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人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四人。

這時,慕雲傾再次開始施針,三名女子體內的妖血蠱已經被她逼的走投無路了,全都聚集在了一處。

慕雲傾開始低頭拿葯。

就在她低頭的瞬間,最靠近她的這名女子突然坐了起來,一雙眼睛發紅,直接朝著慕雲傾攻擊而來。

容衍神色一變,一掌揮去,想要將女子打開,可掌風襲出的時候又收斂了回來,長袖撩動,女子的身體從地面劃出去。

慕雲傾身形也變得快速,直接躍到女子身邊,手中銀針刺入女子頭頂。

剛剛這驚險的一刻,讓整個房間的氣氛都變得緊繃起來。

習浩羽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他不過是一個凡人,還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嘴張了張,想說什麼,卻發現被剛剛的事情驚住,聲音有點發不出來。

不過,畢竟也是英氣少年,經過歷練,很快就緩過神,在第二個以及第三個女子起來的時候,並沒有被驚住。

反倒是迅速的幫助慕雲傾鉗制住其中一名女子,讓慕雲傾下針。

三名女主最終被控制了下來。

「想不到慕姑娘還懂醫術。」習浩羽喘了口氣,敬佩的說著。

「略懂一些。」慕雲傾應著,「不過你們現在要出去了,我需要將她們的衣服解開,你們在這裡多有不便。」

「我在屏風外等你,以免出現剛剛的事情,她們受妖血蠱控制,力氣很大,爆發力又強,你自己一個人怕是制服不了。」

「也好,雖然我能解掉妖血蠱,但以防出現意外,你們在屏風外守著吧,要是有事兒就進來幫我。」慕雲傾說話間已經開始幫三位女子寬衣。

容衍跟習浩羽則站在屏風外。

兩人背對著屋內,耳朵卻不敢鬆懈,一直聽著裡面的動靜。

逼出來一個妖血蠱已經很麻煩,現在要同時逼出來三個,慕雲傾掌心跟額頭上都滲出了汗水,就連身上也開始慢慢被浸透。

她控制住妖血蠱的走向,用天瞳探尋它們的具體位置,然後給三人喂服藥物,

這種葯是之前無量袋就有的,能夠短暫有效的抑制各種蠱毒,在藥物發揮其作用后,又用小刀在妖血蠱聚集的地方割開一道小口子。

一抹紅色的,黏軟的東西從傷口處跑出來。

慕雲傾拿出事先放好葯汁的盒子將其接住。

那紅色東西掉進盒子里之後,立刻翻滾起來,冒出一陣陣焦灼刺鼻的氣味,一番掙扎后,徹底化作成了黑水。

接著,慕雲傾又將另外兩名女子身體里的妖血蠱取出來。

一切都進展的非常順利,沒有再生出其他的意外。

最後,她又用天瞳在每人身體上看了一下,確定沒有妖血蠱存在了,這才將衣服給她們穿好,又讓習浩羽命人進來將她們抬到床上休息。

慕雲傾也站了起來,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往屋外走去。

她站在院中,天還未亮,晚風襲來,清爽又冰涼。

習浩羽站在門口,看著女子的背影,裙衫墨發微揚,即便是黑夜當中,身上也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氣質。

真的很美。 容衍跟習浩羽兩人也上來了。

「將座位上的木板打開。」慕雲傾正在用匕首撬開座位上的木板。

容衍跟習浩羽也開始幫忙。

馬車內座椅分了三部分,左右後,所以一人一塊,將其撬開,就在木板打開的瞬間,三人都愣住了。

在座位下躺了三名妙齡女子,此時正昏睡著,對周圍的一切都沒有知覺跟反應。

慕雲傾伸手探了下鼻息,還活著。

「先將她們搬出去。」慕雲傾下了馬車,喊了習家的人幫忙。

很快,三名子女就被搬出來,不過慕雲傾並沒有將她們抬到房中,而是命人在地上放了床褥,把三人放在上面。

她又仔細檢查了一下馬車,座位下被人可以鑽了小洞,是為了給三人呼吸的。

「果然是他們!」習浩羽見到躺在地上的三位女子,氣憤難當,「森羅大陸丟失女子已經很久了,只是一直都沒有查到線索,最近終於有了點眉目,只是不知道那些失蹤的女子在哪裡。」

「估計已經死了。」慕雲傾說道。

她正在檢查三位女子。

「麻煩習公子讓你的人幫我將三人移到屋內吧。」

「好。」習浩羽立刻讓人幫忙。

待三位女子都被搬到同一個房間后,慕雲傾再次檢查。

「慕姑娘,你剛剛為什麼說那些失蹤的女子已經死了?」習浩羽不解的問道。

「她們全都被喂服了妖血蠱,這種蠱似乎蔓延的很快,我大致檢查了一下,以這樣的速度,蔓延到全身只需要六七天的時間,而一旦全身都被妖血蠱侵佔,就是一句養著血蠱的空殼了,所以那些人不可能還活著。」慕雲傾起身,「這三人應該是近兩天才丟的吧。」

習浩羽微訝,「是的。」

「那我推測的就沒有錯了,那些丟了超過七天的,不出意外的話,是不會活著的。」慕雲傾說道。

「妖血蠱?有人以處子的身軀飼養蠱毒,是為了供自己……」

「修鍊成魔。」

慕雲傾看著容衍。

「嗯。」容衍點頭,這正是他想說的。

慕雲傾眸光變得幽深。

上次她誤入蒼海雲都,有人捕捉妖類,以妖丹修仙,現在又在森羅大陸出現這樣的事情。

二者是否有聯繫?

她原本以為是蒼海雲都的人在作此事情,這次在森羅大陸發現這種情況,是兩個人,還是一個人所為?

慕雲傾並不確定了。

習浩羽聽著兩人對話,感覺到吃驚,雖然他們習家有人修仙,但聽到慕雲傾跟容衍說這樣的話,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

「那這三位姑娘還有救嗎?」習浩羽問。

「有救,妖血蠱還沒有侵入全身,我可以將其逼出來。」慕雲傾重新來到三位女子身邊,然後拿出銀針,分別刺入三人穴位當中。

而後,又以天瞳查看三人身上的筋脈走向,以及妖血蠱所侵佔的範圍。

容衍跟習浩羽則站在她身側,也不敢掉以輕心。

兩人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四人。

這時,慕雲傾再次開始施針,三名女子體內的妖血蠱已經被她逼的走投無路了,全都聚集在了一處。

慕雲傾開始低頭拿葯。

就在她低頭的瞬間,最靠近她的這名女子突然坐了起來,一雙眼睛發紅,直接朝著慕雲傾攻擊而來。

容衍神色一變,一掌揮去,想要將女子打開,可掌風襲出的時候又收斂了回來,長袖撩動,女子的身體從地面劃出去。

慕雲傾身形也變得快速,直接躍到女子身邊,手中銀針刺入女子頭頂。

剛剛這驚險的一刻,讓整個房間的氣氛都變得緊繃起來。

習浩羽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他不過是一個凡人,還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嘴張了張,想說什麼,卻發現被剛剛的事情驚住,聲音有點發不出來。

不過,畢竟也是英氣少年,經過歷練,很快就緩過神,在第二個以及第三個女子起來的時候,並沒有被驚住。

反倒是迅速的幫助慕雲傾鉗制住其中一名女子,讓慕雲傾下針。

三名女主最終被控制了下來。

「想不到慕姑娘還懂醫術。」習浩羽喘了口氣,敬佩的說著。

「略懂一些。」慕雲傾應著,「不過你們現在要出去了,我需要將她們的衣服解開,你們在這裡多有不便。」

「我在屏風外等你,以免出現剛剛的事情,她們受妖血蠱控制,力氣很大,爆發力又強,你自己一個人怕是制服不了。」

「也好,雖然我能解掉妖血蠱,但以防出現意外,你們在屏風外守著吧,要是有事兒就進來幫我。」慕雲傾說話間已經開始幫三位女子寬衣。

容衍跟習浩羽則站在屏風外。

兩人背對著屋內,耳朵卻不敢鬆懈,一直聽著裡面的動靜。

逼出來一個妖血蠱已經很麻煩,現在要同時逼出來三個,慕雲傾掌心跟額頭上都滲出了汗水,就連身上也開始慢慢被浸透。

她控制住妖血蠱的走向,用天瞳探尋它們的具體位置,然後給三人喂服藥物,

這種葯是之前無量袋就有的,能夠短暫有效的抑制各種蠱毒,在藥物發揮其作用后,又用小刀在妖血蠱聚集的地方割開一道小口子。

一抹紅色的,黏軟的東西從傷口處跑出來。

慕雲傾拿出事先放好葯汁的盒子將其接住。

那紅色東西掉進盒子里之後,立刻翻滾起來,冒出一陣陣焦灼刺鼻的氣味,一番掙扎后,徹底化作成了黑水。

接著,慕雲傾又將另外兩名女子身體里的妖血蠱取出來。

一切都進展的非常順利,沒有再生出其他的意外。

最後,她又用天瞳在每人身體上看了一下,確定沒有妖血蠱存在了,這才將衣服給她們穿好,又讓習浩羽命人進來將她們抬到床上休息。

慕雲傾也站了起來,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往屋外走去。

她站在院中,天還未亮,晚風襲來,清爽又冰涼。

習浩羽站在門口,看著女子的背影,裙衫墨發微揚,即便是黑夜當中,身上也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氣質。

真的很美。 事情解決之後,慕雲傾跟容衍兩人就跟習浩羽分開了。

習浩羽要回習家復命,而慕雲傾跟容衍兩人則準備回去伽羅大陸,畢竟他們是為了找紅葉魚草才到了森羅大陸的。

在習浩羽帶著三名女子離開之後,慕雲傾跟容衍則乘著馬車往伽羅大陸走。

只不過兩人才走不久,就察覺到上方傳來的仙力之氣。

幾個修仙者御劍飛行,從他們頭頂而過。

慕雲傾掀開車簾看了一眼,又將車簾放下。

「看來測試仙根已經到了森羅大陸。」慕雲傾說道。

「嗯,森羅大陸、蒼海雲都與伽羅大陸雖然算得上是相鄰,但相較之下,伽羅大陸仍舊不起眼,森羅大陸上被選為修仙者的人要比伽羅大陸的多上一些,蒼海雲都則一直都被歸於裡面。」容衍說道。

「也就是說,伽羅大陸是被放棄的啰。」

這是慕雲傾唯一的理解。

「嗯,可以這麼說,不過,其實最初各大門派還是會來伽羅大陸的,只是那時候在伽羅大陸上竟然沒有測出來一個擁有仙根的人,漸漸的就放棄了,久了便沒人再提起這片大陸,不過近幾百年,大路上終於又有一些變動,雖然擁有優質仙根的人不多,可也漸漸的出現了擁有仙根的人。」容衍回著。

慕雲傾倚著軟墊,心想,如果不是師傅將伽羅大陸訂為第一個測試仙根的大陸,恐怕伽羅大陸還是沒有資格被選中,或者……可能放在最後。

明明是相近的大陸,待遇差別卻如此之大。

也不知道這世上還有沒有比伽羅大陸更悲催的地方。

正當慕雲傾想著的時候,馬車突然聽了下來,慕雲傾身體晃動了一下,而後看了一眼容衍,見他面色平靜,對外面發生的事情好像並不在意。

「馬夫,車怎麼停了?」慕雲傾問。

趕著的馬夫沒出聲。

慕雲傾奇怪了,外面沒有殺戮氣息,馬夫怎麼就不說話了?

她忙掀開車簾,卻看到馬夫這會兒怔然的坐著,像是看到了什麼驚奇的事情一樣。

再往前看去,最終找到了馬車突然停下來的原因了。

在那車前站著一個人。

「咦,雲傾,還真的是你啊,我以為我剛剛那一眼看錯了呢,你怎麼到森羅大陸來了?」雲笙興沖沖的走過來,到了慕雲傾面前。

「我過來有點事情,不過,你們為什麼現在來森羅大陸?」慕雲傾見到是雲笙,並不生疏,從馬車上下來。

「我們先去了蒼海雲都,才來的森羅大陸,畢竟蒼海雲都之前就一直都被各大門派選中,私心裡,他們還是喜歡先去那裡,所以現在才來到森羅大陸。「雲笙說道。

慕雲傾瞭然的點點頭。

lixiangguo

帶著他特有的強勢霸道勢。

Previous article

楓發出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他緩緩的站起來,手臂輕輕的扶著牆壁,垂頭喪氣的說:「有時候,我也很想這樣,可是當年如果不是卡爾伊文,我們全家,我的妹妹,就全都完了!」他看了一眼思兒,後者正用一種好奇而審視的目光注視著他,等待他將一切坦誠相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