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先把黑狗身上的遙控器,搜出來。

一共兩個。

很快全部拆掉,電池扔一邊。

現在,這裏的炸藥以及公園裏的,都不會引爆了。

安全!

宋三喜走過去,在王霞背後淡道:「王老師,讓您受驚了,受苦了。還好,問題解決了。」

「唔唔」

王霞聞聲,又掙扎了起來。

但,她回不了頭。

可這聲音,熟悉。

宋三喜啊!

竟然是他!

王老師,打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大早蘇超便與朝珠朝玉一起送今川優子上了船,然後看著那艘商船楊帆遠行。

蘇超不知道今川優子能不能順利的回到日本。

這個時代航海危險係數可是遠遠的大於後世,狂風、海浪、海盜都可能讓他們中途完蛋。特別像今川優子這樣原本就是別人要除之而後快的人。

朝玉看著蘇超騎在馬上獃獃的看著今川優子的船離港,然後慢慢的行遠,便笑道:「超哥哥,你這是捨不得那個優子嗎?」

蘇超轉頭看了一眼朝玉,笑道:「你說什麼屁話呢?我會捨不得那個丑兮兮的日本娘們兒?你想多了。

我是在想日本有好多銀子啊,他們有一個好大好大的銀礦,要是能把他們的銀礦搶到手就好了。」

朝玉一聽就興奮了,瞪著兩隻漂亮的大眼睛說道:「超哥哥,能搶到手嗎?是不是搶過來就是咱們家的了?」

蘇超嘿嘿笑道:「我倒是想是咱們家的,但是好難啊。」

朝玉說道:「那有什麼難的?日本那麼遠,咱們搶了就搶了,別人還能說什麼嗎?」

「你說得倒是輕鬆,別人要是不知道也就罷了,一旦知道了就會找咱們的麻煩了。」蘇超笑道:「這個世界向來是不患貧,而是患不均。

大家一起窮可以,但是一旦有人錢多了,別人就看不下去了,因此要想搶別人的銀礦,就要拉著大傢伙一起搶。

只要人多了,別人也就只能看著。」

蘇超前一世的時候就知道日本有一個極大的銀礦,石見銀山,這石見銀山是日本列島上一座巨大的銀礦,從二十幾年前開始,石見銀山,就成了世界屈指可數的高產地區。

在十六世紀中後期,世界上流通的白銀中有三分之一來自石見銀山。它年產三十八噸,工人最多時達一萬五千人。

十六世紀大部分時間日本處於戰國時代,各諸侯都通過使用白銀做南蠻貿易,聚集財富。一時間,誰控制石見銀山,誰制霸天下。

在爭奪石見銀山的戰爭中,毛利家族獲勝。

之後,毛利家族用手裡的白銀進口大量軍事裝備,一舉統治了中國地區(由鳥取縣、島根縣、岡山縣、廣島縣、山口縣組成),成為西日本最大的諸侯。

蘇超記得很清楚,後來織田信長想奪取石見銀山,沒來得及。

然後是豐臣秀吉也想獲取石見銀山,卻被毛利家族巧妙推脫,代價是為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提供了相當大的經費。

蘇超記得直到德川家康的時代,日本天下大勢已定,一度是反德川家康聯盟主力的毛利家族,才交出銀山,被消減領地后,換得以一藩國的身份延續家族血脈。

而毛利家族這一血脈也不得了,就是兩百多年後推翻德川幕府的主力長州藩。

而且這毛利家族後裔在明治維新后一直是日本政界的主要勢力,比如昔日的伊藤博文和現在的首相****,都是毛利家族的後裔。

而蘇超自救了今川優子之後,就開始打石見銀山的主意了,他覺得只要將石見銀山控制在大明手中,那麼大明的白銀就不會如此的緊缺了。

看著今川優子的船走遠了,他已經決定回頭就給陸炳和嘉靖皇帝去信,開始忽悠他們兩個。

讓他們知道只要將日本石見銀山掌握在手中,大明帝國在兩三百年之內就絕對不會缺銀子用了。

而如今以大明的武力發展趨勢來看,只要大明能夠將熱武器快速的發展起來,同時也將海軍發展起來,這石見銀山就能落到大明手中。

要想佔領整個日本怕是不合大明國的國策,但是在日本佔據一部分殖民地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蘇超在心裡想到。

「走吧,咱們現在就去靶場看看。」蘇超決定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先把大明的武力提升上來,然後再考慮其它的吧。

蘇超覺得嘉靖皇帝也就這麼回事兒了,這哥們兒修仙都修得魔障了,早就沒有了雄心壯志,因此他覺得自己應該將一部分心思放到下一代皇帝身上才行了。

他可是記得嘉慶之後的隆慶皇帝還是一個比較開明上進的皇帝,自己要想有點作為,怕是要從隆慶帝那裡下手比較好。

「隆慶皇帝現在在什麼地方來著?」蘇超一時間想不起後來的隆慶皇帝的封邑在哪裡,他決定回去京城以後就打聽一下此事,然後現在就開始跟隆慶皇帝拉好關係。

今年是嘉靖三十八年了,蘇超記得嘉靖朝可就是四十五年,也就是說嘉靖這哥們兒還有六七年好活。

那麼自己現在就應該給自己鋪後路了,先跟後來的隆慶拉處好關係。

「奶奶的,在這個時代活得也是夠累的。」蘇超一邊騎著馬一邊胡思亂想著:「什麼時候老子能夠混到權臣那個地步呢?

到時候誰來當皇帝都由自己來定,那就爽了,哈哈,對了,西漢的時候有個霍光好像就混得不錯,不但掌權攝政,權傾朝野,好像還廢立過皇帝,那個皇帝叫什麼來著?

不過我好像記得霍光死後,他家裡人像是被滅族了。

奶奶的,老子要是混到霍光那個地步,老子死了以後會不會也被抄家滅族啊?

那老子還有不要權傾朝野呢?」

蘇超皺著眉頭為難起來,他覺得實在是很難選擇,似乎歷史上的權臣後果都不怎麼樣,就算是壽終正寢了,後代的遭遇也是悲慘得很,這又讓他覺得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

「奶奶個熊的,老子死了以後管它洪水滔天呢。」蘇超在心裡罵了一句,跟著又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冷酷了一些。

「那要是學曹操那個老傢伙呢?似乎也不錯啊。」蘇超又想起了歷史上最為有名的權臣:「他兒子篡位當皇帝了,這個結局倒像是不錯啊。」

朝珠看著蘇超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覺得好奇,便問道:「超哥哥,你這是在想什麼啊?有什麼難以決定的事情嗎?」

。 …

「我知道,歐洲教會調式里的的E-Dorian…」

翁懷憬清清冷冷的聲音回道:「我是怕自己搖把用得不好。」

「你先試試吧。」

晏清背過手繼續端相著翁懷憬懷裏的電結他,他沒有要去架子鼓后坐着的意思。

「哦。」

翁懷憬轉頭瞥了眼身後的架子鼓,沒有再說什麼,她手裏的「格」撥片輕輕擦過電結他的琴弦,左手虛按在電結他D弦第二品、B弦第三品上。

晏清有着絕對音準的耳中傳來一組標準的C、F、C、G、bBm7和弦,翁懷憬捏著撥片的右手突然提拉搖把,電結他的顫音稍微遲了一些才從音箱中響應出來。

「搖把慢了八分之一拍…配合上鼓點應該會好進一些…」

晏清望着低頭的翁懷憬,他輕聲指出了問題所在。

「再來。」

翁懷憬抬頭跟晏清對視了一眼,她滿眼都是認真和倔強。

就這樣,晏清一點一點地幫翁懷憬扣著細節,將全譜都過了一遍。

本着音樂製作人的嚴謹態度,直到晏清確認自己的耳朵滿意后才坐回架子鼓前。

「翁…翁教授我們來試着合一遍…」

晏清打算在沒有貝斯和鍵盤的配合下與翁懷憬合奏一遍這首歌。

「好。」

翁懷憬已然掌握了搖把技巧,她彈出那段帶着電流顫鳴聲的電結他solo前奏。

舉起鼓槌,晏清磁性綿柔的嗓音準確地切進旋律:

「Oh.Yeahmybaby」

晏清重重踩下底鼓,手裏的鼓槌快速在小軍鼓、通鼓和吊擦間來回敲擊著,他抬頭對着話筒唱道:

『也許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許是我的錯

也許一切已是慢慢地錯過

也許不必再說

從未想過你我會這樣結束

心中沒有把握』

……

這首《Don』tbreakmyheart》B調起,音域跨度很大,晏清低音綿柔醇厚,中音乾淨清澈,高音透亮高亢,即便還擔着鼓手的任務,整首歌唱完他依然是一臉輕鬆寫意。

……

「上午見着晏清取了電結他我就在揣測,但看了那兩份稿子我又放棄了…」

劉明仁用袖口隨意擦了擦眼鏡上的霧氣,對身旁的舉着手歡呼的駱冰唏噓道:「沒想到《才華有限公司》第一首純正搖滾作品在今天誕生了。」

「老劉,你說什麼?聽不到,我耳朵里這會全都是搖滾黃金年代的聲音!」

駱冰的聲音有些大,錄製現場這會很是喧嘩。

已經完成錄製任務的幕後工作人員紛紛搖身一變,身份自然轉換成狂熱的搖滾歌迷,他們多數都在嘶吼。

伊梨:「安可!」

趙穆:「清哥,再來一遍!」

婁君瑋:「翁教授,叫他再來一遍!」

譚森:「這是我們應該享有的中秋福利!嗷嗚!」

……

「彈的不錯。」

晏清起身收拾著東西,將鼓槌放回原位。

「是你以前教得不好。」

翁懷憬依然抱着電結他,眼睛投在了電結他拾音器和音箱上。

「???我教得不好?算了,為「我」背鍋,也是應該的…」

晏清不動聲色接下鍋,他注意到翁懷憬對電結他似乎頗為戀戀不捨。

lixiangguo

一旁的科爾森聽著兩人的爭論,哪個強哪個弱他不清楚。

Previous article

「你先別說話,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在和我說說你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