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先別說了,你好好休養,等好了在說這件事,茉莉在一邊臉色難看的勸說道。

安素容又問了平陽楓庭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平陽楓庭表示好多了,就是肚子上的痛外,其他地方並沒感到不適。安素容在確認完後,便說時間晚了,讓平陽楓庭早點休息,這幾天就在這裏養傷了,好了在到她身邊。

安素容爲了平陽楓庭跟自己的安全,特意也不回去了,讓小水跟茉莉也暫時住在自己這所靠海的房子,還好買的是洋房,屋子也多,讓小水兩二各自去選房間,小水則推手說自己跟平陽楓庭睡,不用選房間了,最後在茉莉的說道下小水不得不跟平陽楓庭暫時分開住,茉莉說是平陽楓庭身上的傷需要靜養,你現在跟他睡的話,你讓他怎麼靜養?你這樣只會害了他。”茉莉一番說的很嚴重的話,讓怕平陽楓庭出事的小水只能放棄了跟平陽楓庭睡一間放的想法。

在大家的安慰中度過了幾個小時後,小水臨走前替平陽楓庭掖好了被子,還說了些話,才關燈出去,又將門輕輕的關上。


一個人趟在牀上,睡也睡不着,都睡了幾天了,還睡的話都成木乃伊了。思緒萬千的想着幾天那個鐵棍人,他還會不會找上門來?錯不了,那絕對是殺手組的人。奔想閉眼去找初美靜子說說看,誰想到意識海中初美靜子跟夥伴全部沉睡了,這是想整死自己的節奏嗎?不知道差點自己就死掉了?

也懶的跟他倆糾結,沉睡就沉睡吧,自己動腦。

這次任務感覺風險太大,前面半個月平平安安的過去了,偏偏後半個月遭遇了麻煩,今天險些就死掉了,還好自己機智的報出了幻結千衣的電話號碼,無奈現在沒手機,否則真想打個電話過去,剛纔也不敢跟小水她們藉手機,免得茉莉懷疑自己想幹些什麼大事。


關於銀十美給自己的幻結千衣的號碼,平陽楓庭聰明的想誰也不能告訴,相信要是靜子的話也是跟自己一樣的想法纔對。

“喂,下次走的時候能不能把自己把窗戶關上?”平陽楓庭的臉上感覺到了一絲寒意,轉臉一看,窗戶打開的?拜託小水剛纔自己還說遠處就是海呢,不知道海風吹久了會嚴重感冒的啊?

也懶的麻煩外面的傭人了,獨自捂着肚子就去關窗戶,當平陽楓庭走到窗戶處時,只發覺這裏的夜景好美、好美。外面的高樓大廈上的五顏六色的燈光環繞,在加上海浪一拍一浪的那個聲音,就像是看到了一**裸的美女一般,讓人心曠神怡的同時,還能得到在精神上極大的滿足。

這裏的夜景也是如此,趴在窗戶吹了會海風,看着下面一些年老的夫妻護腕着對方的手臂在街上慢慢散步的場景,讓平陽楓庭想到了小時候的時候,那時候自己的父母不也是這樣?只不過是多了自己跟妹妹。爸爸牽着媽媽一起往山上走,說是去看星星,自己就牽着雙目失明的妹妹。因爲妹妹眼睛的失明,前面的爸媽也是將步子放的很慢,其實爸媽是可以揹着妹妹上山的。可是妹妹說自己要鍛鍊身體,只有鍛鍊身體眼睛才能好起來,而就是這樣的話,爸媽似乎也看到了妹妹那份堅持,同意了讓妹妹一爬山,而自己要做的看是牽着妹妹。


現在看下面那些在這些沐浴在海風下面散步的老年人,多麼像是那些年父親牽着母親爬山時候的場景?簡直是一模一樣!

爸媽……妹妹,你們現在還好吧!

將窗戶關上,捂着肚子倒在牀上,被子也沒蓋,後知後覺的睡了過去,在夢中,他夢到了妹妹,還有爸爸媽媽,而核人的是,妹妹忽然化身成了一個嗜血的魔鬼,她尖笑的聲音似乎要將平陽楓庭的耳朵叫聾,然後化身魔鬼的妹妹的眼睛冒着黑光,然後將父母送到了一個斷頭臺之上,妹妹對着自己尖笑,然後手裏拿着一把大刀,對準了在斷頭臺上哭的聲嘶力竭的父母‘唰’的一下。

……

“楓先生……楓先生!”平陽楓庭睡的迷迷糊糊的被人叫了醒來,尤爲不爽的一見換一了一個女孩子,不是昨天那位了,這次是個清新可人的小美女,她用着那輕靈的聲音將平陽楓庭叫了起來後,溫柔的說道“楓先生早飯做好了,安總今天臨走前特意吩咐我熬了骨頭湯,現在可以喝了”小美女輕快的說完後,手中就多了一碗帶着一小塊骨頭的湯,她也跟昨天的女孩子一樣將湯吹冷就放在了平陽楓庭的嘴前,平陽楓庭表示覺還沒睡醒呢,爲此將這些湯喝完後骨頭吃完後,就如同嚼蠟,沒味道,接着重重的又倒在了牀上,剛纔的夢好可怕,還好是個噩夢,妹妹好血腥的用那把大刀,把父母親的頭給親手屠宰了下來。現在想想都後怕,不僅摸了摸脖頸,只覺得身上都涼颼颼的。

“納尼,真是涼颼颼的?”平陽楓庭掀開被子一看,自己怎麼身上光溜溜了?因爲大動作,而牽連肚子上的痛,讓平陽楓庭又是一陣齜牙咧嘴的。

肯定是小水乾的好事,難道把自己偷偷上了?嗯,有可能,以小水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有可能會怎麼幹,趁着四下無人,又是個月黑風高的大晚上,然後摸進了自己的房,在自己熟睡之時,最終奪得了自己的身子,這劇情太狗血了,跟一些YY小說中的情節一模一樣。好在自己枕頭旁放着一些衣服,忍着肚子上的痛將內衣褲穿好。

這幾日總歸就是在牀上過去的,而下班歸來的他們,茉莉也大概跟平陽楓庭說這些時候沒什麼意外情況,那個襲擊平陽楓庭的穿的邋里邋遢的鐵棍人也並沒在來找麻煩。

平陽楓庭心想肯定是幻結千衣的號碼起了作用,不會錯了。 “沒有……沒有……,這裏沒有我能生存的地方!”在日本一所破敗的古宅內,其中一個少年在無人的櫻花樹的下面拼命的揮舞着手中拿着一把寒光畢露的太刀對着飄落而下的櫻花進行着無差別的高速切割,這所古宅內,沒有一人,只有空蕩蕩的屋子以及她這個空蕩蕩的人,身上一席寬大的紅色衣裙將她的身子全全包住,一頭好似被她自己減掉的較爲散亂的齊耳短髮,但是那張空前絕後的美人臉絕對是紅顏禍水級別的。

可是臉色冰冷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洋娃娃般,除了一開始就固定好的表情外,註定不會在有其他多餘的表情。

古樸的兩扇門緊閉着,地面都泛起了不少的灰塵,這也證明了這座古宅有些時候沒來人了,而少女也未出去過,櫻花樹下的少女臉色冰冷的用着那華麗的刀擊將櫻花紛紛切的粉碎,原本好看的櫻花飄落到了還是土泥巴的地面後則是散亂的被切成小指甲蓋的大小。

少女將太刀看也未看的往腰間的刀鞘中一插,就那樣收進了刀鞘中。少女擡頭看看還在散落的櫻花,眼神的冰冷更多了一絲複雜。

“我還能在這裏活多久?”少女地下頭看看地上那被自己切碎的櫻花瓣失神。少女忽而轉身踩着木步履走到屋子的木板上,她特意將沾了泥巴的鞋子換下,穿上了木板上的一雙有些破舊的膠鞋。

踩着鞋子推開了一扇門,只見少女微微蹲下身子從一個大籃子裏拿出來個拳頭大的饅頭然後又走了出來,接着又重新回到那個櫻花樹前,小口的啃着上面似乎長了些青苔的饅頭,這些饅頭好像已經放了些時候,少女當那青苔的不存在的慢慢吃着,她的吃相很優雅,哪怕是啃一個發黴長毛的饅頭的樣子,也是那麼的讓人思緒萬千。

少女吃了一口饅頭,起碼要看着地面的櫻花瓣嚼上好一會,然後在吃下一口,大概半個多小時,少女將兩個發黴長毛的饅頭才解決了乾淨,後面更加令人咂舌的是少女還將那雙抓了饅頭的手放在那對小口中輕輕的吸允着,似乎是怕把饅頭的一點饅頭的屑沫給浪費了。

“砰!”忽然這座古宅的門被人暴力的踢開了,闖進來一羣穿着武士服的中年人,每個人的腰間都配着一把長長的太刀。

其中一個長相英俊的青年從中緩緩走出,他擡起眼在古宅內望了望,隨後跟櫻花樹下的少女的同樣也看着他的目光同時注視到了對方。

“千衣,殺手組的皇安閣下今天要來了,你看能否最後在考慮“嫁給他?”英俊的日本青年用着日本話跟少女交談道。其中還交雜着央求的意味。

被稱之爲千衣的少女,眼睛就像是一潭死水的看着他,半天才開口,同樣的日本語言,可是口氣極爲冰冷,還是不含任何感情的“皇安的婚事我拒絕,加上這一次,總共是我拒絕的第三十八次了!”千衣沒想到還把拒絕這個皇安的婚事還算的如此準確。

那個英俊的日本青年輕輕的踩着土泥巴路面就走向了坐在木板上賞花的千衣那裏去,身後的那些個類似護衛的人擡步要跟上去時,被突然扭過頭來的英俊青年給喝止住了“別弄髒了這裏,在這裏呆着就好”

泥巴地面髒不髒都無所謂,因此那些人都面面相窺的各自不理解。

“千衣你可以在好好想想,那可是在殺手組的管理最上層的皇安閣下……。你要是嫁給了他,你就不用在住在這所破落的房子裏了,另外還會有說不清的榮華富貴等待你,而且你不是想要學習更加高深的劍術嗎?殺手組的一些至強的異能者的劍術那可都是S級的,你一定能學到手的”

英俊青年有點惱了,跟眼下千衣說的話,似乎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自從千衣說了前面那些話後,從剛纔英俊青年說話到現在,她是一言不發的看着地面被自己切碎的櫻花,就這樣看着地面的櫻花發呆。

“千衣你別太小看人了!”英俊青年被千衣這冷淡的模樣給徹底惹惱了“我好歹也是你三哥,你怎麼能怎麼無視我?”

千衣還是看着地面的櫻花,繼續保持沉默與無視。

“唰!讓我看看你這幾個月沒出門,到底長進了多少”英俊青年抽出了自己腰間的太刀,刀尖的尖芒對準了始終保持平淡如水的千衣。”

“幻結千衣你就是一個野種,要不是父親因爲喝醉了酒,臨幸了你的那個奴僕媽媽,纔不會有你這個鬼東西!樣子倒是生的妖媚的很,把那個殺手組的皇安也給迷的唯你不娶了,看我今在你那漂亮的臉蛋上劃幾刀,看你還敢小看我”英俊青年的出刀速度極快,而千衣本來帶在腰間的太刀,因爲回去拿饅頭吃午飯的原因,太刀礙事就擱置在了屋內,爲此千衣身上是沒有任何利器。

就在刀子離千衣的那張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就差一毫米的距離時,千衣一個後跳躲開了這驚險的一刀,而英俊青年可能早就知道千衣會躲開,他將太刀收入刀鞘後,冷漠的踏上了木板臉色陰沉的一步步的走向千衣,那陰沉就像是閻羅王一樣的恐怖嚇人。

接着那隻長滿老繭的大手一下子就掐住了千衣那粉嫩的脖頸,而這個過程對於剛瞬間跳開的千衣來說,應該能夠輕鬆避讓的,可是她沒有,只是冷冰冰的看着這個“三哥”

“在問你一遍同意不同意這門婚事?”英俊青年的口吻很激動,似乎千衣只要說不同意便會讓他掐死。千衣冷冰冰的任由他掐着自己,直到千衣的臉色變動鐵青,這個英俊青年才放開了手,千衣一下跌落在地,因爲被掐的差點死去,年紀只有26歲的千衣捂着脖頸猛咳了幾聲。

“小~賤~貨”英俊青年大手一揮的就下了木板,臨走前又說道“要不是禪機皇安的話,家族內的人早幾年前就把你聯姻到別的家族中去了,還能把你放在這裏呆着?”

“廢物東西!”英俊青年一甩手,帶着一干普仁走出了古宅,而那被踢壞的古宅的看來是需要重新整修了。

千衣的氣息梳理好後,看了眼木板上全是泥巴的腳印,雙眼無神的走往了遠處的一個房間,隨後千衣拎着一盆水,拿起水中你的抹布,拎幹了水,將木板上的泥巴腳印擦乾淨,而這一切是坐的那麼機械似的麻利。

做完這一切後的千衣回到了屋中,然後躺在屋中就待睡覺。

而這幾個小時後,一個子不高,臉上掛着陰笑,穿的極爲普通的一個學生到了這所古宅的門口,他一身像是日本某所大學的西裝校服,以及上面的校徽,任誰一看都知道這是個學生。他到了這所古宅的門口後見到被古宅的門被踢壞了,眉頭只是皺了下,隨後打了個電話,用着日本語言說道“給我叫來最好的修鎖師傅,給我把千衣家門的鎖給換一下,半天之內修不好的話,你就連同那個修鎖師傅一起死掉就好”接着這個學生,甩了甩一頭乾淨飄逸的碎髮看看四周沒人看自己,大門不走的,往三米高的古宅的牆壁上就跳了進去,落地進了古宅內也未發出一點聲音。

他滿臉陰笑的就朝着千衣睡覺的房間走去,他知道這個時候的千衣一定是在睡覺的,千衣獨自生活在古宅內的每一天都是反覆重樣,重來都沒有因爲什麼小事而發生改變。

這個青年如果仔細看的話,他的手背上也用刻印着紅色的“殺”

“千衣我是真的喜歡你,如果你需要幫助的話,真的可以隨時麻煩我,包括把你所憎恨的那個三哥以及你的父親統統殺掉都是小事情,如果想通了的話,就電話給我!”青年說完後,看似輕鬆的一跳就跳到了10米高的古宅的上面,接着就像是隻袋鼠一樣的跳走。

屋內躺着眼睛閉着美目睡覺的千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繼而嘆了口氣後,又閉上。

“叮叮叮!”

“呃……?”千衣的身子忽然就跟裝了彈簧一樣的從牀上直了起來,他爬向衣櫃中,將裏面一臺藍色的老款式的手機拿了出來。這臺手機正瘋狂的向着來電響聲。

爲什麼千衣會怎麼興奮,這從牀上爬起到跑到櫃子中翻出這臺響鬧的手機的時間不到5秒鐘。

這臺手機正是銀十美在10年前送給她的,而爲什麼送給她的,現在無從得知。

千衣連忙按下了接聽鍵,隨後臉上那洋娃娃的表情竟然多了一個欣喜的表情,還對着電話那頭驚呼“銀小姐嗎?銀小姐嗎?”而電話那頭除了海浪的拍打聲外,就沒有人的聲音。

“銀小姐你說話,我是幻結千衣呀”千衣拼命的對着電話那頭喊,而且還是用着很不順口的普通話。

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 “平陽楓庭”而聽到電話那頭似乎很激動的聲音,平陽楓庭本來緊張的打的這通電話搞得他懵了。“千衣小姐我不是銀小姐!”平陽楓庭跟電話那頭驚喜的幻結千衣說出了這個幾乎將幻結千衣震撼的話後,幻結千衣的語氣又重新回覆到了冷冰冰模式“那你是如何得知這……個電話的?”還是那不流利的普通話,至少平陽楓庭是聽懂了。

普通儘量將話放慢了些說,就是怕電話那頭的幻結千衣聽不懂。平陽楓庭此時身上的痛早就好多了,都過去10多天了,肚子上的那個洞,醫生說癒合的差不多了,這不剛買了新手機的平陽楓庭馬上就奔到了海灘這裏給幻結千衣打了這通電話。

平陽楓庭將自己跟銀十美是什麼關係以及銀十美是如何交代自己說有事打這個電話的事簡單明瞭的跟幻結千衣說了一遍,而幻結千衣似乎最喜歡的就是聽到平陽楓庭提前銀十美的事,在平陽楓庭口中知道了銀小姐的名字後,那洋娃娃的臉上多了一絲笑,但那只是轉瞬間,變又化爲了冷漠。

而最後千衣在平陽楓庭一番後,大概聽信了平陽楓庭跟銀十美是認識的,最後平陽楓庭說自己還有一封銀十美臨走前寫給自己的信,幻結千衣在知道後,要求自己將那封信原件快遞到日本*****地點。

平陽楓庭自然是同意了。隨後平陽楓庭還想跟她多說些話的,而對面的幻結千衣似乎不願意跟平陽楓庭過多的用那並不麻利的普通話進行交流,只是冷淡的說了句“出現生命危險的話就打這個電話吧”然後掛掉了電話。

平陽楓庭聽着電話中被掛斷的滴滴滴,呆了呆,隨後捂着臉哈哈大笑。不笑了,將那個幻結千衣給自己的地址記好在手機上,就跑去發往去日本的貨了,先得去安素容的別墅內,把信找到在寄給幻結千衣。 本來保護安素容的任務期限是一個月,可在這場半多月的事態後,國安局又將時間推長到了3個月,在安素容經歷了那場鐵棍男的兇殺後,就決定去往日本暫時避其鋒芒,當然在日本也是有安素容的分公司,這次她順便去那裏巡視分公司的情況。

“楓庭可能過段時間你們都要跟我去一趟日本了!”坐在辦公室內批文件的安素容頭也不擡的說道。辦公室內除了她之外,只剩歪倒在沙發上玩手機的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用力的點擊着手機屏幕,剎那便停下了點擊屏幕的手指,歪着頭看向安素容“嗯,去就去吧,表示那也是我向往的地方,這次正好去玩玩!”

安素容認真的批閱着文件,微微一笑“是呢,日本也是個有趣的地方,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晚上坐車回去後,安素容在飯桌上也跟小水還有茉莉都將過幾天***本的事情跟她們也說了一遍,只見小水有點不大願意的說日本不好玩。而茉莉表示無所謂,平陽楓庭則是笑着跟小水說“有我帶你玩,保證好玩”

一頓飯後,大家也都在桌上隨便聊了幾句,便早早回房,期間小水還跟安素容問道“怎麼沒見到雲哥哥?”她口中的雲哥哥便是安素容現任老公,就是那個一直帶着金絲眼鏡的男人。

安素容笑着回答說“他還在公司裏開會,今天可能要很晚才能回來,不用管他了,你們先回房去睡吧”

這幾日的時間過的很快,既然已經在了去往日本東京的飛機上,而本來平陽楓庭打算郵寄給幻結千衣的那封銀十美寫給自己的道別信,平陽楓庭並沒有郵寄給幻結千衣,在本來打算郵寄這封信的時候,就從安素容的口中知道要去趟日本,這不剛好將這封信順過去?順便還可以親眼瞧瞧那個幻結千衣是何許人也!

一切照着安素容的安排在緩緩進行,到了東京的飛機場,幾人一起下了飛機,而安素容的老公雲飛,因爲公務繁忙抽不開身跟安素容一起來日本。

幾人一下飛機場, 碧藍航線大咸魚

日本真是個神聖的國度,平陽楓庭在車內顯得很激動,以前小時候就有着想來日本的夢了,後來大了,只是因爲簽證的各種限制而無法去日本。

小水依偎在平陽楓庭的懷裏,見到平陽楓庭看着窗外那驚喜的模樣,小聲的說道“等下一起去到處玩玩吧!”平陽楓庭笑着轉過臉來,看了眼小水“不會日語玩什麼?”

“我會喲!”小水嬌俏的說道“在國安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精通目前世界最先進國家的語言,我精通英語,日語,法語,俄語”

“怎麼叼?”平陽楓庭大呼厲害,坐在前面的安素容笑着說“是啊,小水語言很厲害的,以前在我公司任職期間,一些國外商人過來,我都是讓小水接待的”

一邊的茉莉插嘴了一句“我精通0國語言!”小水只以爲茉莉是在挑釁自己“哼,10國有什麼了不起的,焰顏姐可是精通16門不同語言”

“哼,別談你的焰顏了,早死了!”茉莉不屑的補充道“那個狂妄的女人要是稍微聽話一點不要孤身去歐洲哪會死無葬身之地?”


“不許你侮辱焰顏姐!”小水生氣的從平陽楓庭懷裏一出來,揮着拳頭就朝着茉莉的臉上打去。茉莉單手爲掌的一把抓住了小水的拳頭“你不喜歡聽我說,我就不說,本來焰顏這個話題就是你引出來的,你現在倒怪我!”

“哼!”小水一哼氣的坐在車裏生悶氣,也不跟平陽楓庭膩味在一起了,因爲她坐在茉莉的身邊,趁茉莉分神的時候,小水就用屁股把茉莉往車門擠,茉莉的身子被擠靠在車門上,似乎小水在擠一下就能把茉莉的擠扁了。

前面的安素容輕聲的開口問道“焰顏?小水以前一直聽你提起她,只是沒想到她已經……”安素容的話沒說全,神色悲傷的斜過臉,看向後面的小水“逝者已去,生者堅強”小水節哀順變”

小水雙眼爆睜的盯向安慰自己的安素容“焰顏姐纔沒死,節什麼哀?順什麼變?”、平陽楓庭發覺小水真的是脾氣上來了,連忙打圓場“小水乖”

“哼!”小水一哼的, 釀愛沉歡 。平陽楓庭輕輕撲在小水的臉面只有2毫米的距離傾吐道“要是不乖的話,晚上你可有罪受了!”小水身子頓時就軟了,被平陽楓庭那吐氣聲,楞是把脾氣壓的一點不剩。


茉莉噁心的向平陽楓庭甩過了一白眼,前面的安素容感覺有點尷尬,原本跟小水的關係很好的,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安慰聲好像讓她討厭了,那個焰顏以前跟小水在一起的一年的時間內,也經常有意無意的聽她提起過這個名字,而且每次提起這個焰顏的人的時候,小水都是滿臉的崇拜,還說回去後焰顏姐說不定就完成任務回來了。而現在聽到那個焰顏的死訊,安素容處於本能的想好言安慰一下小水,而小水似乎是不願意承認焰顏的死,拼命的牴觸大家的安慰。

車子開了幾個小時,最終停在了一所高聳雲霄的辦公大樓的下面停住了,這是東京的工業區,這一路有很多的工廠,對此下車的幾人能時而看到遠處一些穿着工裝的人結隊組伴的來來走走。

看到蠻多工裝人手中拿的飯盒,那個司機笑着跟安素容用着日語說“安總公司到了,現在好像是午飯時間”

安素容同樣用日語禮貌的回道“感謝你的接送”

接着一行人一起踩着辦公大樓的階梯走進了辦公大樓。“哇,好豪華啊!”平陽楓庭一進去,就彷彿到了安素容在四川的公司,也是同樣豪華,同樣的大氣,不愧是大公司,可是比起四川那個每天都處於忙碌的大公司來看,這座分公司並安素容在四川的大氣。不過也不差了。一些手裏拿着文件的白領麗人從幾人身邊經過,偶爾被擋住了,還會用日語小聲的說着請讓一下的話。

“安總!”其中一個臉型削尖,樣貌得體的男子走到安素容面前恭敬的招呼到。安素容看了一眼這個扎着領帶的男子,微笑的說道“你們劉總呢?”

“劉總現在在橫濱跟人談生意,暫時將公司的一切事物交由了西夏先生打理!”領帶青年又道“西夏先生現在正在辦公室辦公”

“嗯,帶我去”領帶青年恭敬的帶着安素容一行人走向電梯,接着上了三樓,隨後進了一所辦公室,安素容在裏面跟那個所謂的西夏先生交談,平陽楓庭跟茉莉還有小水則是等在外面。安素容說在裏面去交代一些事情馬上出來,這次來日本並不是注重工作,安素容自己說,這所分公司的劉總是一位幹勁十足的英國小子,在商業上有着他個人獨特的見解,看人待事都有着高超的手段,爲此在日本的這所分公司,很少讓安素容以及其他股東操過心,只要等着月底算賬就好。

“表示你們能正常交談,我苦逼的是聽都聽不懂”平陽楓庭背靠着牆壁,看着這個經過身邊跟同事互相用日語開心的交流着,平陽楓庭就悲催,一句都聽不懂,眉頭拉的老長。一邊的小水呵呵笑着一手搭在平陽楓庭的肩膀上笑言說“我可以教你哦”

“別了吧,還不知道學多久!”

“那就看你的悟性了”小水嬌笑道“要是你是個領悟力極強的學生或許幾個月就可以摸懂日語的語法了,然後在一年時間跟日本人呆在一起,或許就能正常的用日語跟別人交流了,要你是個領悟力極差的學生,恕我不留面子的告訴你,得幾年”小水直接殘酷的宣判了平陽楓庭的死刑,那輕視的表情好像就是認定了平陽楓庭是學不會的。而平陽楓庭本來就沒想學。

他嘆聲道“日語真是算了吧,我就沒想學”直接還有那空閒學日語?真是吃飽了撐了才幹。

他現在想幹的事,就是口袋中的那封信,等下想辦法傳給幻結千衣,總之先安定下來在說。安素容出來後,就帶着大家一起下樓,打了個車去往她在日本這裏買的房子。別墅,安素容住的地方能不是別墅嗎?

幾人分了房間後,安素容看時間還早就說帶大家一起去玩。 一干手裏提着鋒刀帶着面罩的黑衣人此時已經進入了日本,算算總共有7到8個之多,面罩下的臉顯得極爲驚核。

這一日將工作拋在腦後的安素榮真是帶着大家玩的很嗨。,遊樂場,過山車,還有鬼屋,以及蹦蹦牀,哪個沒玩到?幾乎玩完,平陽楓庭興致欠缺的看着他們玩,心裏還有事情,哪裏能玩的起來?

到第二日,安素容組隊帶着大家去郊遊,因爲不知道哪裏好玩,還特意去公司安排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員工放假一天一起跟着去玩,當然這些時候的消費都是安素容這個富婆報銷,平陽楓庭看的痛啊,消費都是幾萬幾萬的用,折現該多好?

茉莉還有小水以及平陽楓庭幾人跟着安素容這個早上去了一家大商場百貨,安素容跟小水就像個孩子一樣的在裏面挑着一些好看的掛件裝飾自己。而茉莉則是平靜如水的跟在後面,顯得很無聊,平陽楓庭就有一搭沒一搭的找她說話“你加入國安局多久了?”

茉莉冷然的回道“幾十年”平陽楓庭驚奇的大呼“還是個革命老戰士了?”




lixiangguo

魔香衝劉柱施了個眼色,劉柱點頭跟隨着他來到塔內一處。

Previous article

我伸手撓了撓後腦,“還不是因爲這個案子特殊,我一直沒查到線索,又怕貿然去找你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