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先是和自己的哥哥聯合殺了自己的愛人,又出手殺了自己的哥哥,但是自己最後的下場,也沒有比他們好到哪裡去。

一場席捲中央聖宮人王境的奪寶大戰開啟了,他們的目的,就是方回的鎮世鼎。

一時間,十八劍門域的各色天驕出場,紛紛拿出自己的殺手鐧,為的就是能夠拿到鎮世鼎。

能夠進入中央聖宮的天驕,本來就是各大宗門或者勢力的佼佼者,絕世王者。

中央聖宮選拔,不看實力,不看出身,只看資質天賦。

有強大體質者可入,有逆天武脈屬性者可入,有不世出的悟性可入,有不講理的強大實力而且年齡不超過限制者照樣可入。

能進入中央聖宮的天驕,比列只佔中央大陸的百萬分之一,也就是說一百萬天驕中能有一人進入中央聖宮。

可想而知,進入裡面的都是一些什麼人。

這些人都是將來地獄災劫的中流砥柱,是希望。

但是如今,在中央聖宮的第一層,人王境的十八劍門區域內,卻是隕落了不知道多少的天驕豪傑。

所有人都是傲氣無雙,沒有人會退步,一出手就是殺招。

這些天驕的爭奪隕落,反倒是便宜了方回。

他本身就需要非常巨大的能量,現在大量的人王境強者隕落,他們的能量不僅滋潤了方回的肉身,而且還有很多不同屬性的法則感悟,全部都進入了方回的身體內部。

方回的實力不僅在恢復,而且在朝著一種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

「叮咚,宿主受到鎮世火的影響,獲得特殊體質,火屬性完美之軀。」

「叮咚,火屬性完美之軀,具有火屬性優勢的特殊體質,力量與速度兼具,各種屬性武脈平和。」

「叮咚,受到天級功法《五行歸真混元經》的影響,宿主五行武脈形成。」

在方回的體內,那些五行法則都全部融入了方回的五行武脈之中。

「叮咚,宿主當前境界武將六品。」

由於武脈的成型,方回的實力也終於被系統確定了下來,武將六品。

但是由於方回的體內已經存在了一顆無始聖丹,而方回的體內卻再次成型屬性武脈,不得不說,方回的存在狀態已經變得非常的特殊了。

這種情況,也唯有擁有鎮世鼎的方回才會出現,而且巧合性非常大。

正常情形下,在毀滅紫光的摧殘下,方回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

但是由於鎮世鼎太過逆天,方回硬是被吊了一口氣沒死。

但就算沒死,如果沒有大量的能量滋養,方回沒有肉身,他的無始聖丹還是會慢慢消散。

偏偏這時候竟然掀起了搶奪鎮世鼎的大戰,各類強大的天驕死亡,給方回提供了足夠了能量。

可是這裡是中央聖宮,出手搶奪的都是人王境的強者,他們死後不僅給方回提供了能量,還有各種各樣的屬性法則。

如果是五行法則還好說,方回的無始聖丹中有《五行歸真混元經》這樣強大的天級功法,可以將那些五行法則硬生生壓進方回的新形成的武脈之中。

但是其他的法則可是沒有相應的天級功法來梳理的,這些法則頓時成了方回體內的定時炸彈,方回根本無力形成對應的武脈來接收這些法則。

而且隨著死亡天驕的增多,匯聚在方回體內的能量和法則越來越多,如果還是找不到解決的辦法的話,方回還是會死亡。

不過這次不是被磨滅死亡,而是被硬生生給撐死,撐爆。

方回的情況岌岌可危啊。

方回顯然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毫無辦法。

最後方回無奈,只能詢問系統道:「系統,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叮咚,系統檢索中……」

「叮咚,結果如下,宿主體內法則力量有混沌化的趨勢,宿主必須轉化為相應的混沌體質才能容納這些法則。」

「叮咚,檢測到宿主體質過弱,請吞噬其他體質提升自身。」

方回照看了一下自己的情況,頓時皺眉,吞噬你妹啊吞噬,不說方回現在體內的狀況一團糟,就他現在武將的實力,出去不論碰見誰那都是一個死字啊。

如果說武師能跨境界抗衡武將的話,那武將完全不能和武王境的強者相比啊,這已經不是力量上的差距了。

就算方回擁有1000條武脈屬性,他照樣干不過只有一條武脈屬性的人王境強者。 更何況進來中央聖宮的天驕,怎麼可能是普通的人王境強者。

掠奪他人體質,現在來看根本就是一條死路。

「系統,能不能消耗氣運值為我暫時塑造一個能夠容納這些混亂法則的身軀?」

「叮咚,檢測到需要大量的氣運值,宿主氣運值不夠。」

真不幸啊……

方回右手撫摸自己的額頭,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只能等著自己被撐爆嗎?

方回信念溝通鎮世鼎:鎮世鼎大哥,不要再煉化能量了,再來我就死翹翹了。

鎮世鼎似乎是聽到了方回的要求,只見它輕輕一震,頓時煉化的速度和能力都降低了,並且煉化的能量和法則,百分之99%都被鎮世鼎送了出去。

但是依然還有1%的能量和法則進入方回的體內。

經過和毀滅紫光抗衡之後,鎮世鼎似乎是自主進化了一點,能力更為強大了,這自帶煉化的能力就是很好的體現。

「哈哈哈,這寶鼎是我的了。」

現在鎮世鼎的擁有者,十八劍門域中的一流教派天血教聖子蕭山,隨手丟掉一個渾身乾枯的天驕,滿嘴的血液,但是他卻是一臉的享受。

蕭山擁有極為詭異的吸血聖體,他不僅能遠距離操控影響敵人的鮮血,在一定距離內更是能直接牽引敵方的血脈,十分的霸道。

而且蕭山擁有的水屬性靈力的特性剛好是滲透,你一旦被他的靈力沾身,他的靈力就會融入在你的身體內部潛伏下來。

可以說蕭山的水靈力特性和他的體質神通相輔相成,使他的實力,即使在搶奪鎮世鼎的人群中,也是強悍的存在。

蕭山剛剛將鎮世鼎搶到自己的手裡,突然發現鎮世鼎煉化出來的能量和法則更多了,蕭山的臉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有如此寶鼎在手,我何愁不能在中央聖宮之中嶄露頭角?」

蕭山那沾滿鮮血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隨後變成了瘋狂的大笑。

在他的周圍,大部分的天驕都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的體內,自身血液在隱隱暴動,必須用很多的力量才能隱隱壓制的住。

「蕭山,這筆賬,我會來清算的,你給我等著。」

蕭山前面,手持長槍的男子王澤溪恨聲說道。

蕭山不屑地說道:「哼,小小神槍門也敢來和我搶奪寶鼎,自不量力。」

王澤溪內心大恨,但是他現在還不是蕭山的對手,只能沉默。

「蕭山,將你手中的寶鼎放下。」

便在此時,一個女聲突然傳來。

所有人望向聲音傳出的地方,緩緩走來了兩個女子。

其中一個梳成馬尾辮女子,手握長劍,劍是正常款式的長劍。

這女子明眸皓齒,肌膚白嫩,看起來楚楚惹人憐,讓人禁不住想要摟入懷中呵護她。

「是李毅遙,十八劍門的天之驕女。」

「十八劍門的天驕都對這個寶鼎產生興趣了嗎?」

「李毅遙來了,估計蕭山保不住這寶鼎了。」

「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十八劍門的李毅遙。」

李毅遙看起來很是柔弱的樣子,但是說的話卻是霸氣十足:「知道是我,還不將你手中的寶鼎放下。」

蕭山的臉色一冷,說道:「李毅遙,如果是在外面我會懼怕你幾分,但是這裡是中央聖宮,你十八劍門的威名現在對我沒用,想讓我交出寶鼎,痴心妄想。」

李毅遙說道:「這寶鼎不知道害的多少天驕隕落,在中央聖宮中的每一個天驕都是寶貴的資源,我十八劍門作為這一帶執法者,有責任制止這種無畏的傷亡爭鬥。

你將寶鼎交出來,由我們保管封存起來,在將來的區域戰鬥中,自會獎勵給表現好的人。」

「笑話,這寶鼎現在已經是我的了,為何要交由你保管,還要獎勵給表現好的人?」

李毅遙的臉色也冷了下來:「蕭山,看在你天賦不錯的份上,我才給你多解釋幾句,你不要以為我這是在跟你商量。」

「你……」

蕭山神色鐵青,他的四周水靈力暴動不安,但是最後蕭山還是忍住了。

他惡狠狠的說道:「好好,李毅遙,你給我等著,這筆賬我一定會算的。」

如果只是李毅遙一個人的話,蕭山說不定真的敢搏一搏,但是在李毅遙的身邊,有一個更美的銀髮女子存在,那女子背後一把巨大的拖地長劍,氣勢衝天,那氣息比之李毅遙更加的強悍。

面對十八劍門這種巨無霸的存在,蕭山還是心存忌憚的。

蕭山隨後將鎮世鼎丟了出去,李毅遙接住。

但就在李毅遙接住寶鼎的瞬間,上面突然有一層水靈力融入了李毅遙的手掌之中。

那水靈力融入李毅遙身體之後入侵到血液之中,頓時李毅遙便感到她的血液有爆體而出的危險。

李毅遙臉色一變,怒喝道:「你下黑手。」

武學天賦系統 「哈哈,奪了我的寶鼎,不讓你付出代價,我怎能咽下這口氣。」

蕭山大笑一聲,正準備脫身,卻不知什麼時候他的身後已經布滿了漫天冰霜。

那冰霜寒冷無比,簡直要凍住世間萬物,蕭山感受到他的血液都有點運行不暢了。

限制了蕭山行動的冰霜靈力猛然爆炸,蕭山一下子被重傷。

而且李毅遙體內的那股作亂的靈力也在悄然被凍住了。

李毅遙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子,這才冷聲對著蕭山說道:「這次饒你不死,但是下次你可沒有這麼幸運了,滾。」

蕭山有點敬畏地看了一眼李毅遙身邊的女子,快速逃脫了。

周圍的人早已經嚇傻了,李毅遙身邊的女子不知道是什麼人,實力竟然如此恐怖,悄然之間重傷天血教的蕭山。

他們猜測,這女子至少也是李毅遙聖女級別的天驕,甚至她的身份比之李毅遙還要尊貴。

這些人不敢逗留,也都快速離開了現場,頓時場中只剩下了李毅遙和那個女子。

那女子比之李毅遙這美女還要美艷幾分,但是她一臉淡漠,非常的安靜。

李毅遙心中感激,她用特殊的秘法將鎮世鼎封印住,這才扭過頭來對身邊的女子說道:「謝謝你,飄雪。」 原來那冷酷美艷的銀髮女子,竟然是方回在世俗界認識的飄雪城的城主東方飄雪。

現在東方飄雪也已經成為了人王境的強者,而且看起來實力頗為強悍,受人尊重。

李毅遙已經習慣了東方飄雪冷漠的性格,見東方飄雪對自己的出聲道謝毫無反應,李毅遙也沒有在意,她把玩著手中的鎮世鼎,說道:「也不知道這寶鼎是從哪冒出來的,竟然如此的邪異,可以煉化死者的無始聖丹,我們必須將它給封印起來,要不然我們十八劍門這塊區域是別想平靜了。」

東方飄雪沒有答話,突然她的眼神看向北方,過了一會,從北方飄過一陣金光,然後飛過來了兩個人。

準確的說是一個男的帶著一個小和尚在御劍飛行。

「飄雪師妹,毅遙師妹。」

御劍的男子帶著小和尚飛了下來,他飄飄然傲然獨立,頗有劍仙的味道。

李毅遙看見來人,頓時說道:「步師兄,你們怎麼這麼慢啊?」

那御劍男子步哲夕解釋道:「路上無痕兄弟非要小解,所以我們就耽誤了一些時間。」

在步哲夕看來,東方飄雪自從回到十八劍門之後,無論去哪裡都要帶著無痕小和尚,說明東方飄雪對於無痕小和尚很是在意,那麼要討好東方飄雪,自然是不能怠慢了無痕小和尚。

無痕穿著佛門盛裝,頗有得到高僧的感覺,他的手中,還拿著當初方回給他搶過來的那個金色小碗。

但是此時的無痕神色木訥,表情痴獃,感覺好像是哪裡出了問題。

「叮咚,檢測到有天運魂出現,是否吞噬?」

外面發生的一切,其實方回都能感應得到,但是此時他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過糟糕了,想要引起東方飄雪的注意,實在是有心無力。

但是此時聽見了系統的提示,方回卻是疑惑了起來。

「什麼是天運魂?」

「叮咚,天運魂,天生受到粒子世界青睞的大能者轉世重生的魂魄,天運魂的宿主會自帶逆天氣運,不會意外隕落。但是在天運魂覺醒之後,宿主的本來意識便會被磨滅,大能者便能活出第二世。」

再見野鼬鼠 「這通俗點來說就是奪舍呀。」

惹火蠻妻 方回理解了,原來這天運魂只是一個魂魄而已,本身並沒有什麼抵抗力,但是當他們覺醒之後,便會立刻擁有前世的實力和記憶,奪舍成功。

方回問道:「吞噬天運魂有什麼好處?」

「叮咚,宿主吞噬天運魂,便可得到天運魂身上的無敵氣運,獲得大量氣運值。」

氣運值?方回一喜,他現在缺少的就是氣運值,有過有足夠的氣運值,也許他就能度過這次難關。

lixiangguo

就在沉浸的槍意之中,唐舞麟度過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鬧鈴響起,到了機甲戰比賽的時間,他才被驚醒過來。

Previous article

那是一張白皙似雪溫暖如玉的臉,明明美得一塌糊塗,卻不驚心動魄,不驚為天人,矛盾。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