殺了十幾名魔修之後,那些魔修這才發現,全都朝葉雄的飛船撲過來。

他們很快就發現,無論他們怎麼攻擊,都無法將飛船擊落。

那飛船就像黑洞一樣,將所有的攻擊都吸進去。

飛船像幽冥一樣,見縫插針,攻無不克,片刻之間,又殺了十幾人。

原本盡佔上風的魔界大軍,片刻之間,開始被動了。

「到底是誰,這麼威風?」護衛群中,一名女子忍不住問道。

這人赫然就是冰公主,她正詢問著周圍的人。

哪知道周圍人的,沒有一個人知道是誰。

「如果我們也擁有這樣的飛船,將這些魔修殺光,也不是困難的事情。」旁邊的冰王子嫉妒無比。

兩人剛說完,那艘飛船突然落到他們身邊,船艙門打開。

「上來。」

「江南王,是你?」冰王子頓時又驚又喜。

「別愣著,快上來。」葉雄急道。

他好不容易才抽空過來的,如果那些魔修趁他開船艙的機會,過來攻擊,就麻煩了。

「姐,別愣了,快上去。」冰王子推了一把還在發獃的冰公主。

冰公主這才反應過來,兩人連忙進入船艙之中。

正在此時,又有幾名魔修衝過來,想趁機攻擊。

「坐穩了。」

葉雄將引擎一推,飛船嗖地衝出去,又帶起一片血雨。

(本章完) 冰王子跟冰公主兩人坐在飛船裡面,激動不已,他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厲害的飛船。

在這飛船裡面,除非是金丹修士,一般的修士根本無法造成傷害。

愛在北京:北漂女孩的尋愛之路 「江南王,你這飛船哪來的,賣不賣?」冰公主激動地問。

如果她有這麼一架飛船,到時候去到哪裡都不用怕了。

「不賣。」葉雄斷然拒絕。

這可是他逃命的飛船,怎麼可能賣掉。

「我出十萬顆上品靈石。」

「不賣。」

「二十萬。」冰公主加價了。

「這可是我的保命飛船,二十萬怎麼行。」葉雄說道。

「三十萬。」冰公主咬咬牙。

葉雄有些心動了,三十萬顆上品靈石,可是天價啊!

而且,這還是她開的價,如果自己再還價,五十萬都說不定能得到。

天啊,五十萬顆上品靈石,那可是一筆巨款啊!

「姐,君子不奪人所好,這是人家的寶貝,你就別勉強人家。」冰王子說道。

「公主殿下,這樣的飛船我還有,但是沒帶在身上,到時候我回去,有機會再賣給你吧!」葉雄說道。

二號飛船跟三號飛船在多羅多跟弗洛多手中,如果找到他們,再把那兩艘賣給他們。

世道這麼亂,沒艘飛船保命,他還真是不是放心。

頂多賣了之後,再把多昆石給多羅多,讓他們繼續製造飛船。

「天啊,你還有?」

聽到葉雄說手裡還有兩艘,冰公主差點就尖叫起來。

「這事慢慢說,咱們還是想想目前怎麼辦吧!」葉雄轉開話題,問道:「冰皇殿下呢?」

「我父親跟左右皇衛,護國大師四位金丹強者,在迎戰魔界的金丹修士。」

「魔界有這麼多的金丹期強者跨界過來了?」葉雄震驚地問。

「魔界傳送陣還沒建好,是裂組織的三名首領,他們聯同魔尊冥淵對冰宮發起進攻的。」

lixiangguo

『皎若:嗯,我就看一眼!我不吃,啊啊!!!買買,什麼都不說了,全部給你買。』

Previous article

寧志恆看著何思明有些無語,這個傢伙還嫌自己出手重,我們現在是敵對關係好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