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個人是小,整個姜族是大,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姜族被人那樣陷害。

許辰緊緊盯著她,把她整個人看穿,殺機縈繞中他終是開口。

「罷了,此次的事我之後會與你好好清算,現在沒時間和你糾纏這些,你先走吧。」

許辰揮手,神力裹挾姜千羽,一把將她推入了空間裂縫中,送離了這裡。

「許辰,看來你和姜族那小姑娘有點糾纏啊,她害你到如此境地你還不殺她?」後面的江族大帝眯著眼睛說道,行動上是依舊緊追不捨。

「如此今天更要殺了他,如果他真和姜族大小姐結成連理,如此遷就成了他戰盟和姜族的聯盟,那可就是一件禍事了。」

陳族大帝森冷開口:「出手吧,再重創他幾次便能追殺困住他,早點殺了他,免得夜長夢多。」

「嗯!」

三尊大帝鐵了心的出手。

許辰冷著臉飛馳。

雖然他走的是人皇之路,實力強勢無比,但再怎麼說他現在的真實境界也只是准帝境而已,現在被三尊大帝追殺,他實在感到有心無力。

「只能逃到戰天狂他們來支援的時候了。」

外界。

戰天狂五人神念傳音許辰索要位置,想要進行支援。

他們一路飛奔,神色嚴峻。

然而半路上,忽然有五個身影閃爍出現,阻攔了他們的去路。

「嗯?!」

戰天狂五人抬頭,眉頭頓時皺起。

五個人都是大帝!中央帝國已經派出三個大帝追殺許辰,剩下的大帝絕對沒有五個之多,此刻怎會出現五個人……

「戰天狂,許久未見了。」

一個平靜的聲音傳來,五個出現的身影散去神光,顯露了樣貌。

「姜含道!」

戰天狂眼中頓時綻放出冷厲雷霆。攔路的人是姜氏這一脈。

「是我,此舉有些抱歉了。」

姜含道淡淡道:「縱然我姜族與你戰盟還沒有衝突,與中央帝國也沒有聯盟,但是天下三分,大家最願意看到的就是對方的勢力衰弱。」

「所以你姜族這次要落井下石了?」 假裝讓你愛上我 戰天狂眯著眼睛問道。

姜含道搖頭:「我相信,如果今天之事發生在我姜族,你戰盟同樣不介意出手一次。」

「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記住你姜族今天的選擇吧!」戰天狂殺機升騰,揮刀而至。

雙方大戰。

……

而在許辰這邊,他被追殺的再次添加諸多傷口。

「嗖!」

一柄利劍破空而至,江族大帝動用了他的帝兵,這一劍速度極快,穿越空間,超越許辰,從許辰前面調轉刺來。

一瞬間,卻是將許辰逼的不得不停下腳步全力抵擋。

後面三個大帝眼睛頓時一亮。

「上!」

嗖嗖嗖,趁此時機,追殺一路重創許辰數十次后,他們終於是追上了許辰,將其圍在了原地。 黎族大帝等三人從三個不同方向擋住許辰去路,殺機騰騰,氣息鎖定許辰。

黎族大帝的目光最為冷厲,他身高八尺,皮膚黝黑,魁梧而霸道,全身流轉著的漆黑色神光讓他看起來如同一尊魔神,手中的長刀雪亮刺目,殺氣滔天。

陳族大帝長發飛揚,瞳孔中綻放綠芒,氣息沉浮間蘊含著隨時絕殺的危機,他手持一把扇子,那扇子一面畫著山水,一面畫著雷霆,散發凶威。

江族大帝提著長劍,身外懸浮一層橢圓的晶瑩護罩,周身空氣扭曲,好似有汪洋之水藏在四方,危機四伏。

「這次看你還能往哪裡逃!」

「殺!」

幾乎同一瞬間,三尊大帝同時出聲,神兵鏗鏘,向著許辰殺去。

頓時間,冰冷的刀鋒、銳利的劍氣,雷霆火焰纏繞,空間崩塌,烈風席捲,黑水噴發,種種異象爆發,景象驚人,像是天災降臨,帶著滅世的恐怖神威。

黎族大帝直奔許辰面門,長刀在手裡纏繞著紫色的天火,他狂暴威猛,一刀劈下,粉碎八方虛空萬物,讓此地成為真空,朝許辰腦袋降臨。

吼!

江族大帝從側面進攻,他的長劍穿入了虛空,再出現的時候變成了一條黑色的真龍,龍吟聲驚天動地,讓無數生靈失聰,恐怖的威壓和神力噴洒,龍口張開,似乎要一口吞了許辰。

「死吧!」

陳族大帝在後方出手,他甩出了手中的扇子,剎那間,天地變幻,群山降臨在半空周圍,山河之水在天空流淌,與此同時天穹之上雷霆陣陣,無數閃電,像是毒蛇一樣朝著許辰劈頭蓋臉打下。

這一刻。

天地徹底被扭轉改變。

三尊大帝出手神威驚天,無數恐怕的攻擊徹底籠罩住了許辰,這是絕對的殺局,不給許辰任何一點活命的機會。

甚至沒有半點的猶豫和試探,直接全力出手,想要一擊必殺許辰。

「轟!」

一切攻擊都降臨了,落在了許辰的身上,將許辰包圍在其中。

砰的一聲,許辰整個人直接爆炸。

然而不等三尊大帝欣喜,就見這爆炸的許辰沒有鮮血灑出,而是變成青煙飄散。

「假的幻影?!」

三尊大帝變色,目光瞬間兇狠朝著虛空周圍掃視。

下一刻就見許辰的真身踏出虛空,拳頭綻放奪目的光芒,蘊含萬鈞神力朝著黎族大帝砸下。

他終究是躲過了剛才三人用盡全力的必殺之局,此刻困獸之鬥,襲殺黎族大帝,他不能坐以待斃。

「好小子,有些手段!」

黎族大帝低吼一聲,對於許辰能躲過他們的殺局而暴躁,此刻看到許辰攻來反而極其凶意,揮手間手掌變幻,彷彿變成一隻龍爪一樣拍出。

「砰!」

兩人交鋒,如同山崩地裂。

周圍的空間和所有異象一瞬間被兩種對撞中的衝擊力掃蕩一空。

然而許辰終究是身上帶著多處傷痕,這一拳並沒有如他所想的撞開黎族大帝這個缺口,更沒有開闢出一條退路。

「嗖!」

許辰一擊不成瞬間閃身,躲開了後面江族大帝的凌厲長劍,反手朝著同時衝來的陳族大帝揮掌。

「噗!」

連番震蕩對撞,身體還沒平緩下剛才一擊帶來的震顫,這又一股強烈的衝擊如體,頓時讓許辰臟腑震蕩,一口鮮血不能壓制的噴了出來。

「趁你病,要你命!」

黎族大帝再次出手,虎咆聲在體內傳出,彷彿覺醒了什麼恐怖神術一樣,這一刻的黎族大帝兇猛如獸,臉龐猙獰,雙手並和成一柄無形天刀,刺向許辰。

「很好!」

許辰同樣目露凶光,但他畢竟兩世為人,更是身經百戰,哪怕在這無比兇險和快速的交手中仍舊保持著一份鎮定。

他不能退,也不能妄想完全躲開這些人的攻擊,此刻沒有勢弱的可能,一旦弱了就將被瞬間打入萬丈深淵,只能拚死抗爭,爭奪一絲優勢,爭奪一線生機。

不閃不避,許辰體內轟鳴一聲,開啟了多種九禁神術,電光火石之間,運作神王鎮天拳朝著黎族大帝正面撞擊。

「咔嚓!」

許辰避開對方的雙手,任由黎族大帝手中的無形天道洞穿腹部。

「砰!」

同時他這奮力的一拳砸在了黎族大帝的心口之上,直中要害。

「該死!」

黎族大帝咳血,身形一瞬間退了數步。在三人圍攻之中他依然被許辰擊傷了,這是恥辱。讓他暴怒。

「嗤啦!」

這一瞬間,江族大帝到來,一柄黑水帝劍刺中許辰,恐怖的神力在許辰體內炸裂,當機就見許辰的胸膛上出現一個透亮的血洞,傷勢劇烈。

「唔……」

許辰大口大口的咳血。

他傷勢更重,現在可以說是完全受了重傷。

儘管如此他的動作不曾停下,揮手之間,再次開啟多種九禁,同時手上的七彩金環甩了出去。

「嗡!」

帝兵覺醒,七彩金環一出去就變得磨盤大小,並且還在變大,彷彿有億萬鈞的神力,在這突然之間繼續砸向剛回到戰圈的黎族大帝身上。

「什麼?!」

黎族大帝震怒,長刀連忙提在胸前,體內氣息迅速變強四截,也在一瞬間開啟了多種九禁。

當!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響起,金環蘊含的無盡大力將黎族大帝一舉轟飛,在前面許辰終於看到了一條出路。

「回來。」

招手收起七彩金環,從這拼著重傷才打通的生路逃離,一瞬間到了前面。

「追!」

三尊大帝再次追擊。

前面。

許辰再次逃跑,一路咳血,鮮血不斷從天空中落下,在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血線。

這一次他受傷太重了,意志都有些暈眩,甚至於速度都沒有之前快捷。

很快。

「唰唰唰!」

三尊大帝再次追上,這一次極為輕易的把許辰又一次包圍在中心。

「許辰,不得不說你對自己很心狠,但不管你再有多狠今天都必死無疑!」

「死吧!」

黎族大帝等三人再一次出手。

刀光、劍影、雷霆和水火神威浩蕩天地間,恐怖的異象再一次完全包圍許辰。

在這之中的許辰戾芒閃動,緊緊握拳中,他低沉開口:「很好……是你們逼我的!」

「逼你又能怎樣!」

三人無懼,衝擊進攻。

許辰也無懼,唯有眼神冷厲,迎著所有的攻擊踏出一步,在他體內,一股浩瀚神威宣洩而出。

這神威貫通天地,一瞬間讓天穹變了顏色,同時,一座虛幻的大帝神座,在那九天之巔,顯露出現。

「什麼! 農門小仙女 你要證道?!!」

三帝驚疑。 證道一事非同小可。

每個人都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更是要找不少強者護法才行,就比如之前戰天狂和劍無道兩人的證道一途,每次都有強者護法,如果沒有強者護法的話,只需一個人就能將其干擾失敗。

而現在的許辰不僅沒有一個護法的幫手,更是身受重傷,還處於被三尊大帝追殺的途中。

這種狀況和環境下證道,許辰是想死不成?

三尊大帝皆是吃驚散開,卻是沒有第一時間再出手。

一來證道途中最開始的三劫威力是無差別的天威,如果繼續出手他們也會被三劫力量攻擊。

二來許辰現在開始證道便是沒有了退路,他們完全可以等待許辰在六難階梯上的時候出手,穩穩將許辰擊殺。

「許辰,你這是狗急跳牆啊,很好,我等你渡劫。」黎族大帝冷冷開口。

江族和陳族大帝對視一眼,就是森然笑道:「的確很好,你現在步入絕境,我們也省心放心不少,從這一刻起,你已經註定死亡。」

侯府小啞女 在三人中間。

lixiangguo

饒是秦墨如今凝脈境三重天修為已算深厚,但面對這股靈壓,還是難以抗衡。

Previous article

之前還反對過魏春天的牛根第一個舉手。「我先來,我願意做第一個試驗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